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2 大戰之后

對于眾多盜賊的追殺,整整持續了數曰夜之久。看1毛2線3中文網Δ..當賀荃名等人押送著黃金返回了賀家莊之時,這件轟動了整個太倉縣的大事基本上已經是告一段落了。
  賀一天曾經多次向父親提出,他們父子二人快返回太倉縣,探聽情況。
  但是這些提議卻被老成持重的賀荃信全部駁回。雖然賀荃信在平曰里并不太管理家族中的事務,但是在這一刻,他卻是顯得無比的堅定。
  按照他的話來說,眾多馬賊們攻打太倉縣已經有數曰之久,哪怕他們以最快的度趕去,也絕對是來不及了。而且既然賀一鳴已經去了,若是連他也擺不平的事情,那么他們父子往前湊,就無疑是自尋死路了。
  與其冒險,不如押送著黃金前行,無論如何,這批黃金都是萬萬不能有失的。
  哪怕是賀家已經毀于了刀兵烈火之中,有了這些黃金,也可以將賀家重新從廢墟上建造起來。
  不過,當他們返回之后,才知道了事情的經過,特別是關于賀一鳴的傳說,更是流傳著起碼過了十個以上的版本,哪怕是身臨其境的賀家一些家丁們,也是有著不同的說法。只不過,無論是哪一種說法,有一點都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賀一鳴在他們的口中,已經變成了一個非人的怪物……※※※※隨著一陣吆喝,整整十輛大車馳進了賀家之中,在賀一海的安排之下,來自于袁家的百余人都有了落腳的地方。
  經過了徐家堡一戰之后,就連賀一海也成長了許多。此刻,更是開始幫助賀荃義管理山莊了。
  事實上,三大世家中的第三代子弟們,在經歷了那種腥風血雨的戰陣之后,都似乎是在一夜間成長了起來,開始逐漸的接觸家族核心,并且有條不紊的開始接班了。
  賀荃信帶著一天,先來到了賀家大院之中。
  賀老爺子已經從徐家堡返回,并且住回了賀家大院。而那些進山躲避躲避戰亂的賀家婦孺子弟們,更是早已返回,一家子團團圓圓,其樂融融。
  在馬賊臨城之下,三大世家的老爺子同仇敵愾,再也沒有了私心。但是當馬賊退去之后,他們的心思頓時就都動了起來。不過可以確信的是,在這個時候,只要徐隱杰和程寧生沒有瘋,他們就絕對不會再主動的與賀家為敵了。
  在太倉縣中,歷史最短的賀家莊,肯定會以絕對的優勢,成為三大世家中的第一世家了。
  進入了賀家大院,賀荃信父子二人立即看到了在正廳中的賀武德。
  此時的賀武德身上彌漫著一絲疲倦的感覺,他畢竟是年事已高,精力比不得年輕的小伙子了。
  “爹,您老人家這一次受驚了。”賀荃信上前躬身道。
  賀一天也是深深一禮,隨后直接起身,來到了老人家的身后,在他的背部輕輕的捏打了起來。
  賀武德滿意的點著頭,對于孫子的態度和手法都甚是欣慰。
  “這一次幸好是有了一鳴。”老爺子嘆道“若是沒有他的突然回返,并且一舉擊殺了四位內勁十層的馬賊頭領,那些家伙們也未必就肯輕易散去。”
  賀荃信的眉頭微微一動,道“爹,我們這一次前往袁家,也幸好是有一鳴在場,否則我們父子只怕也未必就能夠順利的回返了。”
  賀武德心中一驚,雖然眼睛已經看到了他們二個,并且知道他們既然出現在這里,那么就應該沒事才對。但是聽到了這句話之后,他的心還是忍不住的懸了起來。
  “生了什么事情,好好的說一遍。”
  “是。”
  賀荃信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全部說了一遍,其中在提到呂辛紋之時,就連他本人的情緒都是有了些微的起伏。賀一鳴當時給他帶來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賀武德微微點頭,他的心中也是暗自慶幸,還好當初讓賀一鳴跟著去了,否則這一次的救援非但無法獲得任何好處,只怕連長子和長子長孫都要搭進去了。
  不過,任誰也無法想到,那個小小的一個范家,竟然會與一位先天強者扯上關系。kanmaoxian.com
  然而,他們的心頭卻同時劃過了一個詭異的念頭,只怕也沒有人會想到,太倉賀家之中,也會突然出了一個先天境界的強者吧。
  若是真的知道有這么一位高手的存在,只怕那些馬賊們的膽子再大,也不敢輕易上門挑釁了。
  隨后,當賀荃信提到袁家所贈送的禮物之時,賀武德的眉頭就不由地皺了起來。
  片刻之后,他道“荃信,你這一次可就做錯了,那黃金五萬兩收下也就是了,但袁家店鋪中的二成干股,卻是要不得的。”他沉聲道“袁家現在居住在鄭桐郡城之外,那里的大世家底蘊深厚,并不是我們這些小打小鬧的能夠比較。袁家將你們扯上,不過是想以這種方式將一鳴套在他們的戰車之上罷了。”
  賀荃信苦笑連連,道“爹,我當然明白,不過這件事情能夠是一鳴做主的,我也不好反駁啊。”
  賀武德輕哼一聲,道“你是一鳴的大伯,又為何不好……”
  說到這里,他的腦海中突地冒出了那一曰賀一鳴長嘯踏風而來,一刀之威,嚇破四千人為之膽寒的景象。
  在這一刻,他捫心自問,若是賀一鳴在場,并且對于一件事情做出了決定,那么他是否還有勇氣拒絕或者是推辭呢?
  一念及此,他的臉上亦是露出了一絲苦笑,先天強者之威,又豈是言語所能形容。
  雖然這是自己的孫子,但卻已經不能以平常人的目光來對待了。
  “一天,你現在去找一鳴吧,他回來之后,竟然又閉關了。唉……都已經是先天強者了,還要那么努力干什么。”
  賀一天應了一聲,雙手微微下垂,恭敬的退出了房門而去。
  不過他的心中卻是暗道,老爺子口中似乎是在埋怨著什么,但是他的表情和態度,哪里還有半點責怪的意思。他老人家對于六弟,確實是另眼相看啊。
  看到了賀一天離去,賀荃信疑惑的道“爹爹,您為何要支開一天?”
  賀武德的臉色凝重了起來,道“你剛才說,袁家還贈送了二位女人給天兒和鳴兒,這又是怎么回事。”
  賀荃信的臉上泛起了哭笑不得的神色,道“爹,這二位女人都是袁家的清白女子,其中一位,更是袁誠摯的蔗出子女,所以我才允許他們收下的。”
  賀武德臉色一扳,輕哼了一聲。
  賀荃信連忙道“爹,一鳴已經晉升先天了,就算是多娶幾房妾侍,也絕對沒有任何問題。女色的消耗,對于先天強者來說,并不算什么的。”
  賀武德嘆了一口氣,道“你懂個屁,我并不是說一鳴,而是說一天,難道你連他的前途也不顧了?”
  賀荃信連忙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玉瓶,道爹爹,您看這東西,有了此物,一天多一門妾侍,并不算什么。
  賀武德半信半疑的打開了玉瓶,頓時一股清香彌漫了開來。
  他的臉色瞬間微變,已經認出了玉瓶中的東西,隨后看向賀荃信的目光中露著難以置信的疑問之色。
  “爹,這些是精力金丹,都是一鳴送來的。”賀荃信猶豫了一下,道“我聽一鳴的口氣,似乎在他的身上,還有著一些類似的金丹。”
  賀武德重重的一點頭,雖然這只玉瓶中的金丹僅有三顆而已,但他卻是深知其中的價值,若是使用的好,家族中的實力,完全可以有著一個極大的提升。
  “不錯,有了這幾顆金丹,一天確實沒有問題了。但是一天去年剛剛成婚,如今就納妾,只怕程家的面子上,會不太好看。”
  賀荃信朗聲道“爹,您可以將我們去袁家的經過和親家們明說了,相信他們會理解的。”
  賀武德沉思片刻,終于是默默點頭,若是易地相處,只怕他也會有著同樣的選擇。
  “荃信,跟著一鳴的那個女人,究竟怎么樣?”
  “我不知道。”賀荃信苦笑道“我只是知道她們二個的來歷和名字,但這一切都是一鳴親口答應的。”
  “又是一鳴?”賀武德驚訝的問道。
  “是。”
  賀武德沉默了許久,終于是長嘆了一聲,道“一鳴終于長大了,也開始出他自己的聲音了。”
  賀荃信低下了頭,心中頗為感慨,想不到在賀家的第三代子弟中,第一個向長輩們出自己聲音的,并不是長子長孫的賀一天,而是老六一鳴。
  “等會兒,你將荃名,荃義,還有一天、一鳴叫到我們這里來,順便將那二個女子也喚來。”賀武德沉聲道“既然一鳴收了那個女子,那么也該給他一些家業了。”
  ※※※※“六哥,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在賀一鳴的房間之中,賀一濤滿臉放光的道“真不愧是先天強者啊,簡直就不是人。”
  賀一鳴雙眼直翻,真不知道這句話究竟是在夸贊他呢,還是在損他啊。
  緊跟著賀一天身后的,正是賀家三代中最小的賀一濤。
  在賀一鳴成為了先天強者,并且帶著一片濃郁的血腥味返回了賀家莊之后,他就立即以閉關為借口,躲避了眾人的那異樣的視線。
  賀一濤多次想要去找六哥探聽徐家堡之前所生的戰斗,但是在賀荃義的目光下,始終都是未能得償夙愿。
  這一次賀一天回來了,他立即是見縫插針的跟來,賀荃義也唯有搖頭苦嘆,自己一生小心謹慎,可是生出的兒子,卻皮的如同一只猴子般難以約束,真是無可奈何。
  “六哥,說說看,你是如何做到的,一刀斬殺二千人,四千人被你殺了八成,逃出去的連二成也沒有。”賀一濤的一雙眼睛閃閃光,亮若星辰“他們都是站在原地等你殺么?”
  賀一鳴微怔,道“一濤,你究竟在說些什么?都是從哪里聽到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賀一濤無辜的道“六哥,這些可都是家中仆人們說的,他們可都是曾經跟隨爺爺參加過那一次戰斗的。他們說,你一刀斬殺了馬賊的后軍二千人,隨后又一刀將剩下的人斬殺了一大半,隨后這些馬賊們都跪下來向你求饒,你宅心仁厚,免了他們的姓命。”
  賀一鳴張大了嘴巴,雖然他已經是一位絕頂的先天境界的強者,但是在聽到了這個夸張了十倍的戰績之后,卻依舊是忍不住有些頭皮麻。
  目光朝著大哥看去,只見賀一天也是滿臉的好奇,靜靜的看著自己,似乎是想要聽他的解說。
  長長的一嘆,賀一鳴道“大哥,一濤還小,我無話可說,但是您也會相信么?”
  賀一天猶豫了一下,道“如果是其他人的傳說,我未必相信,但是對于六弟你,我就不敢說了。”
  確實,在六弟的身上,他見證過了太多的奇跡。經過了無數次的意外之后,已經讓他在心中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覺。
  那就是無論在六弟的身上生了任何事情,似乎都是有可能的。
  包括一刀斬殺二千人的壯舉,若是生在其他人的身上,那么賀一天肯定會嗤之以鼻的。但若是六弟么……縱然是他的理智告訴他,這肯定不可能。但是在他的心中,其實還是半信半疑的。
  賀一鳴感受著二股充滿了期盼的目光,終于是徹底的無語。
  他搖了搖腦袋,突兀的感到了身上似乎是有著一個沉重的負擔。在他身邊的人,都是那么的相信他,簡直就是將他當做了無所不能的神仙。這讓他在心中感動的同時,也是有些忐忑。若是有朝一曰,自己辜負了他們的期望之時,他們又會多么的失望呢?
  這個念頭在他的心中一掠而過,就立即被他硬生生的壓了下去。
  在經過了那么多次的磨礪之后,他的心志已經是堅若磐石。一時的恍惚對于他而言,就像是擎天一柱之下的一縷浪花,一轉眼就已經消失,無法對他構成任何的威脅。
  “大哥,一濤,我可以老實的告訴你們,這根本就是一個謠言。”賀一鳴沉聲說道“沒有人能夠一刀斬殺二千修煉者,因為那絕對不是人力能夠達到的。”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賀一鳴的心中突地涌起了一陣疑問。
  當初他在施展那一刀之時,已經是竭盡全力,簡直可以說是將吃奶的力量都揮了出來,才能夠勉強釋放出一片籠罩了二百人方陣范圍的如雨刀光。
  若是這二百人并不是組成了一個整齊的方陣,不是在一小片區域內排列的密密麻麻,而是分散開來。那么他的那一刀就絕對不可能造成如此強大的令人難以置信的赫赫威勢。
  一刀斬二百,若是換一個場合,那就絕無可能了。
  可以說,這一刀之威,怕是從此以后,已成絕響。
  只是,在他的心中,卻隱隱的有著一個恐怖的念頭。
  若是他的動作再快一點,若是他的真氣再強一點,若是他的身形真的融入了整個山雨之間,那么是否能夠在一刀之內,將漫山遍野全部籠罩其中呢?
  若是真的達到如此境界,那么別說是二千人,只怕就算是二萬人,也休想承受這威力無匹的一刀了。
  當然,這個想法實在是太過于瘋狂了,縱然是他,也只不過稍微的想象一下罷了。
  人的力量,又如何能夠真的與整個大自然相比,有著這種想法的人,怕是只有那些不自量力的瘋子了。
  賀一天和賀一濤互望一眼,他們都看到了賀一鳴眼中那突然浮現出來的茫然,不由地心中大奇。
  “六哥,你在想什么?”
  賀一鳴如夢初醒,他尷尬的一笑,道“沒什么,我只不過是想到了一個招式上的問題,一時有點兒入迷了。”
  賀一天兄弟二人都是感嘆不已,怕是也唯有這種時時刻刻將武技之道放在第一位的心態,才能夠造就出如此不可思議的強人吧。
  “六哥,原來你并沒有一刀殺二千啊。”賀一濤頗為失望的說道。
  賀一鳴沒好氣的道“一濤,做人要現實一點,一刀二千?你以后那是什么,就算是麥子,你一刀也割不了二千呢。”
  說道這里,他的心中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
  賀一濤莫名其妙的問道“你明白了什么?”
  賀一鳴轉頭,肯定的道“大哥,你還記得呂辛紋吧。”
  “當然。”
  “此人曾經傳聞,血屠某一千年世家,殺人無算,是以被稱為血屠夫。”賀一鳴苦笑道“什么殺人無算,上千人四散逃命,又要他如何去殺?這根本就是妖言惑眾啊。”
  賀一天驚嘆一聲,隨后釋然。
  雖然這僅僅是一種猜測之言,但是只要看看賀一鳴此刻的待遇,就可以推想個不離十了。
  先天強者雖然厲害,但若是眾人四散而逃,他畢竟只有雙手雙腳,又能夠追殺多少人呢。
  豁然,從門外傳來了一道溫和有力的聲音“一鳴,一天,隨我出來,爹爹有事吩咐。”
  賀一天和賀一鳴立即站了起來,至于賀一濤,卻是脖子一縮,哧溜一聲鉆入了賀一鳴的內室之中,連頭也不敢露出來了……
  賀一鳴兄弟二人相視一笑,在面對三叔之時,一濤確實是畏之如虎。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