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4 火烏謝家

“二位,請坐。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うけ嗜うじ?Δ.”賀一鳴隨意的一揮手,道。
  雖然在這些人中有著一位內勁十層的后天巔峰高手,但是賀一鳴的心中卻依舊是無喜無悲,毫不在意。
  就憑著他手上的二套先天戰技功法,他就有著絕對的把握,若是與對方翻臉,他也一定不會處于下風。
  中年大漢的眼中射出了一縷奇異的光芒,在賀一鳴的身上轉了一圈之后,先是一怔,緊接著一陣茫然,最后化為平淡,笑道“多謝小哥了。”
  說罷,他就這樣在賀一鳴的對面一拂衣袖,毫無形象的學著賀一鳴的模樣,屁股著地做了下去。
  他身邊的年輕人和那些侍從們都是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目光中有著難以置信的神色。跟隨著他難么多年,還是第一次看他這樣隨心所欲的恣意妄為。
  “鄙人謝暖意,這是小兒謝鳴金,敢問小哥如何稱呼。”中年大漢笑瞇瞇的問道。
  年輕人和侍從們心中一驚,如果說剛才僅僅是驚訝,那么此刻就是驚駭了。
  他們都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人,所以見到他對這位少年如此的尊敬,甚至于已經是以一種平等的態度交談之時,心中的震撼實在是非同小可。
  賀一鳴微微一笑,毫不猶豫的道“賀一鳴。”
  他在叢林中飛奔了三個月之久,以他的腳力,天知道已經跑到哪里去了。但肯定是不在太倉縣之內,所以他根本就是毫無顧忌。
  謝暖意臉上笑容未變,但是他心中卻是千思百轉,可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聽說過這樣的一位少年高手。
  賀一鳴伸手一指地上的狐熊,道“各位請自己動手,不必客氣。”
  謝暖意大笑一聲,道“多謝小哥的美意,大家一起動手吧。”
  他的話仿佛是一個命令似的,二個人立即是走了出來,他們的動作比賀一鳴純熟百倍,手中拿著鋒利的小刀,三下五除二的就將整只熊皮給拔了下來,隨后整治肉塊,灑上調料,在火山慢慢的煨烤,不過片刻,就已經散出了濃濃的誘人清香。
  賀一鳴的鼻頭聳動了一下,心中大是慚愧。
  看看人家的動作,那才叫專業呢。再看看自己手中半截的肉塊,仿佛就是石頭一般,再也難以下咽了。
  謝暖意微笑著拿出了一個大葫蘆,道“小哥,蒙你的款待,謝某感激不盡,這里有一點好酒,若是不棄,不妨試一試。wap.kanmaoxian.com”
  賀一鳴的眼睛一亮,說來慚愧,他早就聽說過美酒之名,但是莊中規矩甚嚴,不到十八歲,哪怕是他也不被允許喝酒。而總的來說,他還算是一個聽話的好寶寶,也確實沒有品嘗過美酒的滋味。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拿過了謝暖意手中的葫蘆,拔開了蓋子,頓時一股清香彌漫,他的鼻翼抽動了二下,裝模作樣的道“好酒。”
  說罷,他昂猛的灌了大大的一口。
  酒液入口,頓時感到了一股子如同刀割的火辣辣的感覺,一口下肚,胸腹中更是如同火焰般燃燒了起來。
  賀一鳴眨了二下眼睛,只覺得一股火氣倒沖而上,幾乎就要當場反吐出來。
  好在他的內勁精深無比,在體內流轉一圈,頓時將這種難過的感覺消解了不少。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賀一鳴之所以放膽喝酒,也是因為憑他的內勁,無論是什么毒藥都不可能在他不知覺中讓他中毒,只要是早有準備,一下肚的毒藥絕對可以瞬間逼出來。
  但是體內的這種感覺雖然陌生,卻并沒有任何中毒的異樣感,反而和大哥他們說的第一次喝酒的情況相差無幾,所以他也就放心了。
  只是,這口酒實在是太烈了,烈到他幾乎忍耐不住的地步。
  謝暖意訝然的看著賀一鳴大口喝酒,隨即立即是勉強下咽,最后露出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臉上更是多了一層紅暈。
  他不由地奇道“賀小哥,莫非是第一次喝酒不成?”
  賀一鳴臉色微微一紅,道“嘿嘿,偶然喝喝,不過這酒的味道確實不怎么樣,還是謝先生你自己享受吧。”
  謝暖意大笑數聲,接過了賀一鳴手中的葫蘆。
  而謝鳴金等人卻是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絲不屑之色。
  謝暖意的這一葫蘆酒,在火烏國非常名貴,簡直就是價比黃金了。只要看賀一鳴的樣子,就知道他根本不識貨,想必也不是從什么高門大閥中走出來的人物了。
  不過看謝暖意的樣子,卻是對他十分友善,這些人自然也就不敢冒昧了。
  片刻之后,二個侍從已經將第一批肉烤好,恭敬的遞了上來。謝暖意自己拿起了一串,同時遞給了賀一鳴一串,道“小哥,這是你打的狐熊,我借花獻佛,不知道能否給我這個面子。”
  賀一鳴心中暗贊,此人早就看到自己手中的那串毫無味道可言的烤肉,所以才會故意這樣說,與此人談話,確實是令人舒心。
  他大大咧咧的接過了烤肉,隨口道謝,就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一口咬了下去,幾乎連舌頭都吞進去了。出來三個月了,雖然不至于餓肚子,但卻一直過著類似于苦行僧的曰子,突然得享美味,實在是有些控制不住了。
  謝暖意臉上的笑容不斷,等到賀一鳴吃完之后,非常自然的又遞上來了一串。
  六個下人已經全被他派了出去,撿柴火的,分割肉片的,串枝條的,還有負責燒烤的,眾人都是各有分工,仿佛是流水線一般的,源源不斷的將烤肉串送了上來。
  謝暖意父子和賀一鳴開懷大吃,偌大的狐熊,竟然被他們吃掉了足足二成。直至賀一鳴心滿意足之后,謝暖意父子才適時的罷手。
  在謝暖意的示意下,那六位侍從才開始用餐,不過他們還是分出了二人負責望風,兢兢業業的令人挑剔不出半點兒的毛病。
  “賀兄弟,這里荒山野嶺的,不知你來此有何貴干啊。”謝暖意看似隨意的問道。
  賀一鳴也不隱瞞,道“我聽說在森林中有靈獸出沒,所以想要獵取一只。”
  “獵取靈獸?”謝暖意滿臉的驚訝,可謝鳴金就有些沉不住氣了,他的眼中精光一閃,似乎是對賀一鳴多了幾分敵意。
  賀一鳴卻是根本連眼角也沒有朝他的方向望上一眼,而是自顧自的道“沒錯,不過在森林中轉了幾個月,連半個靈獸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過。”
  謝暖意微微搖頭,道“賀兄弟,你就這樣進入密林,是否太莽撞了?”
  賀一鳴無所謂的笑道“是有點兒莽撞,不過就算是找不到靈獸,也可以當做是一種磨練。起碼這幾個月一人獨行,我也覺得收獲頗豐。”
  謝暖意一怔,他考慮了片刻,看了眼身邊的謝鳴金,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
  目光在賀一鳴的身上認真的看了眼,謝暖意道“賀兄弟不是我們火烏國的人吧。”
  “火烏國?”賀一鳴驚訝的道“這里已經不是天羅國的國土了么?”
  他心道怪不得這些人的服飾如此奇怪,原來是火烏國之人。不過火烏國又是在哪里呢?
  謝暖意微微一笑,道“原來你真是來自于天羅國啊,沒錯,這里確實已經是火烏國的地界了。”
  他的聲音沒有半點兒的驚訝,分明是早就從賀一鳴的身上服飾認出了他的來歷。
  賀一鳴略顯尷尬的一笑,道“謝先生,我是從天羅國進入山脈之中,這幾個月在山林中穿行,無意間來到了這里,不知此地距離天羅有多遠。”
  謝暖意沉吟了一下,道“我們火烏距離天羅,若是走官道,足有千多里之遙,縱然是每曰行走三十里,也需要一、二月方能到達。而且中間還有一個金林國相隔。不過,山巒密林之中,并無道路,賀兄弟能夠來到這里,估計也是隨意而行,三月到達此地,估計在山林中轉了幾個大圈子吧。”
  賀一鳴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他進入山林,本來就沒有一個固定的方向,信步而行,來到這里卻也算是有緣了。
  目光在謝暖意等人身上一轉,賀一鳴開門見山的道“謝先生,我看你們謝家在火烏國也算是一個大世家了吧。”
  謝暖意還沒有什么表示,謝鳴金和那幾名侍從的臉上就先行露出了一絲傲然之色。
  “大世家也算不上,不過有些名氣而已。”謝暖意緩聲道。
  賀一鳴朗聲道“謝先生客氣了,那么請問謝先生來到荒郊野嶺,又有何貴干呢?”
  謝暖意略一沉吟,立即道“我的來意,和賀兄弟一樣,也是為了靈獸而來。”
  謝鳴金和幾個侍從都是狐疑的看著謝暖意,幾個人更是手握刀柄,似乎只要他一個暗示,就會拔刀相向。
  賀一鳴對這一切視若未見,只是靜待下文。
  果然,謝暖意繼續道“這一片密林,我們謝家已經探索過數十次,確實看到過了二只靈獸長臂貉。”
  賀一鳴心中微動,問道“這二只靈獸活了多少年了?”
  謝暖意苦笑一聲,道“具體的歲數無法得知,不過根據它們的行動推斷,應該也有二百年左右的壽命了。”
  賀一鳴的臉上頓時是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二百年左右壽命的靈獸,對于他而言,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