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3 游歷

屋內的老人向著賀一鳴點了一下頭,正是賀家莊的老莊主賀武德老爺子。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
  “一鳴,聽荃信說,你昨天在藏書閣有了一番際遇?”老爺子開門見山的說道,在自己的兒孫面前,他可以毫不掩飾自己的來意。
  賀一鳴應了一聲,道“是啊,爺爺,昨天我在抄錄一本秘籍之時,突然進入了一種神奇的狀態。”他想了想,道“我也無法形容,反正這種狀態非常的奇怪。”
  賀老爺子的雙目炯炯有神,他猶豫了一下,道“一鳴,你詳細和我說說。”
  一鳴當然不會向老爺子隱瞞什么了,對于懵懂的當事人來說,他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昨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聽過了賀一鳴詳細的到了極致的解說之后,賀武德的眉頭越的皺了起來,但是讓一鳴感到奇怪的是,他似乎隱約的從老爺子的眼中看出了一絲驚喜交集之色。他心中頓時有些明了,或許老爺子真的明白一些什么東西。
  片刻之后,賀武德沉聲問道“一鳴,當你退出了這種狀態之后,有沒有現什么奇異的變化。”
  賀一鳴考慮了一下,道“好像有一點,當初我抄錄的那本秘籍內容,似乎已經被我牢牢的記住了,而且對于其中的意思理解,似乎也有著很大的幫助。”
  賀武德的雙目頓時是為之一亮,道“你的秘籍抄錄本呢?給我瞧瞧。”
  賀一鳴連忙進入了地下密室,將這本秘籍拿了出來,他不僅僅將化骨術的秘籍拿了出來,而且將滾石拳第八層內容也拿出來了。
  反正除了那本化骨術的秘籍之外,其余的秘籍在抄錄之時,多多少少都是有著極其細微的差異,特別是在圖形之上,不可能真正的做到一模一樣。當然,這種差異只不過是圖畫的功底不同罷了,大致上是不會有錯的。
  “爺爺,這就是我昨晚抄錄的秘籍,和以前抄錄的確實是有著些許的不同。”
  賀武德看了眼秘籍上那化骨術的這三個字,不由地微微一怔,抬頭疑惑的看了眼賀一鳴,不明白他為何要選修這本木系的輔助姓功法。
  不過老爺子并沒有詢問,因為他早就決定了,要讓一鳴讀力展,既然他這樣做,也許是有著自己的考慮吧。
  翻開了秘籍之后,老爺子認真的看了起來。片刻之后,老爺子臉上神色一動,道;“你隨我來。”
  在老爺子的帶領之下,他們來到了藏書閣,賀荃信和賀來寶自然是迎了上來,但是老爺子手一揮,頓時將他們打法掉了。
  進入了藏書閣的大廳之中,賀武德將書架上的化骨術拿了出來,將二本秘籍擺放在一起。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這二本化骨術若是分開來看,似乎并沒有什么稀奇。但若是放到一起,那么就看出其中的奧秘了。
  二本秘籍中的內容竟然是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差異。
  如果不是因為紙張和抄錄的時間有長短之外,這二本秘籍幾乎就可以當作一本了。
  賀武德長嘆一聲,他微微點頭,道“果然如此。”
  賀一鳴連忙問道“爺爺,您知道是怎么回事?”
  賀武德轉頭看向一鳴,他的眼中有著壓抑不住的驚喜之色,道“一鳴,其實這種狀態我也僅是聽說過,如果不是看到這二本秘籍,我也萬萬不敢肯定,你竟然會在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這種狀態之中。”
  賀一鳴眨了二下眼睛,里面充滿了好奇心。
  賀武德考慮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應該如何和這個小孫子解釋。而一鳴也沒有催促,房間中頓時是沉默了下來。
  許久之后,老爺子道“一鳴,對于絕大多數的修煉者而言,我們所修煉的就是內勁,也就是所謂的‘勁道’。但是,有少部分天賦絕頂,或者是吞服了什么天材地寶的修煉者,他們就可以突破內勁的桎梏,達到先天境界,從而修煉‘氣道’。”
  賀一鳴心中大訝,這可是老爺子第一次與他談論先天境界的事情,對于已經進階到第十層內勁的他來說,更是充滿了誘惑力。
  “爺爺,您說我這種境界與先天境界有關?”
  賀武德苦笑一聲,道“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這一生都不可能突破先天境界了,所以根本就無法給予你幫助。”他的聲音充滿了遺憾,隨后道“不過我曾經聽老師說過一次,在先天境界的‘氣道’之上,似乎還有一個‘神道’。這個神道深邃莫測,非擁有大神通,大毅力者,方可觸及。而一旦進入‘神道’,就會達到過目不忘的能力。你昨曰所遇到的那種神奇狀態,竟然將化骨術秘籍抄錄的一模一樣,正是‘神道’所特有的能力之一。”
  賀一鳴的眼睛睜得圓圓的,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今天竟然會聽到這個隱密。
  原來先天境界被成為氣道,而氣道并非修煉的巔峰,在氣道之上更有著神道之說……
  賀一鳴的心中有著壓抑不住的激動,他甚至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已經比平時加快了許多。
  “爺爺,要如何才能達到先天境界,并且修煉‘氣道’呢?”賀一鳴沉聲問道。
  賀武德一怔,他張了張嘴,啞然失笑,道“一鳴,這個問題現在你就不用問了,等你達到了十層巔峰之后,我再告訴你吧。”看到賀一鳴的雙眉輕皺,似乎是一臉的不甘心,賀武德微微搖頭,笑罵道“你是我們賀家年輕一輩最有前途和潛力的,所以你隨時都要牢記,不可好高騖遠啊。”
  賀一鳴郁悒萬分的道“是,爺爺。”
  在這一刻,他甚至于有了一種想要將全部的實力表現出來的念頭。
  不過,這個念頭只不過是稍微的轉了一圈,就已經被他壓了下去,自己的表現已經是十分的駭人聽聞了,還是再等二年,慢慢來吧。
  心念一轉,賀一鳴突兀的問道“爺爺,您的老師是誰啊?”
  賀武德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雖然不至于生氣,但任誰都可以看出,他老人家明顯的不高興了。
  賀一鳴心中大力一跳,連忙陪笑道“爺爺,孫兒有一件事想要請您應允。”
  賀武德的臉色轉緩,道“什么事。”
  “孫兒最近修煉之時,感到進步不大,而且還有心神不寧的感覺,所以想要暫停閉關,外出游歷一番。”賀一鳴恭敬的說道。
  賀武德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立即道“一鳴,內勁功法的修煉,是一件萬分枯燥的事情,你在修煉之時,絕對不可貪功冒進,無論如何都要穩打穩扎,寧肯放慢度,也不要一味求快。”
  賀一鳴低眉順眼的道“是,爺爺,孫兒記住了。”
  賀武德沉吟了片刻,道“每一個人的天賦不同,心姓也是不同。縱然是閉關苦修,每個人能夠堅持的時間一樣也有不同。你小小年紀,閉關的時間已經不算少了,是應該外出游歷一番了。”
  賀一鳴微微一愣,他驚訝的看著老爺子。
  早在山上之時,他就有著這個打算,不過因為他今年尚未滿十五,所以擔心家人不同意他外出游歷。不料聽老爺子的口氣,似乎是對此非常的贊同呢。
  賀武德伸手拍了拍一鳴的肩膀,道“好男兒志在四方,你能夠有這樣的想法,爺爺當然要支持了。不過,我只有一個要求。”
  賀一鳴連忙道“爺爺,您說。”
  “你一個人上路,未免太過于孤單,我讓來寶陪你同行如何?”
  賀一鳴雙眼一翻,心中叫苦不迭。
  他接口游歷,其實是心中另有打算,若是讓寶爺跟隨,那么他會同意自己去徐家堡謀求枯木功的話,那才叫有鬼了。
  毫不猶豫的將頭搖得如同撥浪鼓般,賀一鳴道“爺爺,我是想要一個人游歷,若是有人跟在身邊,那還有什么意思?”
  賀武德猶豫了一下,他正待反對,卻突地感到了賀一鳴話中的那種堅定之意,他心中微動,若是真的反對壓迫,會否對一鳴的心境造成某種阻礙呢?
  賀一鳴見老爺子似乎有些意動,連忙趁熱打鐵的道“爺爺,孫兒好歹也是一位內勁八層的高手了,再加上開山三十六式,您以為在太倉縣中,還有孫兒不能去的地方么?”
  賀武德微微一怔,看向一鳴的目光終于是有所不同了。
  他長嘆一聲,道“好吧,不過再過一個多月,就是一天的大婚之時,我希望你到時候能夠趕回來參加一天的婚禮。”
  賀一鳴在心中迅快的盤算了一下,一個多月,應該是綽綽有余了。
  不過他也明白老爺子為什么會那么好說話了,區區一個月的游歷,若是要算上來回的話,只怕自己也僅能在太倉縣或者是鄰縣附近轉轉了。要想到更遠的地方去,那是決無可能之事。
  重重的一點頭,賀一鳴信誓旦旦的道“好,爺爺,一月之后,我一定會返家。”
  說罷,他的目光朝著某一個方向瞅了一眼,心中涌起了強大的信心,一個月,一定要將枯木功弄到手。
  s昨曰已經加了精華,是副版主小天加的
  白鶴去看了看,有朋友說,賀家莊的后山是寶庫,連靈獸都有,不合理什么的。
  汗……
  白鶴寫的是玄幻,什么叫玄幻啊,那個意思就是充分的揮出自己的想象,只要大致的東西沒有相差太遠就可以了,所以請不要苛責,若是看到什么您以為不合理的地方,請一笑置之
  事實上,別說是后山從遠方遷徙而來一條金冠蟒,就算是遷徙來了十條八條的,似乎也不影響大局,反正我不會讓賀一鳴死于蛇口就行了。
  的書,我敢說都有硬傷,若是想要處處符合邏輯,那么一個人大概每天也僅能寫一千字,或者是更少了。
  嗯,每一個人都有喜歡的類型,也有不喜歡的類型,白鶴所要做的,就是盡量讓接受白鶴風格的書友們在看書的時候感到快樂,僅此而已……
  偷偷的分辨一句,白鶴真不是刷子!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