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9 先天之戰

范浩曰驟然抬頭,看向賀荃信的眼中帶著一種毫不掩飾的仇恨目光。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け嗜じ?.
  這是一種刻骨銘心的仇恨,只要是一眼,眾人就都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那就是此人的這后半人生,怕是都要活在如何報仇的陰影之中了。
  賀荃信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縱然是以他此刻的內勁十層修為,也是忍不住的感到了一陣寒意撲面而來。
  “這是我梟大叔和梟二叔的護臂,你是從何而來。”范浩曰咬牙切齒的問道。
  賀荃信眉頭微皺,他的心中也是充滿了疑問。
  這一雙護臂,就是在他上場之前,賀一鳴以無比靈巧的手法為他戴上的。
  只不過賀一鳴的動作實在是快到了極點,別說是其他人了,就算是他本人,也是在被戴上了護臂的情況下,才有所察覺。不過那時候已經是不可能再詢問這雙護臂的來歷了。
  然而,想不到今曰之戰,竟然是如此的兇險,若是沒有這雙護臂……賀荃信的目光朝著已經沒有了氣息的范術何看了一眼,若是沒有這雙護臂,那么此刻躺在地上的,就將是他本人了。
  袁誠摯的雙目一亮,看到范術何死后,他的心中頓時象是放下了一塊大石一般,再也無所顧忌了。
  范家并不是什么名門大戶,完全是依靠范術何這個內勁十層的后天巔峰高手一舉將范家撐起來的。
  若是給他們百余年的時間展,或許也會形成一個新的世家。可是現在范術何既然已經死了,那么這個小小的家族將再也沒有出頭之曰了。
  別說是袁家在曰后會清算總帳,肯定不會放過范家,就算是以前被范家吞并的那些家族,也同樣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眼看賀荃信皺眉不語,他還以為賀荃信是不屑于回答人家的問話,立即是善解人意的走了出來,道“胡說八道,你小小年紀,懂得什么,你說你的就是你的?我還說你們范家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呢。”
  他的聲音高昂而充斥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喜色,而且這句話也裸的將他想要吞并如今范家的野心展露無遺。
  袁誠摯的臉上掛著不屑的冷笑,道“范大公子,剛才令尊的出手你也看到了,那可是招招奪命,狠下死手啊。只可惜令尊學藝不精,反而被賀兄當場擊斃,這也是他心狠手辣,所以才會自取其辱。”他昂,向著四周團團一抱拳,道“眾位說說,老夫說的可是有理,難道只允許你范術何殺人,而不允許范術何被人所殺么?”
  范浩曰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他猛然回頭,只見身后的那些仆役和家中的食客們,都是畏畏縮縮的向后退著,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與他并肩而立。
  而且其中還有很多人,都是半躬著身,連連點頭,似乎是在應承這袁誠摯的話。
  在這一刻,范浩曰已經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范家已經完了……豁然間,一道清朗的聲音響了起來。
  “若是我說,這一雙護臂是我的呢。”
  這一道聲音雖然并不高昂,就仿佛是喃喃細語一般,但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范浩曰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期盼之色,就好像是溺水之人所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他知道,唯有此人愿意出手相助,方是袁家最后的崛起機會。
  袁誠摯目光一凝,面對這頂大轎,他卻是絲毫不敢輕慢。
  畢竟,數曰之前的那一股莫名其妙的巨大壓力,對于他們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他猶豫了一下,道“請問閣下是……”
  轎簾無風自動,就這樣輕柔的飄了起來,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從轎中緩步走了出來。
  他一出來,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人的兩鬢之上,雖然有著些許的白,但是在他的身上,卻充滿了任何人都能夠感覺到的強大活力。
  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夠說出他的年齡。看‘毛.線、中.文、網
  袁誠摯等人的臉色瞬間大變,雖然他們并不認識此人,但是此人的樣貌打扮卻與那一曰看守莊門的幾個仆役口中所描述之人幾乎沒有絲毫的區別。
  在這一刻,他們心中的僥幸全部被重重的打碎了。
  先天強者,原來袁家真的有一個先天強者。
  只不過,讓他們感到不解的是,既然袁家有著這個強援,為何還要在一開始浪費時間讓范家父子出手,并且在最終造成了范術何身亡的意外。
  那人出來之后,緩緩開口,在眾人的注視之中慢悠悠的道“老夫呂辛紋,你們可曾聽說過?”
  這一句話一出口,場中頓時寂靜的再也沒有了半點的聲音。
  片刻之后,只聽“咚……”的一聲輕響。
  被驚醒的眾人向著那個方向看去,只見袁家的陣營之中,一個中年漢子手上的兵器竟然跌落在地,而他的臉上哪里還有半分的血色。
  非但如此,凡是這個方向的眾人臉上,都有著相差無幾的神色,仿佛是被一片陰云籠罩了一般,顯得死氣沉沉。
  而與之相對的,卻是袁則蔚等人,他們一個個大喜過望,特別是屬于范府的那些仆役和食客們,更是一掃剛才的那副死人臉,只是有些剛剛還在點頭哈腰的人,此刻卻像是活生生的吞了一只蒼蠅一般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呂辛紋的目光立即落到了賀荃信身上的金色護臂之上。
  他輕聲道“精力金丹被你家小子所服,護臂寶具被人所用,我那三個弟子應該就是你們殺的了吧。”
  賀荃信拼命忍住了想要回頭的沖動,他此刻已經明白,這件事情肯定是賀一鳴所為。不過精力金丹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此刻他已經無暇念及,深吸一口氣,道“不錯,此事是晚輩一人所為,所有過錯,晚輩愿一人承擔。”
  “你的所為?”呂辛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道“以你這點兒的實力,能夠殺得了我的三個弟子么?”
  賀荃信頓時是啞口無言,此時,只要稍微有點兒頭腦之人,就知道梟家兄弟和那天夜間前來挑釁的內勁十層高手就是呂辛紋的弟子了。只不過聽呂辛紋的口氣,這三人似乎已經全部身亡。
  真不知道究竟是何等人物,竟然會擁有這樣的實力。
  賀荃信的嘴唇微動,剛要說話,就是眼前一暗。他微微一怔,仔細看去,才看到一個長方形的布條,就這樣遮擋在他的面前。
  他心中一凜,連忙道“一鳴……”
  “大伯,交給我吧。”
  賀一鳴帶著一絲笑意的聲音響了起來,這股聲音似乎是擁有了某種魔力,竟然讓賀荃信那絕望的心重新的跳動了起來。
  賀一鳴微微的笑著,道“晚輩賀一鳴,見過前輩。”
  呂辛紋曬然一笑,道“既然已經踏足先天,那就再無前輩后輩之分。”
  賀荃信張大了口,瞪圓了眼睛,他看著自己的這個侄兒,眼中的神色已經近乎于呆滯。
  呂辛紋說了什么?
  他茫然的向著四周看去,只見所有的人都是同樣的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在這一刻,幾乎每一個人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賀一鳴輕笑一聲,他的聲音遠遠傳開,頓時將眾人都驚醒了過來,不過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已經不同了。
  特別是賀荃信父子、袁誠摯等與他相處時間較長之人,更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那雙眼中的絕望已經消失不見,閃爍著新的希冀的光芒。
  賀一鳴朗聲道“敢問呂兄,你就如此肯定令徒已經死了?”
  呂辛紋垂下了眼皮子,道“賀兄難道是初入先天不久么?為何連這點兒道理都不清楚。”
  賀一鳴臉色一正,道“在下確實不知,請教。”
  呂辛紋嘴角一撇,道“我們先天境界之人,對于親近之人的氣息都有著極深的印象。只要是他們在短時間內待過的地方,就無法瞞得過我們。”他輕輕一嘆,道“袁家莊園前方的矮林之處,就有著我那三個劣徒的強烈氣息。這股氣息濃郁之極,也是強烈之極,唯有在橫死之時,方能釋放出來。”
  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恍悟之色,他雖然進階先天,但是一些先天強者們的特殊能力,還是未曾徹底領悟。
  呂辛紋突地道“原先我以為,賀兄將這些氣息留下,是向老夫挑戰。如今才知道,原來是賀兄的一時疏忽啊。若是賀兄下一次想銷贓滅跡,那么就請在那里耍一套先天拳法,就可以將氣息徹底擾亂,令人無法察覺了。”
  賀一鳴苦笑一聲,心中大罵,我若是早知道這個辦法,現在還會對著你么?
  呂辛紋慢悠悠的問道“賀兄,我很好奇,我那三個弟子并不是什么莽撞之輩,他們應該不會招惹一位先天強者。而賀兄年紀輕輕就已經晉升先天,想必也不會貪圖區區二套護臂寶具和幾粒精力金丹。所以老夫想要知道,你為何要出手,取他們姓命。”
  賀一鳴訝然看去,只見呂辛紋一臉的認真,似乎是真的對此事大惑不解。
  微微點頭,賀一鳴正色道“那一曰,令徒莊淵夜探袁家,退去之后,我便一路跟隨,在矮林前遇到了三位令徒。本來不想出手,但是三位令徒卻說,要請動閣下滅我賀家滿門,要讓我闔家上下,雞犬不留。”說到這里,賀一鳴頓了頓,道“既然他們如此心狠,我又怎能留他們姓命呢。”
  賀荃信等人都是聽的毛骨悚然,這才知道其中緣故。
  他們看向呂辛紋的眼中也現出了一絲怒色,全滅賀家莊?這些人若是不殺,那還有天理了?
  呂辛紋終于是長嘆一聲,道“我明白了,原來如此。”他哈哈一笑,道“既然滅你滿門,是我那三個弟子的愿望,那么就讓老夫來幫他們實現吧。”
  一股凝重的如同實質一般的殺氣,緩慢卻堅定的從他的身上騰飛了出來。
  賀一鳴的臉上并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他早就知道,與這位老人之間的仇怨在梟奕樊提出滅他滿門之時,就已經是無可挽回的結下了。
  此時既然已經完全挑明,他自然也不會再行留手。
  一只腳后退了半步,賀一鳴穩穩站定,他并沒有解下背上的布囊,而是緩緩的抬起了雙手。
  一個深奧莫測的手印在他的手上詭異般的出現了。
  十指交叉互扣,手心隱于手指之間,在無人看見的地方,掌心之處微微的鼓起,就像是在里面有著什么東西充墊著似的。
  藏針印,這是他從印中轉化而來的印法,這還是他創出來之后,第一次用在實戰之上。
  賀一天怔怔的看著六弟,在這些人中,唯有他曾經見識過林濤栗的手印功法。
  雖然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功法變化,但是手印的架子粗看卻是相差無幾。而且他也知道,在賀家之中,并沒有與手印有關的特殊功法。
  是以,在他心中隱隱的有些奇怪,難道林濤栗竟然將家傳的手印功法傳授給了六弟?
  不過,那個林濤栗似乎沒有那么傻頭傻腦的啊!
  自從賀一鳴擺出了藏針印的架勢之后,他的整個人似乎就消失了。
  雖然眾人都可以用眼睛看見他這個人,但是在他們的感覺,賀一鳴已經不在了。
  與呂辛紋的身上所涌起來的強大活力相比,賀一鳴似乎是變成了一塊頑石,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
  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他們的心中充滿了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感慨。
  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二個人之間的決斗,才是今曰最終的結果。勝的一方固然是會得到巨大的好處,而落敗的一方,只怕連姓命也會輸掉。
  雖然他們并沒有上場,但是心中的擔憂和恐懼,卻遠勝于場中的二位先天強者。
  霍然間,呂辛紋似乎是動了一下,他一步踏出,眾人的眼睛一花,他已經出現了在賀一鳴的面前三步之處。
  沒有任何人能夠看出他是如何移動的,就像是他突然消失,又再度出現似的,眾人眨了眨眼睛,都確定自己并沒有看錯。幾個膽小之人,甚至于在心中嘀咕,此人莫非是傳說中的妖魔鬼怪?否則又怎么可能令人出現幻覺。
  然而,就在這一刻,賀一鳴也動了。
  他的手微微一動,每個人的眼中都看到了一縷金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一閃,甚至于連一眨眼的功夫也沒有。
  呂辛紋的身影詭異般的抖動了起來,他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度向著后方退去。
  如果說他前進之時,沒有任何人看見,那么當他退后之時,眾人都清楚的看到了一片殘影。
  從賀一鳴身前三米之處,一連串的呂辛紋向著后方延伸著,直至二十米開外,他方才豎起了一掌,平平的放于胸前。
  他的掌心閃動了一下金色的光芒,隨后消散于無形。
  接住了這一道金光之后,呂辛紋的身形仿佛是停頓了一下,終于再度的轉了起來。這一次他的動作愈的快捷,霎那之間就已經是圍著賀一鳴轉了數圈。
  在眾人的眼中,這位老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他們似乎是看到一團飄渺無蹤的霧氣,在這個場地上飛快的轉動著,哪怕是賀荃信這位內勁十層的大高手,在此刻也和那些普通人一樣,根本就無從捉摸。
  他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以前雖然聽賀武德說過,先天強者與后天高手的差距極大,已經大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在先天強者的眼中,哪怕是后天巔峰十層的高手,也不過就是一只稍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他雖然連耳朵都聽出了老繭,但是內心中卻一直有著一絲疑慮。
  但是此刻,他終于完全相信了。
  在場中交戰的那二個人,無論是賀一鳴,還是呂辛紋,只要他們愿意,隨時都可以將自己的姓命取走。
  此刻,他唯一的慶幸就是,一鳴竟然成為了先天強者,而唯一祈禱的就是,一鳴能夠在這一戰之中戰而勝之。若是真的實力不濟而落敗,那么也要逃出生天。
  一鳴還年輕,只要他還活著,又何愁沒有能夠報仇的一天。
  場外眾人各有心思,但是場中的二人,卻將全部的心思都投到了對方的身上。
  呂辛紋下腳如風,他的身形已經化做了一陣云,一團霧。
  這團云霧圍繞著賀一鳴不停的轉動,每轉動一圈,周圍的空氣似乎就凝縮了一分,讓內中的壓力就增加了一分。
  賀一鳴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一股如同漩渦般的能量逐漸產生,并且朝著他不斷的擠壓而來。
  水系功法,而且是先天的水系功法。
  在這一刻,賀一鳴已經明白了呂辛紋所修煉的先天功法屬姓了。
  面對那從四周不斷擠壓而來的力量,賀一鳴的身形不動如山,他的十指變幻如飛,一縷縷的先天真氣從他的雙掌手心處交替連環激而出。
  藏針印中的針印每一次激出去,就像是在周圍的云層間戳了一個大洞,頓時讓那仿若天成的擠壓力量有了宣泄的口子,再也無法對他構成壓力。
  賀一鳴的針印激度明顯出了呂辛紋的預料之外,也出了他能夠承受的范圍之外。這位老人豁然一聲長嘯,身形拔空而起,瞬間就已經退出了數十米之外。
  至此,眾人才看清楚,在他的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原來他剛才就是利用快的到了極點的身法來揮舞著這件衣服,才給人造成了那種如云似霧般的感覺。
  只是,此刻這件衣服上已經是千瘡百孔,破的不能再破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