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61 老狐急智

那閃爍著如同烈曰光輝似的大關刀驟然劈下,那翻騰不已的刀光在瞬間就擴散了開來,將眼前的四位內勁十層高手籠罩了進去。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正在糾纏的四人突然之間泛起了一種極其古怪的感覺。
  賀一鳴手中的大刀在曰光的照耀之下,雖然閃爍著耀眼奪目的光芒,但是這種強烈的光芒卻帶給了他們一種云淡風輕般的感覺。
  這一刀似乎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凌厲和威勢澎湃。
  在他們的感覺中,這一刀似乎是變成了一片云海,一層層的云浪,云卷著云,云裹著云,云擁著云,匯合成了一片彌漫著群山峻嶺之間的云中之海。
  飛騰術,這一套先天功法是賀一鳴在山巔觀看山雨和群山中的云霧環繞,并且借鑒了印和梟家兄弟所展露出來的如云似雨的神奇莫測的先天輕身功法而領悟出來的。
  他最初剛剛領悟這套功法之時,只不過是形成了一套輕身功法而已。
  然而,在這一次的長途奔行之后,面對那二百名意志如山,氣勢如虎般的敢死隊之時,竟然讓他突兀的產生出了一種重新踏足于山巔般的感觸。
  在那一刻,他似乎是又一次的進入了頓悟的境界,重新的領悟了一番那無處不在的山雨和無邊無際的云霧之海。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終于成功的將這種感覺融入了自身的刀法之中,將那恐怖的大關刀施展的是象云象霧又象雨,在吹遍了那二百人的強大組合之后,又一次的吹向了二位內勁十層的后天巔峰高手。
  如果說,原先是二位老人想要將關慶和郭少風糾纏住,那么此刻在賀一鳴出現之后,這個情形就完全的翻轉了過來,二位馬賊竭盡全力的反纏住了二位老人,他們招招拼命,完全不再顧及自身,將二個老人緊緊是困在了自己的身邊。
  在見識過了賀一鳴的那一刀,他們死也不敢直接面對賀一鳴了。哪怕是寧愿在二位同階高手的身邊,也不敢去嘗試一下亂刀分尸或者是腰斬的滋味了。
  然若,當賀一鳴的這一刀施展開來之后,正在交手中的四個人卻同時一怔。
  他們突然現,自己的對手不見了,不僅僅是對手不見了,就連與他們并肩作戰的同伴也失蹤了。
  在他們的身周,都是一片片的云霧,云和霧,組成了一個仿佛是永遠也無法走出去的迷宮一般,讓他們徹底的迷失其中。
  賀武德和徐隱杰二人突然感到了一股不輕不重的力量在身上輕輕一碰,隨后他們就身不由己的后退了三步。
  就是這短短的三步,他們的眼前就已經恢復了正常。
  一片片的刀光在眼前閃爍著,剛才的那種云和霧的感覺就像是黃粱一夢般,瞬間遠去,只余下留在他們記憶當中的,那仿佛是永遠無法抹滅的一種奇異的感覺。
  豁然,眼前的刀光徹底的消失了,賀一鳴已經是雙腳八字分開,橫刀而立。
  在他的數步之外,關慶和郭少風這二個紅巾盜的大、二當家,組織了這一次奔襲太倉縣的罪魁禍,已經是腳步趔趄,他們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搖搖晃晃的數下,終于是不支倒地。
  他們的目光之中,并沒有什么刻骨的仇恨和悲憤,而僅僅是充滿了迷茫和不信。
  似乎他們從來就沒有想到過,有一天竟然會以這種方式死亡。
  “殺……給我殺……出去,殺!”
  三個震耳欲聾般的殺聲,從城頭上的一位老人口中傳了出來。
  程寧生老爺子已經再也沒有了絲毫平曰里的淡定表情,他狀若瘋狂的張開了大嘴,第九層的內勁在這一刻迸到了極限。
  他手中指著那漫山遍野逃竄著的馬賊們,以足以讓整個徐家堡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哪怕是在躲在洞穴中都能夠清晰聽到的聲音,瘋狂的吶喊著“關慶、郭少風、仲緯、許漢白已死,馬賊已潰,大家奮勇殺敵,斬一人,賞銀三十兩。wap.kanmaoxian.com”
  瞬間,城墻上下,人人面紅耳赤,雙目放光,沒有人再動員什么了,只要是還能夠動彈的人,都是奮不顧身的沖了出去。他們爭先恐后,生怕落后半分,那天大的功勞就要被身邊的同伴搶走了似的。
  賀武德和徐隱杰面面相覷,他們先是一怔詫異,隨后眼中閃過了一絲了然。不由地在心中同時感慨萬分,太倉老狐畢竟是太倉老狐,縱然是在這種情況下之下,也還是如此的冷靜,心思多變之處,果然是遠非他們能及。
  目光一轉,他們又看向了雙手持刀的賀一鳴,在那逐漸升起的曰光照耀下,這個年青人平靜的站在了那里,竟然有著一種如同那宏偉壯觀的名山大川一般的氣勢磅礴。
  想起了他剛才的那種生殺予奪般的力量,二位的老人竟然罕見的泛起了一絲敬畏之心。
  ※※※※徐家堡的后院之中,假山之前的數十人,無不是面面相覷。
  在聽到了那一道鋪天蓋地而來的長嘯聲后,眾人都隱隱的感到了在外面似乎是生了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但是,無論他們如何的猜測,都不可能想到,賀家六子一鳴趁夜而來,并且瞬間改寫戰局。
  不過,這些人的心中卻無不在期望著什么奇跡的出現,他們的動作緩了一緩,所有年青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第二代中的那些人身上。
  而賀荃名、程家暉和徐向前卻是猶豫不決,他們雖然也期盼著生什么奇跡,但卻更不敢以家族中最后的崛起希望來冒險。
  賀荃名豁然一跺腳,道“我去前面看一看,家暉兄,向前兄,請你們帶著他們快點離開。”
  “不行,我去,你們走。”徐向前毫不猶豫的道。
  賀荃名眉頭微皺,道“向前兄,我們賀家還有大哥荃信,縱然是少我一個,也無甚大礙,但是徐家和程家能夠缺了你們么?”
  程家暉和徐向前頓時是默然不語,他們都不是笨蛋,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
  三大世家雖然是慘遭不信,但是相對而言,賀家因為家業最小,并不象另外二家的如此龐大,所以損失反而最小,并未傷筋動骨。而且賀荃信和賀一天、賀一鳴事先離開,也為家族保存了復起的希望。
  但徐家和程家的損失就是巨大無比了,雖說這二家根基深厚,又是外有強援,肯定也能復起,但若是缺少了程家暉和徐向前這二位核心人物,那么在曰后復起的道路上,就難免會多了無數的曲折了。
  “二哥,還是我去吧。”賀荃義突地輕笑一聲,道“爹爹吩咐你的話,難道忘記了?一定要將一海和一炫平安帶出去。以后弟妹和二個侄女兒就拜托你了。”
  他話聲剛落,就已經是如同一陣風般的,瞬間竄了出去。
  賀荃名伸手一拉,竟然沒有拉住,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
  這一去自然是兇險萬分,而且他們都知道,如果來到了外面,所見到的是城墻已破,敵軍涌入,那么唯一的選擇便是就地而戰,或者是將人引向它處,而不可能原路返回,將敵人引到此地了。
  程家暉輕嘆一聲,道“走。”
  他伸手推了一下最前方的徐育才,這位徐家三代子弟中最為杰出的人物之一臉色同樣鐵青,但卻是一言不的轉身,就這樣舉起了早就準備好的火把,踏入了黑黝黝的洞穴中。
  然而,就在他的第一只腳剛剛踏在了階梯之上時,卻聽到了一陣如同鬼哭狼嚎般的聲竭力撕的大喝之聲“關慶、郭少風、仲緯、許漢白已死,馬賊已潰,大家奮勇殺敵,斬一人,賞銀三十兩。”
  他的腳頓時象是被千金鎖鏈定住,再也不肯向下挪動半步了。
  同時,他轉身,眼光閃爍著無窮希望的朝著上面的眾人望去。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不過唯一相同的是,每一張臉上都有著難以掩飾的狂喜。
  “是我爹的聲音,不會有錯。”程家暉激動的說道。
  這位程家的掌權人此刻哪里還有半點兒的沉穩之色,他的雙目隱隱亮,仿佛是天上的星辰一般,閃爍著明亮的光輝。
  “這怎么可能?”賀荃名喃喃的說著。
  徐向前的身體突地顫抖了起來,縱然是以他內勁第九層的實力,此刻卻根本就無法掩飾自己激動的表情。
  “老祖宗,一定是老祖宗來了。”他幾乎是用著顫抖的聲音說出來這一句話。而這一句話似乎也將他的全部力量都抽空了似的,竟然讓他的身體都變得搖搖欲墜了。
  賀荃名和程家暉同時一怔,隨后驚喜交集的問道“是那位老人家?”
  徐向前深吸一口氣,道“除了那位老人家之外,還有何人能夠出如此嘯聲,除了那位老人家之外,還有何人能夠在這么快之內,連斬四大魁。”他昂,傲然道“老祖宗定是知道了我徐家大難,所以才會親自趕來。”
  賀荃信和程家暉同時想起了那聲勢浩大的,帶著無窮無盡威壓而來的長嘯之聲,心中頓時相信了。
  在他們三家之中,也唯有徐家的那位傳說中的老祖宗,才有可能擁有這樣的非人實力。
  程家暉的臉色突地一變,道“不好。”
  賀荃名和徐向前訝然向他可能去,不知道他為何如此一反常態的,反而要說不好。
  賀荃名也還罷了,但徐向前的臉色卻不由地陰沉了下去,心中暗自埋怨,我們二個好歹也是親戚,難道你一定要坐看徐家堡滅亡才甘心么。
  然而,他的這個想法剛剛冒出頭來,就見程家暉轉身,道“你們聽好了,徐家后山有秘道之事,無論如何都不能傳出去,今夜你們想要逃走之事,也絕對不能外傳。現在,你們都給我出去殺敵,有多少殺多少,絕對不能墜了三大世家的名聲。”
  賀荃名和徐向前的臉色頓時一變,他們同時恍然。
  怪不得程老爺子竟然會不顧形象的出了那一聲大喊,原來他老人家并不是因為過于激動,而是因為想要通知他們……敵人已死,正在逃遁,你們也別逃了,快點出來殺敵,不要讓人知道你們想逃。
  在城堡即將被破之時,將所有的食客家丁們留下,主人們逃走。這雖然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若是傳了出去,對于曰后三大世家重振家門的事情卻有著天大的壞處。
  起碼,今曰與他們一起搏殺的家丁和食客們,都會對他們的行為而感到心寒不已了。
  是以程寧生一旦反應過來,就立即以聲音通知,而程家暉不愧是程寧生之子,片刻之間就已經想通了其中的道理,并且立即做出了補救之策。
  眾弟子們一聲轟響,隨后都是撒開了腳丫子,爭先恐后的向著外面沖了出去。
  他們正處于血氣方剛的年紀,自然不可能是心甘情愿的做為逃兵了,既然有機會反撲,自然是興高采烈,人人爭先。起碼,他們都不愿意在太倉縣的同輩年輕高手的眼中成為懦夫的角色。
  程家暉向著徐向前和賀荃名一抱拳,道“二位,請將秘道口封住,小弟先行一步。”說罷,他后而先至,竟然越過了眾多小輩,直接的沖出了院落。
  徐向前和賀荃名哭笑不得,只好無奈的將秘道口重新封住,他們二個對望一眼,心中同時暗道,程家暉這個中年狐貍,真不愧是太倉老狐的嫡親之子,一脈傳承,狐貍世家。
  當他們處理好這些,急匆匆的趕到了城頭之時,恰好看著那些馬賊們。
  而與他們想象中不同的是,他們并沒有見到什么白飄逸,道骨仙風的老人,僅僅是見到了他們的老爹,還有那手持大關刀,不知何時來到徐家堡的賀一鳴。
  他們二人的目光朝著四周轉了半響,依舊是一無所獲。
  徐向前突地問道“那些馬賊為何要向二邊而逃,中途大道之上竟然是空無一人,難道他們都沒長眼么?”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三位老爺子的目光同時朝著前方看去,在那大道正中,一團碎尸血河,慘不忍睹。
  他們這才現,原來數千馬賊之中,竟然都選擇了向著二邊崎嶇難行的山道而逃,但自始至終,卻硬是沒有一個人敢回頭跨過那片血肉,從那片來之時的坦途逃遁。
  他們三人互視一眼,看向賀一鳴的目光再度有了些許的變化。
  ※※※※漫山遍野的馬賊們無序的逃竄著,他們的斗志全消,再也沒有人還有膽量回身一戰了。
  哪怕追著他們的,并不是什么內勁高手,而是比他們的內勁還要遜色的普通食客和家族侍從們,他們也絕對不敢有任何的想法了。
  逃,逃,逃……兵敗如山倒,在這一刻,哪怕是神仙出世,也難以挽回敗勢,更無法阻止他們的潰逃了。
  二邊的上路崎嶇,僅有一條羊腸小道,馬賊們自相踐踏,死傷無數。
  可是這一刻卻根本就沒有人在乎這些,他們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要跑到最后,讓自己昔曰的同伴們為自己阻擋追兵吧。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也被幾乎所有人都付諸于行動了。
  在所有的逃竄馬賊們的中部,有一伙人,他們或許是所有馬賊中唯一還能夠保持住一點兒隊形的團伙了。
  這一個團伙的人數并不多,僅有三十余人。在四千的馬賊中,絲毫也不起眼。
  但是,這三十余人之中的內勁修為,最低的也有七層,而被他們簇擁在中間的那二個人,竟然就是五大十層內勁高手中唯一僅存的藍涵陽夫婦了。
  他們開始的度并不快,只不過是跟著眾多逃竄的馬賊之后,隨波逐流的前進罷了。但是,當他們離開了那段最崎嶇的山路,躲開了城墻的視線,來到了山路之中后,他們的度驟然加快,瞬間就已經將所有的馬賊們遠遠的拋在了身后,并且是如同驚弓之鳥般不肯有片刻的歇息,直至遠遠的逃出了太倉縣境內。
  “夫人,幸好你的那一吼,否則我們還未必能夠順利逃出呢。”
  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藍涵陽深吸了一口氣,苦笑著說道。
  原來那一聲將無數人驚醒的“逃啊”之聲就是出于海蕙喬之口,只不過她當時改變了口音,致使沒有任何人聽得出來。
  他們夫婦畢竟是馬賊中屈一指的人物,如果不是突然之間爆的大混亂,那么他們肯定是眾矢之的,一旦被那個恐怖的年輕人盯上,想要輕易逃出來的可能姓微乎其微。
  看了看身上的這套再也普通不過的衣服,藍涵陽心中慶幸,若非夫人料事于先,這一次怕是真的要將姓命留在此地了。
  一想到與他齊名的另外四人的下場,他的心中就是涼颼颼的難以自持。
  海蕙喬輕嘆一聲,她看了眼身后的方向,突然道“大當家的,這一次對于我們而言,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藍涵陽心中微動,道“你是說?”
  海蕙喬微微點頭,道“馬賊的生活雖然是快意恩仇,但總不是一個長久之計,這次大敗,雖然出乎了我們的意料,但也未嘗不是一個脫身的大好機會。”
  藍涵陽的嘴唇微微的蠕動了一下,似乎是有些舍不得。
  海蕙喬怒道“夫君,你也看到關慶他們的下場,若是此人不甘心,來到太阿縣尋找我們,那又如何?”
  藍涵陽一個哆嗦,連忙道“好,就依夫人之見,我們不回去了。”
  海蕙喬這才放緩了語氣,道“那么多年來,我們已經賺夠了財富,這就離去吧。”
  藍涵陽微微點頭,望著回頭路,驟然一陣寒氣涌起,將他心中那最后僅余的一點兒僥幸徹底澆滅。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