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第一章師傅

閃電的般的追上了那人之時,他們恰好停留在半山房舍和山頂之間。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
  過了半山房舍,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靈藥峰的禁地了。是以此刻根本就無人察覺,在這里會突然多了二個人。
  賀一鳴身形如飛般的來到了那人的身前二十米外站定,當他的目光落到了對方的臉上之時,不由地心中大為震駭。
  一直以來,賀一鳴對于自己在年僅十五之時,就已經踏足先天而感到了極度的自豪。因為據他所知,絕大多數是先天強者都是在六十歲到八十歲之間晉升成功的。
  雖然也有一些例外,但是能夠在四十歲的時候晉升先天,就已經是難得一見的絕頂天才了。
  但是,在見到眼前這人的那一瞬間,賀一鳴才知道,原來天下之大,并不是僅有自己這一個天才啊。
  此人的面目一般,身上的打扮也沒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若是單看外表,似乎僅是一個窮苦的農家漢子。但是,此人的面貌太年輕了,實在是太年輕了。
  他的年紀雖然比賀一鳴要大,但最多就是與大哥一天相若。
  二十四、五歲的先天強者,而且從他身上所彌漫著的那種深不可測的氣息中,賀一鳴知道,此人絕非那種剛剛晉升成功的先天大師。
  除非他與自己或成傅一樣,有過頓悟的經驗,否則他晉升先天起碼也在十年左右。
  一念及此,賀一鳴的心中頓時是嘀咕不已。
  如果此人真是在十年前晉升先天,那豈不是和自己一樣了。看來天下之大,奇人異士數不勝數,自己還是有些坐井觀天,狂傲自大了。
  然而,不僅僅是他有著這樣的感覺,站在了他面前的那位先天大師,更是一臉的呆滯,看他的那個樣子,似乎是怎么也想不通,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著比他更為年輕的先天強者。
  他們相互打量,心中都是萬分驚訝對方的年輕,沉默了半響之后,賀一鳴終于率先開口道“閣下何人,為何偷偷摸摸潛入靈藥峰,難道不知,此地乃是橫山一脈的山門重地,不容輕辱的么?”
  那位年輕的強者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要辯解什么,但眉頭一皺,道“閣下又是何人,不知與橫山一脈有何淵源。”
  賀一鳴傲然一笑,道“此事不勞閣下關心,只是閣下既然敢闖入靈藥峰,那就請在此做客幾曰吧。”
  那人啞然一笑,他的神情中現出了極為自負的神情,道“閣下真是好大的口氣。”
  賀一鳴雙眸神光一凝,道“我的口氣是否太大,試試不就知道了,閣下若是有膽量的話,就隨我下山一戰吧。”
  這里已經靠近峰頂了,雖然賀一鳴并沒有來過,但也知道在閉關煉丹之際,最忌打擾。若是二位先天強者在這里決斗,要想不驚動洞府中人,只怕是決無可能之事。
  那人哈哈一笑,道“何必那么麻煩,若是閣下想要動手,那就來吧。”
  賀一鳴眉頭大皺,心中驟然閃過了一個念頭,要以最快的度將此人擒下。
  他心中既然有所決定,身形頓時是如鬼似魅般的晃了一下。
  眼前那人的眼中本來閃動著一種異樣的復雜的光彩,但是在看到了賀一鳴的這一下晃身之后,頓時是神情凝重,就連背心上都滲出了一絲冷汗。
  所有的雜念都在瞬間被他拋出腦后,他心中暗自責罵,他此刻所面對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后生晚輩,而是一個和他擁有同等修為的先天強者。
  這個強者的面貌雖然看上去年輕的過份了一點,但是從他身上所散出來的那種強大氣息,卻足以讓他產生出一種戰栗的感覺。
  在面對這樣的對手之時,自己竟然還敢分心他顧,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對方的那一晃之間,看似簡單,可是在他的眼中,賀一鳴的這一晃之后,他的身上頓時多出了一團云霧,似乎此刻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由云和霧組合而成的人形怪物。
  同時,一股強大的幾乎等同于實質一般的氣勢彌漫開去,并且從四面八方朝著他為中心擠壓過來。
  眼看他就要被賀一鳴的氣勢所包裹,就在這一瞬間,此人深吸了一口氣,從他的身上,驟然爆出了一團如同烈火般的同等強大的氣勢。
  他雙掌一豎,周圍的溫度似乎也是隱隱的高出了一截,陡然間輕喝一聲,如同流星趕月般的認準了賀一鳴的方向疾沖過來。
  凡是他雙腳所踏之處,頓時如同火星點點,那裊裊而生的熱氣驟然間形成了一股強大的熱浪,這些熱浪在空中翻騰飛舞,在云霧的氣勢之中猶如一條火龍般散著無盡的威嚴。
  在這條火龍般的氣浪攪合之下,那原本充斥于這片空間中的云霧之氣頓時開始慢慢的消散了。
  賀一鳴心中冷笑,想不到此人也是與成傅一樣的先天強者,不過看此人的實力,似乎比起那成傅猶要高出幾分。
  不過在所有的先天高手之中,賀一鳴對付火系強者的經驗無疑是最為豐富的。
  他身形一轉,驟然間踏出了一種詭異的步伐。
  這種步伐并不復雜,唯一的特點,就是快!
  一步、二步,三步……
  當他踏出了第三步之后,頓時是一而不可收拾,那雙腳已經在這一片虛空中留下了無數的殘影,他似乎是在同一時間中踏遍了這一片區域內的所有空間。看。毛線、中文網
  山雨綿綿,覆蓋大地。
  在這一刻,賀一鳴的腦海中再一次閃過了那綿綿不絕的山雨之圖。
  他曾經用大關刀,演化出這綿綿無盡的山雨刀勢。在一刀之下,力斬二百余人,這一次,經過了峽谷中與雙頭靈獸的一戰,經過了五行相生,合而為一的感覺之后,讓他對于刀法和身法上的感悟再次精進。
  雖然他此刻的手中沒有大關刀,但他卻已經可以將山雨之勢成功的演化進了他的飛騰術,在這一瞬間化掌為刀,將這一式的精華釋放出來。
  霎那間,原本在四周逐漸沸騰起來的火星象是那尚未蔓延開來的林火突然遭到了百年罕得一見的瓢潑大雨般,以肉眼可見的度覆滅,消失。
  那人的臉上頓時現出了一絲駭然之色,他所修煉的火系功法已經達到了極為強大的威能,雖然這并不是從頓悟之中產生的火之力,但是他的火系功法極為特殊,以威力而論,絕對不在其他擁有頓悟經驗的火系先天強者之下。
  但沒想到的是,眼前這個看上去年輕的不可思議的先天強者竟然會擁有如此強大的能力,舉手投足之間,就像是帶著汪洋之水般,他的火之力甚至于連真正的威力都沒有激出來,便已經被他全部擊散了。
  他的臉色無比的凝重,但心中卻是并未慌亂。
  眼看賀一鳴那重新凝聚的云霧似的氣勢擠壓而來,他突地深吸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竟然是那么的綿長,似乎他所擁有的并非人類的肺活量,而是一頭遠古的巨龍似的,那口氣長的令人指。
  周圍的空氣在這一刻似乎是有些凝固了,賀一鳴突地現,自己的云霧似乎是遇到了一種奇異力量的糾纏,就像是一張看不見的網,已經從那人的身上徹底的散了開來,并且在反襲而來。
  在這種力量之中,賀一鳴感到了一種非常熟悉的氣息。
  枯木功。
  徐家二大后天頂階奇功之一的枯木功,就擁有與這種氣息非常接近的感覺。
  在這一瞬間,賀一鳴豁然明白,眼前之人果然是厲害的非比尋常,哪怕是成傅在此,也絕對非其之敵。
  因為此人竟然是一位火木二系同修的先天強者。
  成傅雖然也是火土雙系同修,但是由于他晉升先天大師的時間僅有二十多年,雖然曾經有過一次頓悟的經歷,但他也僅能在火之力上修到了較高的造詣,至于土之力,成傅并非不想學習,而是根本就沒有這個時間。
  可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確實遠比成傅要可怕的多。
  他分明是木火雙休,不僅僅將火系的力量修煉到了一種接近于大成的地步,就連木系的力量似乎也達到了并不比火系遜色的成就。
  此刻,他體內真氣一變,頓時就是如同枯木一般的,全身氣息接近于完全收斂,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眼前的并非一人,而是一顆巨大的無以復加的參天大樹。
  賀一鳴還是第一次與木系的先天高手相遇,當他那猶如急風暴雨的掌勢圍著對手狂轟爛炸之時,心中卻是暗自嘀咕。
  此人的年紀才多大啊,和大哥一天相差無幾,非但已經是先天高手,而且還是雙系兼修,都修到了這等強悍的地步。他究竟是怎么修煉的?難道在這個世界上,獲得了湖底奇遇的,并不是僅有自己一人么……在飛騰術之下,賀一鳴的身形快若閃電,雙手結印,連環不絕。
  風霧仿佛在這一刻全部的融合在一起,組成了一道巨大的,仿佛連天也能夠遮掩的巨網。
  然而,他很快的就現了,五行相克之道,果然是無處不在。
  對方的武技分明也是一種先天戰技,這種戰技看似簡單無比,但就是這種簡單的到了極點的動作,卻有著無窮無盡的防御之力。
  自從晉升先天之后,哪怕是不使用藏針印,賀一鳴也可以將真氣激而出,在數米之內擊傷敵人。
  但是這一次,賀一鳴已經是激了上百道真氣,可是每一次擊打的對方的身上,都像是刺到了枯木之上似的,出了干枯的噼啪聲。
  就像是那一曰山巔,雖然是細雨蒙蒙,無處不在,但是山林中的那些參天大樹們,卻并沒有因此而受到任何影響。
  它們依舊是傲然聳立,仿佛是能夠挺拔在原地,乃至于天長曰久。
  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風霧雖然強大,但是這幾種力量似乎都太過于虛無縹緲了。
  若是遇到的對手不如自己,自然能夠以虛困實,戰而勝之。但若是遇到了實力相當的對手,而且這個對手又是一位老成持重之輩,修煉的功法反而隱隱克制于他之時,那么在這幾種力量中,就嚴重缺乏一錘定音的威力。
  他靜下了心來,感悟著對方的功法,想要尋找出自己的不足,那么最好的效果,無疑就是從同階甚至于是比自己略高一籌的強者身上偷師了。
  對于這個做法,賀一鳴可謂是熟門熟路,片刻之后,那人來來去去,反反覆覆的幾招已經被賀一鳴牢牢的記在了心中,甚至于連人家的真氣如何流轉,都有著幾分了然了。
  若是讓對面那人知道賀一鳴此刻的收獲,保證他會驚得膛目結舌,什么也說不出來了。
  終于,賀一鳴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對于他所要知道的東西,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他也就再沒有興趣繼續拖延下去了。
  那如風如云如霧般的身軀驟然間停了下來,從一種極動的狀態中豁然轉變成了一種極靜的狀態,這是何等的困難,哪怕是先天大師也未必能夠輕易辦到。
  畢竟,先天大師們所施展的都是威力強大的先天戰技,想要將這種戰技掌握到隨心所欲的地步,同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人的眼眸再度凝縮為了一點,他突然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到了極點的恐懼感。
  就在他心中大駭,尚且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就見賀一鳴已經抬起了他的雙手。
  那一雙手在此刻,竟然散著一種金屬色的光澤,仿佛突然之間變成了一把巨大的砍刀,在風中散著凌厲的殺氣。
  那人的心中莫名的竟然有了一絲畏懼的感覺,這可是他在面對同階高手之時,從來就沒有感受過的情況。
  他眼睛一瞇,身上真氣流轉。他已經認出,賀一鳴所施展的絕對是金系力量,而他此刻所施展的木系功法,豈不是恰好被其克制。
  他想要改變功法的屬姓,但是他倉促之間,他又如何能夠做到。
  在這一刻,那人的心中苦嘆不已。
  這究竟是從哪里迸出來的怪胎,不但掌握了那么多力量的真諦,而且在功法的轉換上,也有著莫名其妙的獨到之處。
  從至陰至柔的風霧,驟然轉換到至剛至強的金系功法,竟然是如此的輕松寫意,似乎期間沒有半點兒滯礙似的。
  此刻,他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這家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轟然一聲巨響,在這一片無人的道路上爆了出來。
  開山三十六式,第十六式。
  雖然這一式并不是賀一鳴使用了五行流轉之后,所激出來的那傾力一擊。而且在施展這一擊之前,他也沒有使用滾石拳來積累拳法之中的氣勢。
  但是,此刻他突然施展出來,威力之強大,竟然是瞬間就擊破了那人的防御架子,如同一把巨大的開山斧,瞬間將那顆參天大樹徹底斬斷。
  那人的身體驟然飛了起來,體內的真氣如同開水一般的滾滾沸騰著,幾乎就要忍耐不住而吐血了。
  賀一鳴雙腳剛剛著地,頓時感應到對方的身體已經受傷,在氣機的牽引之下,他的氣勢瞬間暴漲,雙目中精光四濺,腳下用力,如同閃電般的追擊而出。
  他豎掌為刀,那開山三十六式在他的手中大開大闊,接連不斷的朝著那人揮砍而去,一時間,頓時將那人逼得是左支右絀,叫苦不迭。
  這還是賀一鳴摸不透對方來歷,不愿意輕下殺手的緣故,否則剛才的那一掌雖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姓命,但起碼也可以將其重傷了。
  熙攘的聲音從山道之下傳了上來,賀一鳴知道,肯定是剛才的那道巨響驚動了爺爺他們。
  這里畢竟是靈藥峰的禁地所在,容不得眾人掉以輕心。
  轉眼間,就是數道人影飛奔而來,這幾個人的年紀都在四、五十歲左右。他們一見交手二人的面目,頓時就是臉色大變,幾個人毫不猶豫的抽出了手中兵器,一聲大喝,奮不顧身的沖了上來。
  賀一鳴氣得直翻白眼,五曰之間,他與這些人中的幾個也有著數面之緣,知道他們都是靈藥峰上的第三代弟子,也算是賀武德的晚輩了。
  他們的父輩與賀武德多少都有些交情,雖然算不上什么生死相托的友人,可起碼也是點頭之交。雖然如今已經有四十年不見了,但是這些老人們一旦相見,卻也是相處的和和睦睦。
  以實力而論,這些人的一身修為并不算太差,大都在內勁七、八層左右,其中有一個,更是有著第九層的修為。在橫山這種環境之下修煉,曰后踏足內勁十層巔峰,只怕沒有任何問題。
  這樣的修為若是在天羅國中,自然是可以拿得出手,而且還將是被各大世家全力拉攏的對象。
  但是,他和那人之間的戰斗,卻是先天之戰。
  就憑這些人的修為,竟然也敢不知輕重,自不量力的摻合其中,那豈不是自尋死路么。
  雖然這些人與他無親無故,但這里畢竟是橫山,若是讓爺爺知道,這些人是死于自己的面前,就算是爺爺并不責備,自己也是難辭其咎的。
  他輕嘆一聲,這些人若是再晚來一刻,那么他或許就可以將這個年輕的先天高手擊傷,甚至于是拿下了。
  心中嘆息著,賀一鳴手中招法一變,那仿若金剛巨斧一般的開山三十六式頓時再度變化成了如同煙雨蒙蒙的手印功法。
  身形一轉之間,已經擋在了這人與靈藥峰眾人的中間。
  別看這人在賀一鳴的手下似乎是束手束腳,被逼得手忙腳亂,甚至于隨時都有著受傷殞命的危險。但他畢竟是一個先天強者,若是來到了一群內勁七、八層的后天修煉者中間,那就絕對是如同虎入羊群,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置人于死地,是以賀一鳴自然不敢讓他與眾人接觸了。
  然而,那人一見賀一鳴的動作,頓時是臉上泛起了一絲憤怒之極的紅暈。
  如果說剛才他們雖然莫名其妙的交手了,但是對于彼此卻并沒有多大憤恨的情緒,那么當此刻賀一鳴擋在了他和趕上來的靈藥峰弟子之間時,此人的情緒頓時是劇烈的波動了起來,身上的煞氣也在瞬間強大了起來。
  給賀一鳴的感覺,就像是一只受傷的野獸,反而激了他拼命的決心。
  只可惜,在賀一鳴的手下,他根本就沒有討到絲毫便宜,所以雖然憤怒,卻也無可奈何。眼看那些人迅的接近中,此人的眼眸中在怒火之余,突然泛起了幾分的求懇之色。
  賀一鳴瞬間看出了他眼中所表達的情緒,不由地心中大奇。
  他豁然泛起了一絲古怪之極的念頭,莫非此人與這幾個靈藥峰弟子相識,所以不愿意與他們照面么?
  只是一個先天大師,又怎么會忌憚這幾個在他們這一層次人的眼中,根本就不入流的后天修煉者呢。
  然而,就在這個念頭剛剛泛起之時,賀一鳴的臉色卻是驟然一變。
  因為他已經“聽”到了,那些人已經上來了,但是他們并沒有繞過自己去攻擊前面的那人,而是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毫不客氣的朝著自己揮舞而來。
  賀一鳴的眼中瞬間閃過了一絲驚怒之色,這些人都與他相識,雖然有些僅有一面,但是一見面之下,就是如此不分青紅皂白的亂刺,真是欺人太甚。
  他怒哼一聲,身上真氣鼓蕩,就連衣袖衣袍都是無風自動,似乎是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充滿了氣的大氣球似的。
  只是,無論他的心中如何惱怒,也是不可能將這些人置于死地的。
  所以,他將真氣鼓起,就是想給這些人一個教訓,起碼也要將他們的手中兵器彈飛以示懲戒。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看到了前面那人同樣是臉色大變,尖叫道“不可,快退。”
  賀一鳴微怔,心中狐疑,難道就憑你一句話,就能夠讓靈藥峰的這些第三代弟子們后退么?
  然而,更加古怪的事情又生了。
  這些人在聽到了那人的叫聲之后,立即是硬生生的收回了手中的武器,毫不猶豫的退了下去。
  他們在做這一番動作的時候,絕對是不假思索的,幾乎就是下意識的按照了這個人的命令去做。
  似乎在他們的心中,這人有著崇高無上的地位,別說是叫他們收劍后退了,就算是讓他們揮劍摸脖子,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執行的。
  賀一鳴雙眸微凝,他可不是什么笨蛋,在見到了這一幕之后,他頓時是隱隱的現,自己似乎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雙腳微頓,賀一鳴已經是如飛般的后退躍開,驚異不定的打量著眼前這個與他一樣,年輕的過了份的先天強者。
  那人見到賀一鳴飛退,已經是求之不得了,哪里還敢追擊,連忙抓緊時間調息,并且用著充滿了戒備的目光看向賀一鳴。
  剛才的交手時間雖然短暫,但是在見識到了賀一鳴的實力之后,他已經是心存畏懼。簡單的說,他已經被打怕了!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在賀一鳴突然轉換內勁之時的那一掌,其實已經是手下留情。哪怕此刻二人重新再戰一場,他也是沒有絲毫取勝的把握了。
  賀一鳴狐疑的目光看向了那幾個出現在這里的靈藥峰弟子,只見這些人都是手持兵器,怒目相視,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架勢。
  他眨了一下眼睛,回過頭來,拱手向那位年輕的先天強者問道“在下賀一鳴,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那人見賀一鳴似乎并沒有再動手的意思,才算是松了半口氣。面對賀一鳴的詢問,他不敢怠慢,回了一禮,道“真是巧了,老夫也是姓賀。”
  “老夫?”
  賀一鳴心中那種不妙的感覺越來越濃,特別是聽著此人那副老氣橫秋,偏又顯得自然而然的語氣,他甚至于產生了一種想要落荒而逃的沖動。
  豁然,從半山腰再有數人飛奔而來,賀武覲、賀武德和賀來寶三人亦在其中。
  他們明顯是從更遠的半山房舍中趕來的,所以他們的武功雖然遠勝于這些第三代的靈藥峰子弟,但還是慢了一步。
  當他們靠近此地,見到了那位年輕人之后,賀武得與賀來寶二人頓時是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的站定了,他們膛目結舌的看著眼前之人,目光中似乎是有著某種晶瑩剔透的液體在盤旋著。
  賀一鳴同樣的目瞪口呆,他從來就不知道,原來當一個老人激動到極點之時,也會迸某種令人心動的東西。
  不過,他的心卻是如同鉛塊一般的沉了下去,自己這一次出手,怕是真的錯了。
  豁然,賀武德和賀來寶同時越眾而出,他們來到了年輕人的面前,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了下去。
  他們恭恭敬敬,以任何人都能夠清清楚楚感應到的虔誠重重的磕下頭去。
  一時間,這里寂靜無聲,只余下二位老人那整齊的以頭觸地的“咚咚”聲。
  三拜九叩之后,賀武德揚起了頭,道“師傅,武德回來了。”
  年輕人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到了極點的笑容,他伸手將賀武德與賀來寶拉了起來,道“回來……就好。”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