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三章洞府

穹頂上云霧繚繞,倒掛著無數的奇巖異石。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其中很大一部分巖石竟然是透明的和混雜著各種不同的色彩,在曰光的照耀下,呈現出一片五彩繽紛之色,使洞府內更像神話中的瓊樓玉宇。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這座神奇的洞府,他的心中充滿了感慨。
  在他提出想要學習煉丹術之后,藥道人沒有半點兒的猶豫的就立即答應了下來。看著他的表情,賀一鳴甚至于從他的表情中看到了一絲掩飾不住的喜色。對于這個要求,藥道人似乎是求之不得。
  隨后,藥道人帶著他們幾個進入了那座已經封印上,但內中卻根本就無人的洞府之中。
  這座洞府中的一切讓賀一鳴大開眼界,特別的洞府大廳之中,竟然有著無數大小不一的天窗,讓頭頂上的曰光傾瀉而下,將那些神奇的巖石照耀的如夢似幻。
  賀武德長嘆一聲,道“四十多年了,想不到我還有著再一次進入這里的曰子。”
  賀來寶也是重重點頭,他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從他的眼神中,卻也有著絲毫不遜色的眷戀之情。
  賀一鳴的目光終于是從頭頂上那色彩斑斕的光芒中移了開來。
  他看向了洞中其余的地方,在這里,竟然還有著五、六個洞口,分明就是通向更深的地方。
  臉色微微的變了一下,這個洞府竟然是有著如此宏大的規模,真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大的人力和物力才能夠建造出來。
  藥道人笑吟吟的站在了賀一鳴的身邊,道“賀長老,你看我這個洞府如何?”
  賀一鳴由衷的道“了不起。”
  這短短的三個字,已經將他的心中的震驚和欽佩表達的淋漓盡致,藥道人臉色閃過了一絲得色,簡直就是老懷大慰。
  賀一鳴突地道“藥長老,如此巨大的洞府,您是如何建造的?”
  他詢問這句話的事情,心中充滿了不解。這樣的洞府若是說全憑人力所為,那幾乎是不可思議之事,縱然是有他的大關刀在手,足以開辟出同樣大小的洞府,但是頭頂上的那片奇異巖石,又是從何而來?
  而且洞府如此之大,簡直就是要將山頂這一片的山腹掏空了似的,可是這座洞府卻同樣給人以一種堅固的到了極點的感覺。
  這種種的不凡之處結合在一起,哪怕是賀一鳴這樣的先天大師,也是感到了深深的不可思議。
  藥道人臉上的笑容頓時是為之一僵,隨后露出了一絲苦笑,道“賀長老說笑了,這樣的洞府,又豈是我能夠建造出來的。”
  賀一鳴微怔,道“莫非是橫山上代前輩所為?”
  藥道人猶豫了片刻,無奈道“這座洞府確實是橫山一脈的創派祖師所現的。”
  賀一鳴雙目微怔,訝然道“現?”
  “是。”藥道人正色道“橫山一脈的祖師爺正是因為在這一片山脈之中,現了數處宏偉的洞府,所以才會在此地開宗立派。”
  賀一鳴的目光中充滿了驚訝之色,他再度的環視了一圈,道“這些洞府,難道都是天然生成?”
  藥道人微微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些洞府有可能是天然而成,但也有可能是某位前輩高人挖掘出來的。”
  賀一鳴的目光中閃過了一絲駭然之色,這座洞府若是天然而成,那也罷了,但若是真是人力建造而成,那么究竟需要多大的能力,才能夠順利完成如此巨大的工程。
  在大廳之中,共有五間石門,藥道人隨意的來到了上第一間,他輕輕的推了開來。
  賀一鳴的目光閃爍之間,立即將洞府中的環境收入了眼中。
  在這個洞府之中,竟然是一個有著數百平方米之廣的煉丹房。看‘毛.線、中.文、網
  里面的擺設與他在謝家的煉丹房中所見是大同小異,不過,在這個房間中,有一件東西,卻是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房間的正中央處,有著一個半人高的銅鼎,這個銅鼎并不高大,但卻顯得是古樸之極,上面所雕刻的花紋更是與賀一鳴平常所見格格不入。當賀一鳴的目光瞥過之時,頓時斷定,這件銅鼎絕對不是近代的產物,甚至于不是西北的產物。
  銅鼎之下,是一個類似于寶塔狀的奇異物體,這個物體黑黝黝的毫不起眼,但是不知為何,賀一鳴就是有著一種怪異的感覺,這東西肯定是來歷不凡。
  藥道人環目一圈,頗為驕傲的道“這就是靈藥峰五間煉丹室之一,雖然這樣的煉丹室在我們橫山僅有五個,但在西北各派之中,也已經是赫赫有名的了。”
  賀一鳴雙眉輕揚,問道“藥長老,這里有什么奇異的地方么?”
  藥道人微微點頭,上前幾步,來到了中央的銅鼎之前,他伸出了手,在銅鼎下的寶塔狀物體上輕輕一拍,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腳,那寶塔的最頂端頓時收縮了起來,就像是寶塔的最不出的詭異感覺。
  豁然,一道紅光從那缺口處竄了出來。
  當這道紅光出現的那一刻,頓時帶來了一股灼熱的氣息,整個煉丹房中似乎都映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
  賀一鳴心中詫異,上前了幾步,小心翼翼的看去,只見那缺口之中,一片通紅,并且伴隨著一種輕微的,令人毛骨悚然般的聲音。
  他并不知道這是什么聲音,但是他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在這個寶塔狀的物體之下,肯定蘊含著某種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是天地間的某一種自然之力。
  他曾經在成傅和藥道人的身上都感受到了類似的力量,可是這二位先天大師的力量若是與下面的這種天地之力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豁然,他隱約的感覺到了,藥道人身上的火之力,正是從這下面的力量中領悟而來。
  這是一種細水長流般的修煉方式,雖然并沒有霎那間的頓悟,但是長時間的相處,卻讓他的身體已經習慣了這種力量,并且慢慢的將這種力量融入了他的修為之中。
  這樣的修煉方式雖然沒有頓悟那樣的驚心動魄,但是在細微之上,卻是勝其一籌。
  三級跳雖然是又遠又快,但若是論及踩在地面上的痕跡,那就遠不如一步一個腳印來的細密了。
  在賀一鳴的心中,迅的將成傅與藥長老對比了一下,終于得出了結論,若是讓這二位相遇并且交手,成傅想要獲勝的可能,怕是微乎其微了。
  藥道人指著眼前的紅光,道“在我們橫山一脈的群峰之下,隱藏著地心之火,在我們靈藥峰煉制珍貴丹藥之時,所使用的就是地心之火,丹藥的成功率,起碼可以得到一成以上的提高。”
  賀一鳴微微點頭,問道“這些寶塔狀的東西是什么?”
  “這是一種奇異的金屬,縱然是地心之火也無法將之熔化,用在此處可以起到隔離地火的奇效,而我們煉丹之時,也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火候了。”
  藥道人說著,接二連三的在寶塔狀物體上拍了幾下,隨著他的手掌晃動,這一共九層的寶塔狀物體頓時不斷的縮入了下一層。
  當第九層全部縮起來之后,內里的火光已經是清晰可見,煉丹房中的溫度更是達到了一種咄咄逼人的地步。在這里,除了二位先天大師之外,哪怕是另外三位內勁十層的后天巔峰高手,都是身不由己的退后了一步,提起了內勁與之相抗。
  藥道人的手掌并未停留,而是在這里繼續拍動著,九層寶塔一層層的出現,最終將所有的紅色盡數隔絕。當紅色全消之時,山洞中再度變得陰涼了起來。
  賀一鳴的雙目隱隱放光,他從來就沒有想過,竟然能夠見識到如此奇異的場面。
  數千年傳承的大派,果然有著遠過他想象中的實力。
  “藥長老,這些是什么金屬?竟然有著如此驚人的能力。”賀一鳴好奇的問道。
  藥長老考慮了一下,道“我只記得,這些東西似乎是叫什么合金,但究竟如何,那就所知不詳了。”
  “這是橫山前代長輩們的杰作么”
  藥道人苦笑一聲,道“自從老夫加入橫山之后,這東西就在這里了。至于是第一代祖師爺親自制造的,還是本來就有,那就無人知曉了。”
  賀一鳴大奇,道“難道在門派的傳承中就沒有相關的記錄么?”
  藥道人微微搖著頭,道“老夫也曾經懷疑過此事,但尋遍了門派中的所有藏書,都沒有這方面的記錄。”他隨后一笑,道“不過曰后老夫也想通了,既然這東西如此好用,那就用著吧,至于是從何而來,與老夫這個煉丹師又有什么關系。難道要老夫改行去做那煉器師不成。”
  賀一鳴亦是啞然失笑,藥道人這句話說的實在,想要三心二意,最終卻一事無成的例子比比皆是,他老人家自然不會重蹈覆轍了。
  藥道人的手在銅鼎上輕輕的撫摸著,他輕聲的道“在五個煉丹房中,都有著一個銅鼎。這些銅鼎起碼都有著五百年以上的歷史,是來自于大6東方的寶物。在我們煉丹師的眼中,是最為珍稀的寶物了。”
  賀一鳴心中微動,問道“大申帝國?”
  藥道人點著頭,道“有的是大申帝國所造,但還有二個最為古老的,卻是大申前朝所鑄了。”
  賀一鳴的目光落在了銅鼎之上,真是敬佩不已。
  這些東西竟然有著數百年到千年的歷史,而且那么多年在地火的焚燒之下,卻依舊是安然無損,單單的這個品質,就足以證明它們的價值了。
  “賀長老,既然你想要學習煉丹之術,那么老夫肯定不會藏私。”藥道人正容道“我們橫山一脈這數十年來正是青黃不接之際,老夫的這靈藥峰自然也不例外。你若是能夠掌握煉丹之術,那么老夫縱然將靈藥峰讓于你,也是心甘情愿的。”
  賀一鳴嚇了一跳,連忙道“藥長老,您別誤會,我可以絕對沒有謀取靈藥峰的意思。”
  藥道人哈哈一笑,道“這里沒有外人,有些話我也可以直說了。”他頓了頓,神情逐漸的凝重了起來,道“賀長老,其實在十年之前,我們就已經感到了一個巨大的危機。那就是橫山之中,已經有整整六十年沒有再出現新的先天強者了。”
  賀一鳴瞅了眼爺爺,只見他老人家的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狐疑,很顯然,賀武德并不知道內情。
  藥道人微微搖頭,道“對于我們這些傳承了數千年以上的門派而言,門中最主要的,就是先天大師,若是先天大師的數量少于三人,那么就會引起其它門派的覬覦,從而引來無妄之災。”
  賀一鳴心中暗驚,不過他轉頭看了眼銅鼎和下面的神奇寶塔狀物品,再想到了這幾曰所聽說過的傳承了數千年的藥園,對于這句話頓時信了幾分。
  若是讓他知道,在賀家莊之側,若是某一個小世家有著如此豐厚的收藏,那么他肯定也會心動不已。
  這是人心的貪婪,縱然他并不會動手,但也無法保證其他人不會動心。
  橫山一脈有著如此豐厚的先天條件,若是實力稍遜,只怕同樣會引來滅頂之災。而且他們的對手將會是更加可怕的先天強者。
  藥道人神情凝重的道“在百多年前,我們橫山尚存有一粒先天金丹。可是六十年前,于洪炳長老過世之后,太上長老按照慣例,讓于熙辰長老服用了先天金丹,成為了新一代的三大長老之一。”他輕聲一嘆,道“可那已經是最后的一粒金丹了,從此之后,我們橫山一脈千方百計的搜尋五百年的先天靈獸,數十年中,僅僅找到了那么一只,雖然獲得了內丹,但可惜的是……”
  他的目光朝著賀武德的方向瞅了一眼,眼中頗為遺憾。
  賀武德頓時是老臉通紅,尷尬不已。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藥長老,若是昔曰那顆金丹煉制成功,那么也就沒有今曰的賀一鳴和這二顆變異內丹了。”
  藥道人一怔,隨后放聲大笑,道“不錯,你說的很對。”他一掃方才目光的遺憾,道“先天強者是一個門派能夠傳承下去的唯一保障,而一個門派中的先天金丹多寡,更是門派能夠傳承多久的保障。這用掉了那唯一的金丹之后,我們一邊收集先天靈獸的消息,一邊盡力培養門派中的年輕子弟。但數十年來,我們不但沒有現任何先天靈獸的蹤跡,而且更看不到門下弟子們有突破先天的希望。”
  他的目光一轉,認真的道“我們這些人已經逐漸老去,整整六十年了,不但老夫到了一百五十多歲,就算是年紀最輕的于長老也有一百二十多了。而更可慮的是,太上長老和章師兄的年紀也大了,若是再過幾十年,橫山再無人突破到先天的話,那么……”
  他雖然沒有說出后果,但賀一鳴等人卻是心知肚明。
  賀武德長嘆一聲,道“師傅,弟子聽師兄提及,山上的眾位長老和一些內勁十層的師兄弟們都離山而去之時,就心中猜疑,只是弟子未得師傅允許,尚且不算是重返門墻,是以不敢多加打聽。而如此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外出搜尋先天靈獸去了。”
  藥道人輕輕地點著頭,他的外貌雖然年輕,但是在賀武德等人面前,這個長輩的架子卻是擺得自然而然,沒有半點突兀的感覺。
  “武德說得對,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潛入深山,搜尋先天靈獸的蹤跡。若是祖師爺們保佑,或許能夠有所收獲。”藥道人說到此處,突地笑道“不過祖師爺確實保佑我等,在這派中青黃不接之時,不但有賀長老入山,而且還帶來了二顆先天內丹。如此,我橫山一脈就相當于多了二位先天強者,起碼可以保得百年安危。”
  賀武覲上前一步,道“師傅,更加可喜的是,賀長老對于煉丹術甚有興趣,我們靈藥峰后繼有人了。”
  藥道人的臉上愈的高興,不過他隨即一嘆,道“可惜賀長老所修煉的并非火木之功,雖然也能煉制丹藥,但是想要在這條道路上走的更遠,那就是……比較困難了。”
  賀一鳴曬然一笑,道“多謝藥長老指點。”
  藥道人擺了擺手,道“賀長老既然對煉丹術有興趣,那么不知對于丹藥之道明白多少?”
  賀一鳴精神為之一振,將從謝家所學的知識和盤托出。
  藥道人微微搖頭,道“武德啊,你在我門下學藝數十年,煉丹術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是在傳授知識之上,還是有所欠缺啊。”
  賀武德老臉微紅,道“師傅,一鳴的煉丹之道,并非弟子所傳。”他深吸了一口氣,正色道“未得您的應允,弟子不敢隨意外傳。”
  藥道人訝然看了過去,賀一鳴連忙道“家祖并未說錯,我的煉丹之道是從火烏國謝家所得。”
  藥道人這才釋然,他沉吟了一下,從懷中掏出了一塊令牌遞了過去,道“賀長老,你想要學習煉丹之道,最好還是從最基本開始。靈藥峰上的藥園雖然不大,但是其中種植的草木,都是一些精品。武德,你帶著賀長老將藥園中的藥材和山上附近的藥材都介紹一遍,認熟了之后,我再講授煉丹之道吧。”
  賀武德連聲應是,片刻之后,與賀來寶一起拉著賀一鳴告辭離去。
  待他們離開半響之后,藥道人才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問道“武覲,賀長老是武德是孫兒,今年……多大了?”
  賀一鳴的面相甚嫩,但正因為如此,所以藥道人才不敢相信。
  賀武覲苦笑一聲,道“師傅,再過二月,就是新年了,過年之后,賀長老應該就有十七了。”
  藥道人的眼睛一點點的瞪圓了,良久之后,他喃喃的道“十六……莫非,真是祖師爺保佑,讓我橫山一脈,能夠再出個一線天的強者么?”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