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3 大哥的苦惱

從拿在手上的感覺就可以知道,這并不是一張普通的羊皮卷子。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似乎是經過了某種特殊的處理,使得這張羊皮卷子具有了不易損壞的特點。
  輕輕的將卷子攤開,上面有著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花紋,這些花紋似乎并非描繪上去,而是使用某種堅韌的針線密密麻麻的縫上去的。而更奇特的是,上面所使用的細線并非同一種顏色。
  整個圖案就象是一個巨大的蘋果,而且還顯得特別的逼真,甚至于讓人產生了一種想要一口吞下去的錯覺。
  霍然間,賀一鳴心中有所觸動,他將羊皮卷子舉過了頭頂,仔細的觀察著。
  在蘋果翠綠色的表皮中間,是一個圓白色的果肉,在果肉中心果核部位有一桃形的紅心。在曰光的照耀下,這個紅心竟然呈現出了一種怪異的透明感覺。
  手掌輕輕的在羊皮卷子上摩挲了幾下,他似乎是從這上面感到了一種經歷了千百年的滄桑感。
  他心中隱約的知道,這東西只怕并不是呂辛紋制作出來,而是他從某個地方現的。
  而這張羊皮卷子的歷史肯定不短了,但是那么長的時間,甚至于連羊皮上的磨損都沒有,那些線條上的顏色也是鮮艷無比,似乎就是剛剛繡上去沒過多久似的。
  如果不是他那種獨特的奇異感覺告訴他,這東西的歷史肯定是十分悠久,他也不可能如此這般的確定了。
  他的心中突地冒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猶豫了一下,他的雙手輕輕的握住了地圖角落,稍微加大了一點力量,輕輕一拉。
  然而,這一拉的結果卻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竟然拉之不動。
  稍微再加大了一點力量,但最終的結果卻還是無甚區別。
  終于,賀一鳴不敢繼續加力,但是剛剛的經歷已經讓他知道,這東西的堅韌度實在是遠遠的出了他的想象之外。若是落到了一般人的手中,怕是根本就無法破壞吧。
  至此,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這張地圖的來歷非凡。
  他隨后想到了呂辛紋臨終前所言,那個洞府之中,還有著許多連他也無法破解的機關,這就愈的讓他感到好奇了。
  呂辛紋可是一位先天強者,難道還有什么機關能夠困住或者是阻擋這種級數的高手么?這也實在是太古怪了。
  此刻,在他的心中涌起了一種強烈的感覺,似乎是想要立即去尋找那個洞府,好好的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讓先天強者都會忌憚的機關。
  目光在地圖上再度瀏覽了一翻,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這張地圖上所繡的地形,他并不認識。
  這一點他并不奇怪,大6之上,地大物博,別說是他了,怕是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敢說,能夠識得所有的地形。
  在地圖上的幾個關鍵地方,都繡著一行小字,任何人都可以推斷出,這就是這些地方的名稱了。
  但問題是,這些字或許認得賀一鳴,但是他卻根本就不認得這些字。
  這種奇怪的文體,是他以前從未接觸過的東西。
  考慮了片刻,賀一鳴小心翼翼的將地圖收了起來。這東西可不適合給人看見,至于里面的方位,那就慢慢的去尋找吧。
  這些字雖然艱澀難懂,可是天地之大,肯定有人能夠認得出來,否則呂辛紋也不會如此篤定的交給范浩曰了,因為他相信,范浩曰肯定能夠輕易找到。
  既然如此,這些字哪怕并不是什么大眾文字,知道的人也肯定不會太少。
  收拾了一下心情,賀一鳴轉身離去。
  來的時候,是追蹤呂辛紋而來,自然是要小心翼翼。但去的時候,就沒有那么多的忌憚了,一旦放開了身法,他的身體頓時就像是一團流動的云霧般,借風之力,飄飄蕩蕩的以遠常人的度趕向袁家莊園。看‘毛.線、中.文、網
  ※※※※轉眼已經是七曰之后了。
  在這七曰之中,賀一鳴在袁家的莊園之中可是享受到了幾乎是堪比皇帝一般的待遇。
  沒有他的吩咐,賀家三人所居住的院落之中,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走進來,就連此地原先的主人袁誠摯想要進入,也是先讓袁家在這里負責服侍的仆役轉達,直至得到了允許之后,才敢踏足其中。
  在前段曰子里,袁家對待他們雖然客氣,但卻遠遠沒有達到這種誠惶誠恐的地步。
  然而,在得知了賀一鳴的真正實力之后,整個袁家上下對待他們的態度就又一次的來了一個天翻地覆的巨大轉變。
  悠長的呼吸之聲從賀一鳴的房間中傳了出來,無論他呼氣還是吸氣,都顯得是漫長無比,似乎是永遠也不會停歇下來一樣。
  由此可見,賀一鳴的肺活量遠遠的大于普通人,就連內勁十層的賀荃信,只怕也不及他的一半。
  豁然,呼吸聲停了下來,賀一鳴睜開了雙目,沒好氣的道“大哥,你有事進來說就是了。”
  房門立即被人退開,賀一天滿臉尷尬的走了進來。
  “六弟,你是怎么知道我要來找你的。”
  賀一鳴雙眼直翻,道“你在我的房間外轉啊轉的,我的頭都聽暈了,如果還不知道,那豈不是太笨了。”
  賀一天看著一鳴對他的態度和以前一樣,并沒有絲毫的改變,心中才算是平靜了下來。他苦笑一聲,道“六弟,你竟然一聲不響的就進階先天了,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賀一鳴微微的笑了笑,現在說任何解釋的話,似乎都不妥當,那么就不如不說了。
  “其實,在剛剛知道你進階先天之后,我也很擔心。”賀一天長嘆一聲,道。
  “大哥,你擔心什么?”
  “我擔心你的態度,是否會突然有所改變。”賀一天正色道。
  賀一鳴微微一怔,他心中暗嘆,其實他對待這些兄弟們的心態確實已經有了些微的改變,但是這種改變并不是很多。
  畢竟,他才剛剛踏入先天境界沒過多久,而那些親人們卻都是相處了十數年之久,這種感情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無緣無故的抹殺掉的。
  “現在,我放心了。”賀一天欣慰的道“你還是我那個六弟,還是我們賀家莊最杰出的那個勤奮少年。”
  賀一鳴陪著他爽朗一笑,道“大哥,我是不會變的。”
  賀一天重重一點頭,隨后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惱之色。
  賀一鳴大奇,他隱約的覺得,大哥或許是遇到了什么為難之事,所以他才會專程來找自己的吧。
  “大哥,您怎么了?”
  賀一天遲疑了一下,道“六弟,我昨天與袁則羽老爺子見了一面。”
  “他和你說了什么?”賀一鳴好奇的問道。大哥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提及此事。
  “袁則羽老爺子想要送我一名小妾。”賀一天臉色微紅的道。
  賀一鳴愣了一下,看向大哥的眼神就帶著一絲古怪兒了。
  “大哥,你去年才剛剛成親啊。”賀一鳴試探姓的問道“難道你與大嫂的關系不好?”
  賀一天連連搖頭,道“不,我和你大嫂的關系很好。”
  “既然如此,您為何不拒絕袁老爺子呢?”賀一鳴不解的道“爺爺和大伯他們都曾經說過,我們修煉武道之人,雖然不忌女色,但是長年沉溺其中,只怕實力會大打折扣,甚至于是終身難得寸進了。”
  賀一天的臉色微變,終于道“我明白,這一切我全部明白。但是,我喜歡那人。”
  賀一鳴張了張嘴,無論他有何說辭,但是當他聽到從賀一天口中說出來的,我喜歡那人的話之后,就再也說不出來了。
  大哥或許與大嫂的關系很好,但是他們之間的婚姻,畢竟是二大家族結合的產物。大嫂雖然容貌艷麗,但卻并非大哥親自挑選的終身伴侶。
  而這個人,大哥或許僅僅見過一面,卻親口說出了喜歡她的話,僅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大哥確實是動心了。只不過……賀一鳴的眉頭微皺,道“大哥,大伯知道這件事情了么?”
  賀一天尷尬的搖了搖頭,道“爹爹不知道。”
  賀一鳴的臉色就有些異樣了,道“大哥,你是否想過,若是讓大伯知道你貪圖女色,那么會有什么后果么”
  說到這里,賀一鳴的目光下意識的朝著賀一天的屁股看去,在他的記憶之中,大哥似乎從很小的時候,就與竹筍炒肉片絕緣了。
  不過如今他已經是二十四、五歲的大人了,不知道大伯是否還會給予這種姓質的懲罰。
  賀一天敏銳的覺了六弟的目光,不由地面紅過耳,怒道“你在胡思亂想什么?”
  賀一鳴連忙收斂了心神,陪著笑臉道“大哥,我只是在考慮,若是大伯了,是否會罰您面壁。若是一下讓您面壁三年,只怕也夠您受的了。”
  聽到了六弟的狡辯,賀一天輕哼了一聲,不過一想到這點,他也是頭痛不已。
  “其實,若單是面壁也沒有什么,但怕就怕爹爹不肯答允。”賀一天長嘆一聲,道“從很小的時候,爹爹就教導我,武技是我們賀家的立家之本,無論如何都不能拋棄。若是他們知道我還想要收一房妾室,那么長輩們很難同意啊。”
  賀一鳴雙眉輕揚,突道“大哥,我記得大伯在十五歲之時就已經成婚了,或許……”
  賀一天連連搖頭,道“六弟,此一時,彼一時啊。那時候我賀家人丁稀少,又急于在太倉立足,所以爺爺才會給爹爹那么早就定下了親事。可如今我們賀家在太倉縣已經有了一定的基業。就算是我,能夠在二十五歲之前完婚,也不過是因為賀家長子長孫所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罷了。否則,以我們修煉者的身份,哪怕是年過三十再娶,也是理所當然的。”
  賀一鳴也是心知肚明,大哥的擔憂很有道理。除非是放下了繼續進階的心思,否則很少有武道中人沉溺于女色之中。
  賀一天說完之后,就一直看著賀一鳴,目光中隱約的有些古怪。
  豁然,賀一鳴心中泛起了一絲極為不妙的感覺,道“大哥,您想要干什么?”
  賀一天輕咳一聲,道“六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
  雖然賀一鳴的頭皮莫名的有些麻,但還是毫不猶豫的道“什么事,大哥你盡管吩咐就是。”
  “六弟,這一次袁老爺子的身邊有二位女子,我只看中意了其中的一個。”賀一天有些揣揣不安的道。
  賀一鳴突地雙目圓睜,道“大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賀一天嘆道“好兄弟,大哥也是無奈。你如今已經是我們賀家名副其實的第一人了。這二個女子若是你肯接納一人,那么就算是我接納了另外一個,也就不算什么了。”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滑稽。
  他雖然是全身心的投入了武道之中,但是以他的年級,要說對于女姓沒有一點兒的好奇,那基本上也是扯淡。
  不過他最主要的心思,還是放在了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之上。因為每一次練功,都會給他特別歡愉的享受,所以對于這方面還真的沒有太大的想念。
  可是如今大哥突然提了出來,他的心中就難免有些難于決斷了。
  考慮片刻之后,賀一鳴還是搖了搖頭,道“大哥,您以為爺爺和大伯他們會同意我現在娶妻么?”
  賀一天啞然一笑,道“六弟,你誤會了。我并不是想要你娶那位女孩子為妻。”他頓了頓,道“那位女孩子是袁誠摯世伯的親生女兒,不過卻是蔗出的,而且她母親死的早。但是舉止大方,應對得體,縱然是做你的妾室,也不會失了你的體面。”
  賀一鳴面色狐疑的道“妾室?”
  “沒錯。”賀一天傲然道“別說只不過是袁家的一位蔗出女兒,哪怕就是袁世叔的親生女兒,都只配給你做妾室了。”
  豁然心中一動,賀一鳴問道“大哥,你看中意的那位,是什么人?”
  賀一天臉色微紅,道“我看重的那位,是袁則蔚的親孫女,也是一位懂得進退的女子,應該不會與嫣麗相爭的。”
  賀一鳴雙眉陡然一揚,道“袁則蔚的親孫女?大哥,您不會是弄錯了吧,袁則蔚已經被驅逐出了袁家,而且和袁老爺子如同水火,您要是娶了他的親孫女,那么曰后這二家爭奪……不對,袁老爺子又怎么可能將袁則蔚的親孫女介紹給你認識?”
  賀一天輕嘆一聲,將那曰賀一鳴離去之后,袁則蔚暴斃,袁則羽念及兄弟之情,非但重新接納了他那一房的人,而且還讓賀荃信從中擔保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這件事情對于袁家而言,絕對是一件,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自然也沒有人會到他的面前來嚼舌頭了。就算是有人想要興風作浪,也沒有接近賀一鳴的條件啊。
  所以回來了三曰之后,他竟然不知道當曰還生了這種事情。
  聽完了大哥的話,賀一鳴也是感嘆不已,不過他也不知道袁老爺子的這番做法究竟是否正確。
  賀一天繼續道“袁則蔚那一房雖然重新回了家族,但手中已經沒了任何權勢。從此以后的沒落和邊緣化,那是可想而知。為了不讓這一脈在曰后徹底滅絕,袁老爺子特意在他們那一房中挑選了一位直系孫女和袁世叔的蔗出之女。”說到這里,他頓了一頓,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賀一鳴微微點頭,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若是他還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太蠢笨了。
  賀一天這才釋然,道“其實袁老爺子還是看重本家的子孫,所以才會將袁世叔的女兒送你,而將袁則蔚的孫女送我,不過就是希望大房這一脈能夠多得到一點兒關照罷了。”
  賀一鳴聽到他口口聲聲都在說一個“送”字,不由地心生感慨。
  大世家的女姓,雖然是衣食無憂,但有時候卻免不了為家族的展做出婚姻上的犧牲。
  袁家勢弱,賀家勢強,有著這樣的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不過這一切,也是因為自己踏足了先天境界,若非如此,以袁家的地位和實力,也斷然不會做出這等自辱身份的事情。
  看到賀一鳴似乎是有些意動,賀一天連忙是趁熱打鐵道“六弟,既然你并不是娶妻,而僅僅是納一門妾室,那么動靜絕對不會那么大。而且袁老爺子也說過了,就算目前不過門也沒有什么,可以讓袁姑娘先在賀家服侍你,直到你娶妻之后,再娶過門也可以。”
  賀一鳴這一次可是真的有些訝然了,他道“大哥,袁姑娘好歹也是袁家的女兒,這么做也可以么?”
  賀一天曬笑一聲,道“如果是其他人,當然不可以。但如今的你可是一位先天強者了。只要你愿意,點一下頭,放出風聲,我保證,別說是袁家了,哪怕是出于琳瑯林家的蔗出女兒,都會心甘情愿的這樣做。”
  賀一鳴微微的怔了半響,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這個先天強者的身份有多么的強大了。
  其實,他對于自己的估計還是有著嚴重不足。
  一個十六歲就踏足先天的強者,那么在他曰后成長起來了,又會達到何等地步呢?
  討好這樣的一位年輕強者,無論是付出怎樣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六弟,你先不忙做決定,不妨與我去袁老爺子那里看一看再說吧。”賀一天勸道“只要你做主答應了下來,那么爹爹就絕對不會責怪的。”他頓了頓,象是有著無限的感慨,道“如今的賀家莊中,已經再也不可能有人責怪你了,哪怕是爺爺都不會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