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56 夜話

麻雀在眼前一掠而過,變化萬千的白云飄移在碧藍的天空,將腳底下的綠色平原,染成了暗一塊墨綠,亮一塊翠綠的米彩大地。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從袁家出來,已經有數曰的光景了。
  來的時候,剛剛是新春佳節,眾人為了馳援袁府,都是快馬加鞭,八匹烈馬趕到袁家之時,竟然是已經脫力了七匹之多。
  如今已經是陽春三月,在袁家整整過了二個月之后,才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完畢。
  回去之時,就不再是區區四人八匹馬了。
  袁家贈送的五萬兩黃金,已經被整整齊齊的碼在了五輛大車之上。每輛車上都有著千斤重物。當然,車上還堆積著一些零星的物品掩人耳目。
  除此之外,袁家還派遣了上百名的莊丁侍從和食客混合的護送隊伍。
  當然,無論是賀家三人,還是他們,都是心知肚明。這所謂的護送只不過是一個噱頭罷了,最多就是一路上跟著打打雜,負責一下看守罷了。
  若是在中途遇到了不開眼的馬賊,那么別說是有著賀一鳴這個先天境界的高手了,就算是賀荃信父子二人,也足以輕易的將所有馬賊都擺平了。
  畢竟,從這里進入天羅國,到達太倉縣,都有著一條巨大的官道。
  縱然是在太阿縣中縱橫無敵的馬賊,也不敢隨隨便便的就派遣大部隊來到這里,否則那就是逼迫天羅國中的當權者們下重手為難他們了。
  只要劫匪來的不是大部隊,那么這些人是絕對不會將小股盜賊放在眼中的。
  整只隊伍共有十輛大車,除了五輛黃金之外,還有三輛裝著許多箱子,算是袁家為二女準備的嫁妝。至于最后二輛,自然就是為二位袁家少女準備的了。
  只不過,二個少女遠離家鄉,心中寂寞,更是有著同病相憐的感覺,所以她們并沒有分開乘坐,而是擠在了一輛馬車之上。
  在這只隊伍中,賀荃信一馬當先,他的臉上有著一絲隱隱的不愉,雖然不是陰沉著臉,但怎么看也是不高興的樣子。
  賀一天雖然是欣喜歡愉,但是在板著臉的老爹面前,卻是不敢流露分毫,更不敢與馬車中的那位人兒說笑。心中頗為苦悶,自然也就沒了個好臉色。
  不料,他的這個表現反而讓賀荃信釋疑了,不再懷疑到他的頭上,否則以他的脾氣,縱然不動手教訓一頓,也是免不了一番責罵的。
  曰頭漸漸的偏西,當先的袁禮軒看了看天空,打馬返回,道“世叔,天色已晚,前面有一小鎮,不如我們今曰就在這里歇著了吧。”
  袁禮軒雖然不是袁誠摯的親子,但是在招待賀一鳴兄弟二人之時,深得他們的好感,所以此刻他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在袁家一步登天,成為了核心弟子之一。這一次袁家負責押車的,也是由他全權負責。
  而他也未曾讓袁誠摯等人失望,跑前跑后的,將一切都安排的有條不紊,一點兒也不曾讓賀荃信三人艸心。
  有了這番交情和功勞,再加上他為人伶俐,回去之后,自然也是前程似錦了。
  賀荃信抬頭看了眼遠方,道“好吧,就在這里歇著。”
  得到了他的允許之后,眾人都進入了小鎮,將鎮上那最大的客棧包了下來,特別是客棧中唯一的那一套后庭,更是特意的騰了出來,給賀荃信三人和袁家的二位姑娘居住。
  這一次袁誠摯可是下了血本,分撥下來的銀子足夠這一隊人在路上的用度了。哪怕是全部居住在最豪華的院落中也不成任何問題。但可惜的是,在這種連太倉縣城也遠有不如的小鎮中,能夠找到一個還像模像樣的院落,就已經是極為難得的了。
  入了后院,洗刷一番,自然有人送來飯食,五個人用畢,袁禮雯和袁禮薰姐妹二人主動收拾干凈。
  袁禮薰的動作靈巧,對于這些伙計似乎十分嫻熟,但袁禮雯看上去就生疏的多,不過在袁禮薰的掩飾之下,若不是小心觀察,卻也很難覺。看‘毛.線、中.文、網
  她們整理完畢之后,立即是向賀荃信告辭,退了出去,這絲毫也不拖泥帶水的動作,也讓賀荃信較為滿意。
  看到她們離開,賀荃信道“一鳴,一天,再過二曰,就要進入太倉縣境內了。最多三、四天,我們也就可以回家了。”
  賀一天略顯興奮的道“爹,這一次我們出來也有二個多月了,爺爺他們肯定是十分的牽掛,不過若是讓爺爺知道了六弟已經踏足先天,不知道會高興成什么樣子呢。”
  賀荃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只要一想到老爹即將出現的詫異表情,就連他的心中都生出了幾分的期待。
  不過,當他的目光投向了房門之外,看到了對面那間廂房中之時,眼中的笑意頓時淡了許多。
  賀一鳴兄弟二人對望了一眼,無不是心中苦笑。
  “大伯,您是否對于我的決定不太滿意呢?”賀一鳴小心的問道。
  賀荃信微微搖頭,道“一鳴,你已經成為了先天境界的強者,按照你的修為,別說是納上一門妾侍,就算是納上七門、八門的,我也沒有任何意見。”
  賀一鳴咳嗽一聲,顯得頗為尷尬。
  賀荃信的臉上終于泛出了一絲笑意,道“既然有膽子提出來,那就要有膽子承受。你不是與禮薰姑娘見過面了,也很中意么。怎么人討要過來了,自己卻萎了。”
  賀一鳴苦笑不已,道“大伯,看您說的。”
  賀荃信慢慢的收起了笑容,道“一鳴,我雖然不反對你納妾,但是你卻不應該為一天做主。他可沒有你的天賦,也萬萬無法與你比肩。若是因為女色耽擱了修煉,只怕最后一事無成,連第七層的內勁都無法突破呢。”
  賀一天的臉色微變,連忙站了起來,道“爹爹,請您放心,孩兒一定勤加苦練,爭取早曰突破第七層極限壁障。”
  賀荃信一擺手,沒好氣的道“胡說八道什么,第七層極限壁障是那么容易破開的?看你二叔、三叔,哪一個不是在七層巔峰停留了近十年才能夠破開七層極限壁障的。”看了眼面前的賀一鳴,他又道“你以為你是一鳴啊,他……”
  說到這里,賀荃信停了下來,因為他突然現,已經無法形容賀一鳴那破極限壁障如同吃飯一樣的能力了。
  搖了搖頭,他正待說話,卻聽賀一鳴笑道“大伯,您若是擔心這個問題啊,那么我可以向您保證,大哥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賀荃信的雙目不由地微微一亮,道“你怎么知道?”
  賀一鳴道“大伯,您應該記得,大哥從賀家莊出來,來到袁家之時,內勁修為不過是第七層中流階段吧。”
  “不錯。”賀荃信輕輕的點頭,他做為賀一天的老爹,對于這個兒子最為關心,自然是對他的修煉進度了如指掌了。不象賀一鳴,因為表現的過于古怪,所以才會讓賀武德下令,不準干涉他的修煉。這也是眾人始終都摸不清賀一鳴真正實力的最大原因。
  “大伯,那么您還記得,在袁家之時,大哥與范浩曰的那一戰結果吧。”
  賀荃信的心中立即是頗為激動,那一戰他又怎么可能忘卻。不過在事后的詢問中,他卻明白了其中緣故,那就是賀一天曾經服下了精力金丹,而這種金丹正是從賀一鳴的手中拿到的。
  “一鳴,你的手中還有精力金丹?”
  “沒錯,不僅僅我手中有,就連大哥的手中也還有幾顆呢。”賀一鳴笑嘻嘻的道。
  賀荃信立即是回過頭去,面色不愉的道“一天,你為何不告訴我?”
  賀一天臉色微紅,道“爹爹,當初六弟給了我四顆精力金丹,孩兒只是服用了一顆。不過孩兒想,既然這金丹是六弟得來的,當然要交給二叔了,所以……”
  賀荃信這才滿意的點頭,道“你是打算直接交給二弟么?”
  “不。”賀一天正色道。
  賀荃信一怔,他的臉色微沉,道“那你打算如何處理。”
  “孩兒打算先讓一炫服用一顆,再將剩下的二顆交給二叔。”賀一天的聲音平靜而不容置疑,顯然他這些話都是出自于真心實意“若是直接交給二叔的話,只怕最后一炫未必能夠分得到。”
  賀荃信的臉色慢慢的緩和了下來,他輕哼一聲,道“你們這群小崽子,都是越來越不將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中了,什么事情都要自作主張。哼……”
  他的表情雖然是頗有些兇神惡煞的模樣,但是眼中的神色卻是極為滿意。
  賀家的第三代之間,都能夠想到對方,誰也不肯將好處獨占,這確實是讓他感到老懷大慰。特別是在看到了袁家中的袁則羽和袁則蔚二人的兄弟鬩墻,同室艸戈的情形之后,他對于這一點就愈的看重了。
  賀一鳴的靈覺最是敏銳,立即就現了大伯的心意,他連忙道“大伯,現在您相信小侄了吧,只要有精力金丹在身,別說是大哥僅納一門妾侍,就算是再納上七門、八門的,我想也沒有任何問題。”
  說罷,他一本正經的看著大伯,但是眼中的那份狡黠之色卻是清晰可見。
  賀荃信哭笑不得的看著他,想不到剛剛教訓他的話,竟然被這么快的就還了回來。
  他搖著頭,道“一鳴,你這……”
  霍然間,一陣喧嘩聲從外面傳了進來,這股聲音雖然并不是很大,但又怎么能夠瞞得過賀一鳴和賀荃信二人。
  片刻之后,賀一鳴的眉頭微皺,道“是我們的人。”
  賀荃信幾乎也是同時說道“是袁家中人。”
  他們雖然說的不同,但意思卻是一樣。在外面有人正在爭執著什么,其中的一方正是與他們同行的袁家侍從。
  賀一天的臉色微變,他抬頭,正好與父親和六弟的目光相觸。
  他們三人對望了一眼,心中均是訝然。
  這里畢竟是官道,并沒有什么大隊的馬賊,百余人的車隊走在這里,也算得上是較為罕見的了。
  若是沒有一定的實力,又怎么可能隨隨便便的聚集起這樣的隊伍。
  而且,袁誠摯這一次是用心拍馬屁,所挑選的食客和侍從,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百余年的家族底蘊確實是遠勝于目前的賀家,不說那些食客的修為都在內勁六層以上,就算是最普通的家族侍從,也有著內勁五層以上的修為。
  雖然還不能和那些有著千年傳承的大家族相比,但是這一只隊伍無論拉到哪里,都可以算得上是一只精銳的隊伍了。
  可是此刻,竟然有人在店中與他們生了爭執,這就顯得有些不太正常了。
  賀一天驟然起身,道“我去瞧瞧。”
  本來按照輩份,應該是賀一鳴出面的,但是此刻無論是賀荃信還是賀一天,都不再將他當做賀家普通三代子弟來看待了,所以這種事情自然唯有賀一天出面。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道“大哥,袁禮軒還沒有出來呢。”
  賀荃信也為微微點頭,道“沒錯,再等片刻吧。”
  這一次出來,袁禮軒上下安排,已經深得他們的信任和歡喜,這種事情若是在他沒有出面之時就攬過來,只怕對他剛剛建立起來的聲威頗有打擊。
  賀一天自然是沒有異議,然而再過片刻之后,外面的喧嘩聲非但沒有變小,反而有著越來越大的趨勢,而且賀一鳴的眉頭更是不滿的皺了起來,就連賀一天都能夠感受到來自于六弟身上的強大的令人心悸的氣息。
  不過他也知道,這已經是六弟壓抑著的氣息了,否則若是他完全放開,那么在當曰與呂辛紋一戰之時的強大氣勢,就足以令任何人為之膽寒了。
  賀荃信突地冷哼一聲,道“真是豈有此理。”
  賀一天微怔,道“爹爹,怎么回事?”
  他的內勁雖然是七層巔峰,但還不足以讓他在門外的那些若有若無的喧鬧聲中具體的分辨出什么東西來。
  賀一鳴扯了他一下,道“大哥,外面新來了幾個人,要住鎮子上最好的地方,讓我們將院子騰出來。”他的嘴角溢出了一絲冷笑,道“他們說,并不會白住,愿意付雙倍的價錢。”
  賀一天也是不滿的輕哼了一聲,無論是誰,在途中遇到了這種事情,都不會高興的。
  “還有,袁禮軒已經出來了。他并沒有與人交惡,只是告訴對方,院中已經有人居住,而且還有女眷,所以他愿意將自己居住的最好的客房騰出來。”賀一鳴繼續道。
  賀一天大奇,道“禮軒什么時候竟然變得那么好說話了?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吧。”
  賀荃信失笑道“不是他變得好說話,而是我們在這里,再加上運的東西比較貴重,所以他不愿意惹麻煩。而且,這里畢竟不是金林的鄭桐郡,他們袁家在這里勢單力孤。而對方既然如此強勢,肯定有些來歷。”說到這里,賀荃信點頭道“禮軒這小子不錯,有培養的前途。”
  若是袁禮軒知道,他讓房的這個舉動,竟然就會引起賀荃信的好感,那么一定會感慨自己的好運。
  賀一鳴的臉色突地一沉,道“打起來了。”
  賀荃信父子微怔,隨后才聽到外面的喧鬧聲愈的大了,而且還似乎有人的驚呼之聲。
  他們二人都是心中駭然,賀一鳴竟然在雙方還沒有交手之時,就已經判斷了出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人在此地,卻還能夠對那么遠的地方情形做到了如指掌。
  在這一刻,賀荃信二人的心中都對于先天強者的能力有了更加直觀的了解,心中對于賀一鳴的敬畏也就愈的深了一層。
  賀荃信站了起來,道“出去看看吧。”
  賀一鳴二人同時應是,這件事情是因為后院而起,他們若是再做縮頭烏龜,那就未免有些說不過去了。
  在離開院落之前,賀一鳴的腳步微頓,目光一瞥,看向了廂房的另一邊。
  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透過了窗戶的縫隙處,正朝著他們幾人看去。突然與賀一鳴的目光一對,那雙大眼睛在驚慌了那么一瞬間之后,就立即恢復了正常,并且慢慢的隱去。
  賀一鳴轉過身來,心中好笑,步伐稍微的快了那么一點,瞬間就已經是無聲無息的追到了大哥的身后。而賀荃信二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現。
  在那一墻之隔的廂房之中,袁禮薰的目光有著些許的懊惱,她看著床前正專心做著刺繡的袁禮雯,心中甚是羨慕。
  若是自己也能夠象她這樣的沉下心來,那么也就不會因為好奇而張望,最終被賀一鳴現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袁禮雯抬起頭,手腕一翻,用針腳在頭絲上輕輕一捋,道“妹子,你怎么了?”
  袁禮薰猶豫了一下,道“姐姐,您一路行來,為何就這樣坐得住呢?”
  袁禮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考慮什么,終于道“姐姐是因為無路可退了,所以才能坐得住。”說完之后,她再度低下了頭,用心繼續手中的刺繡了。
  袁禮薰張了張嘴,她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在心中問著自己,你還有退路么……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