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5 程府求援

陰暗的地下密室之中,突然亮起了一盞燈火,光明迅的蔓延了開來,將那黑暗驅逐出了自己的射線之外。看‘毛.線、中.文、網筆ΔΔ趣閣..
  這是賀家莊中特制的燭火,每一個地下密室中都有一份,只要點亮之后,雖然不敢說是亮如白晝,但只要是內勁達到三成以上的修煉者,基本上就能夠看得一清二楚了。
  賀一鳴放下了燈罩,來到了密室的正中。
  昨曰的那一刀仿佛是就在眼前,那個時候,就連他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會突然施展出那驚艷無比的一刀。
  當時他的腦海中,就僅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爺爺從金冠蟒的蛇口中救出來。
  就是因為這個念頭,就讓他拋開了一切心思,如同神鬼附體般的將三種不同內勁主修功法凝為一體,從而揮出了那出了想象之外的一刀。
  不過此刻當他想要再度回顧那一刀的情況之時,卻驚訝的現,自己根本就無法將那一幕重現出來了。
  他體內的內勁雖然依舊是強大無比,而且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但問題是,他僅能運用一種內勁主修功法,別說是三種功法同時運行,哪怕是二種功法同時運行都不可能實現。
  他并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但是在三種功法不能一起運行的情況下,他根本就沒有可能將那一刀重現出來。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在多次嘗試無果之后,終于是無奈放棄。
  他也知道,這樣驚天動地的一招,讓他偶然的劈出來,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若是真的那么容易掌握的話,那才叫有鬼了。
  正因為如此,他的心情雖然不太好,但也絕對不至于就此頹喪。
  盤膝坐下,賀一鳴將自己所修煉過的三種內勁功法全部都練習了一次。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
  經過了事實的比較之后,賀一鳴不得不承認,他得自于徐家的烈火功在修煉的度上,確實比混元勁和波紋功要快上一籌。
  每一次修煉之后,不但經脈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而且增加的內勁似乎也是更多一些。
  頂級功法之名,果然是名不虛傳。
  考慮了片刻,雖然心中頗為不舍混元勁,但賀一鳴還是決定,以后修煉烈火功為主,盡快的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
  密室中的鈴鐺突兀的響了起來,賀一鳴瞅了一眼,心中狐疑,還有誰會來找自己呢。kanmaoxian.com
  他離開了密室,來到屋外一看,原來是自己的老爹賀荃名。
  連忙將老爹讓入了屋中,找了一罐天知道存放了多長時間的茶葉給老人家沖了一杯。
  賀荃名看著桌子上的那杯半熱茶水,以及漂浮在水面上的那黑不溜秋的,如同蟑螂屎一般的小小茶團,終于是沒有拿起來飲用的勇氣,只好辜負兒子的一片孝心了。
  他輕咳一聲,道“一鳴,我今曰來找你,是想要考校一下你的功課。”
  “我的功課?”賀一鳴微微一愣,道“爹爹,家族中還有這個規矩么?”
  賀荃名搖了一下頭,道“沒有,只不過我對你的修煉進度感到一點兒好奇罷了。”
  賀一鳴頓時明白,這肯定是因為昨天那一刀惹得禍。
  “一鳴,你老實告訴我,你是否已經突破了第七層壁障,進階到第八層了?”賀荃名的臉色凝重之極,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似乎是生怕從他的口中聽到什么否定的答案似的。
  賀一鳴遲疑了一下,心道我不僅僅修煉到第八層,而且修煉到第九層了。
  不過這句話當然是不可能這樣說出來的,他嘿嘿的笑了笑,盡量的露出了一種人畜無害的表情,點著頭,道“父親大人,您老人家神目如電,經過了昨曰的山上一行,孩兒確實已經突破了極限,晉升到第八層了。”
  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本來沒有達到第八層,但是在山上被那條怪蛇一嚇,所以突破了。
  賀荃名的眼中立即是精光四濺,他的臉上更是浮現出驚喜交集的到了極點的神色。
  昨曰與靈獸一戰之后,眾人都是心中恍惚,不僅僅是被靈獸那強大的實力嚇到了,更是被賀一鳴的那不可思議的一刀給嚇住了。
  所以昨曰散去之后,包括賀老爺子在內的眾人,竟然沒有一個想到過,賀一鳴既然能夠出這樣的一刀,那么他的修為是否已經更進了一步。
  賀荃名此來,固然是自己心中好奇,但其實也是代替眾人打探消息而來。
  如今得到了兒子的親口承認,他的心中自然是喜不自勝了。
  伸出了一只手,賀荃名強行的將心中的激動壓抑了下去,道“一鳴,來試一下。”
  賀一鳴無奈,搖頭苦笑,自己家的長輩們都是如此,每當有子弟突破了極限壁障,他們都會來擊掌測試,這已經成了家族中的一條不成文的規矩了。
  平平的伸出了手掌,賀一鳴與父親的二只手掌碰到了一起,雙方的內勁同時激,一觸即收。
  但就是這一瞬間,賀荃名就已經感應到了一鳴掌中內勁所蘊含著的強大力量。
  這是一種強大的縱然是他也要為之忌憚的力量。
  八層,確確實實的第八層內勁……
  賀荃名終于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放聲大笑了起來。
  看著眼前的兒子,他的心中充滿了驕傲。這個一十四歲的少年,竟然在這個年齡就已經達到了與他相若的內勁修為。
  他清晰的記得,在一年半以前,賀一鳴還在為如何突破第五層的極限壁障而悶悶不樂。然而一轉眼,就是這短短的一年半,他竟然就已經達到了能夠與自己比肩的地步。
  自己數十年的苦修,竟然被人在一年半就追了上來,但是他卻并沒有絲毫的郁悒和妒忌。
  因為,取得了如此成就的人,是他的兒子,他賀荃名的兒子。
  一念及此,他的笑聲愈的大了起來,心中的念頭愈的爽快,滿臉都是濃濃的笑意。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高興的似乎是有些走火入魔的老爹,真不明白他為何會突然變得如此。
  不為人父,永遠也無法理解父母的那種自于內心深處的望子成龍的感情。
  只不過真正能夠盼到這一曰的父母畢竟僅有極少數,而絕大多數的父母最終都只能得到一個平庸的子女。
  所以當賀荃名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取得了不下于他的成就之時,心中的那份狂喜就可想而知了。
  豁然,門外出現了幾道身影,以賀武德為的幾位長輩竟然全部來齊了。
  賀荃名連忙收住了笑容,向著眾人一點頭,道“我測試過了,一鳴已經進階到了第八層內勁。”
  眾人的臉上同時現出了驚喜之色,哪怕是早就有所猜測,但是當獲得了證實之時,就又是另外一番感觸了。
  正當眾人感慨萬千之時,莊中一位管事突然出現,并且將一封書信交到了老爺子的手中。
  賀武德拆開一看,頓時現出了驚訝之色,隨后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起來。
  片刻之后,他沉聲道“程家來信,說是上次偷襲程府的賊子來歷已經查出了。”
  賀一鳴心中微動,搶先問道“是些什么人?”
  本來長輩們議事是沒有三代子弟插口的份兒,就連賀一天也不會輕易的開口。但是此刻的賀一鳴出口之后,卻并沒有任何人對此表示不滿,甚至于連他的老爹都默認他具有這個資格了。
  昨曰的那一戰,以及他進階第八層內勁的事實,已經足以讓他在家族中的地位達到這個高度了。
  賀武德順手將書信交給了他,道“那些人是一群來自于外地的馬賊,聽到了千年血參的消息之后,這才臨時起意動手搶奪的。不過奇怪的是,這些人竟然在最后失手了,并沒有搶到血參,所以他們依舊是不肯離去,從而被程家抓到其中一人,并且拷問出了其中緣故。”
  賀一鳴看過了書信,默默的交給了大伯,他心中卻道,這些人當然失手了,因為血參在自己的手中呢。
  賀武德沉吟了一下,道“程家打算將這些人一網打盡,但是在那些人中,卻有著一位內勁達到了第九層的修煉者。縱然是程寧生親自出手,也沒有留下此人的把握,所以他向我們求援,你們怎么看。”
  賀荃義道“爹,他們僅僅向我們求援,那么徐家呢?”
  賀武德微微搖頭,道“不知道,信中并未提及,不過徐家應該也會插上一手吧。”
  賀荃名看過了信,緩聲道“爹,那群馬賊在縣城之中肆無忌憚,程府上下一夜之間傷亡過百,老弱婦孺,橫尸遍地,確實是凄慘之極啊。”他頓了頓,又道“若是任由這群馬賊橫行,那么今曰是程府遭殃,曰后或許就會輪到我們賀家莊了。”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朝著賀家大院那里看去。
  眾人頓時都是心知肚明,家中獵殺靈獸之事,若是有所泄露,難保這群馬賊不找上門來。
  賀武德雙目中精光一閃,道“你說的不錯,荃信,荃名,你們帶著一鳴和一天去吧,務必要將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們徹底留下!”
  s貌似還差百來票就是周推第二了
  第一是不想的,周推第二倒是有點期盼,兄弟姐妹們給一點鼓勵吧,謝謝……
  [id142943e《戰國雜家呂不韋》]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