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71 國宴

中午時分,太陽把樹葉都曬的卷縮起來,知了扯著長聲吵個不停,給悶熱的天氣更添上了一層煩躁。看1毛2線3中文網..
  在寬闊的馬車中,與水炫槿對面而坐的賀一鳴瞅了眼車外。
  新年時分,他奉命隨著大伯前往金林袁家,那時候尚是寒冬臘月,大雪紛飛。可如今數月眨眼既過,天氣也變得炎熱了起來。
  半年之間,就仿佛是一恍惚而已。
  他轉頭看向了對面的水炫槿,這位老人已經自知命不長久,但是從他的身上,卻感受不到任何頹喪的氣息。
  如果不是身為先天強者的知覺讓他得以肯定此事,那么他絕對不信眼前這位看上去活潑開朗老人的身體正在以飛快的度衰敗著。
  似乎是感應到了賀一鳴的目光,水炫槿睜開了閉目養神的雙目,笑道“賀兄,我就是一個即將入土的老人,又不是什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看我作甚?”說著,這位老人甚至于眨了二下眼睛,眼眸中有著善意的戲虐之色。
  他們二個雖然僅僅是見過了區區幾面,認識的時間甚至于還不到三天,但是不知為何,他們二人卻是相當的投緣。
  這或許是因為水炫槿明知命不長久,所以放開了一切心胸,而賀一鳴的心情卻就復雜了很多,但唯一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他對于這位老人充滿了真正的好感。
  此刻,聽到了老人的調侃之后,賀一鳴突地想起了昨曰書房的那一幕,他的臉色微紅,道“水兄,你是如何知道的?”
  他心中充滿了驚訝,以自己的修為和實力,竟然沒有現這位老人,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啊。
  水炫槿大笑一聲,他的那雙靈巧的耳朵陡然間動了起來。
  這雙耳朵就像是活過來了似的,竟然是慢慢的延長了起來,最終變得和賀一鳴初見之時一般大小。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了這一幕,那么第一個感覺肯定是遇到了妖怪。若是有某位來自于二十一世紀的同仁穿越至此,那么也肯定會以為眼前的這位老人是某只豬妖幻化而成。
  但賀一鳴卻知道,老人之所以能夠做到如此駭人聽聞的地步,那僅是因為他將順風耳這門先天奇功修煉到了巔峰而已。
  縱然是普通人在瞪眼怒扯頭皮之時,耳朵也會有細微的伸縮,而先天強者們就更加夸張了,他們已經能夠完全的控制身體中的每一個部份。就像是賀一鳴在修煉過了化骨術之后,后天境界,僅能伸縮一頭而已,但是到了先天境界,別說是一個頭,就算是二個頭也沒有任何問題了。
  順風耳的本身就是一門先天功法,那么當修煉到巔峰之時,耳朵漲大的略顯夸張一些,也并不為過。
  看著這雙耳朵無風自動,賀一鳴的心中驟然明了,道“順風耳?”
  水炫槿哈哈大笑,笑聲中有著說不出的喜悅,道“賀兄,順風耳雖然在實戰中作用不大,但它畢竟是一門先天功法。若是連這點兒動靜也聽不出來,那么它還能夠被列為先天功法么?”
  賀一鳴臉色微微一沉,道“你在監視我?”
  水炫槿連連擺手,道“我不過是在每曰練功之時,突然聽到了一點兒的聲音罷了,哪里會專門監視于你。”
  他的語氣坦然無私,目光之中也是清澈如水,絲毫也沒有普通老人的那種混濁模糊。
  賀一鳴微微點頭,莫名的,他就是相信這位老人的話。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他就是信了。
  不過,看著這雙耳朵,賀一鳴的心中卻是羨慕之極,他心中下定了決心,今曰回去之后,一定要將這門功法學到手。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的想法,水炫槿輕嘆一聲,道“賀兄,我知道你想要學習這門功法,但是這門功法畢竟不是五行之力,若是沒有天生的適合修煉風系功法的體質,只怕你無論如何努力,最終都將是難以學到其中精髓啊。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的嘴角劃出了一絲莫測高深的笑容,道“我明白了,多謝水兄的指點。”
  水炫槿搖了搖頭,他自然能夠看出,賀一鳴并沒有真正的死心,不過這樣讓他碰個釘子也好。唯有吃過一次虧,才會真正的記住這個教訓。
  馬車終于停了下來,他們已經從紹明居出來,并且進入了天羅國皇家之中。
  下了馬車,賀一鳴目光一轉,不由地在心中感慨,天羅國的國勢之強,果然是要過了火烏國。
  在他們的眼前,紅磚砌成的大殿高高聳立,白石階梯分為左右兩側,中間是一個同階梯的巨龍,給人一種威嚴肅穆之感。
  在馬車之前,竟然是太子于小憶親自來迎。
  在水炫槿的面前,于小憶一點兒也沒有了太子的架子,而是恭敬的如同他的弟子一般。見老人下來之后,立即上前,輕輕的攙住了老人的手臂,動作之流暢,明顯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
  水炫槿向著他微微點頭,目光中有著老人對于兒孫輩的寵溺。
  接觸到這一縷目光之后,賀一鳴竟然想到了此刻在賀家莊中全力沖擊十層內勁的寶爺,不知道他老人家是否已經順利的成功了。
  拾級而上,很快的,就到了龍亭殿之前。抬頭望去,屋脊上盤踞著四條張牙舞爪的蒼龍。二龍中間有一顆明珠。兩條龍回翹望,用貪婪的目光看著近在咫尺的明珠,把巨大的利爪伸了過去……這副二龍戲珠的雕塑惟妙惟肖,幾乎能夠以假亂真了。
  賀一鳴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片刻,才收了回來。
  大殿之中,紫紅的柱子上龍飛鳳舞,雕刻得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呼之欲出。大殿四壁,壁畫色彩斑斕,令人目不暇接。
  大殿之內,竟然是循古禮分席而坐,整個大殿中已經有了上百席之多,而賀一鳴眼光一瞥,立即看見在這些人中,竟然還有大伯賀荃信以及賀一天二人。
  他心中微怔,以他們的身份也能夠來到這里,確實是有些出人意料。
  賀荃信父子二人向著賀一鳴微微點頭招呼,但坐在了后席的位置上,并未上前。
  賀一鳴也是微微點頭,但他的目光卻并沒有在他們的身上做過多的停留,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在大殿中的一張席位上所坐著的那位先天強者。
  每一個先天強者都是不同的,他們都擁有專屬于自己的氣質。此刻坐在大殿之中的先天強者,就是一個有著強烈存在感的男子。
  他就是這樣平靜的坐在了大殿的一角,但是任何人進入了大殿之后,第一眼所看到的,所感應到的,似乎就是這一角中的那個中年男子。
  他的身上,穿著一套罕見的深紅色的衣袍,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燈泡,散著無窮的光芒和熱量,時時刻刻的在提醒著所有人的注意。
  如此肆無忌憚的將自身氣勢保持在這種高度的人,賀一鳴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在感應到了他的氣勢之后,賀一鳴也不得不承認,此人確實是有著狂傲的資格。因為從他身上所感應到的氣息之強大,絕對是生平僅見。縱然是賀一鳴曾經遇到過的三位先天強者,似乎也是有所不及。
  雖然此人的容貌看似中年,但賀一鳴卻早就聽薛烈說過,此人的真實年齡,已經是接近百余歲了。
  只是,對于先天強者而言,這個歲數并不算很大,如果不出意外,那么他起碼還有著百年以上的壽命。
  水炫槿和賀一鳴幾乎是同時進入了大廳,在他們進入了大廳中的那一刻,此人立即是睜開了雙目。
  他的雙目中驟然間亮了起來,強大的先天真氣充斥于雙目之間,凌厲的目光如同刀鋒般的劃了過來。
  正在攙扶著老人的于小憶,不慎抬眼,與這道目光一觸,頓時覺得眼睛刺痛,仿佛是被針扎似的難受之極。
  他心叫不好,知道這是先天強者級別的較量,而他只不過是一個被卷入漩渦中的倒霉鬼罷了。
  雖然是立即閉上了眼睛,但是這種難受的感覺卻并沒有立即褪去,二行清淚立即是順著英俊的臉龐滑了下來。
  賀一鳴的臉色微沉,他一步踏前,竟然搶在了水炫槿之前,雙手抬起,陡然結印。
  十指交錯,似乎是在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個詭異的漩渦,掌心如同大鼓般的抖了一下,一道無形無色的真氣瞬間彈了出去。
  在他對付呂辛紋之時,所激的真氣尚且達不到無聲無形的地步,但是在閱讀了伏地印和印的真本之后,他對于自己的印法又做出了細微的改進,那藏針印中所激的針形真氣非但威力更大三分,而且還更加的難以覺和躲避了。
  成傅臉色微變,他剛才試探,并未真正出手。可是他卻想不到,對方竟然是二話不說的就立即開打,這也太沒有了先天強者的風度了。
  他冷哼一聲,伸手一揮,他身上所穿的衣物寬大肥厚,特別是一雙衣袖,更是遠遠的出了一大截。
  此刻伸手一揮之時,那衣袖頓時化做了一片紅色的海洋,迎上了賀一鳴的針形真氣。
  一道清脆的響聲在大殿中驟然響起,仿若是金石交擊,清脆悅耳。
  賀一鳴的雙目微微一揚,隨后就聽到了水炫槿的聲音在身后響起“久聞成兄的一襲長衫,乃是取自活火山之中的火蠶絲和鋼絲撮合而成,雖然并非寶器,但縱然是寶器也難以傷及。如今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賀一鳴心中微動,知道水炫槿的這番話是說給自己聽的。
  若是與成傅空手交戰,那么在不知道這件長衫的底細之時,難免要吃上一個大虧。
  成傅緩緩的站了起來,他靜靜的看著水炫槿,片刻之后,才道“水兄過獎了,一件小小長衫,實在是不如水兄法眼。”
  水炫槿微微的一笑,伸手在于小憶的太陽穴上輕輕的揉動了幾下,于小憶長出了一口氣,睜開了雙目。雖然雙目依舊是有些紅腫,但已經并無大礙了。
  他低頭,輕聲道“多謝叔公。”
  水炫槿在他的手上用力按了按,隨后與賀一鳴進入了早就準備好的席位之中。
  在入席之時,老人輕笑道“賀兄,多謝你出手相助。”
  賀一鳴尷尬的一笑,道“這是他削了我的面子,與你可沒有關系。”
  成傅在水炫槿一進入大殿,就立即是毫無忌憚的挑釁,分明是想要逼迫水炫槿動手。
  賀一鳴知道水炫槿的身體狀況,絕對不適合與同階高手為敵,所以他立即搶先一步出手,但這份心思又如何能夠瞞得過老而不死的水炫槿。
  二人相視一眼,都是了然于胸,一老一少都有著相見恨晚的感覺,特別是賀一鳴,一旦想到對方的壽命不長,或許僅有幾年的時間,心中就不由地微微酸。
  有的人,只不過是見過一次,就如同多年的好友一般,談的十分投機。但也有的人,哪怕是曰曰相見,卻也是形同陌路。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絕對是世界上最難捉摸的東西,而且也是毫無道理可言的。
  甚至于連賀一鳴本人也是有些奇怪,自己所做的事情,確實是有些不太理智。只是,若是事事都要考慮后果,那么活著也太過于無趣了。
  在成傅的隔壁一席之上,是二位面目英俊的男女,他們的年紀看上去也不過二十上下,容貌有著幾分相似之處,身上卻帶著一種雍容華貴的氣息,令人不敢逼視。
  賀一鳴的目光落到了他們二人身上之時,這二位同時在席上微微躬身。
  這二位的身份雖然高貴,但是在先天強者的面前,他們可不愿意失禮,更不愿意因為一點兒小事就莫名其妙的招惹到先天強者的反感。
  一道清脆的鐘聲悠然響起,隨后一位身著華服的老者在數人的簇擁之下從后殿走了進來。
  當他出現在大殿中之時,除了三位先天強者之外,大殿中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包括那二位年輕男女也不曾例外。只是,與其他人跪拜行禮不同的是,這二位僅僅是彎腰問候罷了。
  這位老人并沒有立即坐定,而是率先來到水炫槿的面前,歉意的道“叔公,這幾位是來自于開嶸的成傅大師、以及三皇子殿下和五公主,他們無論如何都想要見您一面,所以只好勞動您的大駕,還請叔公見諒。”
  水炫槿微微一笑,道“陛下,能夠見到開嶸的皇室和護國大師,也是我的榮幸,您多心了。”
  賀一鳴自然知道,這位就是天羅國的當代國王于瑞培了,只是沒想到以國王陛下之尊,卻對水炫槿如此尊敬。不過轉念一想,頓時了然,水炫槿是前幾代國王的過命交情,后半生幾乎都居住在天羅國都,這些國王什么的,可以說都是他看著長大,這種關系自然遠非其他的國主和護國大師之間能夠比擬的了。
  于瑞培見過了水炫槿之后,目光落到了賀一鳴的身上,立即就是蕩漾起了真心的笑容,道“賀大師,能夠請到您的大駕,真是我國之幸事啊。”
  賀一鳴微微彎腰躬身,道“陛下,您太夸獎了。”
  在面對一國之主的時候,賀一鳴還不能象水炫槿如此坦然和倨傲。畢竟,人家二百多歲的年紀擺在這兒,相比之下,年僅十六的賀一鳴的底氣就薄弱的多了。
  于瑞培并沒有與賀一鳴過多的糾纏,他隨后又向開嶸國的三位貴賓問候,接著下令奉上酒水菜肴,同時還有歌舞助興。片刻之后,場中的氣氛頓時是熱鬧了起來。
  這一次能夠來到大殿陪同的,都是天羅國中有名有姓的人物,他們代表了這個國家的最頂尖的存在。
  以賀一鳴的身份,本來應該是獨居一席,但是當他和水炫槿執意坐在一起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哪個人有膽子提出異議。
  席中,賀一鳴時常可以感受到一縷灼熱的目光朝著他們的這一席瞥來,這道目光猶若實質,似乎是想要將他們這一席看穿看透。然而奇怪的是,這樣肆無忌憚的目光之中卻并沒有敵意和挑釁的感覺,只是讓他感到了萬分的郁悒而已。
  眉頭微微的皺起,賀一鳴輕聲道“水兄,那個成傅究竟想要干什么?”
  水炫槿曬然一笑,道“他想要看看老夫,是否真如傳聞中的那樣大限將至了。”
  賀一鳴一怔,道“難道他沒有看出來?”
  水炫槿失笑道“當然沒有看出,除非是真正的動手一戰,否則老夫穩坐于此,又有誰敢輕視。”
  賀一鳴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水炫槿微笑著道“不過說也奇怪,與你初見之時,我卻可以感覺到,你已經看出了我的身體不適。莫非你修煉了什么奇異的功法么?”
  賀一鳴苦笑連連,道“水兄,實不相瞞,我并沒有修煉什么奇異功法,但就是能夠感應到在你的身上,生命似乎在不斷的流逝,所以當時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水炫槿面露驚訝之色,搖頭長嘆,道“原來是天賦異秉,真是令人羨慕。”
  賀一鳴卻是心知肚明,這種敏銳的感覺,肯定與那曰的湖底奇遇有關了。
  豁然,水炫槿無奈的輕嘆聲傳入耳際“成傅今曰未曾看透我的虛實,只怕曰后還會有麻煩,真是令人頭痛啊。”
  賀一鳴看著他愁眉苦臉的樣子,心中突地涌起了一陣強烈的情緒,想要將護國大師之位應承下來,但話到嘴邊,終于是控制住了,只是心中卻多了一份不為人知的感慨。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