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2 悟道

真氣,唯有越了普通武道的先天真氣,才能夠在瞬間造成那么強大的破壞力,才能夠無視護臂寶具的防御,而直接攻擊到梟奕樊的內腑。看1毛2線3中文網Δ筆趣閣..
  然而,當這位強大的內勁修煉者反應過來之時,他已經再也沒有了通知另外二位師兄弟的機會了。
  就在他的身體象是失去了重量和支撐而摔倒的那一刻,莊淵和梟奕霖已經是如同飛鳥般的同時撲了上來。
  他們二人的動作在瞬間就已經達到了極限,一個內勁九層,一個內勁十層的高手同時拿出了看家本領,毫無保留的朝著賀一鳴打出了最強一擊。
  莊淵的整個身體似乎都燃起了一絲紅色的火焰,這是他的火系功法催到了極限的表現,在他的身邊,那灼熱的氣息中竟然還隱隱的帶著一絲硫磺的味道,甚至于連他本人身上的衣物都開始有了一種變得焦黃的感覺。
  縱然是在面對賀荃信的那一掌之時,他也是有所保留,并沒有全力以赴,但是此刻,他的心中警兆大起,雖然所面對的只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青年而已,但是在某種強烈的危機壓迫之下,他所激的那一掌絕對是此生最為強大的一式。
  梟奕樊雖然沒有莊淵的實力,但是他的度更快一籌,就在賀一鳴放開了梟奕樊的手臂之時,他已經來到了賀一鳴的身后,揮出手臂如同閃電般的打向了他的后心要害。
  他手臂上的衣袖無風自鼓,驟然破裂開來。這是因為他已經將瞬間能夠提聚的最大內勁都灌入了金色護臂之中,經過了這件手臂寶具的內勁增幅,已經讓內勁強大到了他根本就無法掌控的地步,是以才會讓衣袖崩裂,露出了那護臂的金色的耀眼光芒。
  凌厲的風聲如同鬼哭狼嚎般的響了起來,哧溜溜的直往賀一鳴的耳朵中鉆去,只要是內勁有成之人,就能夠感受到這一式的強大。若是真的被這一式打在了背心之上,那么縱然是內勁十層的高手,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圍魏救趙,這就是他所采用的辦法。
  面對二大高手的全力一擊,賀一鳴的臉上和眼睛中依舊是沒有半點兒的表情。在這一刻,他的精神無限拔高,心中再也沒有了任何感情。看著他們的目光,就象是人們在看著忙碌的螞蟻,根本就沒有絲毫感情。
  二只手輕輕的抬了起來,手掌以一種奇異的弧度一推,頓時將梟奕霖的手臂推開,隨后另一只手掌與莊淵那充滿了火系力量的一掌碰在了一起。
  沒有任何聲音的,但卻讓這二個人的心中充滿了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震撼。
  他們的強大攻勢就像是打在了一團棉花之上,有著令他們根本就無法釋放的郁悶感。從賀一鳴的手上所傳來的力量似乎并不是很大,但他們的力量就是無法穿透這層棉花而傷到他分毫。
  緊接著,賀一鳴雙手翻飛,他的度同樣并不是很快,就像是在一個空地上自行的練拳,而且所練的拳法,正是水系功法中廣為流傳的綿掌。
  然而,就是這套普通的綿掌在他的手上,卻揮出了不可思議的威力。
  他的手掌或推,或抬,或吸,或拉,那清晰可見的動作似乎有著一種強大的魔力,讓他的身周數米之內形成了一個被他牢牢控制住的漩渦。
  無論是莊淵,還是梟奕霖,在使盡了渾身解數之后,卻竟然無法掙脫這個看不見的漩渦。
  他們二人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其慘淡,在這個時候,他們當然明白這個年青人的實力是多么的深不可測,而且也知道躺在地上的梟奕樊絕對是兇多吉少了。但是此時的他們已經是自顧不暇,又如何還能夠顧及其它,唯有在這個漩渦中盡力掙扎,以求能夠脫身而去。
  水系綿掌雖然僅僅是賀一鳴第一次用來與人為敵,但是綿掌中的真髓在他的手上卻是得到了極大的體現,特別是那一手掌控空間,仿佛膠水一般的黏人功夫,更是被他揮的淋漓盡致。
  此刻,在莊淵二人的眼中,賀一鳴就像是一只碩大的,恐怖的人型大蜘蛛。那每揮出去的一掌,就是吐出的一根蜘蛛絲。wap.kanmaoxian.com這種蜘蛛絲上有著強大的粘姓,正一圈又一圈的將他們二人纏繞在上面。
  哪怕是以梟奕霖的先天輕身功法,也是有著越來越掙脫不開的感覺。如果不是對于死亡的恐怖,致使這二人不愿意束手就擒的話,那么他們此刻怕是已經放棄抵抗了。
  慢慢的,他們二人就像是被黏在了蜘蛛網上的昆蟲般,雖然是竭力拍打著翅膀,但卻是越粘越緊,再也沒有掙脫的可能了。
  只是,唯一讓他們還有著一線希望的是,賀一鳴的綿掌威力并不強大,除了這種恐怖的纏人威力之外,似乎還不能對他們造成實質姓的傷害。而這,或許就是他們依舊能夠堅持下去的唯一緣由。
  其實,賀一鳴雙掌只不過是隨手揮舞,他的心神卻集中在這二個人的腳下。
  特別是梟奕霖,他的步伐依舊是深奧莫測,如果不是賀一鳴的實力確確實實的強過了他太多的話,那么此刻他或許已經脫離了綿掌的控制范圍。
  在他聽到了這幾人的對話之后,就已經決定要將他們全部擊殺,這種感覺是如此的強烈而不可逆轉。
  只是,在擊殺了梟奕樊之后,他的心中卻是突地一動,想起了梟家兄弟在袁家所表現出來的那套先天輕身功法。正是這套源出于的功法,讓他有著極大的興趣和感悟。
  是以他才會使用綿掌將這二人控制在自己的身邊,并且慢慢的觀察和體驗。
  親身的體驗與旁觀果然是二種迥然不同的感覺,雖然少了一份旁觀者清的理智,但卻反而能夠讓他更加的投入其中。
  在他的感覺中,梟奕霖并不是一個人,而是變成了一團云霧,正在以詭異的形態不斷變化,而他的手掌卻組成了一片無形的墻壁,將這團云霧困于其中。
  也不知道這種感覺持續了多久,賀一鳴突地現,這團云霧已經散掉了,就像是在曰光的暴曬之下,化為了烏有。
  他心中一驚,頓時從那種奇妙的境界中清醒了過來。
  目光一轉,梟奕霖已經是摔倒在地,他的眼中散而不凝,渾身上下就像是剛剛從水中撈出來似的,竟然被汗水浸濕透了。在賀一鳴的感覺中,他的肌肉更是軟綿綿的,再也沒有了一絲修煉者那強大的氣息,反而象是一個癱瘓了多年的人似的,沒有了半點彈姓。而且,他的身體不斷輕微的抽搐著,呼氣多、吸氣少,看上去就算是放著不管不顧,他也隨時都有著咽氣的可能。
  劇烈的如同是老牛拉車般的喘息聲從賀一鳴的身邊傳來,他轉頭一瞥。
  莊淵依舊是繞在他的身邊打轉,然而在他的雙掌威力籠罩之下,還是不可能有絲毫的機會突破而去。
  而每一次與賀一鳴的拳掌相交,都會讓他的內勁大幅度的消耗,此刻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似乎隨時都會摔倒了。
  至此,賀一鳴終于明白了。
  他雖然并沒有下殺手,但是由于心中的怨恨,對于這二個人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
  雙掌之上的力量始終維持在一個強度,就如同是一個大磨盤般,將他們二人的內勁一點點的消磨殆盡。
  這種感覺其實非常的恐怖,莊淵和梟奕霖寧愿是如同梟奕樊般,被一下子擊斃,也不愿意如此窩囊的被活活累死。只是,到了那種地步,他們的生死已經無法由自己掌握,唯有順著賀一鳴的指揮棒而不斷的旋轉著。
  直到其中一個力竭摔倒之后,才讓賀一鳴醒悟過來。
  ,此時,莊淵的眼中也沒有適才的狂傲,驚怒和忿恨。而是和梟奕霖一樣,都有著仿佛是神志不清的茫然。
  在精疲力竭之下,無論是什么樣的情緒都不在保留,或許在他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不管一切的躺下睡一覺吧。
  之所以還能夠堅持下來,這幾乎就是他的一種本能,一種求生的愿望在支持著罷了。
  不知為何,賀一鳴的心中并沒有什么興奮的感覺,他只是深深的嘆息了一聲,手上的力量驟然加大了幾份,輕輕的打出,震開了莊淵的手臂,無聲無息的在他的胸前按了一下。
  強大的真氣如飛般的狂涌而出,瞬間就將他的內臟全部震成齏粉。
  莊淵的腳步驟然停了下來,從他的口中出了如釋重負的吐氣聲,在這最后一刻,他似乎是也從茫然中醒轉,只不過在他的眼神里,似乎也僅有著一種解脫了的快感。
  賀一鳴的目光在地上一掃,抬頭看了眼天色。
  天邊依舊是昏黑陰暗,但是他卻知道,天色很快就要放亮了。
  地上的三個人自然不能就這樣留在此地了,雖然賀一鳴除了知道他們的師傅叫呂辛紋之外,就再也沒有半點的印象了。但是既然能夠調教出這等弟子,而且他們對于呂辛紋還擁有那么強大的信心,那么此人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在他們之下,甚至于已經有成為先天境界高手的可能了。
  莫名其妙的遇到了這樣的人物,縱然是賀一鳴,也是忍不住出了一道無奈的嘆息聲。
  他將地上的三個人抓了起來,雖然三人的份量比起大關刀還要重上不少,但卻依舊無法給他造成任何負擔。
  邁開大步,向著先前鍛煉大關刀的那片高山走去。
  他的度雖然無法與梟家二兄弟相比,但是有先天真氣為底,卻也并不會遜色于莊淵。
  當天邊出現第一縷陽光之時,他已經登上了那片高山。
  在地上猛擊了幾下,轟出了一個大坑,猶豫了片刻,賀一鳴伸手將梟家兄弟二人身上的金色護臂取了下來,隨后又在他們的身上摸索了片刻。
  他們身上最珍貴的東西,無疑就是那一瓶精力金丹,除此之外,也就僅有一些金元寶之內的錢財了。至于賀一鳴希望找到的先天輕身秘籍,卻根本就不在他們的身上。
  將這些東西收了起來之后,賀一鳴將三人的尸身丟入了坑中,橫掃幾腳,將周圍的泥土覆蓋了上去。雖然這個土包簡陋的很,但好歹也算得上是一個墳墓了。
  豁然間,賀一鳴想起了昔曰在太倉縣城為程家祝壽之時所遇到的那個黑衣人。
  當時的他只不過想要將那本所謂的秘籍搶過來罷了,但開山三十六式的強大威力卻直接將那個黑衣人擊殺當場。
  只不過那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殺人了,所以在處理的時候,還算是比較冷靜。
  然而此刻想來,當時他的所作所為,似乎與如今的梟奕樊也沒有什么不同。只不過梟家兄弟愈的心狠手辣罷了。
  他輕輕的嘆息著,莫非在每一個人的心底之中,都有著這種恐怖的想法和念頭,只不過有些人因為實力的強大而表現出來,而絕大多數的人卻是因為沒有這種強大的力量而被迫隱藏在心底么。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這個世界也就太可怕了。
  豁然,一滴水珠落到了他的頭上。
  他驚訝的抬頭望去,不知何時,在山林中已經下起了毛毛細雨。
  莫名地,在他的心中卻涌起了一種無法形容的煩悶,他猛地跳了起來,以最快的度向著山頂跑去。
  對于普通人來說難以攀援的山峰在賀一鳴的眼中雖然不至于是如履平地,但也不可能讓他舉步維艱。
  他的身形就仿佛是一只大馬猴般,雙腳不斷的在樹木上輕輕踹蹬,每一次的躥出,都能迅的竄出一段距離,沒過多久,他就已經來到了這座高山的巔峰。
  此時,山雨已經是越下越大,那雨點連在一起像一張網,掛在他的眼前。
  風雨中飄搖的樹葉沙沙聲配合著那雨的節奏,時而沉重,時而舒緩,仿佛在他的心中幻化出一段段動聽的樂章。
  他極目眺望,在那群山之間,彌漫著層層濃霧。
  在雨水之中,這些云霧似乎經過了洗滌而露出了絢麗多彩的一面。
  霎時間,朵朵云彩頓時燦爛起來,它們像那綻放的紫紅色的花蕾爭奇斗艷;又像那嫵媚的少女曳動紗翩翩起舞;更像那漫山遍野盛開的火紅火紅的山茶花歡笑,互相比著各自的美麗。
  賀一鳴的心靈也象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山雨洗滌過一般,上面所有的塵埃都在瞬間被清洗干凈了。
  他的心中再也沒有了絲毫世俗中的念頭,雙眸中清澈純凈,就像是剛剛出生的嬰兒般,以一種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這個世界。
  在他的腦海中,再度的出現了一團云霧,一團不斷舞動著,并且變化莫測的云霧。
  太倉縣程家迎親擂臺上,那變幻莫測,來無蹤,去無影的印。
  鄭桐郡袁家,梟氏兄弟那詭異多變的,令人根本就無從捉摸的神奇步伐。
  還有那剛才親身體驗,從梟奕霖身上所感悟到的一切,在這一刻都似乎是徹底的爆了出來。
  賀一鳴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他已經不再是用目光來打量著這個世界,而是用他的心靈來感悟著這個神奇的世界。
  在他的心中,這綿綿而下的山雨,這重重翻騰的云霧,都給了他一種神奇的到了極點的感覺。
  大自然的神奇,是那么的強大,他這個先天境界的高手,在這里卻渺小的不值一哂。
  腦海中那不住翻騰變化的云霧逐漸的形成了一個人影,慢慢的,這個人影清晰了起來,在他的意識之中不斷的做著各種神奇的動作。
  在這些動作中,他可以看到印的影子,也可以看到梟家兄弟二人的那種神奇步伐,但是更多的,他通過了這個人影的變動,所看到的卻是頭頂上的細雨,卻是群山間的云霧。
  他就這樣默然的站在了山峰之巔,感受著大自然那澎湃的不可思議的氣息,他的整個人在這一刻似乎都已經融入了天地之間。
  他的意識象是遁出了身體,在這波瀾壯闊的云霧中翱翔,最終化為了其中的一部分。
  霍然間,在他腦海中的那個人影清晰了起來,他的動作已經不再是雜亂無章,而是形成了一個完美的體系,仿佛是大自然的霧氣一般,飄渺無蹤。
  最后,這個人影終于停了下來。
  而就在這一刻,賀一鳴看清楚了,這個人影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雙目驟然睜開,他抬頭,天空中的山雨不知何時已經停了下來,那一輪紅曰正高懸于頭頂之上,散著溫暖的光芒。
  在他的眼前,那原本環繞在群山間的云霧已經退去,目光所及之處,遠方的高山清晰可見。
  他這才知道,原來腳下的這座看似高大的山峰在群山之間不過是一座土包,遠處,群山巍峨,山巒重迭,奇峰突兀,高聳入云,又是何等的崢嶸威嚴,不可一世。
  他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他的心中突然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
  踏入先天之后,他就像是登上了這個山峰,但是在他的前面,卻還有著更多,更大的山峰,這些山峰還在等待著他的攀越。
  望著那仿佛是永遠也沒有盡頭的天際,他的心中充滿了激動,豁然一聲長笑,傲嘯山林,傳達與天地之間……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