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0 新春來信

瑞雪兆豐年。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當新年第一場大雪從天際飄飄而下之時,賀家莊中已經是充滿了歡聲笑語。
  新年對莊中的每一個人來說,都有著不同凡響的意義。年青人大了一歲,變得更加的沉穩,而老年人卻愈的蒼老了,但是在賀家莊的二位老人心中,卻是依舊充滿了喜悅,因為他們的后輩已經成長為了足以取代他們的地步,他們為賀家莊遮風擋雨的曰子,已經逐漸的過去了。
  而這,或許就是所有老人心中最終的愿望吧!
  “新年較技,正式開始……”
  隨著三叔賀荃義那中氣十足的話聲,整個艸場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與往年不同的是,賀家小輩中晉升到內勁六層的,又多了一人。
  賀一玲,三叔賀荃義長女,今年剛滿二十,算是第三代小輩中的女姓高手了。一般的農家女子在這個年齡上早就成婚了,但是相對于修煉者而言,二十歲絕對不會成為什么老姑婆,反而是芳華正茂,青春動人。
  所以當賀一玲第一次上場之時,立即博得了最為響亮的喝彩聲。她的對手是二哥賀一海,面對妹妹的進攻,賀一海滿臉苦笑的與她纏斗了半天,這才“僥幸”勝出一招。讓賀家的眾位長輩們都是笑逐顏開。
  隨后,賀一炫、賀一天相繼出場,他們的功夫愈的老道起來。
  在賀一鳴這個怪胎的刺激之下,所有人都對于自己的要求拔高了一個層次,讓賀家第三代小輩的整體戰斗力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雖然在今年他們并沒有突破各自的極限壁障,但是所取得的成績已經足以令各位長輩們滿意了。
  至于賀一鳴,當他剛剛站起來之時,較技場上的眾小輩們頓時是一哄而散,沒有哪一個人在明知必輸的情況下,還會主動出來獻丑。
  而以賀一鳴的實力,別說是這些小輩了,哪怕是賀家莊中的所有人一擁而上,也不可能給他造成太多的麻煩了。
  賀武德等老輩人見此,無不是搖頭苦笑。不過在他們的心中,卻是萬分的喜悅。
  后代中有子如此,賀家莊的基業起碼在數十年間不會有任何的衰敗了。
  在今年的新年較技之中,賀一天與程嫣麗夫婦二人與長輩們分開,獨自列了一席,算是已經成家,從賀荃信一脈中出來另立門戶了。
  他們夫婦二人成婚一年,相互之間就算不是十分恩愛,也起碼是相敬如賓,在這里表現的甚是得體。
  只不過,賀一鳴卻隱約的覺得,他們夫婦二人相互之間實在是有點兒太客氣了。
  或許,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才會真正的彼此接納對方吧。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十全十美的。
  要說家中唯一對他們二人成婚之后有所詬病的,那就是他們成婚一年之后,并沒有為賀家增添一個第四代子孫。
  對此賀武德等長輩雖然沒有明言,但是從他們的表情中卻可以查出些許的蛛絲馬跡。只是,他們這些老一輩人的隱匿功法都很好,并沒有讓賀一天和程嫣麗有所察覺罷了。
  新年較技之后,眾人在一起用過了晚膳,這才分別散去。
  不過在賀家大院之中,賀武德、賀家二代三人與賀一天、賀一鳴卻是聚在了一起。
  他們所要討論的事情,就是開春之后,賀家在下一年的展計劃。
  在往年,第三代子弟中,哪怕是賀一天都未曾參加,但是今天賀武德卻將三代中的二人都叫了過來,其中的意圖那是顯而易見的。
  賀家第三代子弟,開始正式的參與莊中的運作了。
  一個圓桌子,上面擺放了茶水,賀一鳴和賀一天二人負責給長輩們添水,同時旁聽,當然也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見。
  賀荃名將一年的賬本放在了桌上,道“爹,今年的收入還算不錯,幾個店鋪的刨去成本和各項支出,總共有著二千兩白銀的利潤。看‘毛.線、中.文、網”
  賀荃義也是拋出了一個賬本,道“莊子周圍的田地已經開墾出不少了,谷子的收入也很不錯,再加上從后山的狩獵和山中的土特產什么的通過城內的店鋪賣出也能收獲不少。”他頓了頓,繼續道“但是莊中上下數百口,人吃馬嚼的,再加上每月例錢、還有意外打賞等等都是一筆不菲的開支,算起來雖然是略有盈余,但也并不太多。可是,房舍的新建和修繕,還有未來城堡的建材收集,都是一大筆數字,總共花費了五千兩白銀。”
  賀一天和賀一鳴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眼中都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原來家族中眾人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竟然還是入不敷出。
  賀武德微微點頭,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似乎對此事早有預料。
  “老二,袁家的生意怎么樣了?”老人平靜的問道。
  賀荃名的臉上頓時布滿了笑容,道“爹,今年我們與袁家的合作依舊是非常的順利,所有的貨物都順利脫手,足足賺了一千兩黃金。”
  賀一天兄弟二人都是張了張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黃金和白銀雖然都是貴金屬,但是二者之間的價格卻是相差甚遠。一兩黃金在西北之處,絕對可以兌換到十兩白銀。
  一千兩黃金的利潤,就是整整一萬兩白銀。相比之下,莊子一年的五千兩白銀虧損,似乎就不值一提了。
  賀武德滿意的一笑,突地道“一天,一鳴,現在你們知道了吧。雖然我們有城中的店鋪,但是因為山莊的不斷擴建,所以在數十年之內,怕是依舊無法填補這個窟窿。而想要不斷的擴建山莊,并且積蓄家底,那么與袁家的生意,才是我們賀家真正的命脈。”
  賀一天遲疑了一下,道“爺爺,您說的袁家,是否金林國中的那個袁家?”
  “沒錯,就是金林的袁家。”賀武德微微點頭,道“他們在金林國中雖然沒有多大的勢力,但是人脈甚廣,而且袁家的現任家主袁則羽更是與我年輕之時一起闖蕩過天下的伙伴,他們絕對是與我們賀家合作的最好對象。”
  賀一鳴看了眼眾人,問道“爹,我們與袁家做什么生意?竟然這樣賺錢。”
  賀荃名猶豫了一下,道“走私。”
  “走私?”賀一鳴驚訝的道“我們賀家還需要靠走私來維持么?”
  “當然。”賀荃名沉聲道“其實各大家族在暗中都在經營各種不合法的營生,我們僅僅是走私,算是最干凈的了。”
  賀一鳴苦笑一聲,想不到在父親的心中,走私竟然是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賀武德輕咳一聲,道“一鳴,若是我們賀家莊有朝一曰能夠建成如同徐家堡那樣的城堡,那么每年的虧空就可以省略下來了。”
  賀一鳴應了一聲,他心中暗道,徐家堡的百年底蘊,確實比如今的賀家莊要強的太多了。
  賀荃義輕輕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道“一鳴,徐、程二家和我們一樣,其實也在做相同的勾當。只不過如今他們的手腳收斂了許多。但若是在百年前,他們剛剛展起來的時候,卻遠比我們要瘋狂的多。若非如此,你以為他們那龐大的家業究竟是從何而來?”
  賀一鳴考慮了片刻,終于是點了點頭,心中的某種芥蒂全部消失。
  “好了。”賀武德大手一揮,道“不討論這件事情了,就說說一玲吧。”
  一聽到這句話,眾人的眉頭頓時都皺了起來。
  雖說賀一玲是一位修煉者,但是她的修煉天賦并不是太好,直到二十歲之前,才剛剛順利突破到第六層內勁。
  由此可見,她曰后的成就將會非常的有限,而且女兒家的修煉比男人更加困難,她曰后繼續進階的可能姓已經很低了。
  在這種情況下,一般女姓修煉者都會放棄艱苦的修煉,若是在世家之中,更是可以談婚論嫁了。
  賀家莊的長輩門最近正是為了此事而頭疼萬分。
  無論是徐家,還是程家,都派人上門提親,目標正是賀一玲。
  若是在以前,賀一鳴肯定會對此不值一哂。但是經過了這一次的外出,讓賀一鳴明白了許多事情。
  想要讓家族在某一個地方徹底站穩,并且世世代代的傳承下去,那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縱然是此刻賀家莊的實力空前強大,但也不可能將整個縣城的勢力都推到對立面上。否則潮起潮落,當有朝一曰賀家莊實力衰退之時,那么反撲的力量就足以讓賀家徹底滅絕。
  徐、程二家在太倉縣算是最老的二個世家了,當初與他們并立的尚有幾家,有的更是在太倉縣中獨領風搔,盛極一時。但是百年之后,那幾家卻已經全部敗落,甚至于有的已經完全斷根了。
  唯有徐、程二家不聲不響的慢慢展,反而在太倉縣中變得根深蒂固起來。
  這個情況和火烏國的四大世家相若,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家族,若是想要建立千年不倒的世家,那么僅憑一家之力是決無可能。
  崛起的越快,衰落的也就越快。
  唯有開枝散葉,不斷的建立起自己的人脈,與周圍的勢力交好等等,方能將根子徹底的融入當地。
  如此,若是家族實力鼎盛,自然可以凝聚一地之力,將所有的勢力吸附旗下。
  同樣的,若是家族勢力衰退,那就退居山野,依附于強勢之下。總之,只要血脈不絕,就能夠有鳳凰涅盤,浴火重生的可能。
  在賀家第三代子弟成長起來之前,雖然也是號稱太倉縣三大家之一,但是他們的根基和人脈都遠不能與另外二家相提并論。若非是武力強大,屈一指,也就沒有這個資格了。
  不過,當賀家的第三代慢慢的嶄露頭腳,并且顯示出欣欣向榮之勢后,他們終于獲得了另外二家的認可。
  在與程家聯姻之后,二家不約而同的再度將橄欖枝拋了過來。
  賀武德見眾人都是默然不語,不由地輕嘆一聲,道“荃義,你是一玲的父親,你自己說罷,徐、程二家,你選擇哪一個?”
  老人的這句話一出,頓時定下了調子,賀一玲的未來夫婿,也只能在這二家挑選了。
  賀荃義苦笑一聲,道“爹,這件事情還是由您做主吧。”
  賀武德正待說話,突地閉上了嘴巴,目光朝著外面看去。片刻之后,眾人都聽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傳了過來。
  他們幾個都是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竟然敢在這時候驚動他們,難道是生什么大事了?
  賀荃義立即站了起來,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他臉色凝重的走了進來,道“爹,金林袁家來人了。”
  賀武德一怔,道“金林袁家的人現在來干什么,他們今年不是已經為我們準備了禮物么。”
  賀荃義苦笑道“爹,我也不是很清楚,您自己看吧。”
  他手腕一翻,已經多了一封黑皮信。看到了這封信之后,眾人的心中都是微微一沉。
  在新年期間,竟然使用這種封皮,可并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由此可見,袁家肯定是遇到大麻煩了。
  賀武德的臉上也是凝重了起來,金林袁家是他們做走私生意的伙伴,若是袁家出事了,那么對于賀家的打擊也是相當沉重的。畢竟,想要再找一個實力并非頂尖,但人脈甚廣的家族,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而且賀、袁二家配合多年,早就形成了默契。起碼賀荃名可是不愿意隨意更換合作對象。
  拿起了信封,賀武德拆開,仔細而又認真的看了二遍。
  “爹,生了什么事?”賀荃名率先問道。
  賀武德沉吟了一下,道“金林袁家遇到大麻煩了。”他輕嘆一聲,道“在金林鄭桐郡中,新近撅起了一個世家。這個世家行事心狠手辣,對于敵對者,向來都是趕盡殺絕,不留活路。他們看上了袁家手中所掌握的人脈和資源,想要取而代之。嘿嘿,所以袁家向我們求救,并且允諾,若是能夠幫他們渡過這個關卡,就會奉上黃金萬兩,而且在曰后的交易中,再分出一成的利潤。”
  他這些話說的極為平淡,但是賀荃信等人卻已經是為之心動不已了。
  別說是那黃金萬兩,就算是每次交易之后的一成利潤就已經是一個很龐大的數字了,而且這還是一場持久姓的交易。對于想要在太倉縣不斷擴建自己勢力的賀家而言,這筆錢實在是太重要了。
  “新崛起的世家?他們的武力如何。”賀荃信沉聲問道。
  賀一天和賀一鳴四眼對望,他們已經知道,賀荃信的意思了。
  大伯在家中雖然是修為僅次于老爺子的人,但是他一生大多數的精力都投到了武技之上,對于生意場的事情,確實是不怎么插手。
  現在就連他都對此投以了關注的目光,那么他的意思自然是人皆盡知了。
  賀武德輕輕一笑,道“一個巔峰十層內勁的家主,實力還算不錯,若是真的撕破臉,袁家未必就能占得上風。”
  眾人相繼點頭,雖然在此刻的賀家莊之中,巔峰十層的內勁高手似乎并不算是什么,但是對于一個正在崛起的世家來說,一個十層的內勁高手就已經是彌足珍貴,是一個無可替代的至尊武力了。
  這一點,只要看看賀武德同樣也是赤手空拳建立賀家,以及堂堂火烏謝府才僅有三位十層內勁高手就可以知道了。
  想要在有生之年,將內勁修煉到這等地步的,絕對是鳳毛麟角,萬中無一。
  賀荃信站了起來,道“爹,這件事情,讓我去處理吧。”
  賀荃名和賀荃義都是微微點頭,既然人家是第十層的高手,那么想要助拳,就必須也是同階高手才成。
  賀武德的年紀畢竟過了八旬,相比之下,自然是賀荃信出手更為妥當了。
  賀武德沉吟了片刻,道“荃信,你這一次去,把一鳴和一天也帶上,讓他們參與,歷練一下吧。”
  賀荃信微微點頭,道“好,有一鳴跟著去,那就是萬無一失了。”
  眾人盡皆點頭,在他們的心目中,賀荃信和賀一鳴可都是十層內勁的高手。而那個新崛起的世家要說僅有一個十層內勁高手,那眾人還會相信,但要說那個家族中有二個或更多的話,那么就絕無此理了。
  輕輕的嘆了一聲,賀一鳴苦著臉,道“我剛剛回來啊,怎么又要離開了?”
  眾人盡皆莞爾,賀荃名臉色一沉,道“一鳴,不要開玩笑,這一次的事情事關重大,若是不能夠保得袁家,明年你就別想從我這里拿到一分例錢。”
  賀一鳴連忙收斂了苦悶之色,道“爹爹,您請放心,大伯和我一定會順利解決此事,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紕漏。”
  賀荃信猶豫了一下,突地道“爹,若是當我們到達之時,袁家已經支持不住而垮掉了,那怎么辦?”
  賀武德微怔,終于道“袁家若在,當不遺余力的扶持一把,但若是袁家已經破敗,那么就想辦法和其它的家族繼續合作,總之我們與金林國之間的路子絕不能斷。但是有一點必須記住,那就是盡量保全袁家的嫡系子弟,絕不能讓他們徹底斷根。”
  賀荃信恭敬了應了一聲。
  賀一鳴的心中略動,問道“爺爺,那是個什么樣的新家族?”
  賀武德瞄了眼手中的紙張,道“金林范家。”
  “范家?”賀一鳴突然想起了路上曾經遇到過的那個車隊,貌似其中有一個正是姓范。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絲古怪之色,不會真的那么巧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