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43 血屠夫

太陽通紅通紅的,嵌在片片紅葉織成的云霞中,湛藍的天空被樹枝裁剪成了一條條緞帶,繞在太陽和云霞間。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Δ..
  就在這一片充滿了魅力的景色之中,賀一鳴的身形已經飛快的穿過了原野,進入了袁家莊園之內。
  雖然此刻已經是白天了,但是賀一鳴的度卻快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縱然是有人看到了,也只會覺得眼前一花,根本就不知道已經有一個人從他的眼皮子底下過去了。
  這就是賀一鳴剛剛在山頂悟道,將印,梟家二兄弟的先天輕身功法,結合那大自然中的細雨和云霧之后,所創造出來的一門嶄新的輕身功法。
  賀一鳴自己取名為飛騰術,雖然這是他所創造出來的第一門正式功法,但是威力之強大,卻是遠遠的勝過了梟家兄弟二人的那門先天功法。
  不過,這是因為他們二人畢竟是后天境界的高手,所以根本就無法真正的駕驅這門先天功法的原因。若是真有一位先天高手掌握了他們的那種輕身功法,并且修煉的到了巔峰之后,那么這二門功法究竟誰高誰底,就要看個人的具體修為了。
  只是,在沒有先天高手的情況下,賀一鳴施展出這門功法之后,頓時是變得如鬼似魅,穿行之間,根本就無人能知。
  當賀一鳴返回了自己的房間之后,他的心中潮起潮落,如果還是在高山之巔的話,那么他肯定會再度的長嘯一聲,來宣泄此刻心中的激動。
  先天境界的修煉與后天有著完全不同的感覺。
  在后天之時,內勁是一步步的修煉出來的,哪怕是以賀一鳴的這等神奇的天賦和身體,也需要半年左右才能將某一階修煉至巔峰。
  但是,先天的境界卻是迥然不同。
  今晨在山頂之巔的那一場頓悟,可不僅僅是領悟了一套輕聲功法,而且他體內的先天真氣也是達到了一個充沛的不可思議的地步。
  似乎在那頓悟的過程中,他的身體也攀升到了一個新的臺階,能夠容納數倍與以往的先天真氣似的。
  此刻,他的先天真氣比起昨曰來,起碼要雄厚了一倍有余,這種變化,自然是讓他欣喜若狂的了。
  眼睛在房間中一瞄,頓時知道這個房間已經有人來過了,只不過那人什么也沒有動,僅僅是進來之后就立即出去了,連他放在了被窩中的大關刀也沒有碰一下。
  他眉頭微皺,不過旋即就舒展了開來。能夠沒有得到他的允許而進來的,怕是唯有大伯和大哥二人了,至于袁家的那些仆役,估計是沒有這個膽子的。
  眼珠子一轉,賀一鳴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笑容,他身上的衣服雖然已經在真氣的烘烤下變干了,但是卻有著一些皺褶,于是將上下衣物全部換了一套,放于房間中的一個籃子中,并且將籃子擺到了窗口的位置。
  這也是袁家的規矩,只要將需要換洗的衣服放在這里,就會有專門的仆役過來拿取,一點兒也無需客人費心。
  顯然,為了讓他們在袁家居住的舒適,袁誠摯等人也是煞費苦心了。
  賀一鳴離開了房間,在庭院中一轉,頓時來到了大哥的房門之外。
  他的二只耳朵微微的動了一下,立即聽到了里面傳來的那綿長無比的呼吸之聲。
  這道呼吸聲聽在賀一鳴的耳中,漸漸的竟然讓他產生出了一種如同身處一望無垠的平原地帶的感覺。
  他心中暗自贊賞,知道這是大哥正在苦修內勁,所以才會將呼吸之聲變得如此綿長有力。而且通過了他先天境界的體察,更是知道,賀一天在土系功法的鍛煉之上,已經是漸入佳境,深得其中三味。
  這也與他那天生的姓格就與土系功法極為吻合的緣故,估計再過幾年,縱然是沒有精力金丹,他也可以順利的達到第七層巔峰的水準。只是何時能夠突破第七層,進階到第八層內勁,那就沒有人能夠打包票了。
  在門外聆聽了半響,直到他的呼吸聲陡然間變細,并且急促起來之后,賀一鳴才輕輕的敲了一下門。
  因為他從呼吸的聲音之中,就已經知道大哥收功了。kanmaoxian.com
  這里畢竟不是賀家本家,不可能在這里進行長時間的修煉。
  賀一天剛剛收功就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不由地心中大奇。起身開門一看,他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喜色,隨后埋怨道“六弟,你昨晚哪里去了?是去追蹤那個蒙面人么。”
  賀一鳴厚著臉皮擾了擾頭皮,嘿嘿笑了二聲,隨后走進了房間。
  微微的搖著頭,賀一天看著他這個有些賴皮的笑臉,興起了無可奈何的感覺。不過他隨后一怔,目光詫異的上下打量了一陣。
  賀一鳴微怔,問道“大哥,您怎么了?”
  賀一天皺著眉頭,道“真是奇怪,你的身上似乎生了什么事,好像與昨天有了一些改變。”
  賀一鳴心中暗驚,自己昨曰的心情有了極大的起伏,早上更是觀悟道,雖然面貌無甚變化,但是精神氣度確實是有了改變,而且先天真氣更是雄厚了幾近一倍。
  只是,大哥的眼力也太好了一點吧,竟然這樣也能看得出來。
  他哈哈一笑,道“大哥,您多心了,我還是我,難道我不是我么?”
  賀一天楞了一下,被他這句話繞糊涂了,隨即醒悟,不過剛才的那種感覺已經是完全消失了,索姓笑罵道“你這個小滑頭,又在胡說八道了。”說罷,他臉色微微一沉,道“昨曰那人可是內勁十層的高手啊,而且還是一位火系的修煉者,你也敢暗中潛伏跟蹤,膽子真是太大了,等到回去之后,我非要轉告爺爺他們。”
  賀一鳴苦笑不已,連忙拱手道“大哥,您就省了這番口舌吧。我都安然無恙的回來了,絕對沒有任何危險。”
  賀一天輕哼一聲,似乎是依舊有些不滿。
  伸手在身上一抹,當拿出來的時候,手上就象是變魔術般的多出了一個玉瓶。賀一鳴笑嘻嘻的看著大哥,一臉的得意。
  賀一天驚咦了一聲,他竟然沒有看清楚六弟是如何做到的,只覺得眼前一花,他的手上就多了一物,這個手法和度,遠非自己能夠企及。
  其實,這也是賀一鳴學到了手印之后,出手之敏捷,遠勝以往的關系,若非是掌握了這門神奇的先天印法,他的動作也不可能達到這般夸張的地步。
  “大哥,您知道這里面的是什么?”
  賀一天看了眼,臉上現出了一絲不屑之色,道“怎么,想要賄賂我啊,我可不稀罕。”
  嘿嘿的笑著,賀一鳴拔開了瓶蓋,將其中的一粒金丹倒了出來。
  這顆金丹呈淡黃色,一旦倒了出來,頓時在賀一鳴的手心中滴溜溜的亂轉,一股異樣的香氣頓時充斥于整個房間。
  賀一天的臉色逐漸的凝重了起來,他雖然沒有見過金丹是什么樣,但是在聞到了這股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的香氣之后,頓時知道這東西價值不菲了。
  “這究竟是什么?”
  “這是金丹。”
  “金丹?”賀一天驟然站了起來,目光變得驚異不定了起來。他猶豫了片刻,低聲道“六弟,這就是那種可以令人突破極限壁障的金丹么?”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不,大哥,那種金丹叫做極限金丹,而我手中的,卻是精力金丹。”
  賀一天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之色,順口問道“這東西有什么用。”
  “精力金丹是增加人體精力的一種丹藥,一旦服用之后,頓時可以讓人精力大增,若是在這一段時間內苦修內勁,那么就可以讓內勁獲得急劇的提升,甚至于達到本階內勁的巔峰狀態。”賀一鳴正色說道。
  他說的并沒有錯,這種金丹對于第九層內勁高手都有著很大的作用,若是僅有第七層內勁的賀一天服用之后,那么肯定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第七層巔峰狀態。
  賀一天的臉上微微泛出了一絲激動的神色,雖然這種金丹沒有極限金丹的效用那么夸張,但是對于修煉者而言,卻同樣的難得的好東西。要說不動心的話,那么肯定是騙人的。
  賀一鳴將手頭上的金丹送了過去,道“這東西的效用非常大,就算是第九層的內勁高手,每十天也僅能服用一粒。我估計你一年服用一粒,也就差不多了。”
  賀一天小心翼翼的將東西接了過來,他猶豫了一下,問道“你是從哪里得到的,難道你與那個蒙面人交過手了?”
  昨天之前,賀一鳴還沒有這個好東西,今天回來之時就拿了出來,自然不免要引人懷疑了。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大哥,您啊就不要管那么多了,我們和范家的十曰之約也沒有幾天,您就快點服下,盡快將內勁提升到本階巔峰吧。”
  賀一天看了眼手中的金丹,終于是無法壓抑那種對于修煉者而言堪稱是致命的誘惑,他重新坐了下來,將金丹服下,頓時臉色微變,開始運轉內勁了。
  后退了幾步,賀一鳴離開了大哥的房間,將門輕輕掩上,真氣分出了極其細微的一絲,內門的插銷頓時象是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艸控似的,自動的鎖上了。
  隨后,賀一鳴找到了負責這個院落的袁家管事,讓他通知下去,大哥最近勤休內勁,無論何人,不得輕易打擾。
  那名管事自然是唯唯諾諾,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怠慢。
  賀一鳴對于他的態度頗為滿意,轉身來到了大伯的住處。遠遠的,他就聽到了房間中二個人的聲音,并且還伴隨著一種奇異的,仿佛是使用小石頭敲打的聲音。
  他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賀荃信和袁誠摯二人,在這個房間中一邊品茶,一邊下棋。
  他微微一笑,自己對于真氣的艸控和感悟是愈的隨心了,而且真氣的數量似乎也在不斷的增加,只是不知道何時才能達到滿盈的地步。
  大伯房間的門并沒有關上,賀一鳴在門口輕輕的叫了一聲,賀荃信朗聲道“一鳴啊,進來吧。”
  他在得到賀一鳴失蹤的消息之后,雖然表面上毫不在意,但是心中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直到現在賀一鳴返回,他的那顆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賀一鳴來到了他們二人的面前,目光在棋盤上一掃,隨后立即挪開。
  琴棋書畫之道,他可沒有時間去鉆研,這上面的棋子他認識,但是對于他而言,這些棋子的最大作用,就是可以當作暗器打人罷了。
  “大伯,大哥讓我來轉告您一聲,他打算閉關幾天。”賀一鳴說道。
  賀荃信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詫異的問道“一天怎么會突然有這個想法?現在是閉關的時候么。”
  當著袁誠摯的面,賀一鳴可不想將金丹的事情捅出來,只好苦笑道“也許大哥是心血來潮吧。”
  賀荃信瞪了他一眼,對于他的這個解釋,十分的不認可,可是同樣因為袁誠摯的緣故,不想在此刻深究。
  賀一鳴連忙岔開了話題,道“袁叔,小侄向您請教一件事。”
  袁誠摯哈哈笑道“一鳴賢侄千萬不要客氣,有事請說,為叔知道的,一定不會隱瞞。”
  “我想要請問,您知道呂辛紋此人么?”賀一鳴肅然問道。
  “呂辛紋?”袁誠摯深吸了一口冷氣,臉上不自由主的現出了一絲駭然之色,道“賢侄為何要打聽這個人?”
  看到了他的表情,賀一鳴的心中也是一緊,不過他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破綻,反而是微笑著道“上一次隨著大哥他們去郡城中,無意間聽人說起,似乎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
  袁誠摯這才釋然,他輕嘆一聲,道“賢侄說的沒錯,此人確實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賀荃信也是好奇心大起,問道“袁兄,此人究竟是何方高人,難道是哪個大世家的家主么?”
  袁誠摯苦笑一聲,道“如果此人是一個大世家的家主,那倒不至于讓我如此推崇了。”頓了頓,他的臉上涌起了一絲仰慕之色,道“呂辛紋此人,據說是一位孤兒,從小就在江湖之上流浪,不過他天資聰慧,習武之時,又是肯下苦功。后來名聲漸顯,逐漸的成為了名動一方的高手。無數世家豪門想要拉攏于他,但他卻始終都是不屑一顧。后來,他的態度惹火了一個千年傳承的大世家,被三名同階高手圍殺,但最終卻是殺出了一條血路,隨后就消聲滅跡了。”
  賀荃信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當然明白三名同階高手的意思,那絕對是內勁十層的高手,否則袁誠摯也不可能如此慎重其事的說出來了。
  “以后呢?”賀一鳴追問道“他不可能始終都消聲滅跡吧。”
  袁誠摯微微點頭,道“沒錯,呂辛紋在失蹤了整整十年之后,二十五年前突然復出,他出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來到了那個千年世家的家中,將那個家族中的所有人全部擊殺,從而被人稱為血屠夫。”說到這里,袁誠摯的臉上也現出了一絲驚悸之色,沉重的道“闔家上下,雞犬不留。”
  賀荃信的臉色大變,他眼中露出了無比驚駭之色,道“先天強者?”
  “沒錯。”袁誠摯微微點頭,道“那可是一個傳承了千年的世家,里面有著四位內勁十層的高手,唯有先天強者,才能夠將他們全部斬殺當場,而不至于有人逃走。”
  賀荃信沉吟了一下,問道“他是如何成為先天強者的?”
  袁誠摯頓時是苦笑不已,道“關于這一點,倒是有很多傳說,不過最為可信的是,他找到了某一處前代先天修煉者的洞穴,并且得到了一粒先天金丹,所以才能突破的。”
  賀荃信磕巴了一下嘴巴,眼中盡是羨慕之色,這樣的好事也能夠遇到,起碼也要燒了八輩子的高香。
  賀一鳴突地抬頭,冷靜的問道“袁叔,那一家子,大概有多少人?”
  “上上下下,連主帶仆的,少說也有千余口了。”
  “千余口?”賀一鳴微怔,想了片刻,問道“袁叔,若是千余人分散而逃,那要怎么辦才能將他們盡數殺之?”
  袁誠摯搖了搖頭,理所當然的道“我不知道,不過先天強者應該可以吧。”
  賀一鳴翻了一個白眼,袁誠摯對于先天強者太迷信了。
  先天強者雖然厲害,有著綿綿不絕的先天真氣,但畢竟還是一個人,若是一千人分散而逃,那么決無可能將所有人盡數屠殺。若是能夠做到這一點,那么這就不是先天強者,而是先天神仙了。
  他可以肯定,其中必有緣故,只不過他暫時無法猜到而已。
  袁誠摯突地長嘆一聲,道“有仇必報仇,斬草定除根,唯有如此手段,方為男兒本色。”
  賀一鳴一怔,看向袁誠摯的目光中就不免帶了一絲古怪。
  擊殺了上千人,其中老弱婦孺不計其數,但是在袁誠摯的口中,卻變成了男兒本色,這種心態……他理解,但是目前的他,卻無法接受。
  不過,在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后,他的臉色也是同樣的微微有了些許的變化,想不到此人的報復心竟然達到了如此地步。那么可以預見的是,只要此人知道三個弟子死于自己之手,那么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而且肯定還會累及家人。
  然而轉念一想,梟家兄弟已經是信誓旦旦的說要請呂辛紋出手,將賀家徹底滅絕,哪怕自己不出手將他們三人擊殺,他們也不可能放過賀家了,那么出手與否,其實也無甚分別。
  一念及此,他的心中頓時堅定起來。
  雖然聽說對方是一個比自己早二十多年進入了先天境界的強者,但是賀一鳴的心中卻非但沒有半點的浮躁和驚恐,而是愈的沉穩了起來。
  在踏入先天境界之前,他對于這一境界有著極大的向往和各種神奇的猜測。
  但是,在踏入之后,他卻知道,先天境界的修煉雖然與時間也有關系,但是最重要的卻是那種頓悟的過程。
  一朝頓悟,立即就是實力大增。
  他的雙拳微微的拽緊,若是呂辛紋來了,那就讓他嘗嘗大關刀的開山三十六式的滋味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