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二章先天對捍

當徐隱杰老爺子的聲音響起來的那一刻,所有明白這四個字含意的人都是臉色大變。看1毛2線3中文網ΔΔ..
  林家,果然是琳瑯郡屈指可數的大家族,竟然連先天戰技這樣的強大功法都擁有。而在感受到了他此刻的氣勢之后,徐向前等人都知道,他的這一式施展而出,在同階之中,已經再也沒有敵手了。
  賀荃名的臉色連續的變幻了數下,他高聲道“一鳴,快點退后。”
  “一鳴,小心。”賀荃義也是隨后厲聲喝道。
  他們口中高喝,卻是根本就不敢摻合上去。因為他們深刻的知道先天戰技的威力。
  一鳴在內勁七層之時,已經可以將賀荃義當作皮球打飛了,那么當一個九層內勁高手施展先天戰技之時,又會揮出多么強大的威能呢。
  雖然他也知道賀一鳴的手中掌握了另一種先天戰技,但是他并不希望賀一鳴在此刻與林濤栗硬拼,絕對不希望。
  而且,在他們的心底,還有一個顧慮,若是賀一鳴突然爆,使出了那莫名其妙的,能夠將金冠蟒都擊殺的傾力一擊,那么林濤栗又如何能夠承受,若是將他打死了,只怕賀家的滅門之災就在眼前了。
  此刻,擂臺上的賀一鳴雙目微凝,他的心境正處于一種極為微妙的狀態之下。
  對方的印似乎并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賀一鳴的心中卻泛起了一種根本就無法抵御的念頭,而且他更加現,自己就連向著旁邊躲閃也似乎不太可能了。對方的這個手印似乎自成方圓,已經將他所有逃遁的路線都隱隱封死了。
  或許,唯有按照他的話,向后退去,才是唯一的選擇。
  耳中似乎是聽到了老爹急切的呼喚之聲。
  賀一鳴并沒有聽清楚,因為他全部的心神已經放在了對方的印之上,他的雙目似乎是擁有了能夠看透一切變化的能力。
  他似乎是在這一刻看穿了印的內勁流動方向,他似乎是有些了解到印能夠出鬼神莫測威力的緣由。
  在他的眼中,對方的身體外圍竟然有著內勁流動的跡象。
  當先天戰技揮的到了極限之時,竟然會有著如此強大的威能,而這也給予了他觀察的機會。
  是以在這一刻,他的心境似乎也沉溺其中,再也顧不得什么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豁然,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了過來,將他從這種奇異的境界中稍微的拽出去了一點。
  隱約間,他似乎確定了,這應該是父親的聲音,但是父親在說什么呢?他的聲音為何會如此的急迫和充滿了不安?
  他微微一怔,想要扭頭觀看,但目光卻凝聚在林濤栗的雙手之上,根本就挪不開。
  隨后,他聽到了叔叔的叫聲。
  “一鳴,小心。”
  哦,原來是叫我小心啊!
  賀一鳴的心中充滿了溫馨和溫暖,隨即,他一直壓抑著的求勝之心驟然是如同山洪一般的爆了出來。
  賀一鳴的目光充滿了堅忍不拔的鋼鐵意志,父親和叔叔如此關心自己,那么絕對不能夠讓他們失望。
  原本已經有著退去意念的賀一鳴陡然間改變了主意。
  他一步踏出,就這樣迎著林濤栗那滔天如海般的強烈氣勢,踏出了如同是挑釁般的一步。
  隨后,他的雙手高高舉起……
  開山,三十六式第十式。
  巨大的威勢從他的體內如同火山爆一般的噴灑而出。
  他那原本稍顯弱小的身軀在這一刻似乎是因為充滿了力量而驟然間漲大了幾分,從他的身上傳來了如同炒豆般的骨骼交錯之聲。
  修煉了化骨術之后的賀一鳴,對于自身骨骼的控制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為強悍的地步。他在練習開山三十六式的時候,意外現,體形的漲大對于這一套戰技似乎有著意外的加成作用。
  所以當他決心為家族爭光之時,就連這門功法也毫不猶豫的施展了開來。
  反正開山三十六式的威勢如此之重,縱然是被人看見了,也會以為這是先天戰技的特殊能力,而絕對不會想到其它的地方。
  高舉的雙掌在曰光的照耀下閃爍著金屬一般的神秘光澤,那龐大而沸騰的氣勢,充滿了驃悍驍勇,粗獷野蠻的味道。從他的身上傳來的一種開山裂石,殺神噬佛般的力量,遙遙的與林濤栗的印針鋒相對,竟然是半步不退。
  至此,大廳內外,再也沒有了半點聲音。
  似乎天上地下,就僅剩這二個人似的。
  二大不同的先天戰技竟然在太倉縣的這樣一個小地方同時出現,并且在眾目睽睽之下,即將進行那最為強烈的碰撞。
  這種事情在以前絕對是無法想像的。
  仿佛是相互約定似的,他們身上的氣勢慢慢攀升著,終于達到了極點。
  一聲暴喝,不知道究竟是出于哪一位的口中,或者是他們同時出來的聲音。二個人的身形已經消失了。
  巨大的如同火yao爆的聲音傳了開來,絕大多數人的耳朵都在這一刻受到了強烈的沖擊,那些下人們更是臉露痛苦之色,緊緊的堵住了耳朵,身體嗦嗦抖,摔倒了一大片。
  那木石所建的高大擂臺,在一股巨大的力量沖擊下,竟然象是一張薄紙般,被撕裂的不成模樣。
  以適才二人中心的那一點開始,整個擂臺四分五裂,不過任誰都可以看出,擂臺上有著一條巨大的橫線,所有的裂口都是從這條橫線上蔓延開來的。
  所有還能夠站穩的人無不在心中泛起了一個疑問,那二個人呢?
  爽朗而充滿了快意的大笑之聲從圍墻外傳來,一個人輕巧的越過了圍墻,三二步的來到了大廳中。此人正是林濤栗,不過此刻他的身上也顯得是狼狽之極,絲毫也不比適才的徐向前好上多少。
  大廳中的所有人同時都松了一口氣。
  剛才二人全力一擊之前,眾人都被現場的氣氛壓抑的無法開口。但是此刻心中想來,卻無一不是捏了一把冷汗。
  琳瑯林家,這樣的貴賓,若是在太倉縣有什么三長兩短的,肯定會掀起令所有人都無法承擔的結果。
  哪怕是與此毫無關系的徐家,只怕也未必能夠脫身而出。
  幾個高手看了眼那完好的圍墻,心中都是奇怪,他是何時飛出去的。
  林濤栗來到了大廳之中,程嫣涓立即上前,擔心的握住了他的手。林濤栗微微一笑,手中稍微用力,程嫣涓臉上的擔憂之色這才稍緩下來。
  抬起了頭,林濤栗大聲道“賀兄,此戰爽快之極,林某喜不自勝。你在那邊干什么,還不進來么?”
  隨著他的話聲剛落,賀一鳴已經是從另一個地方翻墻而入,不過他干脆就是打著赤膊,一身健康的古銅色的肌膚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雖然個頭稍顯矮了一點兒,但卻并沒有什么人敢再把他當作一個少年郎了。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賀一鳴尷尬的一笑,道“程叔,請借衣物一用。”
  程家暉這才是如夢初醒,連忙安排他們二人去后堂換了衣服。
  當他們從后堂返回,重新落座之后,程家眾人對于賀一鳴的態度大變,縱然是賀荃名和賀荃義二人似乎也從來就沒有受到過這樣熱情的招待過。
  沒有人詢問他們之間的戰果,似乎這一戰根本就沒有生過似的。但是所有與賀一鳴目光接觸到的人,基本上都是微微的躬身彎腰,眼中更是毫不掩飾的流露出敬仰之色。
  如果說賀一鳴的內勁是第八層的話,那么這些人或許還會有其它的想法。但是當他們知道,這個少年的內勁是第九層,并且還掌握了威力如此巨大的先天戰技,那么先前或許存在著的某些危險念頭頓時就煙消云散了。
  賀一鳴和林濤栗對望了一眼,二個人雖然差了十多年,但是經此一戰,卻意外的結下了某種難以形容的友誼,大有相見恨晚之勢。
  其實在剛才那最后一擊之時,賀一鳴隱隱的占據了上風,但他在最后關頭克制收手,雖然將林濤栗震飛,但卻并沒有震傷其內腑,而且也陪著他飛出了另一面圍墻,同時將身上的衣服主動撕裂。
  光著膀子進來的滋味雖然并不好受,但這樣似乎才合乎情理。
  這些變化瞬間完成,哪怕是林濤栗也并不完全知道,但他卻隱約的感到了賀一鳴的實力似乎還要高出他一線左右。當然,這一點他是絕對不會點明的。因為琳瑯林家丟不起這個人。
  在整個廳中,能夠看到他們動作的,也僅有徐隱杰老爺子一個人。但是他同樣無法看出賀一鳴真正的深淺。
  因為縱然是他也絕對想不到,賀一鳴的內勁其實已經達到了第十層。
  只是看著此刻以林濤栗和賀一鳴為中心,大廳中所有人都在恭維和道賀,他的心中卻是慢慢的沉了下去。
  江湖代有人才出,他,難道真的老了么……
  s還是求票
  [id142943e《戰國雜家呂不韋》]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