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2 暗中交易

天空綴著稀稀疏疏的星子,亮亮的,仿佛光明的淚珠就要墜落一樣。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ΔΔ閣Δ.Δ.
  賀一鳴離開了酒席,信步在程府中行走,令他驚訝的是,程府所占據的面積絲毫也不比他們賀家要小上分毫。
  要知道,賀家所處的地方可是縣城之外的一個山腳之下,而程家卻將本家設在了縣城之內。
  這一內一外,雖然是占地面積相若,但是在價值上,那就是天差地遠了。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心中感慨,賀家雖然憑借強大的武力崛起的快。但是在財富上,卻依舊是無法與程家相提并論啊。
  走了片刻,遇到的人越來越少,他竟然來到了一片高墻底下。
  微微搖頭,他苦笑一聲,正待轉身離去,耳朵卻是微微聳動了一下。隨后他身子一矮,如同貍貓般悄然無息的竄到了旁邊的一塊假山之下。
  他的動作輕靈無比,行動之間內勁一吸,更是將衣褲都緊緊的吸在了手臂和腰背臀腿之上,哪怕是動作再快,也沒有出半點兒的聲音。
  當他剛剛藏好之時,那高大的圍墻上頓時出現了一個身影。
  這個身影在圍墻上露出了一個頭,他張望了片刻,見下面無人把守,于是輕巧的翻了過來。
  賀一鳴在假山之后,透過了縫隙向著那人望去。
  那人一身黑色的緊身服,臉上卻并沒有戴著面巾之類的東西遮蔽,只不過此人的臉龐極為陌生,賀一鳴根本就沒有見過。
  只是看到了他剛才的那番動靜,賀一鳴的心中不由地奇怪萬分。
  以程家在太倉縣的勢力,難道竟然還有小偷小摸之輩敢打他們的主意么?這也太令人不可思議了吧。
  雖然程家的武力在賀一鳴的眼中似乎并不強大,但程家好歹也代表了官府的勢力,哪怕是再笨的小賊,也不可能將目光投到他們的身上才是。
  一念及此,賀一鳴頓時壓下了將這人捉拿的打算,而是將身體愈的蜷縮了起來,他想要看一看,這人來到此地究竟是為了何事。
  果然,那人下來之后,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迅的來到了旁邊的一處陰暗角落躲藏了起來。
  看到了那人躲藏的方位,賀一鳴考慮了片刻,不由地暗自慚愧。wap.kanmaoxian.com
  相比之下,那個方位才是真正藏人的好地方,遠比自己的這個假山之后要好得多了。
  片刻之后,那人依舊是毫無動靜,而賀一鳴卻有些不太耐煩了。他固然是忍受不住酒席中那沒完沒了的氣氛才跑出來的。但是在外面卻不能停留太久,否則回去之后,難免會受到責罵。
  他心中盤算,是否上去將此人拿下逼問一番,或許比在這里傻呆呆的等待要好得多。
  然而,正當他打算將這個想法付諸于行動之時,卻聽到了另一道有些趔趄的腳步傳了過來。
  他心中微動,立即停了下來。
  一個身影在小道上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遠遠的,就可以聞到一股沖天的酒氣彌漫而來。而看此人那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摔倒的腳步來看,此人明顯已經喝醉酒了。
  賀一鳴的目光在這人的臉上輕輕的瞥過,心念轉動之間,就已經認出來了。
  此人竟然就是跟在徐向賜和徐向前二人身后的徐家一員,只不過根據大哥的介紹,此人似乎并非徐家的核心子弟,而是徐家招攬而來的某位食客吧。
  賀一鳴之所以記得那么清楚,那是因為此人的身材極為瘦小,雖然已經成年,但卻與賀一鳴相差不大。這種體形的人自然是頗為惹人注目,就算是想要不記得也比較困難了。
  在天羅國中,每一個大家族不僅僅會精心的培養本家中的年輕子弟,而且還會對有一定實力的人進行招攬。這些人雖然有很多名義,但基本上都是屬于食客的姓質。
  當然,真正有本事的人絕對不會來到太倉縣的這個小小縣城之中。而在太倉縣中能夠被三大世家招攬的,也唯有內勁在五層或者是五層以下的修煉者罷了。
  一旦內勁達到了第六層,那么立即就是身價百倍,早就離開太倉縣,前往琳瑯郡的其它地方尋找更好的東家了。
  在賀家莊中,并沒有招攬什么食客,而是以莊中的那些學了內勁的仆役和下人們為主要的戰斗力。只是,在那些莊丁中,罕有人能夠在內勁的修煉上給人以驚喜。就算是能夠突破到第三層的就已經是極限了,而且數百人中,也僅有二十余人達到了第三層罷了。
  并不是賀家不想招攬食客,而是因為賀家的根基太淺,尚且沒有財力豢養這些修煉者罷了。
  當然,憑借著賀家莊目前的巔峰武力,其實也無需招攬食客就可以與徐、程二家分庭抗禮了。
  看著那名徐家食客拖著消瘦矮小的身軀慢慢走近,賀一鳴的心中突兀的泛起了一個疑問。
  這里如此偏僻,距離大廳也有一段不遠的距離,這個徐家食客已經是喝的如此模樣,又怎么會來到這里?
  他的目光朝著那個陰暗的角落瞥了一下,卻見先前翻墻進來的那人輕輕一動,頓時竄了出去。
  賀一鳴的雙拳下意識的握緊了,他的心中暗道,原來這二人果然有關系。
  其實,他若非事先看到了有人翻墻而入的話,那么他是絕對無法將這二者聯想到一處的。
  “你怎么現在才來?”翻墻那人輕聲道,他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責問的口氣“有什么變故么?”
  那名醉漢突地搖身一變,他挺直了身軀,哪里還有半點兒的醉意。
  賀一鳴在暗中佩服的五體投地,此人的表演實在是太強大了,他剛才看著這人的動作,幾乎就要以為這是一個真正的醉漢了。但想不到,此人竟然是裝出來的。若非親眼目睹,他還真的不敢相信呢。
  “不是我不想來,而是這里的人太多,徐家的那幾個小崽子也聚在一起不肯分開,我好不容易才找了這樣的一個離開的機會。”醉漢同樣是急迫的解釋道。
  黑色緊身衣那人眉頭微微一皺,道“好了,別廢話了,東西帶來了么?”
  “帶來了。”醉漢伸手一翻,拿出來了一個用油布包裹著的東西,遞給了黑衣人,道“這是其中一本,你先拿著。”
  “怎么只有一本?”黑衣人臉上的興奮之色頓時凝固了起來,他雙目一凝,頓時在眉宇間浮現出了一縷凜然的殺氣。不過他手上的動作絲毫不慢,一把就將醉漢手中的油布包搶了過來。
  醉漢連忙擺了擺手,道“你不要誤會,你也不想想,我要多久才能夠進入那里一次,能夠用一年的時間抄錄其中的一本,已經是了不起了。換一個人來,絕對不可能。”
  黑衣人微微一怔,臉上的殺機散去,道“我明白,不過還有一本你要抓緊了。”
  醉漢輕輕的拍了一下胸膛,道“你放心,那一本雖然沒有抄錄完畢,但也有一半左右了,最多……半年左右,我一定能夠抄錄完成。”
  黑衣人的眼睛一亮,問道“好極了,什么時候我再來與你聯系?”
  醉漢沉吟了一下,道“半年之后,你到徐家堡外十里的集市之中等候,我會想辦法給你送去。”
  “你有什么辦法?”黑衣人不解的問道“徐家堡對你們這些入了內堡的食客管制那么緊,根本就不給你們出來的機會,你又要如何出來?”
  醉漢嘿嘿一笑,道“他們對于內堡食客管制的是比較緊,但是對于外堡食客就無甚管制了。等我將另一本書抄錄完畢,會想辦法調任外堡,那時候就可以任意進出,而不會惹人懷疑的了。”
  黑衣人考慮了片刻,道“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但是你能夠做到么?”
  “你放心,為了這個目標,我們家三代都在徐家堡擔任食客,早就獲得了他們的信任,而且我還安排了一個后手,只要將另一本書抄錄完畢,然后找個合適的機會開口,肯定能夠從內堡調出來的。”醉漢信心滿滿的道。
  黑衣人這才釋然,道“好吧,你做的很好,若是二本秘籍都到手了,那么再過幾年你就可以回來了。等你回來之后,老爺肯定會好好獎賞你的。這半年內,我們不會再與你聯系,你自己小心,千萬不要被人覺……”
  醉漢突地伸手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隨后身體再度變得搖搖晃晃了起來,同時口中呢喃著說著一些任誰也聽不懂的話。
  黑衣人的反應極快,只不過是稍微的遲疑了一下,就立即縮回了原先的那個陰暗角落。
  賀一鳴的心中一驚,這才知道,原來那個并不起眼的醉漢內勁修為并不低,起碼也有著七、八層上下的水準吧。
  想不到在徐家的食客之中,竟然還隱藏著一位實力達到了七、八層的高手。只不過這個高手在外表上卻是看不出任何端倪。
  想想也是,若是在太倉縣能夠招攬到這種層次的內勁高手,那才叫做有鬼呢。
  很快的,那些人就現了這位跌跌撞撞的醉漢,并且毫不懷疑的扶著他遠遠的離去了。那些人明顯不是為了這個醉漢而來,但卻在不知不覺中被這個醉漢引離了此地。
  待他們全部離開之后,黑衣人從角落中出來,深深的看了那個方向一眼,扭身翻墻而去。
  s明曰三更,兄弟姐妹們,請把推薦票留給白鶴吧,謝謝……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