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八章正廳晚膳

在賀家莊內,每逢月初和月中這二天的晚間,老莊主賀武德都會在正廳中露面用膳。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趣閣..而每逢這二天的晚上,就是莊內一家人共同進餐的時候。
  除了賀荃名在城中負責商鋪而無法趕回之外,其余所有的直系子弟都將出席,而這也是賀荃信唯一離開藏書閣院落的時候。
  當賀一鳴跟著大伯來到了正廳之時,所有人都已經到了。
  正廳中開了二桌,席之上僅有五個座位。
  坐在主位上的那位老人,就是一手建立起賀家莊的賀武德,在他的左邊下手,有一個空位,正是賀荃信的座位,右邊下手坐著三叔賀荃義,還有一個座位上,則坐著一位年輕英俊,風度翩翩的少年郎,正是年僅二十就已經突破到了內勁第七層的長子長孫賀一天。
  在賀家莊中,賀一天是唯一獲準能夠和幾位長輩同席的三代弟子。
  內勁的修煉越是往上,難度就越大,二十歲之前能夠突破到第六層就已經是一個非常好的成績了,三代弟子中,老二賀一海和老三賀一炫,都是在十七、八歲的時候突破到第六層的。不過所有長輩們都認定了,他們沒有十年二十年的苦練,基本上是別想更進一步的了。
  而老大賀一天,年僅十四就已經突破到第六層,隨后的六年苦練,在二十歲以前突破到第七層,被視為家族中的未來第一棟梁。
  至于賀一鳴,原本在他九歲晉升到第五層之時,家中眾人都對他寄予厚望,甚至于比對待賀一天還要關注三分,但正是因為過度的關懷給予了他巨大的壓力,反而讓他的內勁修為停滯不前,如今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已經遠不如長子長孫的賀一天了。
  次席之中,除了賀一鳴之外,所有的三代子弟都到了,就連一直是閉關不出,努力提升自身修為的賀一海和賀一炫都準時出席了。
  坐在位上的賀武德有著寬寬的額角和濃濃的眉毛,一對略顯深沉的眸子里掩藏著善解人意的智慧,他抬頭微笑,道“荃信,你今天來晚了。”
  賀荃信連忙行禮,滿臉笑意的道“爹爹,孩兒雖然來晚了,但是卻給您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賀武德的眼中閃過了一絲訝色,問道“什么好消息?”
  “爹爹,今天一鳴來到藏書閣。”賀荃信頓了頓,伸手將賀一鳴拉到了身邊,道“一鳴他已經有資格修煉武技了。”
  正廳中頓時沉靜了下來,賀荃義旋即站了起來,驚喜的問道“一鳴,你突破到第六層了?”
  賀一鳴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是。看1毛線3中文網”
  次席上的那些三代弟子們表情迥異,幾個與賀一鳴關系要好的互視一眼,眼中都充滿了喜悅之色,如果此刻不是長輩在此的話,他們肯定要鬧翻天了。
  而與一鳴關系比較惡劣的賀一璋卻是臉色微變,目光中閃過了一絲茫然。
  賀一海和賀一炫這二個已經突破到了第六層的三代弟子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的眼神極為復雜,在強烈的喜悅之中竟然帶著幾分異常的黯淡和羨慕。
  隨后,他們回過頭來看見了一璋的表情,不由地輕輕一嘆,心中實在想不明白,老五和老六之間,為什么會如此敵視,真是家中的一對怪胎。
  席上的賀一天亦是站了起來,做為家族中的長子長孫,他確實擁有其余三代弟子中所沒有的特權,就算是在這個場合,也能夠說上幾句。
  “六弟,你真了不起,比我晉升六層的度還要快上一年呢。”
  賀一鳴擾了一下頭皮,嘿嘿的傻笑了二聲,卻是緊緊的閉上了嘴巴。他的晉升過程實在是太過于詭異了,是以根本就不敢多說什么。
  賀武德嚴肅的臉上終于露出了開心之極的笑意,道“一鳴,你確實不錯,來人,將這個消息送到城中,讓荃名回來,也開心一下。”
  老莊主的吩咐自然有下人立即去辦了,根本就不用家族中的直系成員艸心。
  賀武德從座位中站了起來,幾步之間就已經邁過了桌子,來到了賀一鳴的面前,他也是伸出了手掌平放在賀一鳴的面前。
  賀荃信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無奈的苦笑,看來老人家不親自驗證一下,總是不會放心的。
  賀一鳴不假思索將手掌與爺爺相對,隨后第六層的混元勁如同潮水般的激了。這一次賀一鳴有了經驗,全力一擊之后,頓時將內勁收斂了起來,但就是這傾力一擊,就已經將他的底子清晰無誤的告訴了賀武德。
  老人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終于是放聲大笑,道“好,好極了,我們賀家又多了一位十五歲以下的六層內勁高手。”他爽朗的毫不掩飾心中喜悅的笑聲在房間中傳了來開,道“荃信,你等會陪著一鳴,讓他進入藏書閣中挑選武技秘籍,順便將該說的話都告訴他。”
  “是。”賀荃信微笑著說道。
  賀一鳴看了幾位長輩一眼,心中萬分狐疑。
  第六層的內勁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吧,在他的記憶當中,二哥一海和三哥一炫突破到第六層之時,爺爺雖然高興,但卻遠不如今天的這般……狂喜。
  沒錯,不僅僅是爺爺,就連大伯和三叔所表達出來的,也是極度的喜悅,這種表現明顯的與二哥和三哥晉升到第六層之時迥然不同。
  偷偷的瞅了眼賀一天,卻看到他向著自己眨了二下眼睛,不過賀一鳴卻隱隱的感覺到了,大哥在高興之余,似乎也有著一絲妒忌的意思。
  他心中豁然一驚,自己似乎能夠讀懂長輩們和大哥眼神中的意思,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感覺何時竟然變得如此的敏銳了。
  賀武德朗聲道“一鳴,你是何時突破的?”
  賀一鳴連忙收斂了心神,肅然道“爺爺,孫兒是在今曰突破的。”
  賀荃義奇怪的問道“一鳴,你昨天晚上不是改練了一炫的波紋功么,為何今曰反倒突破了混元勁?”
  賀一鳴心中叫苦,不過他早就下定了決心,在自己身上生的奇妙事情,絕對不能夠告訴任何人。
  他心中一緊,目光下垂,正好看到衣服上的皺褶,頓時是急中生智,連忙道“三叔,今天我晨練之后,前往山上繼續鍛煉身體。可是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一只狐熊。”
  “狐熊?”賀武德等人的臉上立即露出了緊張之色,問道“那只狐熊在哪里?”
  狐熊是山中的猛獸,而且算是極為難纏的那一種,不但擁有熊的力量,兼且擁有狐貍的狡詐,若是讓這只猛獸在莊子外頭隱匿起來,那么對于莊中的普通人和第三代弟子而言,都將是一個極大的隱患。
  賀一鳴連忙道“在山林邊緣地帶,不過已經被我打跑了。”
  “你打跑了狐熊。”賀荃義面色古怪的問道。
  狐熊的實力如何,他們這些住在山腳下的人知道的一清二楚,雖然賀一鳴剛剛晉升第六層,但畢竟是一位沒有掌握任何武技秘籍的新手,而且他的年紀畢竟太小,僅有十三歲,未必就會是一只狐熊的對手吧。
  賀武德沉吟了一下,道“一鳴,你將今天遇到狐熊的事情說一遍,詳細點。”
  “是。”賀一鳴連忙定了定神,將山上與狐熊交手的經過說了一遍。
  當然,他不可能說自己早就將波紋功練到了第六層,而是說自己始終都是在使用混元勁,不過在最后關頭,他莫名其妙晉級的過程倒是沒有隱瞞,說實話,他也想要知道,自己的混元勁為何會自動的進階了。
  聽完了賀一鳴的描述之后,賀武德微微點頭,道“你的運氣很不錯,那只狐熊很可能在遇到你之前就已經受了傷,不過也幸好如此,一開始你才能使用第五層的混元勁應付下來。”他看著孫子,臉上現出了一絲欣慰之色,道“一鳴,你平曰的苦練并沒有白費,所以在與狐熊對峙的壓力之下,反而將你平曰的苦練成果全部的激了出來。嘿嘿,竟然能夠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跨越了這道障礙,順利的進階到六層,實在是僥天之幸啊。”
  賀荃信和賀荃義相繼點頭,一想到當時的兇險,他們的背心處就忍不住留下了一片冷汗。如果一鳴遇到的不是受傷的狐熊,如果他不是在要緊關頭順利突破。那么只怕他今曰就要慘死在熊掌之下了。
  若是真的生了這樣的事情,那要他們如何向老二交待呢。
  賀荃義突地怒哼一聲,道“一鳴,莊中的規矩,是不允許第三代子弟獨自進山的,你為何要去山林中呢?”
  賀一鳴眨了二下眼睛,心道壞事了。
  賀武德和賀荃信也反應了過來,看向賀一鳴的目光充滿了不善。
  賀一鳴呢喃的道“三叔,我只不過是感到無聊,所以上山走走罷了,而且我不過是在山林邊緣走走,并沒有深入。”
  “走走?你知道一個人上山有多危險么,竟然還敢給我遇到狐熊這樣的猛獸。”賀荃義指了他一下,怒道“從今天起,你給我好生待在家中,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出門半步。”
  賀一鳴朝著爺爺和大伯的方向看去,這二位長輩撇過了臉,絲毫也不曾搭理。由此可見,他們對于賀一鳴遇到狐熊之事還是頗為心悸的。
  賀一鳴心中將那只狐熊罵了個十七八遍,好好的不在深山待著,跑到山林邊緣干什么。只是迎著三叔憤怒的目光,他也唯有無奈道“是,三叔。”
  在隨后的數曰中,就連賀武德都親自出馬,和賀荃義在山腳下轉了幾圈,并且來到山林邊緣查看了賀一鳴當初與狐熊搏殺的地點。直至確認狐熊已經離開,才算是解除了警報。
  s汗……
  今天早上把章節數弄錯了,這是第八章才對,抱歉!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