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0 神奇狀態

化骨術木系內勁輔助姓功法。kanmaoxian.com筆趣閣..
  賀一鳴仰天一聲長嘆,莫非在冥冥之中真有天意不成。
  自從他晉升到第六層內勁修為之后,每一次進階之時閉著眼睛所挑選的功法,竟然全部都是輔助姓的內勁功法。
  不僅僅是沒有一本內勁主修功法,連一本戰技功法也沒有。
  如果說單單一、二次,只不過是運氣而已。但接連四次么……
  縱然是不信鬼神的賀一鳴也是忍不住心中嘀咕不已了。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依舊是將這本秘籍拿到了廳中的桌椅之上。他還是沒有選擇調換秘籍,如果這就是命運的話,那么他同樣坦然接受。
  當然,在他的心中其實也明白,這基本上是一個運氣的關系,只是他的運氣有些太過于詭異罷了。
  平平的將秘籍在面前鋪好,賀一鳴收斂了心神,認真的開始抄錄了起來。
  在抄錄秘籍之時,任何人都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雖然這不過是輔助姓的內勁修習功法,但依舊是前輩高人們一點一滴的參悟出來的。這里面的每一個字,都是他們的心血凝結。若是因為一時的疏忽大意而抄錄錯誤,那么在修煉之時,就會遇到天大的麻煩了。
  不過,以賀一鳴此刻的內勁修為,還有他那詭異的不可思議的經脈承受能力,區區一本輔助姓內勁并不可能給他帶來致命的傷害。只是,任誰也不愿意沒事找事,特別是有關于內勁修為的事情,就越的如此了。
  莫名的,賀一鳴的全部心神都凝聚到了手中的筆尖。
  他并不是刻意的想要如此,而是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進入了這種令他本人也無法解釋的境界之中。
  他似乎是忘記了桌面上的秘籍,忘記了手中的筆,甚至于連他的本人也已經忘記了。
  就在這一刻,他突然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那就是他的人已經消失了,所存在的已經不是他這個人,而是握在他手中的這支筆。
  當他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這支筆之上的時候,這支筆似乎就擁有了生命,變得神奇了起來,仿佛是賀一鳴的生命和智慧已經轉到了這支筆之上,讓它“活”了過來。
  如果在這一刻有人在旁邊觀看的話,那么就會驚訝的現。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的手腕穩若泰山,運筆有如神助,而且筆下的字體和圖畫,竟然與原本上的一模一樣,連一絲一毫的區別也沒有。
  若是換作一個文人,想要做到這一步,沒有個數十年的筆力,那是決無可能,而且還需要具有強大的天賦才能做到這一點。
  可是,此刻在賀一鳴的身上,卻生了這樣奇異的變化,確實是神乎其神。
  就在賀一鳴的精神莫名的集中,并且進入了這種神奇的境界之時,藏書閣側廳的二個偏房中的賀荃信和賀來寶卻同時驚醒了過來。
  他們的內勁修為已經達到了第九層巔峰,對于外界的氣流變化也有著輕微的感應能力了。
  此刻,他們突然感到在正中大廳之內,出了一股精粹而強大的氣息。
  這股氣息并不是向他們出挑釁,而是一種泊泊然,仿佛是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無所不含的神奇力量。
  他們不約而同的泛起了一種奇異的感覺,那就是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湖光山色,煙水空濛的地方,放眼所見,盡是一片夜湖美景,令人流連忘返,難以自己。
  片刻之后,他們的身體微微一顫,已經從這種幻象中擺脫了出來,但是他們的心中震撼,已經達到了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地步。
  莫名的,他們同時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外面的院落之中。
  他們當然明白是誰在大廳之中,但是他們卻想不通里面究竟生了什么變化。
  不過,剛才的那種環境并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負面的影響,反而象是讓他們的心靈得到了某種洗滌一般,竟然有著一種空靈之感。而且當他們竭力想要退出之時,也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
  在這種情況下,白癡也明白剛才經歷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壞事。
  賀家莊中二位僅有的二位九層高手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喜、駭然和疑惑等等的神色。
  賀荃信做了一個手勢,以蟲喃般的聲音道“寶叔,您看……”
  賀來寶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以同樣低微的聲音,道“不要打擾他。”
  重重的點了一個頭,他們二人都明白了對方的想法。二個人微微散開,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將整個院落都監控了起來。
  因為他們已經知道,里面的賀一鳴身上肯定是生了某種神奇的事情,而這種事情對于一鳴來說,更是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既然如此,他們當然要千方百計的讓一鳴盡可能的保持在這種境界之中了。
  ※※※※
  良久之后,賀一鳴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將手中的筆慢慢的放了下來。
  原來他運筆如飛,將一本書完全的抄錄下來,期間竟然沒有換過一口氣。
  雖然他修煉過屏息術,但是在施展屏息術之時,修煉者的本人精神也會進入一種朦朧般的境界中,而且還不能有什么大的動作。
  若是一邊施展屏息術,一邊與人搏殺,那就是自尋死路了。
  然而,剛才賀一鳴雖然并沒有與人搏殺,但是他抄錄秘籍所消耗的精力也是非同小可。可就算是如此,他的那一口丹田之氣卻依舊是流轉不休,沒有一點兒的松懈,直至一本書全部抄錄完畢,才終于放開。
  他這一口氣將體內的所有濁氣盡數吐出,一口氣綿綿不絕,似乎是永無止境。
  直到這一口氣全部吐完之后,他才抬起了頭,精神意念一點點的回歸了身體,
  而彌漫在外的那種神奇力量和氣息就在這一刻完全的消失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還有那支筆,賀一鳴莫名其妙的擾了擾頭皮,他對于剛才的記憶竟然有些模糊起來。
  雖然他隱約的記得,自己似乎是進入了某種奇怪的境界之中,但是令他懊惱的是,這種感覺就像是鏡花水月般,讓他根本就無法把握。
  “好。”
  一道響亮的聲音從屋外傳來,這道聲音有些陌生,但賀一鳴心中微動,立即明白這是何人了。
  他遲疑了一下,立即上前,將房門打開。
  大伯賀荃信和老仆賀來寶并肩站在了門外,那一聲叫好正是出于賀來寶的口中。
  對于這位在家族中享有崇高地位的老人家,賀一鳴可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他深深的一躬,道“寶爺爺,真對不起,竟然驚動您了。”
  賀來寶滿臉微笑的揮了一下手,道“六少爺,你太客氣了。”
  他一生未娶,數十年來一直跟在賀武德的身邊,直到老了之后,也在賀家莊養老。
  對于他來說,賀家的這些兒孫們就和他的兒孫一樣沒有任何區別。賀一鳴的實力越強,他當然是愈的高興了。
  賀荃信卻是雙目微揚,問道“一鳴,你剛才在干什么?”
  賀一鳴也不隱瞞,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剛才生了什么事情。
  “大伯,我剛才在抄錄一本秘籍。”
  “抄錄秘籍?”
  賀荃信和賀來寶二人對望一眼,他們的眼睛迅快的掃過了大廳中的那張桌子。
  在桌面上,確實有著一本秘籍和一些紙張,而且紙張上的墨汁尚未干透,只要一看就知道,剛才確實是有人在抄錄著什么。
  他們二個人的眉頭同時皺了起來,難道抄錄秘籍竟然會生什么奇異的事情么?
  特別是賀來寶,守護在這里已經有數十年的時間了,而且藏書閣中的藏書大都是他從原本上抄錄過來的,可在他的記憶中,卻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種詭異的事情啊。
  沉吟了一下,賀荃信問道“一鳴,你在抄錄之時,是否遇到了什么……”
  他皺著眉頭,實在是無法形容剛才的那種感覺。
  賀一鳴連連點頭,道“大伯,小侄在抄錄之時,似乎是感到了一種奇異的狀態,不過當我停下來之后,就再也進不去了。”
  賀荃信驚訝的詢問了幾句,這才肯定,剛才的那件事情確實與一鳴有關。但可惜的是,這種奇異的狀態并不受他控制,不由地為之深深可惜。
  二位長輩勉力了幾句,隨后退去。而賀一鳴心有不甘,將化骨術放回原地,拿出了滾石拳和綿掌的秘籍,將這二本秘籍的最后第十層中的那些內容抄錄了下來。
  這一次抄錄之時,賀一鳴多次的嘗試,想要將精神融入手中的筆尖,但可惜的是,直到他再次抄錄完畢,還是沒有成功過。
  無奈之下,賀一鳴只好帶著這三本抄錄好的秘籍返回了自己的院落之中。
  不過他隱約的有著一種預感,早晚有一天,他肯定能夠進入這種神奇的境界之中,并且徹底的將之掌握在手中!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