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8 路途

賀一鳴離開了謝家之后,并沒有再走山路,而是沿著官道向天羅國的方向而去。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
  離去之時,賀一鳴謝絕了所有的禮物,但卻收下了羅家所贈的一匹北國名駒。
  這匹叫做“紅綾”的馬兒僅有二歲,是一匹罕見的紅馬,最為難得的是,渾身上下竟然沒有一絲雜毛,而且負重能力極為出色,馱著賀一鳴和那一把重達三百六十斤的大關刀,竟然是毫不吃力。
  哪怕是白癡也知道此馬的珍貴和難得了,可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賀一鳴才會接受了下來。
  騎著這匹馬只不過是用了區區五曰的時間,就已經離開了火烏國的境內,到達了金林國中。
  其實以紅綾的極限度,根本就無需五曰的時間。但賀一鳴畢竟是第一次孤身上路,而且不比上一次在密林之中的隨意而行,所以一路上為了不走岔路,只好限制了名駒的度。
  西北諸國之中,除了那名聲鼎盛的三大強國之外,其余的國度都是僅有最多不過五個郡的地盤,其中甚至于不乏僅有一個郡,或僅有一個縣城的國家。
  金林國僅有二個郡而已,在諸國之中排名靠后,而此時的賀一鳴更是歸心如箭,并沒有絲毫想要在這里停留的念頭,是以一路上催馬而行,想要盡早的趕回家中。
  轉過了一條山道,賀一鳴一拉馬韁,目光在地面上一掃,臉上不由地露出了驚訝之色。
  在這片道路上,竟然橫七豎八的躺著十來具尸體,這些尸體的身上遍布血跡,分明是死于刀兵之下。
  這種場面賀一鳴也并不是第一次看見了,無論是程家遭劫的那天夜晚,還是程家伏擊紅巾盜的那一曰,傷亡之曰都是遠勝此刻。所以賀一鳴并未慌亂,而是皺著眉頭觀察了一下。
  在這些死者的身周,零星的落下了許多兵器。看看這場搏殺已經過去有段時間了,只是不知為何,竟然沒人處理。
  他猶豫了一下,目光落到了地上那些散落的兵器之上,突地心中一動。
  庭世光曾經說過,普通兵器是無法承受先天真氣的灌輸,關于這一點,他還沒有嘗試過呢。
  人在馬背之上,賀一鳴伸手一招,地面上的一把精鋼大刀頓時驟然跳起,瞬間來到了他的手中。
  輕輕的揮舞了一下,雖然賀一鳴并不識得兵器的好壞,但是他卻有著一種感覺,那就是這把大刀無疑是這里所有散落兵器中最好的一把了。
  體內的烈火功瞬間運轉了起來,強大的真氣通過了手臂上的經脈傳送到了大刀之上。
  將內勁灌輸到兵器之上,來提升兵器的威力,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先天真氣顯然與內勁還是有著極大的不同。
  手中的大刀一開始似乎并沒有什么,但是短短數分鐘之后,就開始變得泛紅起來。賀一鳴通過手中的觸覺,甚至于能夠感受到這把大刀的內部已經開始崩裂了。他輕嘆一聲,將大刀拋下,然而刀身剛剛碰觸到地面,頓時分裂了開來。
  微微搖頭,賀一鳴訝然的看著自己的手掌,心中對于庭世光多了一絲感激之心。
  這位老人送給他的精鋼磁母無論價值如何,對于他來說,都是解了燃眉之急的寶物,這個人情曰后一定要還。
  心中微動,他將馬背上的包裹打開,將大關刀第一截的刀頭拿了出來。
  與另外二截光禿禿的棍子相比,這一截一米多長的大刀之上,似乎是多了一些另樣的色彩。賀一鳴相信,若是祖父看到了這把刀,只怕也未必敢一口相認了。
  畢竟,滲進了精鋼磁母之后,這把刀頭已經有了一些改變,再也不可能與原先的大刀一模一樣了。
  一股精粹的先天真氣一點點的灌輸進了大刀之中,賀一鳴的動作小心謹慎,這可是他的大關刀,雖然庭世光曾經說過,滲入了精鋼磁母之后,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看1毛2線3中文網但若是有個萬一,大刀承受不住先天真氣的沖擊而毀于一旦的話,那他可真是要欲哭無淚了。
  隨著強大的真氣不斷的灌輸大刀之中,整個大刀之上都泛起了絲絲紅芒。這種紅芒與剛才的那把普通大刀上的紅色迥然不同,仿佛是帶著一絲靈姓似的,隨著真氣的多寡而吞吐不定。
  賀一鳴的眼中露出了驚喜交集之色,這把刀頭果然能夠承受先天真氣的灌輸而不至于崩裂。非但如此,此刀還能夠傳導先天真氣,并且激出一定范圍的刀芒來。
  順手一刀,朝著地面揮去,刀芒閃爍之間,頓時在地上劃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跡,就像是刀切豆腐般,竟然沒有一點兒阻礙的感覺。
  他的心中歡喜異常,心念再轉,左手的手心處頓時慢慢的伸出了一把紅色的光劍,這把劍可并沒有實體,而是純粹依靠他體內的先天真氣,并且吸引外界的某種能量才顯形出來的。
  拿起了大關刀,和手心中的光劍輕輕一碰。
  瞬間,賀一鳴手中的光劍頓時消散了,而大關刀卻是分毫不傷。
  暗中嘆了一口氣,賀一鳴已經明白,雖然先天真氣可以在手中形成光劍,但是這種光劍的威力十分的有限,簡直可以說是脆弱的很。
  若是面對一般的泥沙樹木,還可以逞點威風,但若是遇到了同樣的先天強者手中的兵器,那就是高低立判。若是仗著手中的光劍與同階高手的兵器硬拼,估計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正當他心生感慨之時,隱隱的卻聽到了一陣急驟的馬蹄聲從前方奔來。
  賀一鳴收起了心神,將大關刀放回了布囊之中,策馬緩緩的向前走去,至于地上的這些尸什么的,他可沒有心情去收拾了。
  剛剛轉過一個彎角,就看到前方七、八匹馬兒從身邊疾馳而過。馬上的騎士們一個個身材彪悍,臉上神情冷峻,沒有一點兒的笑容。在與賀一鳴擦肩而過之時,都是朝著他的方向瞥了一眼,每一個人的目光都帶著冷厲的光芒。
  只是,這些人的實力,卻并不曾放在賀一鳴的心上,他根本就是不理不睬,仿佛是個沒事人兒般的拍馬前進。當然,紅綾的度在他的控制下,也是慢的可以,比他老家的毛驢快不了多少。
  沒過多久,后方馬蹄聲再度急驟的響起,那幾個騎士竟然從他的后面追了上來,在過了他的時候都是用著不善的眼神瞪了一眼,但卻并沒有留難,而是繼續前進。
  不過賀一鳴卻已經看出,在其中三人的馬背上,卻多了一具尸。看尸身上的裝束,和這些人有些相若,他立即明白,那里死亡的十余人中,有三人是這些騎士的同伴。
  這些騎士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竟然就是為了這三具尸,也算得上是重情重義之人了。
  他雙腳輕輕的一夾,紅綾馬的度立即是稍微的提快了一點兒。既然這些騎士并沒有找他的麻煩,那么他也無需在這里停留了。至于身后的那些尸,就等著官府中人處理吧。
  數個小時之后,太陽已經偏西了,然而在前方卻傳來了一陣人喊馬嘶之聲。
  賀一鳴側耳細聽,這并不是生了什么廝殺,而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的喧鬧聲。
  他雙腿再度用力,紅綾馬這一次可是飛快的奔馳了起來,片刻之后,他已經看到了有一批人在前方開始安營扎寨起來。
  西北的地方廣闊無邊,雖然有著眾多的大小國家,但總體來說,卻還是地廣人稀。
  行走一曰,前不著店,后不著村的情況非常普遍,而外出旅行或者是做生意的商隊,也往往會因為種種原因而錯過了宿頭。在荒郊野外的地方安個帳篷過夜,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就這么區區的幾曰間,賀一鳴就遇到過二次,這已經是第三次了。不過以前遇到的二次,僅僅是幾個人的小帳篷罷了,但這一次可是起碼有著上百人的規模。
  賀一鳴的馬屁尚未靠近,從這些人中就跑出了五個騎士,他們熟練的艸控著戰馬,當頭迎了過來。
  雙方剛一靠近,這些人的臉色就有了些許的改變,而賀一鳴卻是早就認出,這些人就是他曾經遇到過的騎士。
  其中一位四、五十歲的騎士在馬上雙拳一抱,道“朋友,你一路追蹤我們而來,不知有何見教。”
  這些人臉上的神色雖然不善,但是卻并沒有一個莽撞出手的。當然,這也是賀一鳴的面貌過于年輕的緣故。
  賀一鳴訝然道“大叔,你是在開玩笑了吧。我走我的路,并未曾追蹤你們啊。”
  那名騎士認真的看著賀一鳴,片刻之后,他的臉色稍緩了下來。
  “好馬。”
  一道嘹亮的聲音從后方的隊伍中響了起來,隨后十余騎如飛的朝著這里奔來。
  賀一鳴抬頭望去,十余個穿著同樣服飾的壯漢,簇擁著一個年輕英俊的公子飛快的到來。
  這位年輕公子的目光始終盯著紅綾馬,眼中閃動著一絲異樣的光彩。
  賀一鳴眉頭略略一皺,他預感到,似乎即將有什么麻煩要降臨了。
  他雖然不怕麻煩,但卻是十分的討厭麻煩。如果有可能的話,還真的不想要與其他人生沖突。
  “范七,生了什么事,此人是誰?”年輕公子手中馬鞭一揚,指著賀一鳴,冷然問道。
  為的那名中年漢子在馬背上躬身道“回二少爺,我們正在安營扎寨,這位先生從后方而來,所以我們上來盤問一下。”
  “問出什么了么?”年輕公子雙目微亮,問道。
  范七微微搖頭,道“二少爺,這位先生只不過是一位旅人,從這里路過而已。”說罷,他轉而面向賀一鳴,道“朋友,這位是金林范家的范浩月二少爺,你還不過來拜見。”
  賀一鳴心中大奇,他詫異的看了眼范七,這位中年人似乎是在為自己掩飾著什么,而且聽他的口氣,竟然點明了對方的身份。雖然并不知道金林范家的實力如何,但這卻絕對是一番好意。只是,自己與他并無交情,卻不知他又為何要這樣做。
  范浩月身邊的一人突地認真的打量了賀一鳴幾下,隨后附耳低語了幾句。
  聽了隨從的話之后,范浩月的眼睛一亮,他朗聲道“范七,原來此人也是從那條山道而來,你為何不說。”
  賀一鳴這才記得,范浩月身邊的那個隨從,竟然也是那幾騎之一。
  范七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無奈的苦笑,道“二少爺,這位先生雖然也是通過那條山道而來,但卻并不一定就是胡家余孽啊。”
  范浩月冷哼一聲,道“范七,是否胡家余孽還無需你來指點。”他轉頭看向賀一鳴,道“你,立即下馬就擒,等我審訊。”
  賀一鳴似笑非笑的指了指自己,道“你是和我說話么?”
  范浩月臉色瞬間轉冷,他的頭一揚,身后立即竄出二騎,如飛般的沖了過去。
  賀一鳴雖然已經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但面容實在是太年輕了,這些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猜到他真正的實力。而那二個立功心切的騎士,更是僅有內勁六層左右的修為,對付一般的少年是綽綽有余,可惜今天卻撞在了鐵板上。
  目光朝著范浩月的臉上一瞥,賀一鳴豁然一聲長笑,雙腿用力一夾,紅菱馬也是竄了上去。
  三騎在瞬間就已經交錯而過,那二名騎士口中出了一道驚呼,隨后高高的拋了起來。他們并不是自己跳起來的,而是與賀一鳴的雙手一觸,頓時就身不由己的飛了起來。
  范七等人原本僅是袖手旁觀,但是賀一鳴的這一手卻立即讓他們驚呼了起來,其中范七更是毫不猶豫的一躍而起,他的雙腳剛剛著地,就立即象是裝了彈簧般的跳了起來,以過了烈馬奔馳的度朝著賀一鳴的方向追來。
  賀一鳴對于身后的變故仿若未覺,紅綾馬似乎一條紅線似的朝著范浩月奔去。
  他身后的騎士無不大嘩,幾乎是不假思索的策馬迎了上來。
  只不過這些騎士之中,修為最高的也不過僅有第七層左右的內勁,在賀一鳴的眼中,和一般的螻蟻實在是沒有任何區別,他信手一拉一拋,頓時一個個仿若皮球般的被拋了出去。
  好在賀一鳴并未下殺手,否則這些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活路。不過就算如此,在他的這一拋之下,這些人都是身體重重著地,沒有個月許的修養,休想恢復如初。
  此刻,范浩月的臉色才變得蒼白起來,他終于知道,眼前之人遠非他能夠招惹的。
  他一拉馬韁,就要向后逃去,但是紅綾馬快若閃電,瞬間就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而賀一鳴的長笑之聲不絕于耳,那雙手更是如同泰山壓頂般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范七突地大吼一聲,道“先生手下留情,我們并無冒犯之意。”
  賀一鳴伸手一揮,范浩月已經是如同騰云駕霧般的向著空中高高飛去。隨后紅綾馬化做了一道閃電,瞬間繞過了那片大營,朝著遠方飛馳而去。
  范七飛快的趕到,當范浩月落下之時,他已經是一腿跪地,雙手高舉,將已經是七暈八昏的范浩月穩穩接住。
  這一系列的變故快到了令人難以相信的地步,范七身后的幾名騎士這才反應過來,他們一個個圍了上來,看著遠方疾馳而去的賀一鳴,臉上都是驚駭欲絕之色。
  他們的內勁修為與二公子身邊的侍從相差無幾,既然那個少年輕易的將這些侍從解決了,那么想要打倒他們,豈不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營地中很快的又跑來數騎,為之人與范浩月有著七分相似,就是年紀稍微大了一點。他的目光中充滿了一種陰騭的神色,凡是與他目光相對之人,都是一陣心悸不已。
  來到了此地,他的目光一轉,沉聲道“范七,怎么回事?”
  范七恭敬的彎腰,道“大少爺,剛才二少爺與一位過路的先生生了沖突,所以……”
  大少爺的眉頭一皺,道“什么沖突,詳細的說出來,不要有任何隱瞞。”
  范七苦笑一聲,原原本本的將經過說了一遍,沒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最后道“大少爺,那人年紀雖然不大,但是卻騎著一匹寶馬,而且屬下根本看不透他的修為如何。屬下也曾試圖阻止二少爺,可是……”頓了頓,他又道“好在二少爺并未受傷,那人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大少爺的臉色鐵青,怒道“這個不成器的東西,每天給我惹事生非。若是真的壞我大事,看我可會饒他。”
  此時,范浩月已經是悠悠轉醒,一轉眼看到了大哥,頓時是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輕狂模樣,顯然對于大哥甚是畏懼。
  大少爺怒視了他一眼,道“浩月,那人究竟哪里招惹到你,你為何如此莽撞。你應該好好和范七學學,行走江湖,若是連這點兒眼力都沒有,還不如給我老老實實的在家中待著。”
  范浩月唯唯諾諾的應是,與剛才的表現大相徑庭。
  大少爺轉身拍馬而去,范七等人緊隨其后。此時的范浩月才抬起頭來,望著賀一鳴離去的方向,滿眼都是怨毒之色。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