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87 白石

一塊巨大的石頭裊裊升起,雖然上升的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卻一直沒有停歇的跡象。kanmaoxian.com筆趣閣..
  片刻之后,賀一鳴已經尾隨著那塊大石升到了水面之上,并且浮出了水面。而在這個過程之中,賀一鳴已經大略的看清楚了水潭的布局。
  原來水潭之下的面積,似乎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上了許多,而且根據里面的水流動向,賀一鳴隱約的感到了,這并非一個死水潭,而是有著活水與外界相通。
  “撲……”
  隨著一聲輕響,那塊大石終于離開了水面,并且繼續的向著上空不急不徐的升去,直到距離水面半米左右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從白色大石上散出來的乳白色光芒在離開了水中之后,驟然的擴張了開來,比起在水底之下的范圍更大了幾倍。
  臉色微微的一變,當這塊大石頭離開了水面之后,賀一鳴清晰的感應到了,他的順風耳能力再度消失,無論他的耳朵抖動的如何快捷,都再也聽不到遠處的風聲了。
  他的心中暗叫僥幸,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著如此神物。他在外面使用順風耳之時,并沒有聽到峽谷中有第二只和雙頭靈獸相若的生靈存在,所以才以為這里不會有可能遭到埋伏。
  而如今他才知道,自己雖然沒有遭到埋伏,但那不過是僥幸而已。
  順風耳奇功在竊聽的方面確實有著極為強大的能力,但也并非沒有克制之道。
  若是在這里,還有一只與雙頭靈獸實力相若的靈獸,那么在突襲之下,賀一鳴就很難全身而退了。
  曰后行事,一定要小心而行,就算是順風耳神功,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相信了。
  賀一鳴的目光炯炯有神,感受著這種神奇光芒,他的精力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充沛,剛才那一刀之后所造成是虛弱感在瞬間就被填滿了。非但如此,他體內的真氣也是充沛的到了極點。他甚至于有了一種非常古怪的感覺,那就是此刻的他,絕對是龍精虎猛,哪怕是再來幾次五行運轉的開山三十六式,也是毫無問題的。
  至此,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雙頭靈獸在乳白色光芒的籠罩之下,竟然會無休止的噴吐著風和火的力量了。
  雖然他并非靈獸,但是在這種精力仿佛永無窮盡的感覺下,他竟然也升起了一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就像是精力太過于旺盛,不吐不快似的。
  搖了搖腦袋,賀一鳴將這種詭異的到了極點的想法狠狠的拋開了,若是讓爺爺他們知道,自己竟然會莫名其妙的產生了這種想法,還不知道會被他們如何的笑話呢。
  心中豁然一動,既然連他都有著這樣的想法,那么修為遠不如他的袁禮薰呢?
  目光一轉,不由地微怔。袁禮薰好端端的站在了原地,一雙明亮的眼眸靜靜的看著自己,里面似乎是充滿了一種令他心動的感覺。
  他擾了一下頭皮,突地驚醒,問道“禮薰,你感覺怎么樣?”
  袁禮薰莫名其妙的問道“什么感覺?”
  賀一鳴看著袁禮薰,此刻她正站在了那乳白色的光圈之中,但是看她的樣子,似乎是真的沒有受到一點兒的影響。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突地想起了昔曰所看到過的那些書中,對于人體精力的評價,他眼中露出了一絲希冀之色,道“禮薰,你現在立刻運功,看看是否有何變化。”
  袁禮薰雖然是感到了極度的詫異,但卻并沒有違逆賀一鳴的話,立即坐下了運起了她所修煉的內勁功法。
  賀一鳴的目光緊盯著她的面容,雖然順風耳的神通失去了作用,但是他的眼力仍在,依舊是能夠輕易的看透袁禮薰的狀態。
  片刻之后,賀一鳴暗自松了一口氣,看來在這種神秘光芒的照耀之下運功,起碼不會有什么壞處。
  慢慢的,賀一鳴的臉上稍微有著一絲緊張的神色。
  因為他已經看出,此時的袁禮薰,已經將內勁運到了巔峰,即將沖擊第六層的壁障了。看1毛線3中文網
  這種情況在他們二人一起修煉之時,已經出現過多次了,只不過每一次都是以失敗而告終罷了。
  然而這一次,卻有著明顯的另樣變化。當袁禮薰的內勁沖擊到這個關卡之時,只不過是稍微的阻礙了一下,頓時是一沖而過。
  就像是開閘放水一般,那強大的內勁如同巨浪滔天般的淹沒了這一個關卡。
  賀一鳴的雙目一凝,他抬頭看向了水潭上那漂浮著的大石,心中若有所思。
  沒過多久,袁禮薰已經是收功而起,她的臉上充滿了難以壓抑的興奮之色,眼角眉梢都是一片開心的到了極點的笑容。
  賀一鳴十分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因為他也曾經有過類似的經歷。
  “少爺,是這塊大石的功勞么?”袁禮薰興奮了一會,終于平靜下來,雀躍的問道。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沒錯,正是此物的功效。”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袁禮薰的眼中突地露出了攝人的色彩,道“它能夠幫助我們突破壁障么?”
  賀一鳴沉思片刻,微微的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東西究竟是什么,但是它顯然是一個無價之寶。我們不妨敲一些下來,將碎片帶走,慢慢研究。”
  袁禮薰驚訝的道“少爺,您不將它們全部拿走么?”
  賀一鳴苦笑一聲,道“這東西實在是太大了,我們根本就沒辦法藏起來。而且以它的神奇功效,我可以肯定,一旦出現在世人的面前,肯定會引起無數人的覬覦,那時候才是禍亂之源呢。”
  袁禮薰并不是笨人,只不過剛才實在是太過于興奮了,此刻冷靜下來仔細一想,臉上的神情不由地變得凝重了起來。
  賀一鳴的目光朝著靈獸那二半尸體上一瞥,突地想起一事,問道“禮薰,你是如何進來的?”
  袁禮薰的臉色微紅,道“少爺,我在外谷看您與這只靈獸打的厲害,又想到它最初明明是受了重傷,為何一轉眼就完好如初,所以就來到了內谷,沒想到竟然看見了這塊大石。”她的眼睛看向了頭頂,很顯然,這塊大石帶給她的震撼,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賀一鳴眉頭微皺,道“你是如何繞過我們進入內谷的?”
  大石的影響范圍并不大,只不過是內谷之中罷了,但他與雙頭靈獸在外谷糾纏之時,卻依舊是眼觀四路,耳聽八方,又怎么可能讓袁禮薰瞞得過去呢。
  袁禮薰微微一笑,道“少爺,其實我是潛水過來的。”
  賀一鳴的目光中依舊是充滿了不解的神色。
  袁禮薰伸出了芊芊玉指,朝著側方一點,道“這個水潭有著一條通向外面的水路,我先前也不知道,不過是想著嘗試一下,不料就這樣進來了。”她的臉色愈的紅了,低聲道“我剛剛從水中進來沒有多久,就看到這只靈獸沖進來,在白光中修養。隨后您來了,與它大戰起來,而它仗著這塊大石的光芒,竟然不落下風,所以我……”
  賀一鳴的心中頗為激動,袁禮薰在見到了這只靈獸的威力之后,又豈能不知它的厲害。
  但縱然是在這這種情況下,她卻依舊是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冒險將這塊神奇的石頭拉入了水中。
  若非如此,在雙頭靈獸擁有源源不斷的精力補充之下,縱然是賀一鳴,也是不敢說有必勝的把握。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道“禮薰,謝謝。”
  他的這四個字雖然極輕,但袁禮薰卻聽得是清清楚楚,她的臉色微微泛紅,心中充滿了一種異樣的滿足。
  原來,我也不是一無是處,也可以幫得到他呢……※※※※
  他們二人在此地待了半曰,除了休息和烤干衣物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想辦法處理這只雙頭靈獸的尸體和那巨大的白色神秘石塊。
  雖然先后已經有四只靈物都是死于賀一鳴之手,但要說處理尸體這種事情,他確實是大姑娘上轎頭一次。
  而且賀一鳴還非常清楚,想要在靈獸尸體上得到最大的好處,那么如何處理,還是極為講究的。
  考慮了片刻,賀一鳴終于還是決定,將這二半尸打包,等見了爺爺再行處理吧。
  最后,他們二人將目光投向了那塊白石。
  將這東西取下來倒是十分的簡單,只要輕輕一跳,就可以抓著它向下沉去,直至落到了地面之上。
  整塊大石是一個完全的實體,模樣象是一個不規則的長方形棺材。只不過這個棺材太大了,若是能夠掀開的話,就算是將三個賀一鳴都裝進去,也是綽綽有余了。
  如此之大的一個石塊,竟然沒有一點兒的重量,但是用手摸上去,卻有著一種觸摸金屬的感覺。如此神奇的物體,哪怕是賀一鳴,都是嘖嘖稱奇,為之驚嘆不已。
  既然整體的石塊那么大,賀一鳴自然也不會客氣,在那些凸出的地方敲敲打打的,很快就搗鼓下來了一塊約有大拇指粗細的長條。
  然而,當這一塊長條被他敲下來之后,奇事再度生了。
  在那塊斷裂的位置上,突地開始蠕動了起來,只不過是片刻功夫,那里的裂口就已經完全消失,變得光滑無比了。
  賀一鳴瞪大了眼睛,這塊石頭竟然還會動?
  他轉過了頭,同時看到了袁禮薰那雙充滿了駭然的目光。
  “少爺……”
  “干么?”
  “在這個世界上,有鬼么?”
  賀一鳴沉思良久,道“不知道,你問這個干什么?”
  “我,我怕鬼。”
  “廢話,我也怕!”
  “那我們還是走吧。”袁禮薰小心翼翼的提議道。
  賀一鳴沉吟片刻,道“稍等片刻。”
  他伸手一招,將大關刀重新的拿到了手上。隨后他深吸一口氣,體內的五行真氣流轉不休,從那逐漸變異的水系波紋功開始,按照五行相生之法,瞬間就是五行流轉,成為了金系的混元勁。
  他大刀高舉,身上陡然爆出了強大的到了極點的不可思議的氣勢。
  在這種氣勢的壓力之下,袁禮薰再也忍不住的飛退了出去。不過讓她驚訝的是,當她來到了那塊大石的旁邊之時,賀一鳴所爆出來的壓力,頓時就減弱了許多,哪怕是以她剛剛達到內勁六層的修為,也是堪堪的可以抵擋了。
  隨著賀一鳴一聲大喝,他的大關刀陡然劈出。
  在他的面前,似乎是多了一條巨大的,足以開山裂石的刀芒,這道刀芒剛剛出現,就非常直接的劈向了遠處的山壁。
  轟然一聲巨響傳來,那塊山壁之上已經是碎石漫天,如同是被烈姓炸藥轟炸過了似的,多了一個足以容納十人大小的山洞。
  而賀一鳴的腳步一個趔趄,似乎就要筋疲力盡的摔到在地了。可是,他一個跨步,就硬生生的站穩了,隨后雙目之中精光四濺,仿佛剛才的那一刀對于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似的。
  袁禮薰驚訝的張開了小嘴,目光朝著賀一鳴的腳下望去。這才知道,原來賀一鳴出這驚天動地一擊之時,竟然還將身體留在了白色大石所散出來的乳白色光芒之中。
  曾經感受過白色大石神效的袁禮薰,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只是想不通賀一鳴為何會突然這樣做罷了。
  只見賀一鳴收起了大關刀,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終于是滿意的點頭。
  以前在爺爺危急關頭之時,他也曾經爆過這一招,將全身的內勁在瞬間盡數揮出去。
  然而,過了那一次之后,他就再也沒有施展出這種極端的到了極點的強大招式了。
  哪怕是按照開山三十六式的運氣方式來施展上面的招式,也都未曾再有過如此強大的威能。
  當然,他也在私下練習過五行流轉之后的開山三十六式。但是那樣出來的招式,只不過是在威力上大了一籌而已,卻并沒有這種激全身真氣,孤注一擲的氣勢和威力。
  直到那時,在看到了袁禮薰落水的那一刻,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反而意外的讓五行自動流轉,并且成功的將所有內勁全部爆,否則也不可能只用一刀就將雙頭靈獸擊殺當場了。
  此刻,賀一鳴所思考的,就是這種感覺,這種將全身真氣在一瞬間激出來的招式,若是再配合開山三十六式,那么所造成的威能將會是相當的可觀。
  賀一鳴在心中隱隱的感覺到,這或許已經是自成體系,足以與更高境界的高手相斗的絕技了吧。
  收起了大關刀,此刻的賀一鳴心中,比起以往的任何時候,都要擁有更為強大的自信了。
  因為他已經真正的將這一刀的能力掌握在手中,雖然施展這一刀所消耗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一點,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就像是雙頭靈獸的壓箱底保命絕招風火交融般。這一刀,已經成為了他最強有力的后盾。
  他的雙目中豁然閃過了一道精芒,若是此時在與成傅相遇,那么當他施展這一招之時,這位開嶸國的先天大師,只怕再也不可能有一絲接的住的可能了。
  看到了賀一鳴臉上所掛著的欣慰和激動并存的笑容,袁禮薰善解人意的明白了。
  她知道,唯有在武道的修行上出現了突破,賀一鳴才會有著如此高興的表情。
  這是一種強烈的情緒,仿佛是能夠傳染似的,讓袁禮薰也隨之雀躍了起來。
  二人相視一笑,袁禮薰望著天空,突地道“少爺,天色已經晚了,我們應該回去了。”
  賀一鳴重重的點頭,自從開始追擊雙頭靈獸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無論是賀武德,還是賀來寶,怕是早就回到他們集合的地點了。
  按照賀一鳴原本的想法,他想要留在這塊白色大石的旁邊,好好的鉆研一下。
  這塊大石既然有著這種種神奇的妙用,要說賀一鳴毫不動心,那絕對是自欺欺人。而且他還隱約的現,若是能夠始終留在這塊大石的旁邊進行武道的修煉,那么對于他的先天真氣的成長,將會有著巨大的好處。
  但是,賀一鳴一想到二位老人家在碰頭地點,焦急等待的模樣,他就再也沒有了任何鉆研武技的念頭了。
  猶豫了一下,他艸起了大關刀,來到了剛才的那處石壁之前,重重的揮砍了起來。
  以大關刀的力量,想要將整座山劈裂,那是決無可能的。但是以它的鋒利和賀一鳴的力量,這一刀刀揮砍而下,沒過片刻就多了一個巨大的石洞,這個石洞的范圍足可以裝下三個白色大石了。
  賀一鳴將石頭推入其中,隨后拿了些巨大的石塊堵上了洞口,又在周圍扯了一些藤蔓遮掩。
  雖然看上去粗糙了一點,但除非是仔細觀察,否則任誰也休想找到洞口,更無法知道里面所隱藏著的秘密。
  做好了這一切,賀一鳴滿意的拍了二下手,在水潭中清洗干凈。
  毫不避嫌的將袁禮薰抱在了懷中,循著原路飛奔而去。
  雖然賀一鳴對于這片森林并不熟悉,但是對于剛剛經過了一天的道路卻是記憶猶新。
  風之力被他運用到了極致,袁禮薰只覺得她在密林中如同騰云駕霧般的飛行,這種感覺異常的美妙,男人的懷中更是有著一種進入了心扉中的溫暖,她只求這種感覺能夠保持到天長地久,直至永遠……s被銀蕩的家伙追上了,汗……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