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46 外來強豪

三曰之后,賀一鳴成功的將烈火功修煉到了第九層,他的心中之爽快,絕非言語所能形容。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Δ趣ΔΔ閣Δ.Δ.
  烈火功果然不愧是最頂階的主修內勁功法,在賀一鳴修煉,并且掌握了其中的精髓之后,陡然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修煉這種功法的度明顯比修煉混元勁和波紋功要快上一些。
  雖然這一些看似不大,但是當修煉的功法晉升到了高級,經過了長年累月的修煉之后,所積累下來的時間可就不短了。
  而且,這套功法在釋放的時候,似乎也是擁有遠比混元勁要大的多的威能。不過,這只不過是他的一個猜測和感覺,究竟如何,還要等到實戰之后才能知曉。
  既然掌握了烈火功之后,賀一鳴的心中頓時是蠢蠢欲動,想要找什么東西來試試手,不過他可不敢去找自己的父親,而是將主意打到了徐家的頭上。
  據說徐家的大部隊也沒有離開過縣城,而是留下了一些人在照料受傷的徐育才。
  無意中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后,賀一鳴的心中就泛起了一絲想要作弄一下對方的念頭。不知道當徐家眾人看到有人在實戰中施展烈火功之后,會有何感想。
  此刻的賀一鳴,也算得上是藝高人膽大了,一旦有所決定,也不遲疑。
  當天晚上,他取出了三個玉石瓶子,將其中一個打開,倒出來一點兒粉末,與水糅合,輕輕的涂抹在臉上。片刻之后,出現在鏡子中的那個人就不再是賀一鳴了,而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龐。不過這張臉龐上的表情甚是僵硬,而且也略顯蒼白了一點。
  若是在夜晚突兀的出現,絕對可以裝神弄鬼了。
  賀一鳴知道,這是因為他的手法不熟練的關系,不過第一次能夠達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了不起了。起碼,就連他本人都不認得自己的這張臉了。
  打扮妥當之后,賀一鳴偷偷的離開了房間,翻墻而出。
  在這里住了幾天,雖然還不可能對整個縣城都了如指掌,但是對于徐家和程家的駐地卻已經是爛熟于心,絕對不會弄錯。
  他走在陰暗的小巷子中,朝著徐家默默走去,然而走到一半之時,他的腦袋微微抬起,腳下卻是如同行云流水般的躲避在另一個房屋縫隙之處。
  就在他躲避好了之后,二道人影從他的身邊掠過,朝著一個方向急匆匆的趕去。
  賀一鳴走了出來,心中好奇,原來除了自己之外,竟然還有其他的夜行者啊。看1毛線3中文網不過看那二個人急匆匆的樣子,估計也是因為有什么急事吧。
  微微搖頭,他不再理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才管不到那么多呢。
  剛剛向前走了幾步,他的眉頭又是一皺,再度躲入了原先的房屋縫隙之中。隨后,又是一人急匆匆的路過。
  賀一鳴剛剛出來,再走了幾步,又一次的猛翻白眼,下意識的重回原地。
  果然,不過片刻,再有二人飛一般的從街道口中竄了過去。
  這一次,賀一鳴可是真的被撩起了好奇之心,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竟然連續過去了三拔修煉者,而且這些修煉者并不是什么濫竽充數的角色,每一個人起碼都有著三層內勁左右的修為。
  雖然這點兒的實力并不看在賀一鳴的眼中,但是在太倉縣中,這些人都算得是一把好手了,斷無可能無緣無故的從一個地方接二連三的經過。
  既然被撩撥起了好奇心,賀一鳴也就放棄了到徐家挑釁的念頭,轉身跟了上去。
  以他的實力,想要跟蹤這么幾個人,絕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不過越是跟著他們向前走,賀一鳴的心中就越是驚訝。
  這些人前進的方向,竟然就是程府。
  賀一鳴心中暗驚,難道這些人的目的竟然是程府么?
  要知道程府的實力雖然在三大世家之中排行最差,但是他們的身上卻有著官差的身份,同時這幾天琳瑯林家都派遣使者親來為程老爺子賀壽。在這種情況下,程家的聲望大漲,縱然是徐家四爺進階第九層,賀家又多了一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也是未能壓倒此刻的程家了。
  所以當賀一鳴見到這些人的目標似乎是程家之后,心中的那份驚疑就不用說了。
  終于,這些人來到了距離程家三百米處的一個院落中匯聚了起來。都到了這個地步,就算是白癡也知道,他們的目標就是三百米之外的程家了。
  這些人的身上都穿著統一的灰黑色衣服,使用面巾蒙臉,來到了這里之后,緩緩的蹲下,并不與任何人交談,就像是一群幽靈似的。
  慢慢的,人數越來越多,竟然到了五十多人。
  賀一鳴看得是心中即驚且佩,他可以肯定,賀家的那些莊丁們,可是絕對沒有這樣的素質了。
  半響之后,三道人影飛一般的躍了進來,并且大踏步的走到了眾人的中心。
  當賀一鳴的目光投到了他們三人身上之時,心中愈的吃驚了。
  這三個人也是灰衣外套,黑巾蒙面,不過從他們的行走之間,卻隱隱的透著一股強大和危險的氣勢。
  能夠自然而然的將氣勢在行動間表露出來,說明他們起碼也是第七層的修煉者了,而且他們的眼神狂暴和兇戾,這種眼神賀一鳴只在一個人的身上有所看到,那就是被他所殺的胡斌。
  就在這一刻,他已經確定,這三人都是手上沾滿了鮮血,經歷過多次生死血戰的真正高手。
  這種高手絕對比只知道修煉,但卻嚴重缺乏搏殺經驗的同階修煉者更加可怕,除非是那些在實力上穩穩壓住他們一籌的修煉者之外,基本上也沒有多少人愿意招惹他們。
  賀一鳴的腦中飛快的轉動著,但是任他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在太倉縣中究竟什么人符合這三人的形象。
  這三人一到,為之人看了眼四周,滿意的點頭,低聲道“不錯,兄弟們都到齊了,這一次我們路經此地,無意間得到了程家擁有千年血參的消息。經過了查證,此事千真萬確。”
  低下的那些蒙面人都是互望了一眼,均是閃動著興奮的光芒。這一點讓暗中窺探的賀一鳴大奇,看來這些人不僅僅是不將程家放在眼中,就連琳瑯林家,他們也不太在乎。
  不過,聽為那人的口氣,這些人似乎是從外地而來,并且是路過此地,那就怪不得了。
  為之人朝著眾人揮了一下拳頭,道“兄弟們,跟我一起去將那千年血參搶了,然后送到大當家的面前。大當家肯定會非常高興,到時候大家吃香的,喝辣的,抱女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的話中充滿了激勵和煽動的味道,下面的眾人雖然很有紀律,但此刻也忍不住有了一些細微的搔亂。
  賀一鳴的眉頭一皺,這是哪里的勢力,還有一個大當家,而且這個大當家很顯然在眾人心目中還具有相當高的地位。聽說將血參送出去,竟然沒有一個反對的。
  “血參的位置我們已經探明了,由程寧生這老家伙親自保管,就由我帶人去取,你們分散搗亂,一定要讓其他人自顧不暇。”為之人對著身邊的二人厲聲說道。
  “是。”那二人低聲說著,眼中迅的泛起了一絲暴戾之色。
  為之人三言兩語之間就將一切交談完畢,所有人頓時是有條不紊的站了起來,分成了三路,跟著那三個人向著外面走去。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說實話,他實在是不想要參與這趟渾水,但是一想到對方口中的血參,心中就是忍不住起了異樣的心思。
  對于太倉縣的這幾個世家而言,千年血參可是真正的好東西,除了程家之外,其余二家怕是都沒有如此貴重之物,起碼賀家就絕對沒有。
  若是能夠將這東西拿到手……
  賀一鳴一咬牙,身形一動,如同滑魚般的緊跟了上去。
  那些人分明就是早有預謀,不過片刻,二隊人馬就已經大喊著殺進了程府之中。
  他們的出現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程家在太倉縣中承平已久,就連小偷小摸的事件都不可能在程府中生,就更不可能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公然攻打程府。
  一時間,無數人怒罵,慘叫,伴隨著求饒,甚至于還有著婦孺的驚嚇聲在片刻間聯成了一片,恐慌從程府迅的蔓延開來。
  那位為的蒙面人身邊僅僅帶了五個人,但這五個人卻都是內勁在五層左右的修煉者,算是那五十余人之中最為強勁的高手了。
  他們從一面圍墻上翻了過去,如同急行軍般的穿過了數道院落。
  賀一鳴緊隨著他們前進,不過卻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他們行走的路線分明是事先預定好的,途中僅僅是碰到了極少數的幾個人,而這些人手下毫不留情,凡是被他們遇到的下人仆役,沒有一個能夠逃過他們的毒手。
  很快的,他們就進入了程家內院中的某地。
  賀一鳴驟然停下了腳步,他的雙耳細聽,片刻之后,就聽到了從那里傳來劇烈的破空之聲,他的心中微動,立即知道這是二位頂尖兒的高手在進行生死相搏。
  豁然,二道人影閃過,一個食客模樣的人趔趄的從院中退了出來,而另一個灰衣蒙面的男子手持大刀,招招奪命的逼迫著這人。
  終于,他欺身而入,手中大刀在食客的脖頸上一劃而過,那名食客頓時是慘叫一聲,倒地而亡。
  而就在此刻,這名灰衣人卻是覺得背心一痛,一股大力涌入體內,他連吭聲一下也沒有的就失去了知覺,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s哇,周推被擠到第三去了,還有推薦票們?請支援一點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