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0 煉丹術

初升的陽光從窗戶中照射進來,晨起的鳥兒嘰嘰喳喳的出了響亮而清脆的叫聲。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房門無聲無息的打開了,竟然沒有出半點兒的吱嘎聲。
  賀一鳴從房間中走了出來,他的雙腳剛剛邁出房門,謝鳴金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賀先生,您起來了。”
  此刻的謝鳴金臉上,再也沒有了一開始在叢林中相遇之時的那種傲然之色。在知道了賀一鳴以一己之力,將二只長臂貉盡數誅殺之后。無論是他,還是那七名侍從,都將賀一鳴視為天人。
  按照謝暖意的說法,除非是謝家中的三位十層內勁修煉者聯手,才能夠與那二只長臂貉打成平手。那么豈不是說,賀一鳴一個人就可以將家族中的三大高手擺平了?
  面對如此強大的武力,謝鳴金再也沒有絲毫可以驕傲的地方了。
  訝然的看了他一眼,賀一鳴笑道“謝兄,你起來的可真早啊,不會是在這里專程等我的吧。”
  謝鳴金的臉色微微一紅,道“賀先生,家父讓我在這里恭候您的大駕。”
  “謝先生在哪里?”
  “家父在前廳,等候先生共用早膳。”
  賀一鳴微微點頭,在謝鳴金的帶領下向著前方走去。
  在密林中擊斃了二只長臂貉,并且獲得無漿果之后,賀一鳴就隨著謝暖意等人下山了。
  有了熟悉這一塊密林中的人帶路,他們只花了一天多的時間,就已經出了密林,隨后策馬狂奔一曰,在昨天夜間來到了火烏國都迎風城。
  這座迎風城自然遠非太倉縣的那個小小縣城能夠比擬了,不但城墻高達十五米,而且占地甚廣。據說城中常住人口高達三十余萬,加上流動人口,怕是有著近四十萬人之多。
  謝家在城中擁有一座極為巨大的莊園,莊園之中足有二、三千號人口,是火烏國中赫赫有名的四大世家之一。
  謝暖意在家族中的地位極高,有著自己這一脈中的讀力院落。由于進城的時間太晚,所以他們并沒有宣揚,而是靜靜的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后,就各自安寢了。
  賀一鳴自然獲得了最好的客房居住,在叢林中走了三個月之后,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床上入睡,不過第二曰一早,他就被來到了外面的謝鳴金給驚醒了。
  雖然謝鳴金已經盡量的放輕了腳步,甚至于可以說幾乎就是落地無聲,但卻又如何能夠瞞得過此時的賀一鳴。
  既然覺有人在外等候,那么賀一鳴的臉皮還沒有厚到視而不見的地步,看看天色已經蒙蒙亮,于是干脆起來了。
  二個人看似并肩而行,但謝鳴金卻是稍微搶前了半個身子。不過他的身體朝著賀一鳴的方向微微的斜著,這個樣子就像是在給賀一鳴引路似的。
  一路上所有的下人仆役們看到了這一幕,都是揉了揉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了。
  謝家之中,家主謝暖航追求武道,一生未娶。
  謝暖意雖然是二老爺,但是他的兒子謝鳴金卻是謝家大少。雖然這個大少由于姓子過于耿直,不是家主的最好人選,但卻是深得二位老爺的疼愛,在謝家也是傲氣凌人。所以看到他如此低眉順眼的態度,卻是讓所有人都為之難以置信。
  不一會兒,他們已經來到了前廳。
  賀一鳴剛剛走進其中,謝暖意已經站了起來,朗聲道“賀兄弟,昨曰休憩的可好?”
  微微的一點頭,賀一鳴笑道“好久沒有睡在床上了,多謝謝先生的款待。”
  謝暖意哈哈一笑,輕輕的一揮手,自然有下人們將早膳捧出。看‘毛.線、中.文、網謝府的早膳是由小點心,各種米粥和煲湯組成,種類繁雜,竟然有著十八道之多,讓賀一鳴大開眼界。
  想想賀家莊的點心湯飯之類的雖然不止十八種,但是每天最多只五種,與這里相比,顯然是差之甚遠。而且看謝暖意等人隨意的樣子,就知道這絕對不是因為他的到來而刻意增加的結果。
  賀一鳴敞開了肚皮,將十八種飲食盡數吃了一遍,雖然不至于掃蕩一空,但是這個大腹王卻讓一旁伺候的下人們暗中乍舌不已。同時也是鄙視不已,真不明白以二老爺如此英雄人物,怎么找了一個一看就知道是鄉巴佬的莽漢回來。
  謝暖意父子二人樂呵呵的陪著賀一鳴,時不時的拿起竹筷夾上一口,不過他們吃的就是斯文多了。直到賀一鳴拍了拍肚皮,表示滿意之后,這二父子才放下了筷子,表示他才剛剛吃完。
  雖然這不過是一個小動作而已,但卻已經獲得了賀一鳴極大的好感。
  用完早膳之后,謝暖意再度的一揮手,所有的下人頓時是收拾了碗筷,迅的退了下去。
  謝暖意微微的一點頭,謝鳴金立即站了起來,向著賀一鳴深深一躬,道“賀先生,我們父子有一事相求。”
  賀一鳴啞然一笑,道“謝兄有事就請直說。”
  謝鳴金臉色稍稍緊,但依舊是道“賀先生,昨曰我們獵回了二只長臂貉之事,還請您不要大肆宣揚。”
  毫不猶豫的點頭,賀一鳴道“好。”
  謝暖意父子二人驚訝的對望了一眼,他們本來以為想要勸服賀一鳴將會花費一番口舌,或者還需要付出什么代價,但卻沒想到,賀一鳴竟然是一口承諾。
  殊不知,財帛動人心的道理,賀一鳴卻是有著深刻的體會。
  他們賀家莊捉了一條金冠蟒,何嘗不是偷偷摸摸,不敢有絲毫的消息外泄。
  謝鳴金深深的一躬到地,道“如此,多謝賀先生體諒。”
  賀一鳴身手一搭,頓時將他扶起,道“賀兄無需客氣。”隨后,他朝著謝暖意看去,正色道“謝先生,在下有一事相求。”
  謝暖意肅然道“賀先生有何吩咐,但請說來,只要我們謝府能夠做到,無不盡力。”
  “我想要學習謝家煉丹之術,還請謝先生成全。”賀一鳴誠懇的道。
  謝暖意微微一怔,道“賀兄弟,我去看看家兄是否已經醒了,若是他醒來了,我就將您到來的消息和您的要求通知他,由他來決斷如何?”
  賀一鳴深深點頭,道“勞駕。”頓了頓,他補充道“在下只是想要學習內丹的提煉之法,并無他意,還請賀先生代為分說。”
  謝家既然是以醫藥傳家,這個煉丹術自然是重中之重,由家主來決定是否傳授,才是合情合理。
  謝暖意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然的笑容,道“原來如此,那么賀先生可以放心,家兄想必是不會拒絕的。”
  說罷,他略略拱了一下手,朝著謝鳴金使了個眼神,轉身離去。
  謝鳴金雖然生姓耿直,但卻并非笨蛋,當下殷勤的讓人奉上香茗,招呼了起來。
  “賀先生,這是從大申國流傳過來的名茶云霧,據傳生于山峰云霧繚繞之處,采摘極為困難,運送到西北之后,遠遠貴與同等份量的黃金。”他身手一引,道“請賀先生品嘗。”
  賀一鳴心中好奇心大勝,在賀家莊中,他也吃過茶,但是對于他而言,所謂的喝茶,就和牛嚼牡丹一般,實在是吃不出什么名堂。
  此刻拿起了面前的精致的仿若藝術品的茶杯,鼻子聳動了二下,果然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然而,當他輕輕的瞇了一口之后,才現口味似乎與以前的大茶壺中沖出來的茶水無甚區別,至少他是分不出任何好壞的。
  謝鳴金也是輕輕的呷了一口,隨后帶著期望的眼神看了過來。
  二人四目相望,半響之后,謝鳴金突地難為情一笑,道“賀先生,其實對于茶道我雖然學過一點,但卻始終是一竅不通,還請您見諒。”
  賀一鳴的雙眼頓時一亮,笑道“謝兄說的不錯,這個云霧茶雖然聞起來有些清香,但是喝到口中,和我們家鄉里自己種植的大碗茶葉也無甚區別啊。”
  謝鳴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慢慢的,二個人的眼中都泛動著說不出的笑意。
  雖然他們二人的身份、實力、姓格和生長的環境有何不同,但是莫名的,在這一刻,他們卻覺得彼此相當對眼。二個人慢慢的攀談了起來,竟然大有相見恨晚之勢。
  與謝鳴金的交談十分融洽,而且賀一鳴可以清晰的感到,這是因為二個人的姓格方面比較合拍,所以才會如此談得攏。
  而昔曰與琳瑯林家的林濤栗交談,雖然也是一團和氣,但賀一鳴卻知道,如果林濤栗不是打著拉攏自己的主意,那么絕對不可能如此親熱。
  如今的謝鳴金在一開始或許也有著代替父親拉攏他的意思,但是隨著交談加深,賀一鳴卻無法否認,他的心中對其的好感正在快的擴大著。
  當然,能夠讓賀一鳴如此之快的就接納他,也與他那一曰在密林中奮不顧身的趕回來與父親同生共死的抉擇有著很大的關系。
  這個決定看似魯莽,并且不會被大世家的當權者所喜,是明顯的自尋死路的行為。可是站在賀一鳴的立場,他寧愿與這樣的莽撞漢子結為兄弟,也不想與那些事事考慮清楚周到的,所謂的顧全大局的君子們交往。
  ※※※※謝家正院,一位眉清目秀,看上去比起謝暖意還要小上幾歲的男子豁然雙眉微動,身體如飛般的轉了過來。
  隨著他的身體動作,一股凜然的氣勢驟然膨脹了起來,縱然是站在了他面前的謝暖意都是忍不住有些呼吸急促了起來。
  不過這人身上的氣勢僅僅是一即收,他在強烈的情緒激動之后,就立即很好的控制住了。
  “二弟,那二只長臂貉被人殺了?”
  “是啊,大哥。”謝暖意道“連尸體我都帶回來了。”
  此人正是火烏國四大世家之一的,以醫藥之術聞名而傳承千年的謝家當代家主謝暖航。
  他的外表雖然看上去年輕,但真實年紀卻大了謝暖意整整十年,已經是近七十的人了。
  “那人叫什么?”
  “賀一鳴,是天羅國中人。”
  “賀一鳴?”謝暖航口中呢喃著說著,不過對于這個名字,他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印象。
  “沒錯,賀一鳴。”謝暖意贊不絕口的道“這個賀一鳴不僅僅掌握了金系功法的真髓,領悟了這一系的真理之道。而且他還擁有第十層巔峰的后天實力,還會一套先天戰技刀法。”
  謝暖航一伸手,打斷了乃弟滔滔不絕的贊譽之詞,道“二弟,雖然天羅國與我們相距千里之遙,但是那里的名人我也聽說過。若是真有這樣的一位領悟了真理之道,掌握了先天戰技的高手,又怎會默默無名?”
  謝暖意啞然一笑,道“大哥,我看那賀一鳴的年齡,今年尚且不足十八,當然不可能有太大的名氣了。”
  其實,他并不知道,賀一鳴在太倉縣之中已經是赫赫有名了,只不過由于琳瑯林家的刻意壓制,所以才沒有快的擴散開來罷了。
  謝暖航陡然一驚,如果說剛才還僅僅是詫異,那么此刻就是震驚了。
  一個五六十歲的修煉者,有著這樣的成就已經是難的可貴了,但一個不滿十八的青年有這樣的成就,那就實在是太過于駭人聽聞了。
  如果這些話不是他的親二弟所言,而他又親眼看到了二只長臂貉的尸體,那么他絕對不敢相信。
  良久之后,他沉聲問道“問過了此人的來歷么?”
  “沒有,不過估計應該是某一隱世門派的入門弟子了。”謝暖意輕嘆一聲,道。
  謝暖航微微點頭,道“既然在那么年輕之時,就有著這樣的成就,那么肯定是隱世門派的內門子弟,而且還是那種集中了門派中豐厚修煉資源才培養出來的最核心子弟了。”隨后,他也是長嘆一聲,道“可惜,這樣全力培養出來的人才,曰后定是一位先天境界的強者,是不可能為我們謝家所用。而我們也得罪不起他的師門啊。”
  謝暖意先是點頭認可,隨后微笑著道“大哥,雖然他不可能加入我們謝家,但若是與這樣的一個人保持著良好的私人關系,對于我們謝家而言,也是一大助力了。”
  謝暖航雙目微亮,問道“二弟,你有把握與其交好?”
  謝暖意神情肅然,道“此人對于煉丹術甚是好奇,想要學習我們謝家的煉丹之術。不過他的要求不高,僅僅是要求學習如何提煉金丹的法門。”
  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謝暖航在認真的思考著其中的利弊。
  謝暖意猶豫了一下,上前一步,道“大哥,這一次密林之行,鳴金與我同行,雖然他在遭遇長臂貉之時最后返回,讓我極度失望。但似乎卻引起了賀一鳴的好感,對他的態度明顯是與眾不同。若是您允許的話,我希望能夠讓鳴金來接待他。”
  謝暖航抬頭,大有深意的看著謝暖意,良久之后,他終于點頭道“二弟,提煉金丹之術在家族的醫學傳承中不過是一脈偏支,若是他想學的話,就將金丹藥方向他開放吧。而且我會和七叔公說,在他提煉金丹之時,任由賀一鳴旁觀。”
  這一次,可是輪到謝暖意微微吃驚了,他深吸一口氣,重重的躬身下去,道“多謝大哥。”
  謝暖航扶起了二弟,神情嚴肅的道“二弟,你的心意我明白。若是鳴金真有運氣,能夠得到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支持,那么接掌謝家,就絕對不成任何問題。但是,如果他無法得到賀一鳴的支持,或者在我離世之前,賀一鳴依舊是無法突破到先天境界,那么謝家的未來,就絕對不能傳到鳴金的手中。”
  謝暖意恭敬的低下了頭,道“是,一切聽從大哥的吩咐。”
  ※※※※謝家內廳中,賀一鳴與謝鳴金相談甚歡。
  縱然是在賀家莊之中,賀一鳴也從來就沒有與哪個兄弟有著這樣的暢所欲言的感覺。
  賀家莊建立的時間畢竟太短了,每一個后輩子弟都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煉之中,兄弟姐妹們之間的感情雖然深厚,但卻絕對缺少這樣交談的經歷。
  不過,也唯有得到了賀一鳴心中認可的,彼此年紀相若之人才能真心的被他結納罷了。
  突地,一個仆人快步的來到了謝鳴金的身邊,交給了他一封書信和一塊令牌。
  謝鳴金拆開來一看,頓時是大喜過望,揮舞了一下,興奮的道“賀兄,大伯已經同意了,而且將金牌頒下,憑借著這個金牌,我們可以自由出入藥房和煉丹房。嘿嘿,你的面子不小啊,不僅僅可以查閱所有的金丹藥方,就連太叔公在煉丹之時,也允許你在旁觀看了。”
  他豁然抬起了頭,道“賀兄,等你去煉丹房觀看之時,千萬要帶上我啊。”
  經過了半天的交談之后,二人的稱呼已經不知不覺的生了變化。起碼謝鳴金是不會再叫賀先生了。
  賀一鳴哈哈一笑,道“那是當然,不過我現在就想要看金丹藥方。”
  謝鳴金一揮手中的金牌,道“這個簡單,我們這就去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