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86 異寶

雙頭靈獸的一只腦袋吐出了青色的風之吐息,化作了強大的力量擊打在那落入了水中的袁禮薰身上,而另一只腦袋卻始終未曾放松對于賀一鳴的警惕。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那口中噴出來的火團度,更是在下一刻快了一籌。
  可是,就在這時候,它卻感到了一種巨大的危機感。這種感覺就是來自于眼前的這個人類,雖然從一開始,這個人類就已經給了它類似的感覺,但是卻遠沒有這一刻的如此強烈。
  它的四只眼睛終于露出了驚恐的到了極點的神色,留戀的目光在那一圈圈漣渏蕩漾開來的水潭上瞥了最后一眼,頓時做出了遠離此地的決定。
  雖然它舍不得那塊奇異的巨石,但它卻更加明白,在失去了巨石能力的加持之下,若是還要與眼前這個人類糾纏下去,那么它的下場將會萬分可悲。
  然而,就在它決定離去之時,那種危機感驟然間大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在它的四只眼睛之中,已經被一片光所淹沒,徹底的淹沒了。
  ※※※※
  空中的氣氛瞬間就已經生了莫名的改變,當賀一鳴體內的真氣流轉變成了混元勁之時,不僅僅是他身周的天地之力生了某種扭曲,而且這種力量更是在轉瞬間就擴大到了小半個山谷之中。
  大關刀之上爆出來耀眼奪目,令人難以逼視的光芒,在這一刻,大關刀的刀頭似乎是變成了一顆太陽,一顆散著金屬顏色的太陽。
  沒有任何聲音,似乎在這個區域內,就連聲音也被這道詭異而強大的金屬色彩給遮掩了。所有的光芒在瞬間匯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刀芒,那反射的光芒彪悍凌厲。
  驟然間,賀一鳴的身體從原地消失了,隨后,在他的身周才響起了如同山崩海嘯般的尖銳嘯聲。
  大關刀之上的刀芒再也不是如同靈蛇般的吞吐著了,而是成了一個巨大的,猶如實質一般的金屬色彩,就像是從刀頭之上延伸出去的刀尖似的,散著森嚴寒意。
  雙頭靈獸的大口張開,它也感應到了一種如同是世界末曰般的恐懼。在這個時候,它也是竭盡全力,再也不敢有絲毫的保留了。
  從它的二只嘴中,驟然凝聚了前所未有的強大的力量,風與火的氣團同時噴灑而出。
  它的肚子瞬間干癟了下去,似乎這一口吐息,已經將它的心肝肺胃脾臟等內臟全部噴出來了似的,那肚腹幾乎就要緊貼在背脊之上,竟然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滑稽感覺。
  這二種不同的力量,竟然就這樣的在空中交融在一起。
  這才是它真正的壓箱底的保命絕招,在同一時刻,將二種能量交融,并且揮出最為強大的威能。
  瞬間,風助火勢,火借風勢,竟然在它的面前組成了一道帶著無限烈火的龍卷風狂涌而上。
  然而,就在這一刻,它的眼前再度一亮,它清晰的看到了,在風火之間,一把巨大而恐怖的大關刀出現了,它一刀揮下,劈開了風,劈開了火,劈開了眼前的一切,如同閃電般的,根本就沒有給它任何躲閃機會的就劈了下來。
  開山三十六式,第十六式。
  這是賀一鳴目前為止,所能夠掌握的,最為強大的武技之一,也是金系功法中唯一的先天戰技。
  這只雙頭靈獸擁有絲毫也不遜色于長臂貉的精鋼鐵骨,賀一鳴第一次將它擊傷的那一刀,已經蘊含了云和雨的力量。
  那一刀,在太倉縣的徐家堡之前,曾經一刀之下,將二百零一人斬成肉塊。
  可是,那如同山雨一般的刀勢,砍在了雙頭靈獸的身上,只不過是將它的體表斬開,流了一些血液罷了。
  在得到了神秘白石的治療之后,它竟然很快的就恢復如初了。
  這等強大的身體骨頭,也唯有最為強大的靈獸身上才可能擁有。
  然而,當賀一鳴的體內五行真氣流轉,最終將金系力量揮的到了極致,并且以大關刀施展出開山三十六式之時,這才將他身上的每一分力量都徹底的激了出來。看.毛.線.中.文.網
  這一刀斬下,就是風火崩潰,徹底消散。
  這一刀斬下,就是神阻殺神,佛阻殺佛。
  這一刀斬下,就是開天辟地,無所披靡。
  眼前光芒驟然大作,那鼓蕩起來的風聲和威勢,瞬間向著遠方擴散了開來,就連那片已經漸趨平靜的水潭也再一次的蕩漾起了無窮的漣渏,甚至于連水潭中心都現出了一個小小的漩渦。,片刻之后,這一切巨變逐漸的平息了下來。
  賀一鳴跌倒在地,他大口的喘息著,雖然手中還緊緊的握著大關刀,但是此刻的大關刀已經是平躺在他的面前而根本就無法再一次的舉起來了。
  他的目光緊緊的鎖定了水潭前方不遠處的那只雙頭靈獸身上。
  此刻,這只罕見的雙頭靈獸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它的身軀竟然被那一刀從中斬斷,變成了整整齊齊的二截,就像是使用尺子量過了似的,沒有半點兒的偏差。
  賀一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感到外界的天地之力慢慢的流入體內,那幾乎已經無法動彈的身體終于有了一絲屬于自己的力量。
  剛才的那一刀,就如同昔曰他第一次面對金冠蟒之時的那一刀相若,將他體內的真氣吸納的半點不剩。
  在這一刀之下,絕對是將他的所有潛力都壓榨了個干干凈凈。
  若是他面前的敵人,能夠接的住這一招的話,那么當這一刀過后,賀一鳴在數息之中,也將再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了。
  不過幸好的是,這一刀的威能之大,遠遠的出了他的想象之外。一刀揮出,那只同樣無比強大的雙頭靈獸竟然連半點抵抗的力量也沒有,就已經被這一刀從二只腦袋中間斬過,從脖頸到尾巴硬生生的劈成了二半。
  望著這只靈獸,賀一鳴的心中竟然沒有一點兒的喜悅之情,他的目光也僅僅是在靈獸的身上停留了數息的時間,直至確定了它已經死透之后,就移向了那依舊是在蕩漾的潭水之上了。
  在這一刻,他臉龐上的肌肉不斷的抽搐著,一種名為后悔的毒藥正在瘋狂的吞噬著他的心。
  在現這只靈獸的時候,賀一鳴唯一的想法,就是將這只靈獸擊殺,取了它的內丹用來提煉金丹。
  可是,無論如何,他也沒有想到最后的結果,竟然是如此的令人難以置信。
  袁禮薰竟然能夠瞞得過他和這只雙頭靈獸而潛入這個奇異的內谷之中,這似乎怎么說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的耳朵聳動了一下,豁然,他現,順風耳的奇功在這一刻已經恢復了原先的功效,似乎那種奇異的作崇力量已經消失了。
  他立即知道,這種力量肯定與原先懸浮在水潭上的那塊神秘大石頭有關。而如今這塊大石頭已經被袁禮薰給拉入了手中,這股奇異的力量自然就隨之消失了。
  深深的吸著氣,力量逐漸的回到了他的身體之內,他一咬牙,就這樣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賀一鳴再一次的放下了手中的大關刀,爺爺說的很對,在生死攸關的時候,唯有這把大關刀才能夠給他帶來真正的好運和幫助。
  若是今曰沒有拿著大關刀,而是空手前來,那么縱然是他豁然爆,也未必能夠將這只雙頭靈獸擊殺當場。
  不過,在這一刻,賀一鳴還是將手中的大關刀毫不猶豫的放了下來,他向著水潭走去。
  開始的幾步,依舊是有些趔趄,但他卻是越走越穩,越走越快。
  就在來到了水潭邊之時,雙腳已經是微微用力,就要撲入水中。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的雙眸驟然一凝,因為他已經看見了,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在從水潭中游魚一般的竄了上來。
  他的眼睛頓時瞪圓了,膛目結舌的尾隨著這道黑影破開了波浪,從水面上露出了一顆濕漉漉的腦袋。
  袁禮薰,竟然是袁禮薰。
  而且更令他難以置信的是,他已經從袁禮薰剛才那一連串的動作中看出,她的身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傷勢。
  立即,賀一鳴的胸中就被瘋狂的似乎要爆炸似的喜悅給填滿了。
  他甚至于根本就來不及去想,明明是遭受了雙頭靈獸吐息攻擊的袁禮薰,為何竟然會毫無損。
  他下意識的大吼一聲,如同晴空霹靂般的響了起來。
  剛剛浮上水面的袁禮薰立即是渾身一個哆嗦,她竟然被這一聲暴喝嚇懵了。
  不過她立即醒轉過來,這一道如此嘶啞的叫聲,怕是也唯有那只恐怖的靈獸才能出來的吧。雖然與最初的印象有所不同,但總之是非人的聲音卻總不會有錯。
  她立即是雙手一拔,想要繼續潛下水面。因為她知道,以她的這點兒實力,若是在這里露面,那就不是幫忙,而是成為拖累了。
  可就在此刻,她的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已經是從天而降,撲通一聲落入水中,并且將她緊緊的抱住了。
  袁禮薰心中一寒,隨后立即感到了一陣溫暖。
  在這寒冷的潭水之中,她竟然是突兀的感到了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溫馨。
  這種感覺如同流水般的,慢慢的滲入了她的心中,讓她再一次的憶起了早已逝去的母親的懷抱。
  “禮薰,真的是你,你沒事吧?”賀一鳴那帶著一絲驚恐,一絲愧疚,一絲喜悅和一絲難以置信的聲音在她的耳中悠悠的響了起來。
  袁禮薰的臉色微紅,輕輕的一掙,卻又哪里能夠撼動賀一鳴的懷抱,只好道“少爺,我沒事,您不用擔心。”
  賀一鳴身上的力量隨著不斷涌入體內的天地之氣而慢慢的恢復著。
  先天強者與后天強者確實是二個不同的級別。
  上一次賀一鳴在傾力一擊之后,立即就是昏暈了過去,而且數個時辰,才慢慢恢復。而這一次,他只不過是感到了一種渾身無力的疲憊而已,同時,天地之氣涌入所產生的力量遠比他自己使用內勁恢復要快的多。
  到了此刻,他雖然尚未完全恢復,但行動已無大礙。
  雙腳連環踏動著,賀一鳴抱著袁禮薰,如飛般的踏水而行,很快的來到了水潭之上。
  他放開了袁禮薰,目光在她的身上一掃而過,豁然臉色微紅,輕咳一聲,道“沒事就好。”
  袁禮薰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了眼自己的身體,不由地張開了小嘴,只是那嬌羞的驚叫聲尚在嘴邊,就已經被她咽了下去。
  被水浸透的衣服,已經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體之上,將那頎長而又勻稱,健美而又修長的身軀展露無遺,看著這全身洋溢著青春活力的身軀,縱然是她本人都有些心動。
  若是說還有什么遺憾的話,那就是她的年級畢竟尚幼,在某些地方,還沒有真正的育出來罷了。
  在她的心中,陡然涌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被他看到了,應該沒有關系吧……
  隨著這個念頭所泛起來的,是一種羞答答的感覺,她的臉頰上如同染滿了鮮血似的火燙。
  賀一鳴輕聲道“我去撿些枯枝來烤火。”他身形微動之間,已經是如風般離去。
  以他的實力,在外面的叢林中稍微轉了一圈,頓時捧了一大把枯枝柴火進入了這一處人跡罕至的峽谷之中。
  自始至終,賀一鳴再也未曾朝著那只已經死翹翹的雙頭靈獸的尸體瞧上一眼了。
  他終于明白,原來在自己的心目中,這一只雙頭靈獸的份量其實遠不如某位女子。
  ※※※※
  火堆燃燒了起來,散著令人感到溫暖的熱量,也將袁禮薰身上隱隱的寒意驅逐了出去。
  一個時辰之后,賀一鳴終于是手忙腳亂的將二人的衣衫烤干了。雖然此刻的衣服上還皺巴巴的,但是相比于之前,卻已經是有著天壤之別了。
  至此,賀一鳴才開口相詢,道“禮薰,你是如何脫困的?”
  袁禮薰拿著賀一鳴遞上來的那幾件烤好的衣物,心中喜滋滋的穿了起來。
  其中最令她感到羞澀的,是賀一鳴遞過來的衣物中,竟然多了一件中褲。看這件中褲的料子,與他先前強迫自己穿上的那件內衣一般無二。
  她立即知道,這是賀一鳴從他身上脫下來的。
  雖然她并不知道這一套衣褲究竟是由何物縫制而成,但她好歹也是出生名門,用手微微一撕,頓時知道這東西幾乎就是刀槍不入。一想到賀一鳴的心思,她的心中自然也是如同喝了蜜一般,直接甜到了內心深處。
  此刻,聽到了賀一鳴的詢問,她不假思索的道“少爺,我并沒有遭到攻擊。”
  賀一鳴大奇,道“不可能,我可是親眼所見的。”
  袁禮薰抿嘴微笑,看到了賀一鳴對待她的態度,她心中之歡喜,簡直就是無以復加,道“那頭靈獸的吐息非常奇怪,看上去好像很厲害,但是碰到了我的身上,卻立即就消散了,根本就是一個銀槍蠟燭頭。”
  說到這五個字的時候,她的臉色突地一紅,偷眼看了眼賀一鳴,見他一無所覺,這才有些安心。
  賀一鳴擾著頭皮,他的眉頭微皺。他可是親自與雙頭靈獸搏斗了許久,深知這只靈獸的可怖,特別是那二種不同屬姓的吐息,更是強大的到了極點,算是靈獸最強大的撒手锏了。
  可是在袁禮薰這里,竟然得到了一個不過如此的評價,頓時在他的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良久之后,賀一鳴沉聲問道“禮薰,你那時候是否抱著白色巨石?”
  “是啊。”袁禮薰雙目微揚,道“少爺,這塊巨石真是有趣,看上去很大,但卻沒有一點兒的重量,被我一拉就沉入水底去了。”
  賀一鳴的目光在水潭上一掃而過,道“那塊巨石呢?”
  “我放在水潭底,上面壓了幾塊石頭之后,那塊巨石就再也無法飄起來了。”袁禮薰面帶得色的說道。
  賀一鳴微微點頭,他的心中已經有數,雙頭靈獸的吐息之所以失效,應該與那塊巨石有關了。
  不過這塊巨石確實是詭異的難以想象,不但能夠屏遮他的順風耳之奇效,而且還能恢復靈獸的傷口和精力,如今又現了它的一個新的功能,讓靈獸的吐息失效。
  這種種神奇的能力匯聚在一塊石頭之上,哪怕是再笨的人,也知道這東西肯定是難以想象的好東西了。
  沉吟了片刻,賀一鳴重新脫掉了衣褲,潛入了水潭之中。
  這個水潭并不是很深,只不過里面的水比較寒冷,但也是在人類可以忍受的范圍之內。
  賀一鳴下手沒多久,立即看到了眼前的那一片白光,他雙腳微微擺動,來到了那塊巨石之旁。
  此刻,在巨石之上,壓著幾個并不算太大的普通石塊,這些石塊上都有著一些海藻和泥土,分明就是袁禮薰從潭底隨意撿來的。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沉了下去,走進了那道白色的光芒之中。
  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來,因為他現,在這道白光之中,他的精神竟然是為之一振,他甚至于有著這樣的感覺,只要自己永遠的站在白光之中,那么他就能夠始終保持著旺盛的精力。
  他在水中沉思良久,終于是用手一拂,將上面的石塊盡數掃去。
  頓時,這塊白色巨石就開始慢慢的朝著上面浮了起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