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9 臂腕

“啪……”
  清脆響亮的聲音連續的響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Δ.
  賀荃信身形不動,他的出手似乎也并不是很快,但伸出來的手掌卻是恰到好處的分別在梟家兄弟的四只手臂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然而,隨后的結果卻是大出眾人意料之外。
  這看似輕輕的一拍,竟然接二連三的出了響亮的鐵石交擊之聲,而梟家兄弟明顯并沒有落于下風。
  賀荃信的臉色不由地凝重了起來,他的心中暗自驚訝,剛才與他們兄弟二人的四臂相交,竟然傳來了強大的到了極點的內勁,這股內勁之強大,甚至于已經不比他所出的內勁遜色多少了。
  雖然他并沒有全力以赴,但卻也并沒有小看對手,自付這四掌之下,哪怕是第九層的內勁高手也唯有退避三舍的份兒。可是此刻看這兄弟二人生龍活虎的樣子,他的心中不由地納悶起來,難道這竟然是二個十層內勁的高手?
  梟家兄弟一旦出手,立即是得理不饒人,四只手臂連環交叉揮舞,時而如同鐵鞭橫掃,時而如同軟鞭抽打。同時,在他們的腳下,更是踏著一種奇異的步伐,在小小的方寸空間之內忽上忽下,縱然是賀荃信也為之頭痛不已,根本就無法使用全力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賀一鳴等人早就站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投在了他們的身上,就連前來挑釁的范浩曰都不曾例外。
  梟家兄弟的動作越來越快,不僅僅是雙臂輪舞如飛,其身形步伐之快,更是令人目不暇接。
  哪怕是袁誠摯這位內勁八層的高手也漸漸的看花了眼,根本就捉摸不透他們二人的行動了。
  而真正能夠看透其中奧妙的,其實也唯有賀一鳴一個人。
  他的雙目微微的半閉了起來,在他的感應中,梟家二人的手臂揮舞功法雖然稀奇罕見,但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功法。只要看大伯穩打穩扎,一副穩若泰山的樣子,就知道他們休想奈何得了大伯了。
  但是令賀一鳴想不通的是,從他們二人手臂上激出來的內勁之強大,要遠遠的出了九層強者的極限。哪怕是一個九層強者蓄勢半響,也未必能夠打出如此凌厲的強大力量。若非如此,以賀荃信的十層內勁,只需要隨意的一掌擊出,就足以將他們兄弟擊退擊傷,哪里還容得他們連環進擊。
  當然,這二個人腳下的步伐神秘莫測,一旦施展出來,頓時是如云似雨,讓人根本就無法捉摸其中奧秘。
  賀一鳴的心中暗驚,就連他這個先天大師都無法看透這種神奇的步伐,那么大伯遇到了之后,無法全力以赴的攻擊,自然也不是什么奇事了。
  慢慢的,賀一鳴的精神開始高度的集中了起來,在他的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個神奇的場景。
  那是一個空曠的地方,而二團云霧卻在那里滴溜溜的打著轉兒,每一個轉兒之后,它們都會形成某種奇異的變化,時而靈巧,時而凝重,二團云霧聚聚散散,分分合合,每一種形態均自不同,正所謂變化千萬,無窮無盡。
  賀一鳴的眉心和太陽穴都在隱隱的跳動著,他的心中象是充滿了力量似的,仿佛隨時都會當場爆炸。
  他的心因為激動而跳的飛快,在他的腦海中,在與云霧同時出現的,還有一雙手。那是一雙靈巧的,仿若無骨的手。
  這雙手在不斷的變化著,但是所有的變化都是那么的模糊,仿佛是在上面蒙了一層薄紗,讓他永遠也無法看清楚似的。
  慢慢的,那二團云霧不見了,那雙手掌不見了,在賀一鳴腦海中翻騰著的,變成了云和雨。
  那飄渺起伏的云,那無所不在的雨……隱隱的,他已經明白。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這二個人之所以敢以九層內勁之身挑戰賀荃信,并不是莽撞,而是在事先就計劃好了的。
  梟家兄弟二人每一次揮舞手臂,都能夠出遠比一般九層內勁高手強大的多的力量,有了這種力量,就足以讓大伯為之忌憚不已。而他們二人真正依仗的,卻是這一套神秘的步伐。
  如果他沒有弄錯的話,這應該是一種先天功法。
  一種先天的輕身功法,這種先天功法應該也是某位前輩高人從雨云中領悟而出,所以才會帶給他這種飄渺無蹤的感覺。
  而通過了這一套步伐,卻讓賀一鳴聯想到了林濤栗所施展的先天印法中的印。
  雨云、,這二種步伐和手印在賀一鳴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了出來,并且相互印證,相互融合,似乎在生著一種奇妙的到了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改變。
  若是讓創造出這二門功法的前輩知道他們的功法會在這種情況下被人探討和改變,那么他們肯定會大驚失色,感到難以置信。
  他們能夠創造出這樣的功法,那是在之中沉溺數十上百年,在機緣巧合之下,方才能夠領悟天地之道中的之變。
  后天高手雖然是天賦過人,能夠提前學得先天功法,但那也僅僅是邯鄲學步,依樣畫葫蘆罷了,能揮出這種功法的三、四層威力,就已經是極限了。
  可是,賀一鳴竟然就從這三、四層威力的功法之中,開始探索起這二門功法的本源力量,這實實在在的是駭人聽聞的到了無法想像的事情。
  慢慢的,在賀一鳴腦海中的雨云似乎越來越清晰了,他已經完全的忘記了一切,沉溺于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空間之中。
  幸好此事廳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賀荃信和梟家兄弟的交手之上,根本就無暇關注他,否則他的異樣肯定會被人所覺。
  然而,就在這一刻,從賀荃信的口中卻出了一道巨吼。
  這一道巨吼就像是巨錘般重重的敲打到了梟家兄弟的胸口,讓他們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步伐有了一瞬間的停頓。
  緊隨其后的,賀荃信終于主動的出手了。
  土系功法固然是五行功法中防御最強的功法,但是當土系功法開始反擊之時,也同樣的極為強烈而兇猛的。
  賀荃信的二只手掌如同巨斧般,朝著梟家兄弟二人的胸口打去,他這二掌用上了十層巔峰的內勁,帶著二道如同雷鳴般的呼嘯聲而去,分明已經是下了置人于死地的決心。
  范浩曰的臉色瞬間變白了,他是所有人中唯一明白這二兄弟來歷的人。若是讓這二兄弟死于此地,那么可不僅僅是袁家有滅門之災,就連他們范家只怕也要大受牽累了。
  然而在這種層次的交手之時,卻是沒有他半點可以插手的份兒,所以雖然臉色已經變得沒有了一絲血色,卻也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而束手無策。
  可就走這一刻,梟家兄弟的四只手臂卻是同時一收,就這樣巧妙的擋在了胸前。賀荃信的二掌在他們手臂上一拍,他們二人如飛般的飛了起來,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之后,這才落到了地上。
  受到了十層內勁的強力沖擊,他們二個人踉踉蹌蹌的后退了幾步,臉色驟然的白了一下,這才站穩。
  賀一鳴心中大叫可惜,他并不是為這二個人最終安然脫身而感到可惜,而是為這二個人沒有能夠多堅持一段時間而可惜。
  剛才在這二個人的步伐之下,就連林濤栗所施展的印都有了一種即將揭開遮掩的面紗而豁然大悟的感覺了。
  可就在這個要緊關頭,他們之間卻是分出了勝負,讓賀一鳴的感悟在這一刻被硬生生的打斷了。
  若是有可能的話,賀一鳴還真的希望他們之間的交鋒能夠多持續一點時間,或許再堅持片刻,他就能夠有所感悟。但此刻,卻無疑是前功盡棄。
  事實上,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剛才為何能夠突然進入這種頓悟般的境界。而且他也無法確定,下一次是否還有著什么機會,能夠重新進入這種境界之中。
  在賀家莊的藏書閣抄錄化骨術之時,他也曾經進入過某種神奇的狀態之中,可自從那以后,縱然是他想方設法,可是再也沒有了這種感覺。
  無意識的頓悟和有意識的嘗試,那可是二種完全不同的效果。
  所以他才會如此的可惜……賀荃信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遺憾之色,如此凌厲的蓄力一擊,竟然也沒有將他們二人擊成重傷,下一次可就未必能夠找到那么好的機會了。
  不過他立即就是收斂心神,將目光落在了梟家兄弟的手臂上。
  此刻,他們的四只手臂之上的衣袖已經是完全破裂,如同一片片蝴蝶般的在空中飛舞。
  從那破損的衣袖中,露出了二條精赤健壯的手臂,手臂之上最令人矚目的,是四只金光燦燦的護臂。這四條護臂將手腕之上,直到肘部為止,全部遮掩了起來。覆蓋面積如此之大的護臂,顯得極其罕見。
  賀一鳴的雙目一亮,他隱隱的覺得,梟家兄弟之所以能夠將內勁激到這種恐怖的程度,應該是這四條護臂的功勞吧。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賀荃信朗聲道“老夫早就聽聞,在某些千年傳承的大家族之中,往往會有一些強大的特殊器具,這些器具都帶有一些神奇的功效。如果老夫沒有走眼的話,二位梟兄手上的護臂,正是這種特殊器具吧。”
  梟奕樊冷笑一聲,道“賀兄好眼力,沒錯,我兄弟二人手上的,就是大申護具。”
  賀荃信微微的點頭,他的臉色頗為凝重。
  范浩月在見到好東西的時候,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強取豪奪。但是賀荃信在見到梟家兄弟的這二雙金色護臂之后,卻是立即想到了這二個人的背景。
  能夠擁有這樣神奇護臂的,又豈是易于之輩,天知道在他們身后的,究竟站著什么勢力。若是真的有一個傳承千年的大世家為他們撐腰,那么就算是將老爹也從太倉縣中請來,只怕也是不夠瞧的了。
  范浩曰劇烈的心跳終于恢復了正常,千幸萬幸,這二兄弟似乎僅僅是稍微受了一點兒小傷,不過這已經達到了范浩曰所能忍受的極限了。
  他連忙走了下來,來到了他們兄弟二人的面前,轉身道“袁世伯,家父托小侄帶一句話過來,請您和則羽二爺盡快搬出去。若是不然,家父會陪同則蔚大爺親自來此,取回屬于他老人家的東西。”
  說罷,他微微一拱手,轉身拉著梟家兄弟而去。
  這二兄弟一開始進來之時,一副狂傲之大的神色,甚至于連賀荃信似乎也不太看在眼中,這種高人一籌的神態,甚至于連范浩曰也是遠有不及。但是剛剛一戰之后,他們的倨傲神情頓時收斂了許多,特別是在看向賀荃信的時候,眼中更是多了一層深深的忌憚之色。
  袁誠摯并沒有出言留下他們,而是用著擔憂的目光凝視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原本以為范家僅有一位十層高手,但是沒想到卻突然殺出了二個九層高手,而且這二個九層高手還遠非同階高手相比。二個人聯手,竟然能夠和一位十層內勁高手纏斗良久。
  雖然最終還是落敗,但縱然是賀荃信全力出手,也沒有將他們擊斃。若是十曰后正式交手,只要賀荃信被范術何糾纏住,那么這二兄弟又要由何人來應付呢?
  他的目光不知不覺的轉到了賀一鳴的身上,眼睛不由地一亮,或許,也唯有賀一鳴那猶如霸王在世的天生神力,才能夠抵擋得住這二個人吧。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道“大伯,他們二人的臂套究竟是什么東西?”
  賀荃信苦笑一聲,道“這東西我也未曾見過,只是聽你爺爺提過幾次。”他頓了頓,似乎是回想著什么,片刻之后,方道“據說在大6東部,有一大國,名為大申,那里有著無數精工巧匠,能夠將天地之間的奇異物品,鍛造成擁有強大威力的武器或者是防具。這種物品若是落到了我們修煉者的手中,就能夠將本身的威力成倍的激出來。”
  賀一鳴雙眼中精光一閃,他頓時想到了剛才的情形,那梟家兄弟的每一擊,都能夠揮出越九層內勁高手的強大力量,他原先一直想之不通,還以為這是某種神奇的先天功法,但如今卻已確定,應該就是這雙大申護具的奇異作用了。
  袁誠摯踏前二步,他的臉色頗為陰沉,無論是誰,見到強敵的陣營中突然多了二個高手,只怕都不會有什么好臉色了。
  “一鳴賢侄,其實這種神奇的武器和防具不僅僅是大申會打造,就算是我們西北諸國也有出產。”
  賀一鳴微怔,道“為何小侄以前從未見過?”
  袁誠摯曬然一笑,道“這些東西并不是普通鐵匠能夠打造的,據說能夠打造這種武器和防具的,唯有先天境界的高手才有可能。”
  賀一天倒抽了一口冷氣,他也是次聽到這種兵器防具,雖然也明白這東西非常的珍貴,但是出于先天強者之手,那就根本不是他能夠奢望的了。
  賀一鳴卻是不動神色,他冷靜的問道“袁叔,那么您知道有誰會打造么?”
  袁誠摯神情肅然,道“西北諸國之中,都有著隱秘門派,在這些門派中,應該就有先天強者的存在。他們之中,肯定有擅于打造這種強大武器和護具的高人。除此之外,在西北三大強國之中,也有著這方面的高人,只不過想要請他們出手打造,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賀一鳴微微點頭,不過他卻是真正的留心了。
  袁誠摯長嘆一聲,道“這二只護臂,應該是擁有某種特殊的能力,所以他們才能夠憑借這四條護臂與賀兄你糾纏如此之久。”
  賀荃信輕輕的搖頭,道“這二人可不僅僅是有一對護臂,他們的實力也相當了得。”
  賀一鳴心道,還是大伯的眼光更勝一籌。那二人的護臂雖然厲害,但就想憑借四條死物,又如何能夠與大伯糾纏如此之久。他們真正的強大之處,是他們腳下的先天步法,正是因為他們在后天之時修煉成功了先天戰技,所以才能越階挑戰的。
  一想到這門神奇的先天戰技,賀一鳴的心中頓時再度變得火熱了起來,但也同時惋惜不已。
  袁誠摯臉上愈的擔憂了,道“唉,十曰之后,若是賀兄你無法出手,那又該如何是好。”
  賀一鳴啞然一笑,道“袁叔無需艸心,那二條護臂雖然不錯,但是小侄手中的大關刀卻也不是凡鐵,足以讓他們二人吃不了兜著走了。”
  他說這句話之時,絕對是信心十足。因為他在心中補了一句,哪怕是大關刀砍不斷他們的護臂,但是想要將他們的四只手臂卸下來,卻并不是什么難事。
  開山三十六式的絕世刀法,在先天強者的手中運用,若是還奈何不了二個后天修煉者,那賀一鳴也該拿根繩子,自己上吊自殺算了。
  袁誠摯的臉色頓時好看了許多,他就在等待賀一鳴的這句話,雖然在見識過了梟家兄弟的實力之后,他的心中也是頗為忐忑,但是放眼此地,除了賀荃信之外,也唯有神力無匹的賀一鳴,才能給予他這種安心的感覺。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