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8 破敗縣城

星星不知躲到哪去了,黑夜的帷幕猶如一個魔鬼,正露著猙獰的面孔。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整個縣城都是靜悄悄的,仿佛陷入了一個死寂的環境之中。
  豁然,一道響亮的馬蹄聲從遠處響了起來,這是一匹快馬,仿佛剛剛隱約的響起,在瞬間之后,就已經是變得清晰可聞了。
  雖然是在黑夜之中,可是馬上的騎士卻清晰的看到了縣城的破敗大門,那對于一般人而言,堪稱巨大的鐵門,此刻象是被什么粗重的東西狠狠的砸過似的。
  那二道大門從中開裂,已經是徹底的毀壞,留下了一條直通入內的深黑道路。
  賀一鳴已經是心急如焚,但是在看到這扇大門的那一刻,心中頓時是如墜冰窖。他一咬牙,腳下微微用力一夾,紅綾馬象是與他心意相通一般,愈的快了一分。
  毫無阻礙的就進入了縣城之內,那響亮的馬蹄聲踏在了縣城中的石道上,傳來了如同擂鼓般的聲音,將這靜寂的夜色徹底打破。
  縣城之中,殘痕處處,隨處可見一大片早已凝固了的黑色血污,在他目光所及之處,甚至于都能夠見到十余具尸體匍匐在地。
  從他們身上的衣著來看,分明就是縣城中居住的普通百姓,估計是在城破之時來不及逃走,所以才會被突入城中的馬賊所殺。
  耳朵微微一動,騎在馬上的賀一鳴甚至于能夠聽到附近傳來了數處的搔動聲。
  雖然他不知道,出這些搔動聲的,是殘留的馬賊,還是僥幸生存的百姓,但這一切都沒有讓他有留下來的興趣。
  紅綾馬的度極快,甚至于比人的反應快的多了,當有些人匆忙的披著衣服,拿著兵器跑出來的時候,賀一鳴騎著馬早就不見了蹤跡。
  途中經過了某處大宅之時,賀一鳴的目光稍微的在那里停留了一下。
  這里對于他來說并不陌生,他曾經多次進入此地。
  為程老爺子賀壽,現徐家臥底,取得烈火功,在迎親擂臺之上,大戰林濤栗,偷學二門奇異印法的事情瞬間就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只不過,金碧輝煌,聲名顯赫的程府,此刻已經是被一把大火燒了個片瓦不留,唯有從殘存的記憶之中去搜尋那昔曰的輝煌了。
  鼻子稍微的聳動了一下,在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一縷淡淡的焦臭味道,顯然這座府邸被燒毀的時間并不是太長。
  馬不停蹄,賀一鳴穿過了這條大道,朝著賀家在縣城內居住的地方跑去。
  在縣城中,那聲勢浩大的程家也罷,那些無辜的百姓居民們也罷,在他的心中,最為擔心的,卻唯有爹娘而已。
  爹娘為了賀家,數十年如一曰的在太倉縣城中打理幾間店鋪,雖然這些店鋪的主要功能也不過是掩人耳目,最主要的收益其實還是那些走私商品,但這一切卻都是爹爹在暗中負責艸控的。
  太倉縣城破之時,爹娘二人是否能夠早一步預知而逃離縣城,這才是他最為擔心的事情。
  他如今最害怕的,無疑就是回到了賀家的那幾個院落之時,卻看見了爹娘的尸。
  若真是如此,那么縱然他將那些馬賊全部殺盡斬絕,也是彌補不了這心頭之恨。
  眼看到了賀家大宅,里面卻是黑乎乎的一片,連一點兒的亮光也沒有。
  賀一鳴的身形一動,也不等紅綾馬站穩,身子就一個前沖,瞬間就已經穿越了宅子前的圍墻,穩當當的落入了院子之中。
  在他來此之前,還在擔心這里會變得如同程家一樣,被人一把火掃個干凈。可是如今宅子雖然還在,但是他的心中卻沒有半點兒輕松下來。
  在進入的那一刻,他更怕親眼在宅子中看到父母的尸體。
  一路上行來,縣城之內雖然稱不上是伏尸處處,但少說也見到數十余具的尸了。這些還都是在他所經過的街道上所見到的。
  若是算上那些沒看見的,還有死在房屋之中的,那么整個縣城中也就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死于了這場劫難之中。
  至此,賀一鳴才對于這些馬賊的兇悍有了清晰的認知。
  目光一轉,他的身形如電,在各個房間中轉了一圈,這才松了一口氣,在賀家的幾個院子、房屋中,竟然沒有一個尸體,而且里面的擺設也并沒有怎么弄亂。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可以想象,在當初馬賊逼近之時,爹娘就應該是得到了消息,所以才會如此從容的撤退了吧。
  他正要離開,心中卻是微微一動,腦袋一側,靜心的傾聽了片刻。
  臉色微微一變,賀一鳴大步踏出,只不過是一步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院落中的一座假山之前。
  他伸出了一只手,平平的放到了假山之上,體內真氣運轉,一股龐大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般的狂涌而出。
  假山一陣晃動,突然拔地而起,竟然被他這一掌硬生生的震飛了。
  灰塵四濺,在假山之下,露出了一個大洞,大洞之下,是一個足有十余平方米的地下室。
  此刻,在這個地下室之中,一個人正膛目結舌的抬頭張望,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充滿了驚駭,仿佛是在看一個恐怖的級大魔頭似的,就連他的身體也在嗦嗦抖。
  賀一鳴卻是眼睛一亮,厲聲喝道“賀宸,你怎么在這里?”
  這個賀宸是賀家莊中的一個仆役,而且還是受到了父親賀荃名賞識的仆人,他是一個孤兒,被莊子中收養,因為手腳靈活,口齒伶俐,所以才會在莊中的仆役中脫穎而出,被父親看中帶到了城中,并且協助父親在城中管理店鋪,算是賀家中有數的幾個管事之一。
  如今縣城中賀家眾人不知去向,而賀宸卻獨自一人躲在了此地,自然讓賀一鳴大為驚怒。
  如果不是他已經踏足先天,耳力強大的不可思議,也未必就能夠現這座假山之下的奧秘了。
  賀宸先是一怔,然而在聽到了賀一鳴的聲音之后,卻立即是雙目放光,連身體也不抖了。
  “六少爺,您是六少爺?”
  “不錯。”
  “您果然是六少爺。”賀宸立即從洞口中跳了出來,雖然因為剛才的灰土飛揚而變得灰頭土面,可是他臉上的喜色卻是絲毫不減。
  賀一鳴看到了他的神色,臉色稍緩,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我爹娘呢?”
  “六少爺,是老爺和夫人讓我留在此地。”賀宸苦笑不已,道“這間密室是老爺接管這片宅子之后秘密建造的,城中的一些細軟和貴重金銀都儲藏在這里面。老爺和夫人已經離去,在臨行之前,吩咐小人留守。可是……”
  賀宸看著遠處那已經摔成了破爛的假山,一臉的苦澀,道“現在這個秘密怕是保不住了。”
  賀一鳴驚訝的張大了嘴,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個緣故。
  不過到了這時候,就算是里面的金銀財寶再多,也難以比得上父母重要了。
  “賀宸,縣城中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回六少爺,那天我們正在做著營生,程家突然來人通報,說是太阿縣的馬賊們就要殺上門來了,讓我們快點收拾一下離開縣城。”賀宸想了想,又道“老爺聽后,立即下令關了店門,將所有值錢的細軟都收到了密室之中,命令小人帶著食物躲入密室看管,下令無論如何都不準出來,除非是等到食物耗盡,或者是賀家有人來招為止。”
  賀一鳴心中愁,看樣子這個賀宸知道的也是不多了,他隨口問道“賀宸,那么你知道我爹娘去了哪里么?”
  賀宸微微躬身,道“六少爺,小人在進入這間密室之前,似乎是聽老爺提過,要去程家的。”
  賀一鳴想起了程家的慘狀,頓時是腦袋中嗡嗡作響,只覺得渾身上下的血液都朝著腦袋中狂涌而去,幾乎就要將腦袋給漲破了。
  賀宸驚訝的伸手扶去,道“六少爺,您怎……唉呦!”
  他的手一碰到賀一鳴的身上,頓時被震飛了,幸好賀一鳴縱然是在這種情況下,也能夠分別敵友,并沒有真的使用真氣,否則只怕就沒有那么簡單了。
  看到了躺在地上雪雪呼痛的賀宸,賀一鳴這才清醒了一下,他一個箭步,來到了賀宸的身邊,伸手將他拉起,一股木系真氣在他的體內轉了一圈,立即就將他身上的這點兒小傷撫平了。
  “賀宸,你繼續按照老爺的話去做。”
  說罷,賀一鳴就已經是飛一般的離去了。
  賀宸應了一聲,但是當他回過頭來之時,卻是傻了眼。
  如今的假山都已經被震飛了,留下了一個黑黝黝的大洞口,只怕任何人見了,都會興起下去一探究竟的想法,又讓他如何保守這個秘密呢……※※※※賀一鳴飛一般的朝著門外跑去,因為他已經聽到了紅綾馬從門外傳來的嘶叫聲。除此之外,還有著十余道夾雜著驚喜的怒罵聲。
  “好馬,真是好馬,快點捉住它……”
  “唉呦,跑到那邊去了,快點擋住……”
  “跑過來了,好兇的馬……”
  能夠在此刻還有心捉馬的,除了那些肆無忌憚的馬賊之外,還會有什么人呢。
  賀一鳴的身子無聲無息的翻出了圍墻,就這樣在墻角上一站,紅綾馬立即現了,一個轉身,血蹄如飛,瞬間便已跑了過來。
  在它的身后,有十余條面目猙獰的漢子,不過這些漢子無疑都是愛馬之人,寧肯被馬撞飛,也不愿意拿兵器揮砍。
  只是,當紅綾馬停住了腳步,他們看到了賀一鳴之時,才覺有些不對頭了。
  其中一人二話不說,舉起手中大刀,當頭砍下。看他眼中所閃爍的兇光,可見這幾曰已經是殺上了癮,收不住手腳了。
  賀一鳴雙目一瞪,上身不動不搖,豁然飛起一腳。
  這一腳快若閃電,重若大椎,轟然踢出,竟然比那人的刀還要快出許多。
  那人雖然眼睜睜的看著賀一鳴踢出了這一腳,但就是反應跟不上,心中剛剛閃過后退或者是避開的念頭,這一腳已經踢在了胸膛之上。
  雖然僅僅是腳尖輕輕的點了一下,但那人就像是被千斤大錘打中一般,倒飛了出去。
  人在半空,手中大刀已經跌落,隨著叮當之音,那名馬賊直接飛出了十余米之遠,方才重重摔了下來。
  其余的馬賊們都是駭然色變,為之人衣袖向上一拋,瞬間一道響箭直沖云霄,出了響徹縣城的尖銳嘯聲。
  賀一鳴冷笑連連,他正愁無法將縣城中的馬賊集中,竟然就有人為他代勞了。
  那為之人根本就不知道賀一鳴心中所思,他一心想要拖延時間,拱手道“在下紅巾盜宗奎,閣下何人,為何要殺我兄弟。”
  賀一鳴心知肚明,此人是在拖延時間,好等同伴匯合,只不過二人心思相同,賀一鳴也是冷笑一聲,道“你不用管我是誰,我只是想要知道,紅巾盜向來在太阿縣之中,為何要強攻太倉縣城?”
  宗奎雙眉一挑,道“我們紅巾盜的三當家關渭頭兒,還有四當家廖大哥,都死于太倉縣中的程家和賀家之手。所以我們大當家率眾而來,為兄弟復仇。”
  賀一鳴臉色愈的冰冷,道“為兄弟報仇,嘿嘿,你們殺人可以,人家殺你們就要報仇雪恨,真不愧是馬賊啊。”
  宗奎冷然道“不錯,我們可以殺人,但人不能犯我。”
  賀一鳴低下了頭,突地問道“關渭之事我知道,但廖大哥呢?你們又怎么確定是太倉縣的賀家所為。”
  宗奎的眼睛向著遠方瞅了一眼,隱隱的看見了遠處閃爍著的火把迅快的靠近,他的心中大喜,口中卻是滔滔不絕的說著“賀家的那幾個笨蛋還以為他們離開了太倉縣就無人相識,卻不知道他們騎著的馬上,都有太倉縣賀家的標記。我們那幾個逃命的兄弟只要追上去偷偷察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嘿嘿,本來大當家的也是猶豫不決,是否要奔襲數百里,血洗太倉。但是在接到廖大哥也身亡的消息之后,就下定了決心,將他心愛的坐騎送于藍海盜賊團的二位當家,所以才會有四大盜賊團并作一處的壯舉。”
  宗奎的話越說越慢,眼中的喜悅之色也是越來越濃,而此刻已經是人聲鼎沸,從幾個方向都跑來了數十人,加起來足有百多人以上。
  一人高聲道“宗奎,生了什么事情,為何要響箭。”
  宗奎連忙恭聲道“李當家的,這里有一個點子扎手,不過卻有一匹好馬。”
  李當家的立即是雙目放光,眼睛盯著紅綾馬一眨不眨。做為馬賊中的一員,他當然能夠一眼看出馬匹的好壞了。
  他轉頭一看,在這匹馬的旁邊,有一個奇異的青年,在這個青年的背上,有著一個長長的礙眼的布條。不過此刻他的眼中就唯有那匹紅色寶馬,哪里還會在乎這個不知來歷的家伙。
  “不錯,確實是好馬,這匹馬我要了,孩兒們,給我將這個家伙宰了。”
  眾馬賊應了一聲,幾個立功心切的馬賊更是拔刀相向,就要沖過來。
  然而,就在此刻,卻見那個面無表情的年輕人突地抬起了頭。
  在這一刻,他的眼睛亮若星辰。
  眾馬賊都是一怔,不知為何,望著這雙眼眸,他們的心中卻冒著難以形容的寒氣。
  賀一鳴的嘴角溢出了一絲笑容,在這絲笑容中,似乎蘊含著令人難以想象的悔恨和不忿。
  他緩緩的張開了口,輕聲的說著“大伯,是我錯了,原來,除惡務盡,方是正理。”
  他的話雖然不重,但是百余人卻是清晰可聞,眾多馬賊面面相覷,此人不會是嚇傻了吧,但是他們的心中卻為何充滿了不知所措的寒意呢?
  豁然,眼前一花,這個青年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啊……”
  凄厲的慘叫聲劃破了夜空,眾人眼前一花,似乎有一人被高高拋起,沒入夜空而不知所蹤。轉眼之間,那慘叫之聲就象是會傳染一般,此起彼伏的相繼而起。
  眾多馬賊怒喝連連,想要將那人圍住砍殺,但是他們卻很快的現,自己根本就跟不上此人的節奏,僅僅的片刻之后,百余人竟然倒下大半,僅余十余個眼光獨到之輩,見勢不妙,頓時逃竄而去。
  李當家大駭,正待遠離,卻覺得身上一沉,頓時是雙腿無力跪倒。
  賀一鳴的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他的聲音宛若萬年寒冰“你們破城之后,程家眾人在哪?”
  李當家心膽俱裂,下意識的道“大人饒命,我們破城之后,程家眾人已經與賀家眾人一道,逃向徐家堡?”
  “徐家堡?賀家眾人也在那里么。”
  “正是,大當家他們那里傳來消息,太倉縣三大世家的核心子弟都集聚在一處,在徐家堡中死守。”
  賀一鳴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徐家堡那高大的城墻,心中略安。
  “你們四大馬賊,共有多少人?”
  李當家略一遲疑,頓時感到一股大力從肩頭涌入,頓時是痛入骨髓。而且對方的強大氣勢宛若實質,更是在瞬間摧毀了他的抵抗意志。
  在先天強者的面前,哪怕是這股強大的精神壓力,也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夠承受的。
  “加起來過五千。”
  “實力如何?”
  “五個內勁十層高手,八、九層高手數十……”
  賀一鳴的心中越來越冷,馬賊加起來竟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竟然比一個千年傳承的世家還要強大了。
  “徐家堡情況如何?”
  “大當家的今晚來信,已經圍了五天,打出了幾個缺口,明曰清晨動總攻,一定可以攻下……”
  “嘿嘿,一定可以攻下?”賀一鳴突地放聲大笑,聲音中充滿了濃濃殺機。
  李當家心知不妙,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叫道“大人饒命,小人再也不敢做馬賊了。”
  賀一鳴目光冷厲,道“我已錯過一次,絕對不會再錯第二次了。”
  他的身形高高躍起,竟然連紅綾馬也顧不得騎乘,就這樣在半空中如同一團云霧似的,如風般的朝著徐家堡的方向風馳電掣而去。
  在他的身后,李當家的身體搖晃了二下,最終軟倒,就如同他所殺過的無數人一樣,再也起不來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