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1 順利返家

賀一鳴突地如同飛鳥一般的竄了出去,在經過徐向賜之時,他的動作稍微的緩了一下,隨后就不再停留的過去了。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而在他的身邊,那位徐家堡中的二爺也并沒有任何動手的意思。
  幾個起落之間,賀一鳴已經來到了山林入口處。
  這里有七位男子,當先一位正是賀家莊的老爺子賀武德,在他的身后幾位,卻是隨著賀一鳴來到這里,暫住驛站的那幾名莊丁。
  賀武德的濃眉微皺,眼中有著一絲擔憂之色,不過在看到了賀一鳴活蹦亂跳的跑過來之時,他的濃眉立即舒展了開來,就連眼中的憂色也消失的一干二凈了。
  “爺爺,您怎么來了?”賀一鳴心直口快的問道,當然在他的心中卻是萬分慶幸,幸好爺爺來的早,也來的巧,否則還不知道會生什么事情呢。
  賀武德雖然年老,但是身高體壯,比正常人要高出一個頭有余,此時伸出了蒲扇般的大手一揮,道“老了,突然有興趣想去外面看看,所以就來這里看你了。”
  賀一鳴微怔,看了眼老爺子身上的塵土,聯想到了胡斌,心中頓時明了。肯定是爺爺聽到了胡斌前往此地的消息,所以才會風風撲撲的趕來。若非如此,在老爺子的身上也不可能如此的狼狽了。
  一瞬間,從他的心中涌起了一陣暖流,他深深的低下頭去,輕聲道“麻煩爺爺了。”
  賀武德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二下,臉上帶著柔和慈祥的笑容,隨后目光朝著徐向賜的身上一瞥,淡然問道“徐二,你們怎么也在這里?”
  徐向賜連忙躬身為禮,嚴肅的道“賀老爺子,我們是追蹤逃犯而來,在這里與一鳴賢侄遇上的。”
  做為徐家第二代的中流砥柱之一,他在見到賀武德之時,竟然不敢有絲毫的放肆。當然,若是賀家的第二代在見到徐家堡的徐老爺子之時,同樣也不敢有所怠慢。
  十級的內勁修煉者,足以讓任何人為之打從心底里仰慕了。
  賀武德的目光在二個衙役抬著的尸上瞥過,突地問道“這就是胡斌么?”
  “是,此賊已經伏誅。”徐向賜老老實實的說道,至于那些衙役和下人都是恭敬的站著,他們的實力太差,在賀老爺子與徐二爺的對話中,哪怕是屬于官府的幾個衙役也是不敢輕易開口插話。看.毛.線.中.文.網
  賀武德微微點頭,道“徐二,你的運氣不錯,此賊功法如何?”
  徐向賜的臉色一紅,連忙道“賀老爺子,我并未與此賊交手。”
  賀武德一怔,目光在徐向賜身邊的眾人身上一掃,以他的眼力當然能夠看出,這些家伙們沒有一個的內勁修為能夠達到第五層。而且他們并非胡斌這種經歷過戰場,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漢子。讓這些人打打雜還可以,但要說能夠擊殺兇名在外的胡斌,他是絕對不信。
  目光一凝,賀武德問道“既然不是你,又是哪位出手,讓我老頭子見上一面如何。”
  徐向賜的臉色愈的紅了,在這一刻,他的心中對于胡斌真是恨之入骨,這個賊子先遭遇的是徐家三代精銳,但是結果卻大出眾人意料。他竟然在連續二個埋伏點分別擊傷了徐家三代中二位最杰出的弟子。這才使得他不顧一切的追擊,并且想要將此賊捉拿或擒殺。
  但沒想到最終雖然追上了,可此賊卻變成了一具尸體,而更重要的是,擊殺此賊的并非徐家子弟,而是與他們暗中針鋒相對的賀家莊之人。
  瞅了眼那位僅有十三歲的少年,他的心中百感交集。賀家莊已經有了賀荃信、賀一天父子這二個天才,難道還要再出一個天才么?若是再過幾十年,徐家堡憑什么再與對方相爭呢。
  此刻面對賀武德的詢問,徐向賜的臉皮就算是再厚,也是說不出口的。
  賀武德的眉頭略皺,道“徐二,難道老夫的面子不夠大,竟然無緣……哎,一鳴,你干什么?”
  賀老爺子見對方垂不語,不由地心中不滿,正待怒斥二句,突然感到有人在輕扯自己衣袖,他轉頭一看,只見一鳴拉著自己,滿臉的尷尬之色。
  賀一鳴舔了一下略微有些干燥的嘴唇,輕聲道“爺爺,是我。”
  “什么是你?”賀武德一怔,隨后雙眉陡然揚起,眼中更是精光四濺,他看了眼孫兒,又看看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的胡斌,終于將這二者聯系到一起了。
  “一鳴,此賊是你所殺?”
  “是。”賀一鳴正色道。
  賀武德張了張口,他的心中充滿了不信,猶豫了一下,他轉頭道“徐二,聽說此賊擊傷了你家的育德和育才,可有此事?”
  徐向賜的臉色一黑,真是怕什么說什么,哪壺不開揭哪壺啊。
  若是換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詢問,他肯定是立馬翻臉。但是在這位太倉縣中屈一指的修煉者面前,他還是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道“老爺子,正是此賊打傷了育德和育才,所以晚輩才會窮追不舍的。不過沒想到此賊竟然遇到了一鳴賢侄,那也是他自尋死路了。”
  至此,賀武德終于相信了,他看向一鳴的眼中頓時多出了幾分異樣的光彩。他匆匆忙忙的趕到此地,就是怕一鳴遇到了那位煞星。可是沒想到來到這里之后,胡斌竟然被一鳴所殺,這個奇異的變化雖然是讓他大出意料,但也同時讓他老懷大慰。
  不過眼角一瞥,頓時看到了徐向賜臉上那勉強的笑容,心中頓時明了。他輕咳一聲,道“既然此賊已經伏誅,那就快點上報程城守吧,也好讓大家散去了。”
  徐向賜連忙應了一聲,就要帶著手下眾多堡丁和三位衙役離去,不過不知為何,他竟然忘了提及尸之事,似乎要將這具尸體一起抬走。
  賀武德突地伸手一攔,道“等一下,我看看,到底是否這名賊子。”說罷,他大步上前,來到了尸的身邊,在胡斌那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色的臉上看了一眼,隨后在他的身體上輕拍了幾下。
  在他身邊不遠處的賀一鳴迅快的撲捉到了徐向賜臉上的一抹奇異之色,這是包涵了惋惜,驚怒,焦急,期盼等混雜神色,就連賀一鳴也無法正確的分辨出來。
  而且,他也注意到了,賀武德的那幾掌拍打很有學問,都在幾個能夠隱藏東西的關鍵部位。以老爺子的經驗老道,再加上他那出神入化的內勁修為,經過了這幾下的試探之后,對方身上有什么樣的東西怕是了如指掌了。
  很快的,賀武德就從胡斌的尸上搜到了一些零碎玩意。讓賀一鳴大為汗顏的是,里面竟然還有著一個金元寶和些許的散碎銀兩。
  真奇怪這些東西究竟是藏在了何處,他剛才竟然沒有找到,看來死人財的經驗還是太少了。
  朝著這些東西看了一眼,賀武德和徐向賜的眼中同時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他們對于那塊人人側目的金元寶竟然是視而不見。
  沉吟了一下,賀武德一揮手,道“徐二,你帶著他們向程城守回報吧,我們先行返莊了。”
  徐二毫不猶豫的應承了下來,待賀武德等人離去,他才抱著萬一的希望在胡斌的尸上再一次的翻了起來。不過片刻之后,他就頹然放棄,因為在這具尸體上再也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東西了。
  他伸手一揮,將金元寶扔到了一位衙役的手中,道“帶上尸和這些東西交給程家,這些錢財你們就分了吧。不過今曰之事,不許外傳,明白么。”
  “是。”那些衙役和莊丁們連忙躬身應是,目光盯著金元寶,充滿了貪婪的神色。
  徐二目送賀武德等人離去的方向,他的眼中閃動著詭異的色彩,始終都不明白,賀一鳴究竟是如何才能將一位能夠連續擊傷二位五層修煉者的胡斌擊殺的,難道那個少年還有什么隱匿著的實力不成?
  ※※※※
  離開了山口,賀武德立即命令莊丁在驛站中套一輛大馬車來。
  以他的身份,自然是輕而易舉的就獲得了大馬車,隨后讓車夫靈巧的趕向了賀家莊。他們剛剛上路沒多久,就看到了同樣是風塵仆仆追來的賀荃信。
  雖然二位長輩都沒有說什么,但賀一鳴卻明白他們放棄了一切匆忙而來的含意,心中頓時如同燃起了一把火焰似的,熱烘烘的整個身體都處于了一種奇妙的境界之中。
  一路上,賀武德并沒有詢問什么,而是默然無語的帶著眾人回返家族之內,并且派人將所有子弟全部召喚回來。
  做完了這一切,他才與賀荃信和賀一鳴三人一同進入了賀家莊中最令人尊崇的地方。
  老爺子數十年單獨居住的賀家大院。
  s今曰周四,要陪女兒去學習書法,特別是今天書法考試,所以推延了,汗……
  剛剛回家,立馬修改完畢上來,晚了點,請兄弟姐妹們見諒,白鶴道歉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