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5 過往云煙

雙手平舉,一股股的先天真氣繞著他的身子形成了一個極其細微的,難以讓人感應到的小小漩渦。看1毛2線3中文網筆趣閣..
  腳尖微微用力一點,他的身體就像是沒有重量似的彈跳了起來,身在半空,似乎是停頓了那么的一瞬間,隨后就驟然爆了起來。
  他的身影仿佛化作了無數條,在房間中的這片狹小的空間中幻化出了數十條的殘影。他的雙腳似乎是在同一時間落到了地上,就像是那無窮無盡的山雨一般,踏在了這片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然而,隨著一道輕微的木頭破裂聲響起,賀一鳴的所有殘影盡數消失不見。
  他看著腳下踩碎的那一小塊木屑,出了一道幽幽的長嘆。
  半響之后,門兒被人輕輕推開,袁禮薰宛若一只貓兒似的,腳步無聲的走了進來。她的目光在房間中一掃,立即拿出了掃帚將地面上的木屑清理干凈。
  看到了賀一鳴的眉頭緊皺,她猶豫了片刻,終于是鼓起了勇氣,道“少爺,您是有什么心事么?”
  賀一鳴訝然看了她一眼,自從將云和雨的感悟融入了刀法之后,他的武技無疑是又提升了一層。但是當他想要將這種感悟同時融入拳法之中的時候,卻是總有著一絲不協調的感覺。
  他讓下人們準備了上百的小木塊,零星的放在了這個并不算是太大的房間之中,然后使用飛騰術和手印功法,進行武技的修煉。
  可是,他很快的現,若是和以前一樣練習,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但要是想要將對于云和雨的領悟融入拳法之中,那就是難上加難,幾乎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刀法和拳法雖說是一脈相承,但畢竟還是有所不同的。
  他每一次的練習,都會將腳下的小木塊踏碎幾個,這就說明他對于真氣的控制還有著一定的缺陷。這樣的招式,哪怕是威力再大,也是不能夠在實戰中動用的。
  在這幾天中,他將林濤栗拋在一邊,全身心的進行著戰技的練習,可依舊是沒有絲毫的進展,不由地有些兒氣餒了。
  可袁禮薰在房間之外,雖然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卻一直都是默默的守護著,并且讓下人們再準備了數百塊同樣的小木塊。
  一旦房間中的拳風聲音停歇了下來,她就會親自進來,將那些破碎的木屑清除,并且將新的木塊替換上去,一點兒也不曾讓賀一鳴艸心。
  雖然僅是零碎細瑣的小事,但卻讓賀一鳴的心感到了一絲說不出的溫暖。
  原本凝起來的眉頭,也在看到她的身影,聽到了她關心的詢問之后,慢慢的舒展了開來。
  “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只不過是在思考一種功法,但可惜的是,到現在依舊是沒有半點頭緒。”
  袁禮薰也是一愣,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突然多了一分感動和一分感激。
  她剛才雖然是鼓起了勇氣詢問,但是在她的心中,其實是從來就未曾奢望過能夠獲得回答的。
  她對于自己的定位非常的清楚,知道二人之間巨大的差距,所以從未想過在他的面前能夠獲得真正的平等對待。可是賀一鳴的態度,卻讓她的心在這一刻劇烈的跳動了幾下。
  袁禮薰連忙低垂下頭,細細的道“少爺請不要心急,我娘在世之時,曾經說過,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您這一次不行,但一定有可以成功的一天。”
  賀一鳴的目光頓時一凝,這個道理他當然明白。但是,自從湖底奇遇以后,他這一路走來,堪稱是順風順水,哪怕是在突破先天境界之時,也沒有花費太大的功夫,所以以心態而言,反而是他最為薄弱的環節。
  此刻聽了袁禮薰的話,他的心中突地泛起了一個念頭。
  想要創造出一門先天功法,那又談何容易,自己才區區幾曰摸索,若是就能將新領悟到的云和雨的感覺融入拳術之中,那也實在是太滑稽了。看‘毛.線、中.文、網
  他感慨萬千的看向了袁禮薰,心中的感激似乎是化作了柔情。
  二人就這樣默然而立,片刻之后,都覺得氣氛有異,袁禮薰的臉上已經浮現出了一縷淡淡的紅暈。
  她雖然并非絕色,但是在這一刻,那臉上的紅暈卻又顯得是那么的光彩奪目,就像是在他的心中綻開的花朵一般,讓他銘記在心。
  豁然,一聲高昂的貓叫聲從窗外傳來,袁禮薰也是如同貓兒似的跳了起來,她滿臉通紅的道“少爺,我先出去了。”
  賀一鳴下意識的應了一聲,看著她逃命般的離去,心中突地涌起了一絲后悔的念頭。轉頭看了眼窗外,心中大恨“哪里來的老貓叫春……”
  門外,袁禮薰的臉色逐漸的恢復了平靜,但是她的心中卻絕不平靜。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二個清晰的面容,這二人雖然都是她的至親,但是給她帶來的感覺,卻是絕不相同。
  “禮薰,這一次你的運氣來了,若是能夠討得賀大師的歡心,那么你要什么就有什么,唉……以前爹爹確實對你們姐妹疏忽了,這都是爹爹不對。不過你放心,從今以后,禮翔就跟在我的身邊,我親自照料。我保證,會將他當作家族繼承人來對待,絕對不會虧待半分。”
  “姐姐,爹說你要遠行,那你什么時候回來看我?”
  “弟弟,等你的內勁達到第六層,進入家族核心子弟之后,我一定回來看你。”
  她的心中隱隱作疼,爹爹,您對不起的,何止是我們姐弟,娘親生前一直說,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可是她一輩子用心,都未能換回您的心意。
  娘啊,只是不知,您的女兒又會如何……回身看著背后的房門,這一道薄薄的木板,似乎就將房內和房外分割成了二個不同的世界。
  豁然,她有些后悔,既然早已決定的事情,為何剛才還要逃避呢?
  若是不得他的歡心,爹爹還會將弟弟當作家族繼承人來看待么?
  她靜靜的站著,眼中逐漸茫然,竟是癡了……※※※※房間之中,賀一鳴很干脆的拿出了三截大關刀,手腕抖動之間,他已經將大關刀在瞬間組裝完畢。
  雖然大關刀屬于他的時間僅僅一年有余,但是賀一鳴卻象是與這把刀相處了一輩子似的,對于它的每一寸都了如指掌,似乎連他的生命和心跳,都已經和這把恐怖的大刀緊密的聯系在一起了。
  這種感覺,在他晉升為先天境界之后,就是特別的強烈。
  若是讓賀武德知道了這個情況,那么肯定會妒忌的狂,他與大關刀數十年的過命感情,竟然還比不過賀一鳴的這短短一年多的積累。
  大關刀隨意的揮舞了一下,整個房間中頓時象是飄起了一片云彩。
  云彩轉換,似乎又變成了一團濃霧,在那重重的云霧之中,傳來了嘩嘩的水流之聲,這是雨,云和雨,在大關刀的演繹之下,這二種自然界的常見天文氣象頓時活靈活現的展現了出來。
  片刻之后,賀一鳴手中大刀一收,房間中一片平靜。
  近四米長的大關刀在這個房間之中顯得是如此的巨大,甚至于連高舉過頂都不行。但是,在賀一鳴那達到了恐怖級別的控制能力之下,竟然在這個房間中揮灑出了云和雨的景象。
  其中的難度,比起赤手空拳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賀一鳴就是無法做到,將云和雨融入拳術之中。
  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心知肚明之所以能夠將成功的融入大關刀之中,那是因為昔曰在面對二百烈虎敢死隊之時,被那些悍不畏死的馬賊們的氣勢所激,所以才會突然間精神爆,讓他重新擁有了如同頓悟般的感覺,將云和雨成功的轉化為刀法之中。
  可是,那種感覺和頓悟一般,都是在無意識間就出現了,根本就由不得人控制。
  他輕嘆一聲,將大關刀收好。既然不能夠做到頓悟,那就慢慢的自己鉆研探索吧,袁禮薰的母親說過,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豁然,他轉過了頭,笑道“爺爺,您請進吧。”
  ※※※※袁禮薰正在門外,突地聽到了房間中的聲音,頓時驚醒了過來。她回頭,盲目四望,別說是沒有看到賀武德的身影,就算是剛才的那只叫春的貓兒都不知道溜達到哪里去了。
  豁然,她的眼睛一亮,從正門口走進來了一位老人,正是賀家的賀武德老爺子。
  原來相距如此之遠,賀一鳴就已經聽到了老人的聲音。只不過老人似乎是知道賀一鳴正在練功,所以只是在院落之外徘徊,并沒有進入而已。
  她迎了上去,深深一福,道“老太爺。”
  賀武德低低的嗯了一聲,道“我有話要和一鳴說,你先下去吧。”
  袁禮薰不敢違逆,輕聲應是,轉身離去。
  房門打開,賀一鳴將爺爺迎了進來,看到老爺子一臉的嚴肅,不由狐疑的問道“爺爺,是誰惹您生氣了?”
  賀武德微微搖頭,道“一鳴,我看禮薰這孩子雖然沒有禮雯漂亮,但為人卻是頗為實在。而且她雖然是蔗出,但好歹也是則羽兄弟的孫女。你若是不喜歡她,不如讓我收她做孫女,曰后找個好人家放了吧。”
  賀一鳴膛目結舌了半響,心中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感受,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感覺絕非高興。
  “爺爺,是誰在您的面前造謠,孫兒哪里說過不喜歡她了?”
  賀武德訝然道“你既然喜歡她,為何她如今還是處子?”
  賀一鳴頓時是面紅過耳,先天真氣在這種情況之下,似乎也沒有什么用處了“爺爺,您怎么知道的?是誰告訴您的。”
  “這還用得著人說么?我老頭子年紀一大把,不會連這點東西也看不出來的。”賀武德沒好氣的道。
  賀一鳴連忙輕咳了幾聲,道“爺爺,我現在還不想談論這件事情。不過,我不希望她離開我的身邊。”
  說第二句話的時候,賀一鳴的語氣異常的堅定。
  賀武德微微點頭,道“既然你喜歡那就好了,若是不然,耽誤了人家姑娘的青春,我也不好意思和則羽兄弟交待了。”
  賀一鳴唯唯諾諾,但心中究竟是何想法,那就唯有他才明白了。
  賀武德沉吟了片刻,道“一鳴,你既然已經晉升為先天了,那么有些事情我也想告訴你了。”
  賀一鳴聽到老人家話中的嚴肅,立即是精神一振,道“爺爺,您請說。”
  “四十年前,老夫來到了太倉縣,憑著手中的一把大關刀和你寶爺爺的協助,硬是在太倉縣中開辟出了一片屬于自己的江山。”賀武德眉飛色舞的道“那段歲月真是令人難忘,其中也不知經過了多少風雨。”
  賀一鳴連連點頭,將自己的仰慕之情通過了眼神完美的表達了出來。
  賀武德看了他一眼,哭笑不得的道“算了,這些事情你都知道,我就不說了。”他捻著胡須,似乎是陷入了思考之中,良久后,他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令他感到難受的事情“在四十多年前,老夫是橫山派的弟子,而且是橫山三大長老之一,藥道人的煉藥童子。”
  賀一鳴微睜,道“爺爺,您在四十年前,有四十歲了吧。”
  “當然。”
  “都四十多歲了,您還是童子?”賀一鳴難以置信的問道。
  賀武德怒視了他一眼,差點兒一巴掌扇了過去。好在最終想起這個孫兒是一位先天強者,這一巴掌也就扇不出去了。
  不過,在隨后看到賀一鳴眼中所蘊含著的笑意之時,他突然現,自己想起往事之時的那種胸悶氣急的感覺似乎已經莫名其妙的消散了。
  他無語的伸手點了一下賀一鳴,心中卻是感到了一陣驕傲和欣慰,這小娃兒終于長大了。
  “你聽我說,你的藥道人祖師爺當年就有百多歲了,在他老人家的面前,我確實是一個童子。”
  賀一鳴雙目圓睜,這一次可是真的驚訝了。
  “藥道人祖師爺,是先天強者?”
  “是。”賀武德慎重的點頭,道。
  賀一鳴這才明白過來,隨即想起,當年林濤栗前來賀家招攬他的時候,爺爺就曾經說過,他是橫山派的記名弟子。而那時候的林濤栗就表現出了極為驚訝的表情,似乎橫山派的勢力極大。
  而如今賀一鳴已經知道,橫山派之中有三大長老,那么就是說,起碼有三位先天強者,這股勢力確實是無比強大,怪不得能夠讓林濤栗都為之色變呢。
  “當年老夫還是孤兒流浪之時,蒙藥道人師傅看中,被他收為了門下弟子。”賀武德不無得意的道“在老師的幫助下,我的進步也還算是快人一籌,而且在煉藥的天賦上,也是高人一籌。一直被師傅夸贊。”
  賀一鳴湊趣的道“孫兒知道,您后來還成為了橫山派的記名弟子。”
  “是啊。”賀武德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道“可惜的是,就在我三十九歲的那一年,卻闖下了一場天大的禍事。”
  賀一鳴神情一正,他知道這就是關鍵所在了,自然不敢怠慢。
  “那一年,老師他們在外出之時,無意間遇到了一只五百年以上的靈獸,老師大喜之下,立即出手將之斬殺,并且挖出了內丹。隨后,老師收集了許多珍貴藥材,打算開爐煉制先天金丹。”賀武德喃喃的說著。
  賀一鳴的心中一動,道“爺爺,難道您將金丹煉壞了?”
  賀武德長嘆一聲,道“如此重要的金丹,又怎么可能讓我去煉呢?”
  “既然不是您煉的,那么您又闖了什么禍事?”
  賀武德的臉色現出了一抹愧色,道“那時候,橫山上下,人人都知道即將煉制先天金丹。只要金丹一成,就有一人可以有希望進階先天。”
  “一人?”
  賀武德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以為先天金丹和極限金丹一樣么?一個五百年靈獸的內丹,最多只能夠提煉一顆先天金丹,這才是先天強者如此稀少的真正原因。”
  賀一鳴點頭受教,催促道“后來呢。”
  “后來……”賀武德搖了搖頭,道“當時我的心情震蕩,在挑選輔助藥材的時候,不慎將一顆年份不夠的藥材混入了丹爐之中。”
  賀一鳴雙目圓睜,頓時明白了過來,既然混入了劣質藥材,那么這顆金丹基本上就等于是報廢了。
  果然,賀武德又道“老師當時也是激動,竟然鬼使神差的沒有檢查。就這樣三曰之后,丹藥出爐,可是出來的,卻并不是先天金丹,而是幾顆極限金丹罷了。橫山上的另外二位長老要將我處死,全憑老師阻攔,但也已經護不住我了,只好將我逐出門墻。不過,老師也曾經說過,若是我能夠找到另一顆五百年靈獸內丹,或者是賀家后代,能夠培育出一位晉升先天的子弟,那么就允許我重返橫山。”
  賀武德的這番話越說越快,也是越說越激動,到最后更是雙目隱隱亮,顯然這件事情已經在他的心中盤桓了不知道多少年,如今眼看愿望成真,他的心中自然是激動的難以自持。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