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0 徐家堡

遠處的密林中傳來了一陣細碎的聲音,這種聲音落到了賀一鳴的耳中,頓時明白這是一群人出來的。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Δ趣閣Δ..
  瞅了眼地上的尸,哪怕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些人是追蹤胡斌而來。
  再度退后了幾步,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還是高聲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前面的所有動靜頓時在瞬間消失了,那些人在聽到了賀一鳴的聲音之后,立即停住不再前進。
  一道響亮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們是徐家堡的,配合公差大人捉拿要犯,閣下是……”
  賀一鳴的眉頭略皺,雖然他年紀尚小,并沒有掌管莊中事務,但好歹也知道徐家堡和賀家莊一樣,是太倉縣中的三個世家之一,而且徐家堡中也有一位內勁十層的修煉者,與賀家莊的關系并不和睦。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他可不想要主動挑釁,朗聲道“徐家堡的各位,是為了逃犯胡斌而來么?”
  “正是。”
  “好,既然如此,各位可以請回了。”
  從那個方向頓時傳來了幾道輕響,賀一鳴的雙耳微微抖動了一下,因為他已經聽出來了,這是弩弓上弦的聲音。
  心中冷笑一聲,弩箭的威力確實極大,縱然是他修煉到了內勁第七層,也是不敢赤手空拳硬接的。不過,對于他們這些內勁到了六層的修煉者而言,這些弩箭也唯有在偷襲之時,或者是大規模的運用之時,才能揮出真正的作用。
  若是讓他有了提防,而對方的弩箭又在十個以下,那基本上就不會有什么危險可言了。
  半響之后,那道響亮的聲音再度傳來,不過這一次可是帶著一點兒的凌厲殺機了“閣下是誰,難道是胡斌的同黨么?”
  賀一鳴的雙眼一翻,道“你才是胡斌的同黨呢。”
  “既然閣下不是逃犯胡斌的同黨,為何要包庇于他?”
  賀一鳴正待說話,突地聽到了二側有著極其細微的聲音傳來,他立即明白,原來此人在用言語拖住他的同時,正指派他的同伴進行二面包抄呢。
  微微皺眉,賀一鳴的心中一凜,這個人如此果決,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輩。kanmaoxian.com若非他的內勁已經達到了第七層的境界,只怕還未必能夠在這種情況下聽清楚呢。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經驗不足的關系,若是換作胡斌的話,雖然他僅有第五層的內勁修為,也絕對不會忽略從二邊出來的聲音。
  賀一鳴冷哼一聲,道“眾位,不用躲躲藏藏了,光明正大的出來吧,逃犯胡斌已經死了。”
  三方面的聲音停頓了一下,既然已經被肖恩察覺,他們自然不會再多加掩飾了。而且聽到了胡斌的死訊,這些人當然要出來一觀。
  片刻之后,十余人從三個方向走了出來,除了三個身穿公服的衙役之外,其余人都是清一色的短褂打扮,而這種裝束也是徐家堡的正式著裝。
  為之人是一位高大的漢子,他沒有胡須,嘴巴上只有一些短短的胡茬子。但卻顯得精神抖擻,雙目之中更是閃爍著令人不敢逼視的精光,分明是一位內勁大成的修煉者。
  賀一鳴的眼光如電,在這些人的身上一瞥,頓時分辨出來。除了那為的漢子之外,其余眾人的內勁修為最多也就是三層左右,和賀家莊中的精銳莊丁們相差無幾。但是那為的那個漢子就不一樣了,雖然無法分辨出他的真正實力,但是賀一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人的實力只怕要在自己之上,和父親他們這一輩差不多了。
  那人出來之后,目光先在賀一鳴的臉上瞥過,頓時現出了一絲訝色,隨后看向地上的胡斌,眉頭略微一皺。
  他伸手一揮,那三名衙役頓時上前,取出了一張圖像,和地上的尸對照了一下。
  雖然胡斌的眼珠子已經爆裂,但卻并不影響面容的分辨。片刻之后,那三名衙役同時興奮的叫道“沒錯,正是胡斌。徐二爺,就是他了。”
  賀一鳴心中一動,已經猜到了此人的身份,他應該是徐家第二代排行第二的徐向賜了。
  對于徐家堡的情況,賀一鳴也是有所耳聞。徐家也有一位與賀武德相若的老爺子,同樣的十層修為讓二家在巔峰武力上維持了一個平衡的局面。
  徐家二代共有四人,但四人中卻并沒有內勁九層的強者,不過四位八層的內勁強者,在太倉縣這個小地方,已經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實力了。
  果然,那位中年人重新將目光凝視到了賀一鳴的身上,他的眼中泛起了狐疑之色。
  以他的經驗當然看出肖恩的年紀并不大,似乎不可能過十五,但就是這樣的少年,竟然說能夠擊殺胡斌,自然是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了。
  雖然胡斌的內勁修為僅有五層,但是在這一次的圍捕之中,他卻施展出了遠五層內勁修煉者所能達到的極限力量。徐家堡的三代子弟是率先與此人遭遇,但是二位內勁六層的子弟并沒有將他留下,反而是被他擊傷逃竄。
  這才是徐家第二代親自追捕的真正原因,而在看到了賀一鳴的面容之后,此人不免有些半信半疑了。
  微微抱拳,中年人朗聲道“鄙人徐家堡徐向賜,敢問小兄弟是……”
  肖恩向著他彎腰一禮,雖然二家之間也是明爭暗斗的,但卻并未撕破臉皮,所以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小侄賀一鳴見過徐二爺。”
  “賀一鳴?你是賀家莊的。”
  “正是。”賀一鳴不卑不亢的道。
  徐向賜眼中閃過一道凌厲之色,他冷然問道“胡斌真的是被你所殺?”
  賀一鳴的眉頭略皺,昂道“不錯,此人正是死于小侄之手。”
  徐向賜的嘴角微微的扯動了一下,他身邊的眾人都是略微的緊張了起來。哪怕是三位衙役都知道,在太倉縣中,賀家莊和徐家堡有些不太對付,雖然表面上是相安無事,但無論是在土地上,還是在生意上,都有著不小的摩擦。
  如今徐家堡二爺親自帶人追蹤,但最后這個逃犯卻死于賀家莊的三代子弟之手,這個面子可是丟大了。
  徐向賜在遲疑了一下之后,突地哈哈一笑,道“好一個英雄出少年,賀賢侄已經到了六層內勁境界了么?”
  “勉強六層而已。”賀一鳴機敏的道,他的真正實力連家人都不知道,就更不可能告訴外人了。
  徐向賜的臉色愈的和睦了“六層內勁,果然不錯。賢侄今年貴庚啊?”
  “小侄今年十三了。”
  周圍頓時傳來了一片驚訝的吸氣聲,所有人看向賀一鳴的目光都有了一種異樣的色彩。
  徐向賜的眼中難以掩飾的閃過了一道異樣的精光,他的心中頓時劇烈的翻騰了起來。看向賀一鳴的眼中竟然帶了一絲隱晦的殺機。不過,他的反應極快,這一絲殺意乍現即收,一般人根本就無法覺。
  但是在他正面的賀一鳴卻是清晰的感應到了,他的心立即提了起來,對于此人起了極大的防范之心。
  在與胡斌的一戰之中,已經讓賀一鳴明白了一些道理。
  有些事情單純的依靠口中傳授,那是很難起到什么效果的。但是在生死之間的戰斗,卻可以讓人飛快的成長。
  與胡斌的那一戰,對于賀一鳴來說,絕對是至關重要的,讓他的整個人都如同脫胎換骨般的有了微妙的轉變。
  此刻一旦感應到了對方所表露出來的殺機,他的心中頓時泛起了無數的念頭。
  他微微一笑,道“徐二爺,既然胡斌已經伏誅,那么我們也應該出山,并且通知程家來處理此事了。”
  徐向賜略微點頭,道“沒錯,是應該如此。”他轉身,吩咐道“將尸體帶上,我們出去。”
  眾人沿著山路向著外面走去,賀一鳴始終走在最后,刻意的與徐向賜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隨著越來越靠近山外,徐向賜的心中也就越是暴躁了起來。他的目光時不時的在三位衙役和堡中莊丁仆役的身上掃過,眼神更是飄忽不定。
  賀一鳴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他已經提高了警惕,并且將他的所有小動作盡數收入眼中。不過他心中卻是暗暗叫苦,若是此人突下殺手,拼著將所有人都滅口也要將自己擊殺的話,那么他還真的沒有多少把握能夠逃出生天呢。
  畢竟,徐向賜可是一位內勁修為達到了八層的高手,而且他的戰斗經驗遠比自己豐富的多。
  心中千思百轉,瞬間閃過了數個念頭,但似乎對于目前的處境并無幫助。
  眼看再過半刻就要走出山口了,徐向賜突地停下了腳步,深深的吸著氣。他的眼神變得堅定不移,似乎是在心中下定了某種決心。
  賀一鳴的心卻是同時沉了下去,他體內的內勁高運轉,也做好了拼命一擊的準備。
  然而就在此刻,山口處突然傳來了喧嘩之聲。徐向賜和賀一鳴的目光幾乎同時看到了一位老人的身影。
  徐向賜的身體一個哆嗦,心中的殺意頓時是煙消云散,而賀一鳴卻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絕對安全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