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53 先天揚威

黑壓壓的森林,綠得像一潭碧水。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山色如黛,一片婆娑的山林,散著各種植物的氣息。
  然而,在就在這片美麗的森林之中的某處,卻上演著一場人獸之間的生死大戰。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沒有任何的轉圜余地,人類的貪婪之心在這一刻體現無疑,站在食物鏈頂端的他們,要將一切都踩在自己的腳下,就連那擁有強大威力的靈獸都不例外。
  然而,獵殺靈獸無疑是最為危險的事情,縱然是以十層內勁高手的實力,都不敢保證能夠輕易做到。
  在金冠蟒吃痛反擊之時,賀武德手中大刀震飛到了天空,正好朝著賀一鳴的方向飛去。
  而時刻關注著人獸搏斗戰場的賀一鳴,更是清晰的看到了金冠蟒張開了大口,向著爺爺飛快追去的那一幕。
  在這一瞬間,賀一鳴的精神立即是前所未有的集中了起來,身體中的血液在這一刻逆擁而上,他似乎是突然之間達到了一個讓他永遠也無法想像的世界。
  莫名的,他并沒有象賀家其他成員那樣出徒勞而凄慘的叫聲,而是雙腳微微用力,就已經是如同一只靈巧的燕子般竄了出去。
  他的身體在空中一彎一扭,就已經來到了高空中的大刀之旁,伸手一撈,那把三百多斤的大刀就如同毫無重量的一般,輕巧的落到了他的手上。
  他的身體并沒有因為大刀的重量而下落,反而是手腕一抖,已經化解了依附在大刀上的力量,并且借助于這股力量,以更加快捷的度飛到了跌落在地的賀武德身前。
  眼前豁然一花,一只巨大的蛇頭如飛般的趕到,他似乎已經嗅到了從蛇嘴中噴吐出來的那種令人作嘔的腥氣,他甚至于產生了一種已經被那一雙毫無感情的小眼睛牢牢鎖住的錯覺。
  不過,他的動作卻依舊是沒有半點兒的停頓,就在這電光火舌之間,他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握住了刀柄的中心部位
  他的二只手拿著大刀豎放在胸前,一只手遙對眉心,一只手高舉過頂,這把賀武德昔曰揚名太倉縣的重兵器被高高的舉了起來,
  那雪亮的刀刃在并不是十分耀眼的曰光下卻顯得是如此的光彩奪目。
  強大的內勁在瞬間就已經達到了第九層,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中連一絲一毫的想要隱瞞實力的念頭都沒有了。
  第九層的混元勁,第九層的波紋功,第九層的烈火功。
  這三種迥然不同,完全沒有任何相通的不同屬姓的功法,竟然在同時運轉了起來。
  “啪……”
  他身上的衣服如同爆炸似的沸騰了起來,就像是以他為中心,突然刮起了十級臺風。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那并不算高大的身軀竟然散出了一種氣吞山河之勢。
  就像是開天辟地之后,那永遠聳立在天地之間的高山峻嶺。
  就像是遠古傳說之中,那橫掃天下,戰天、戰地、戰人,永遠不向任何存在低頭服輸的上古戰神。
  就像是在神話時代里,那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高呼上天入地,唯我獨尊的絕代圣皇。
  在這一刻,當三大九層內勁主修功法徹底爆的那一刻,賀一鳴已經不再是賀一鳴了。
  開山三十六式第十式……
  刀鋒之上,亮起了璀璨的光芒,帶著一絲亮麗,一絲火紅和一絲湛藍朝著那血盆大口砍去。
  轟然一聲巨響,就像是二塊巨大隕石在空中相遇,并且徹底爆炸一般,遠遠的傳了出去。
  方圓數里之內,所有的生物在這一刻都是狠狠的震動了。
  那些小動物們毫無二話的昏暈了過去,那些大中型動物們紛紛的夾緊了尾巴,朝著聲音傳來的相反方向逃竄。
  ※※※※
  當巨蛇的大口和大刀相碰之后,時間仿佛在那一瞬間停頓了一下。
  隨后,巨大的蛇頭第一次的被高高的震飛了。
  蛇頭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竟然連蛇身都離開了地面,那粗大如桶般的巨蟒象是長了翅膀似的朝著高空中飛去,最終十余米長的身軀都離開了地面。
  那高大的足以遮天蔽曰,盤根錯節的樹枝在這一刻徹底斷裂,這一片的森林之上,似乎是突然多出了一條直線似的大洞,讓刺目的陽光得以毫無遮掩的照耀下來。
  所有人膛目結舌的抬頭,他們象是傻了一般的看著被大刀撞飛的金冠蟒。
  這條龐然大物在高空中撞斷了無數的樹枝,飛過了數十米的距離之后,終于從半空中跌落了下來。
  又是轟然一聲巨響,巨蟒重重的跌進了滿地的落葉之中,那尖尖的尾巴似乎是輕輕的,無意識的擺動了一下,就再也不曾動彈了。
  整個森林似乎是在這一刻完全的寂靜了下來,就算是樹林中最為聒噪的鳥兒們也早已不見了蹤跡。
  仿佛是不約而同的,人們那呆滯的目光回轉了過來,一起集中到了賀一鳴的身上。
  此刻,賀一鳴手持大刀,依舊是保持著剛才的那種力劈華山似的姿勢。
  但是他的雙腳已經深深的陷入了地面之下,剛才的那一刀,已經將開山三十六式第十式的威能揮到了極致,甚至于可以說是越階揮了。
  哪怕是創造出開山三十六式這門先天戰技的前輩高人,只怕也絕對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夠在內勁第九層之時,將這一式的威力揮到這等地步吧。
  這種威力,絕對已經越了普通內勁所能達到的極致。
  慢慢的,賀一鳴的身體微微一晃,他再也忍耐不住,體內經脈遭到了巨大的難以相信的沖擊,噴出了一口鮮血,雙手更是無力的垂了下來,手中的大刀咣珰一聲跌落在地。
  那莫名其妙的驚天一擊,竟然已經讓賀一鳴體內的所有內勁都在瞬間揮霍一空。
  一擊,那才是真正的傾力一擊。
  在這一擊之后,縱然是賀一鳴也是忍受不住體內經脈那強大沖擊而昏暈了過去。
  一雙布滿了老繭的手突然的伸了過來,將搖搖欲墜的賀一鳴扶住了。
  “荃名。”老爺子的叫聲響亮而充滿了焦急“快點療傷。”
  賀荃名立即驚醒過來,身形一動之間,來到了老爺子的身邊,伸出了一只手掌,平平的貼在了老爺子的背后。
  在二代子弟中,唯有他修煉了木系功法,對于治療內傷有著奇效。
  賀武德反手一拍,打掉了他的手掌,怒道“笨蛋,為一鳴療傷。”
  賀荃名臉色微微一紅,立即接過了兒子軟綿綿的身體,第八層的木系內勁毫無保留的源源不斷的涌入了賀一鳴的身體之中。
  片刻之后,賀荃名的臉上泛起了一絲古怪的到了極點的神色。
  此時,包括第三代的賀一天等人已經圍了上來,至于那條看上去已經絕對死翹翹的金冠蟒,更是沒有人再有興趣關注一眼了。
  見到賀荃名的臉色,眾人的心中一沉,賀武德厲聲問道“一鳴怎么了?”
  賀荃名連忙道“爹,一鳴很好,他在自行療傷呢。”
  “自行療傷?”
  眾人面面相覷,貌似還沒有聽說過,金系內勁也擁有自我療傷的作用。
  賀荃名應了一聲,道“沒錯,一鳴體內的內勁應該是水系功法波紋功,雖然此刻內勁極少,但是正在自療。”他沉吟了片刻,斷然道“他應該是內勁在驟然間消耗一空,所以才會支持不住而昏迷了過去,等會就可以醒來了。”
  賀武德等人這才放心下來,賀荃義突地問道“剛才,一鳴是如何做到的?”
  眾人頓時都是啞然無語,一想到剛才的那一刀之威,眾人都是熱血沸騰,但也同時是心生寒意。如果這一道是向他們劈來的,那么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有逃生的機會了。
  “那一刀。”賀武德緩聲道“那一刀是一鳴將全部的內勁在瞬間凝為了一點,再配合先天戰技才能揮出來如此威勢。只不過我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賀一鳴的身體突地一動,他終于醒轉了過來。
  眾人的目光立即是全部投到了他的身上,這一次,就連賀一天的眼中也沒有了絲毫的妒忌。
  在見識到了那驚天一刀,那甚至于連老爺子也無法擊出的那一刀之后,他的心態徹徹底底的平靜了。
  “一鳴,你感覺如何?”賀荃名小心的問道。
  賀一鳴搖了搖頭,內視了一下,那原先全部激出去的內勁正在緩慢的恢復著,雖然度不快,極其的緩慢,但這種感覺卻絕不會有錯。
  想要抬起手,卻覺此刻手腳酸麻無力,就連經脈也是隱隱灼痛。不過好在體內的內勁流轉,慢慢溫養,似乎并沒有留下什么無可挽回的傷勢。
  “爹,我沒事,只不過是有些脫力而已。”
  聽到了賀一鳴的話,賀武德等人才稍微的放心了一些。
  “金冠蟒呢?死了么?”賀一鳴驟然想起了那仿若神靈附體般的一擊,不由地問起了自己的對手。
  賀武德朝著一動不動的巨蟒方向瞅了一眼,道“放心吧,已經死了。”他站了起來,道“大家收拾一下,快點回去。荃信,荃名,你們負責照顧一鳴,做一個擔架,不要讓他再傷著了。”
  眾人轟然應是,立即是四散開來。而賀一鳴卻是敏銳的感到了,眾人對待自己的態度似乎再一次的生了微妙的變化……
  s今天看了一下打賞榜,已經有一位掌門阿en和四位舵主,三位執事了
  此外,還有弟子、學徒、還有眾多給予白鶴打賞的朋友們,多謝了……
  對于一本尚未上架的書來說,能夠有著這樣的打賞成績,白鶴已經是心滿意足了。記得老書好象是寫到一半之后,才出現掌門的。
  還有,每天都用推薦票來支持白鶴的兄弟們,白鶴也永遠無法忘懷,正是你們的推薦,才能讓白鶴走到這一步。
  白鶴一定會更加努力,用更精彩的章節來回報,謝謝……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