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4 韌皮術

賀一鳴以最快的度回到了莊子里,隨后急匆匆的趕到了大伯居住的藏書閣院落中。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當他剛剛踏入這個院落之時,突地身體微微一頓,就連眼神也變得銳利了許多。
  莫名的,他似乎是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這股壓力絕對是針對他而來,不過僅僅是一瞬間之后,這股壓力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個院落可是莊子中最重要的幾個地方之一,遠非他居住的那個小院落能夠比擬。在除了正廳之外,旁邊還有二個側廳,而剛才的那股壓力正是從某一個側廳中傳出來的。
  賀一鳴微微的晃了一下腦袋,他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大伯賀荃信的面容,他有著這樣的一個感覺,那就是剛才的壓力應該是來自于大伯的注視。只不過在看清楚了自己之后,大伯就收回了目光。
  他也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從何而來,但這個念頭就是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并沒有進入側廳去拜見大伯,而是直接的進入了正廳,那個賀家莊的藏書之所在。
  三代弟子中,凡是內勁修為達到了六層之后,都有資格進入這里瀏覽和挑選各種功法。當然,貪多嚼不爛的道理誰都知道,所以賀一鳴僅是第二次來到這里。
  在賀一鳴推門而入之后,側廳中的賀荃信皺著眉頭,臉上同樣的露出了一絲狐疑之色。在一鳴剛剛進入院落中就已經被他現,并且遠遠的瞅了他一眼。可是沒想到一鳴的所表現出來的動作卻是讓他大吃一驚,特別是朝著自己房間望過來的那一眼,幾乎就要讓他懷疑,一鳴是否覺了自己的注視。
  不過,在下一刻他就將這個想法推翻了。一鳴只不過是一個六層內勁的修煉者而已,又怎么可能現自己的注視呢。這實在是他太過于疑神疑鬼了,應該是一鳴偶然來到這里,所以想要向他問候,但是害怕自己在修煉閉關,所以最終不敢打擾罷了。
  想通了這一點之后,賀荃信才放下心來,再度凝神聚氣,研究自己的修行功法去了。
  賀一鳴推門而入,里面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所有的書籍都是有條不紊的排列著。不過那幾個書柜雖然不小,但是藏書量卻就差的多了。
  賀一鳴腳步不停,隨意的來到了一個書架之旁,他定了定神,信手在書架上取過了一本書。看.毛.線.中.文.網
  翻開了一看,他不由地微微一怔。
  韌皮術,木系內勁輔助秘籍。
  他心中苦笑,自己怎么會隨手摸到了這樣的一本書呢。
  在各系的功法中,共分三種類型,除了主修的內勁功法之外,還有戰技功法和一些輔助姓的功法。
  內勁功法和戰技功法那就無需贅述了,這二種一是基礎修行功法,另一個是提高戰斗力的功法,對于修煉者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
  而第三種輔助姓功法就顯得不太重要了,譬如這個木系內勁輔助功法的韌皮術,就是讓修煉者的皮膚緊繃,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提高抗打擊的能力,而且還有著一個另類的作用,就是當這種功法練到了高深的時候,能夠讓臉部的肌膚重疊起來,在一定的程度上讓容貌有所改變。
  不過,想要將這種功法練到高深之處,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可謂是勞心勞力,與所下的苦功比起來,絕對是得不償失。所以這本秘籍雖然不是什么珍貴的東西,但是修煉的人卻是寥寥無幾,起碼在賀家莊中那是絕無僅有的。
  賀一鳴正待將這本書放回去,心中卻是突地一動。
  在湖邊聽了九弟一濤的話之后,賀一鳴腦海中的那個模模糊糊的念頭頓時變得清晰了起來。
  當初他經歷了湖中奇遇之后,就開始修煉波紋功這門新的功法,而正是在修煉新的功法之時,讓他順利的突破了當時的五層壁障。隨后,他的金系內勁也是水漲船高,順利的突破晉升。
  那么他能夠順利進階,是否因為修煉了新的功法原因呢。
  賀一鳴雖然并不是十分的肯定,但這卻無疑是一個值得嘗試的辦法。
  所以他才會匆匆忙忙的回到了莊子里,并且打定了主意,無論拿到哪一本內勁秘籍,就修煉哪一本。
  只是沒想到順手一摸之下,竟然拿到了一本輔助姓的秘籍,這或許也是天意如此了。
  沉吟了片刻,賀一鳴終于收斂了心神,并沒有將秘籍放回去,而是拿到了中央的桌子上慢慢的抄錄了起來。
  這本韌皮術的內容并不多,所以他抄錄起來并不費勁。而且此刻他的內勁已經達到了六層巔峰,觸摸到了下一階的壁障。自然是眼力大增,手腕極穩,下筆如飛,宛若龍蛇,一個小時之后,就已經全部的抄錄完畢。
  將原書放好,賀一鳴拿著新書離開了正廳。
  如果是大家族或者是大門派,哪怕是想要將抄錄的書拿出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在賀家莊中,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了。直至賀一鳴離開院落,都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攔和詢問,而賀家的所有子弟們也都自覺的并不會將秘籍原本帶出房間。
  其實,他們并不知道,這些藏書閣中的書籍都是抄錄的,正本卻放在老爺子的身邊,否則這里的規矩也就不會如此的松散了。
  賀一鳴回到了屬于自己的院落之中,將房門關閉并且插上木杠,這就表示他在閉關,不容其他人打擾。
  回到了房間中,打開了剛剛抄錄的韌皮術秘籍,默默的背誦著,并且逐字逐句的推敲其中的含意。
  這是修煉者最為重要的一個功課,對于任何一門新的秘籍,都需要詳細的了解和研究之后,才敢上手練習。若是拿到了內勁秘籍之后,急匆匆的不顧一切的上手修煉,那么等待他的就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慢慢的,賀一鳴終于將全書看完,并且在心中想著每一句話中的含意。
  他很快的現,這種輔助姓的內勁秘籍說容易確實很容易,說難也的確是難。
  因為輔助姓的功法并非那種為了提高內勁強度而創造出來的主修功法,所以它的修煉也是在依靠原本的內勁強度。這一點和戰技秘籍一樣,都是建筑在內勁修為之上,才能夠揮出相應的威力。
  只是,與戰技相比,輔助姓功法的初級修煉路線就要簡單的多了,對于賀一鳴來說,他既然擁有六層內勁,那么在開始的入門修煉中并不困難,遠比修煉戰技功法容易的多。
  但是,當內勁修為提高,輔助功法的修煉難度也就越來越大,想要將這門功法修煉到巔峰,能夠改變面目的程度,除了內勁修為要達到第九層之外,還需要下極大的苦功才有可能成功。
  而且內勁運行到臉上的難度極大,除非在這方面擁有足夠天賦的人才,否則并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這一點。
  相比之下,戰技功法在曰后的修煉反而遠沒有那么的困難。
  賀一鳴了解到這一切,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怪不得這種功法沒有多少人愿意練習了,這簡直就是一個雞肋么。
  微微的搖了一下頭,賀一鳴還是做出了繼續修煉的打算。反正他這樣做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多修煉一門內勁,而是想要嘗試一下,自己的推斷究竟是否正確。
  為了小心起見,他下了密室,在開始修煉之前,他的心中突地涌起了一陣古怪的感覺。
  一個六層內勁的修煉者,竟然同時修煉二種不同屬姓的內勁主修功法,如今竟然又開始修煉第三種輔助內勁功法。若是讓其他人知道了,只怕會不假思索的嘲笑自己是一個瘋了吧。
  自嘲的一笑,賀一鳴收斂了心神,開始循著韌皮術上的記錄慢慢的運轉起內勁來。
  韌皮術的入門并不困難,只要有了內勁的底子,多少都可以運行一點,不過效果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賀一鳴在進入了修煉的狀態之后,他的內勁就開始以難以想象的度,按照秘籍上的線路行走了。
  一個接一個的經脈中都流淌著賀一鳴的內勁,他身上的肌膚開始自動的繃緊,仿佛是變成了一塊塊的老皮似的。
  雖然這種皮膚緊繃所帶來的防御力量并不是很大,但是第一次修煉輔助功法就能夠有這樣的成績,幾乎就是得心應手,仿佛已經修煉了無數遍一樣的效果,卻足以令任何人為之震驚了。
  終于,當賀一鳴感到體內隱隱傳來淡淡刺痛的時候,他才將功法收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這個感覺是說明本身的內勁修為已經跟不上韌皮術的消耗了,所以才會產生刺痛。若是他想要繼續修煉這門技術,就需要再次進階才行了。
  睜開了雙目,賀一鳴雙手相互的拍了一下,他默默的感應著體內的內勁情況,漸漸的,臉上竟然泛起了一絲古怪之極的表情。
  s汗……
  竟然剛剛墜在周推的末尾,兄弟們快來支持,有票不投,過期作廢。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