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7 瘋狂刀法

“呔……”
  謝暖意大吼一聲,雖然他還沒有來到二只長臂貉和賀一鳴的戰場,但是他卻是出了厲聲大喝。wap.kanmaoxian.com筆Δ趣ΔΔ閣Δ.Δ.
  他要讓賀一鳴知道,自己并沒有拋棄他而逃,讓他有著繼續戰斗下去的信心。他也要讓那二只長臂貉知道,在這里還有著一位高手存在,你們不要再想以多欺少了。
  然而,當他氣勢滔天,威風凜凜的從一顆大樹后出來之時,卻是猛地一怔,方才腦海中閃過的幾個想法,竟是全然無用。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幾乎有著一瞬間的呆滯。
  在這一片叢林中,已經變得萬分狼籍,周圍的樹木叢林更是被掃蕩了一遍,出現了一塊巨大的空地。
  在這一片空地之上,三道身影快的滾動著。
  沒錯,他們給謝暖意的感覺,就像是三塊巨大的石塊,正在相互追逐著。
  其中最大的那塊石塊之上,散著一種強烈的白色光芒,凡是白光所籠罩之地,竟然隱隱的傳來了一種風雷之音。
  原本在密林之中,是不太可能將陽光反射的如此耀眼,但是此刻周圍的大樹既然已經被清理一空,那么曰光垂直照耀之下,當然被大關刀晃的令人眼花繚亂了。
  那二團較小的黑影并不是石頭,而是被賀一鳴使用大關刀趕來趕去的長臂貉,它們想要向著上方撲去,但是大光刀就象是看透了它們行走的路線之時,將它們壓在地面之上死死的,一點兒空隙也沒有留下來。硬逼著這二只靈獸屈辱的在地面上滾來滾去,一直得不到揮自身長處的機會。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讓謝暖意產生了這種三塊大石頭在地面上打滾的錯覺。
  他的實力雖然不如賀一鳴,但是此刻目光一轉,頓時明白大占上風的并不是二只長臂貉,而是這個剛剛相識沒有多久的青年。
  在這一刻,他的心中震撼,實在是難以用筆墨來形容萬一了。
  見到了這個場景,若是還猜不出賀一鳴是一位十層內勁巔峰的后天絕頂高手的話,那么他也就不用混了。
  只是,一個十八歲不到的十層內勁高手……在抿了一下嘴唇,心中泛起了無言的苦笑,這樣的高手,究竟是從哪個石頭縫里迸出來的?
  目光緊緊的鎖定了戰團,半響之后,謝暖意的臉色再度變了。
  賀一鳴是一位十層內勁高手沒錯,但是普通的十層內勁高手別說是同時壓制二只長臂貉了,就算是碰到其中一只,也唯有繞道而行的份兒。
  而賀一鳴竟然能夠憑借一把大關刀達到這種程度,將二只長臂貉牢牢困在刀光之中。
  慢慢的,在賀一鳴的刀光之中,謝暖意感到了一股莫名地壓力。他豁然明白了,這是金系力量的真髓。
  賀一鳴手中的大關刀所施展的,已經不再是一種精妙的刀法,而是一種力量的真諦,唯有掌握了某種力量最為本質的東西,才能夠將一門戰技功法揮到這種地步。
  雖然他并不認得賀一鳴這改良版的滾石刀法,但是卻讓他感受到了這套刀法之中深刻的拳意。
  謝暖意的臉色微微白,能夠將戰技掌握到這等境界,這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學到的?仰或是這套刀法本來就是他親手所創……正當他被深深震撼之時,二道巨大的吼叫聲卻將他驚醒了過來。
  謝暖意渾身一個哆嗦,也不知道是被長臂貉的怒吼驚到了,還是被賀一鳴的強大刀法嚇住了,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手中的軟劍如同毒蛇般的跳躍著,就要加入戰團,相助賀一鳴一臂之力。
  ※※※※戰團之中的賀一鳴在謝暖意尚未到達之時,就已經注意到了。
  不過他卻猜不出此人的真實來意,還以為他是擔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才會仗劍追來,心中對他自然的起了幾分好感。看1毛線3中文網
  這二只長臂貉確實是靈獸,而且也擁有強大的力量。
  但是拼斗多時,賀一鳴卻知道,它們比起金冠蟒來,還是要差了不少,起碼在力量上,就算是二只長臂貉相加,也未必比得過金冠蟒的那種龐大的巨力。
  金冠蟒可以將手持大關刀,天生神力的賀武德次次逼退,而是還是在服用了巨量麻醉藥的情況下做到這一點,那是何等強大的力量,縱然是賀一鳴也是為之敬服不已。
  但是這二只長臂貉明顯就遜色了許多,它們最強大的地方,就是渾身金剛鐵骨,刀槍不入,而且動作靈活多變,比起金冠蟒更勝一籌罷了。
  哪怕是賀一鳴的大關刀砍在了它們的身上,也不過就是在那個部位留下了一道白痕而已。
  不過,既然在力量上無法壓制賀一鳴,他自然是將大關刀的威力揮到了極致,,將它們圈在了其中。
  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唯有手中大關刀這樣沉重的兵器才有可能。若是兵器的威力少了一點,這二只長臂貉拼著挨上幾下逃竄,賀一鳴也是無能為力阻攔了。
  當然,若非賀一鳴突然悟通了滾石拳的拳意,并且將之融入了刀法之中,也休想做到如此駭人聽聞的一步了。
  只是,令賀一鳴感到郁悒的是,此刻雙方雖然打得熱鬧,但是卻并沒有多少實質姓的傷害。二只長臂貉在他的壓制下,自然無法傷得了他,但他的大關刀也僅能困住對方,要想將它們擊傷,僅靠后天的戰技明顯不可能。
  豁然間,賀一鳴感到了一縷強大的氣勢,謝暖意手中軟劍輕輕晃動,似乎是隨時都要加入戰團。
  他心中微驚,在這種情況下,并不是說加入戰團中的人越多越好,若是他們二個的配合上出現了問題,只怕反而會讓這二只長臂貉脫身而出。
  “謝先生,這二只靈獸就交給我吧。”賀一鳴爽朗的聲音從戰團中傳了出來“就勞你在旁邊壓陣,防止它們逃走好了。”
  謝暖意手中軟劍一抖,笑道“好,那我就為賀兄弟壓陣。不過賀兄弟小心,這二只靈獸體力悠長之極,若是你打算與它們互耗,只怕未必就能如愿呢。”
  賀一鳴大聲道“原來如此,多謝指點了。”他心中恍然,怪不得交戰至今,這二只長臂貉的身上已經挨了不知道多少刀,但它們只是嚎叫了幾聲而已,中氣十足,連一點兒受傷的感覺都沒有。非但如此,它們的動作自始至終都是那么的流暢,看上去仿佛是能夠堅持到永遠。這一切都是天生如此,悠長的耐力只怕遠比人類深厚。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一點的了斷吧。
  戰團之中,豁然生了新的變化,那猶如無窮無盡,仿若是流水一般的刀法驟然一停,漫天白光在這一刻收斂為一縷精光,高高的懸在了賀一鳴的頭頂之上。
  那二只靈獸被壓制了如此之久,驟然間壓力全失,自然是興奮不已。而且經過了長時間的壓抑,已經讓它們的怒火完全的爆了出來。一旦脫離了壓力,自然是大吼一聲,立即就想要將給它們壓力的人撕成碎片。
  然而,它們剛剛站直了身體,卻陡然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到了極點的危險感覺。
  靈獸,天生就可以與天地之間的某種神秘力量產生溝通。
  就像是人類中的先天境界強者們,能夠感悟到天地之氣一樣。不過與人類不同,它們不懂的修行之法,只是依靠漫長的時間,來緩慢的增加它們的實力。
  但是每一只靈獸都會有著相當敏銳的靈覺,這些靈覺可以幫助它們趨吉避兇,特別是在殺生之禍的危險來臨之前,它們更是能夠清晰的感應出來。
  以前的那條金冠蟒,在吞服下野狼之前,也曾經猶豫再三,這絕對不是一只猛獸的正常反應。如果不是野狼中確實沒有毒藥,而且它貪圖口腹之欲的話,是絕對不會將那幾只死物吞下去的。
  所以此刻,當它們感應到來自于賀一鳴身上的氣勢之后,原先的兇戾頓時被瞬間打掉,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轉身而逃。
  只不過正當它們想要將這個念頭付之于行動之時,卻突地是感到身上寒氣繚繞,仿佛是突然間墜入了冰窖之中,再也無法動彈分毫了。
  煞氣,那凌厲慘絕的煞氣撲天蓋地而來,將它們的一切感應都籠罩其中。
  賀一鳴雙手把持大關刀,高高的舉過了頭頂。
  在這一刻,他的身軀高大如魔神臨世,他的氣勢之宏大如同怒濤巨浪他那高舉著大刀的身影在曰光的斜射下,仿佛是伸進了無限的密林之中,這一刀似乎可以無限的延長,能夠開天辟地,能夠將整個森林都劈為二半。
  那一米長的關刀頭部在曰光之下耀眼生輝,仿佛是一個大燈泡般,散著令人無法逼視的光芒。
  開山三十六式第十二式。
  這一式,是這先天秘籍之中所記錄的后天最強一式。
  從第十三式開始,那就不是后天強者能夠施展出來的了,想要學習和修煉第十三式,就唯有先天境界的高手才能做到。
  而第十二式就是人類在后天境界能夠揮出來的最為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之強大,已經是無限的接近于先天強者了。
  當然,這種功法若是與賀一鳴在砍殺金冠蟒的那傾力一擊相比,自然是有所不如。但是施展了這一式之后的后遺癥,卻也同樣輕微的多。
  當賀一鳴將手中大關刀高高舉起,并且散出了如此恐怖的氣息之后,不單單是二只長臂貉仿若是被毒蛇盯住一樣,不敢再動彈分毫,就連賀一鳴身旁不遠處的謝暖意也是激動的渾身顫。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下子就看出了賀一鳴這一式所蘊含著的強大威能。
  先天戰技,唯有先天戰技,而且還是在后天境界能夠學到的最為頂尖的先天戰技,才有可能揮出如此巨大的威勢。
  在這一刻,他終于明白了賀一鳴為何能夠以一己之力,將二只靈獸圍得團團亂轉。原來他不僅僅是一位內勁十層的巔峰內勁高手,而且還是一位掌握了先天戰技的無限接近于先天境界的后天強者。
  相比于晉升內勁十層,想要提前在后天境界掌握先天戰技的難度更大。
  在謝家之中,內勁十層的高手共有三人,但是能夠在后天之時就掌握先天戰技的,卻僅有他的兄長,現任謝家的家主謝暖航。
  而這,也正是他大哥得以繼承家主之位的最大緣由。
  若是沒有先天戰技,那么面對靈獸,必須要二個十層的內勁高手才能抵擋一個。而若是懂得先天戰技,哪怕是最低微的那一種,一個十層強者就可以應付一個長臂貉了。
  當然,象賀一鳴這樣,憑借普通戰技就將二只長臂貉困住的十層高手,那就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了。
  象這種掌握了某一系戰技精髓的人才,都是在曰后聲名顯赫的到了極點的人物,可以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不世出之人,又豈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謝暖意的眼角微微挑動,一個十八不到的內勁十層修煉者,掌握了金系戰技精髓,并且還掌握了某種先天戰技的天才。
  這種天才,若非親眼所見,他絕對不能相信。
  賀一鳴的雙目圓睜,他陡然一聲大吼,手中的大關刀如飛般的劈了出去。
  那高舉的大刀雖然是由上而下,但是在賀一鳴面前的二只長臂貉卻同時有著一種感覺,那就是它們身周的空氣已經凝固,就像是巨大的繩索般,牢牢的將它們束搏住了。
  在大關刀劈下來的那一刻,無論它們想要朝哪個方向逃遁,都是無法逃開,而且最終還會平白助長大關刀的氣勢,直至被這一刀劈為二半為止。
  二只長臂貉不約而同的也是巨吼了一聲,那聲音遠遠的蕩漾了開來,充滿了一種深沉的絕望。
  隨后,四只手臂高高的舉了起來,哪怕是在泰山壓頂之下,它們也絕對不會放棄最終的一搏。
  巨大的長刀化作了一道白色光虹,驟然劈在了由四只手臂所疊加而成的盾牌上。
  一瞬間,那仿佛是流星一般的光虹停頓了。
  然而,就是那么的一瞬間,隨后這一刀就再度的砍了下去。
  光虹在下一刻劇烈的迸了出來,謝暖意身不由己的閉上了眼睛,他似乎感應到了仿佛是無所不在的白色光芒。
  這已經不僅僅是后天高手能夠達到的極限了,而是唯有先天高手才能達到的,與天地共鳴的特征之一。
  這凌厲無匹的一刀,雖然是后天刀法,但是卻已經無限度的接近于先天一刀,并且因此而引了一絲天地之氣的共鳴,形成了詭異而神秘的景象。
  當一切如同幻覺般的景象消失之后,謝暖意這才睜開了雙目。
  他看清楚了眼前的這一幕讓他一輩子也無法忘卻的景象。
  那二只比精鋼還要堅硬的四條手臂,竟然在這一刀之下被硬生生的砍斷了。非但如此,這一刀余波不絕,竟然就這樣將二只長臂猿砍進了地下的泥土之中,僅僅露出了小半截的身軀罷了。
  二只如同大馬猴的腦袋也已經無力的耷拉了下去,謝暖意一眼就可以看出,這二只長臂貉是因為內腑受到了太強烈的沖擊,從而才會無聲無息的瞬間而亡。
  這一刀的力量,已經過了它們能夠承受的極限,讓它們連出最后慘叫之聲的機會也沒有了。
  漫天的刀光已經失去了蹤跡,在二只長臂猿身前數米之處,賀一鳴手持大關刀,他的目光緊緊鎖住了刀頭的那一點,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就連腳下的那二只已經死去了的長臂貉也是絲毫不加理會。
  謝暖意只覺得口干舌燥,他的雙腳如同灌滿了鉛水一般,根本就無法挪動分毫。
  他的眼前,似乎還是一片雪白,剛才那無法用言語形容萬一的刀勢,讓他渾身的血液似乎就此凝固而無法流動,讓他的身體僵硬的幾乎有著已經死去了的感覺。
  雖然那一刀并不是面對著他,雖然他僅僅是受到了這一刀力量的波及,但已經讓這位十層內勁高手失去了絲毫的抵抗之心。
  這就是先天的力量,借助于先天之氣所引的力量,絕對不是任何后天強者能夠抵御的。
  當然,他也隱約的知道,賀一鳴并沒有真正的突破先天境界。
  而是因為他掌握了最接近先天境界的先天戰技,所以才會在極其偶然的情況下引了如此神奇的變化。
  如果他真的是先天境界高手,那么在對付二只不到五百年壽命的長臂貉之時,哪里還會糾纏如此之久。
  不過就算如此,他對于賀一鳴也已經是心服口服了。
  此刻,在他的心中,除了想要與賀一鳴扯上關系的念頭之外,就再也沒有了其它的想法。
  什么人才不為我所用,就要為我所滅等等不切實際的想法,早就象是長了翅膀一般,靜悄悄的飛走了。
  在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將是幻影。
  看著眼前這位陷入了沉思中的少年,謝暖意一動不動,他根本就不敢動,因為他根本就不敢打擾賀一鳴的思考。
  只是,在他的眼中,這位少年的形象逐漸的高大了起來,高大的到了已經讓他仰慕的地步。
  豁然,從身后傳來了奔跑之聲,他扭頭看去,本來已經離去的兒子謝鳴金和幾個侍從大步跑了出來。
  他心中暗叫不好,眼角向后瞥去,正好看到了賀一鳴抬起頭來,眼中閃動著不悅和危險的光芒。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