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5 徐家奇功

壽宴終于結束了,賀荃信兄弟二人在程府壽宴之中,確實是滿面微笑,但是當他們離開程府數百米之后,臉上的神情頓時是凝重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ΔΔ..
  任誰都知道,林家專程派人前來,為程老爺子賀壽,并且送上了這樣的一份大禮,肯定是有著一絲耀武揚威的意思。從此以后,無論是任何人想要與程家為敵,都必須要考慮到琳瑯林家的存在。
  這可是一個巨無霸的家族,或許在小事上不會插手太倉縣的事情,但若是當程家遇到了生死存亡之際,那他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一旦想到程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這樣的一個強援,賀家兄弟二人的心中都是頗為沉重。
  一路無話,回到了家中之后,賀荃信命令大家都去休息,關于程家的事情,也唯有回去稟告老爺子再做處理了。
  縱然是在縣城之中,小一輩的幾個子弟也都是獨門獨戶的居住。
  賀一鳴進入了自己的房間之后,立即是吹熄了燈,和衣躺在了床上。片刻之后,外面的動靜全部沒有了,他這才悄悄的開門離去。
  他的動作極為輕微,又是特意的避開了長輩們居住的地方,所以根本就沒有人現。
  輕松的翻墻而出,來到了那個藏著尸的柴房之中。
  果然不出所料,在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人來到這里。賀一鳴也不敢停留,將這具尸體提了起來,以最快的度跑到了城外。
  他的輕身功夫或許并不高明,但是有著強大的內勁功法支撐,長途奔襲卻是毫無問題。
  很快的就來到了一處山林之間,挖了一個洞將尸埋了下去。當最后一堆土踏實之后,他考慮了一下,還是在這個沒有任何記號的墳前恭敬的拜了三拜。
  做完了這一切,他才有著一種放松了的感覺,隨后急匆匆的原路返回家中。
  雖然二次翻過城墻,但是對于賀一鳴來說,縣城中的這種矮墻根本就不構成任何麻煩,或許稱不上是如履平地,但也是輕松自若。唯一讓他有點兒忌憚的是,城墻上極其偶然走過的那些兵丁。
  只不過這些兵丁們都是一臉的哈欠,連眼睛都是半睜半閉的,讓賀一鳴非常懷疑,只怕自己就算是在他們面前走過去,這些大老爺們只怕都會視若不見了。
  不過等到他回到家中之時,天色已經快亮了。而當他關好了房門,躺下不久,就聽到院子中傳來了大伯他們的聲音。
  賀一鳴立即象是腳下安裝了彈簧似的跳了起來,匆匆的用過了早餐,大伯和一天、一海立即出城回返賀家莊。kanmaoxian.com
  而賀一鳴兄妹三人難得來到城中與父母相聚,賀荃信也就特意的允許他們多停留幾天。
  一家人在一起的曰子非常難得,賀一鳴也是拋開了一切,放開了心扉,隨著父母兄妹一起共享天倫之樂。
  直到晚上,眾人才盡興散去。
  回到了房間之后,賀一鳴終于將從那個黑衣人身上得到的東西拿了出來。
  如今的他比起以往來,已經是沉穩了許多。也正是因此,所以他才能夠強行壓抑住心中的好奇之心,直到此刻才開始察看昨曰的收獲。
  黑衣人的身上自然不可能缺乏銀兩,十兩的金元寶就有四個,散碎的銀錢也有不少。但這些意外之財卻并不是他所注意的。
  在銀兩之外,竟然還讓賀一鳴找到了三個細小的瓶子。這些瓶子都是由某種玉石雕刻而成,這種玉石并不珍貴,但是卻比較牢固,縱然是不小心掉到了地上,一般也不會輕易摔破。
  除此之外,還有一本薄薄的書籍,賀一鳴翻開一看,竟然是一本講述要如何化妝的易容術。
  賀一鳴并不知道書中的易容術是否高明,但是里面卻提到了好幾種他聞所未聞的易容之法,其中甚至于還有一些藥物合成之道。如果書中所言都是事實,那么這本易容術的價值起碼不會太差。
  將這些東西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賀一鳴終于拿出了他最為關心的東西。
  那是一本使用油布包裹起來的東西,小心翼翼的拆開一看,果然是一本手抄秘籍。
  賀一鳴的心中微微激動,他翻開了第一頁,上面寫著烈火功三大大字。
  手腕輕輕的一抖,差點將手中的書掉了下去,賀一鳴的心臟跳動頓時快了一倍。
  在他拿到這本書之前,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竟然會是這本秘籍。在這一刻,他的臉色變幻莫測,心中更是慶幸之極。
  幸好自己是現在才看到此書,若是昨天匆忙的看了,那么肯定會臉露異色,被人懷疑的。
  雖然他的年紀并不大,但是對于太倉縣中的三大世家還是比較了解的。
  在三大世家之中,每一個世家都會有自己的藏書閣之類的地方。在那個地方中,藏著家族中的所有五行功法。
  一般來說,以這三個世家的實力,所收集的功法基本上都是普通功法,縱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也不過是比普通功法稍微好上一些罷了。
  但是,在徐家卻有二門內勁主修功法是極其罕見的頂階功法。
  雖然賀一鳴并沒有親眼所見,但是大伯和爹爹等長輩卻是多次和他提及,并且毫不掩飾的表明,在他們年輕之時,都曾經吃過這門功法的苦頭,所以對于這二門功法的印象極為深刻。
  火系主修功法烈火功和木系主修功法枯木功。
  這二門功法無疑就是徐家堡的命根子,也是他們手中所掌握的最大王牌了。
  輕輕的撫o著手中的秘籍抄本,賀一鳴依舊是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竟然會好到了這等地步。
  他仔細的回想著那個黑衣人和醉漢之間的對話,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
  徐家的這個醉漢內賊,肯定是通過了某種手段混進去的。這一點毋庸置疑,而且賀一鳴可以肯定,他絕對是隱瞞了真正的實力才能混入其中。
  否則一個七、八層內勁的高手,若是真的肯加入徐家,肯定會受到不遜色于家中二代子弟的禮遇,又豈會跟在幾個徐家小輩的身后唯唯諾諾的裝孫子。
  在黑衣人和醉漢的身后,也是有著一個不知名的黑手在艸控著。這一切不但隱密,而且似乎還是單線聯系。
  而且他更可以肯定,在黑衣人手中尚未抄錄完全的那本秘籍,絕對是與烈火功齊名的另一本木系主修功法枯木功。
  他考慮了片刻,終于將此事完全拋開了。
  反正那個黑衣人已經死了,此刻也是死無對證,任誰也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而以他此刻的的特殊體質,只要堅持在外人的面前使用金系戰技,那么也肯定不會招惹上什么麻煩。
  閉上了雙目,賀一鳴的心境慢慢的平復了下來。
  既然手中有著這樣的一個秘本,又怎能不學習一下呢。
  賀一鳴就這樣平心靜氣的坐了一個小時,終于將心境恢復到了最佳狀態。隨后,他才慢慢的打開了烈火功的秘籍,認真的推敲了起來。
  烈火功是一本火系的主修功法,與賀一鳴以前所修煉的金系和水系功法有著極大的不同。
  當賀一鳴開始按照書中記錄修煉之時,凡是內勁所過之處,頓時生出了一種暖洋洋,熱烘烘的奇異感覺。他的心中嘖嘖稱奇,真不愧是頂階的火系主修功法,所帶給人的感覺確實是與眾不同。
  在這一刻,他甚至于想到了數曰前與徐育才的那一戰。他隱約的有些了解,當時徐育才所使用的,應該也是某一種頂階戰技功法了。
  雖然不如先天戰技那么可怕,但威力之大,也并不是普通戰技可以比擬。
  烈火功的修煉,對于賀一鳴來說,同樣也是一帆風順。
  由于是第一次接觸火系功法,所以賀一鳴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小心謹慎。秘籍中的每一個字他都是細細推敲,生怕露過了一些什么似的。
  就這樣,他花在研究秘籍的時間反而要遠遠的過了修煉秘籍的時間。
  在第一個晚上,他僅僅是修煉了前五層而已。
  這個度他并不是十分滿意,但若是將這個度傳到了徐家的話,那么保證徐家的列祖列宗都會從墳墓中爬出來再死一次的。
  做為頂階功法,雖然威力強大,勝過了同階的普通功法,但是修煉的難度自然也是倍增,哪怕是天賦再高之人,修煉到前五層也需要數年的時間,象賀一鳴這樣,一個晚上就修煉到了頂階主修功法的前五層,那絕對是獨此一家,別無分號了。
  第二天白天,賀一鳴繼續與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的過了一天,晚上則是繼續修煉。
  當然,他在修煉的時候,也是萬分的小心,生怕一個不如意而引起什么悲慘的后果。但就算是這樣,在第三天晚上,他還是順利的將烈火功修煉到了第九層的境界。
  到了這個地步,他的內勁才停滯不前,并且穩定在了第九層之上。
  同時,他也粗略的看了那本易容術的書籍,并且知道了三個玉石瓶子中的東西。那里面都是一些易容的藥粉,都是從一些普通藥材中提煉出來的,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
  s昨天看書評區,有人問女主角在哪里。
  嗯,想想目前的武神僅有一十四歲,在這個年齡找對象……
  好象太早了一點吧,早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與國家的政策不符合
  如果現在就寫情啊愛啊色啊什么的,那么估計明天白鶴就要進去了
  還有,更新字數問題,目前每天二更六千多,星期一則是三更九千多。在公眾版其實也不算少了,汗……
  下個月上架,白鶴還是要搶月票的,那時候更新會快一點,每天萬字以上。
  不過在此白鶴聲明,只求前三,不搶第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