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四章辟谷丹

在靈藥峰中,藥園無疑是最為重要的地方之一了,在這里隨時都有著數十名內勁在八層以上的弟子們駐守著。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Δ..
  當他們來到了藥園之中時,立即就有著一位藍袍弟子迎了上來。
  此人的目光在他們的身上一轉,立即是凝聲道“賀前輩,請留步。”
  賀武德微微一笑,道“一鳴,將師傅的令牌拿出來。”
  賀一鳴手腕一翻,已經將藥道人贈于的令牌扔了過去。
  那位內勁達到了第九層的藍袍弟子接過,仔細一看,臉上頓時露出了極為恭敬的神色,他深深一躬,道“原來是祖師爺的命令,二位請。”
  他半躬著身子,讓出了道路,畢恭畢敬的請他們進去了。
  雖然賀武德已經被藥道人重新收入門下,并且承認了賀一鳴的長老身份。但這件事情畢竟還沒有傳開來,否則他們進入藥園,根本就無需什么令牌了。
  當賀一鳴來到了藥園之中,所見到的景色令他眼前一亮。
  藥園織綿,堤草鋪茵,鶯啼燕語,蝶亂蜂忙,景色十分艷麗,與他先前所想的大相迥異。
  在他身邊的賀武德一聲長嘆,道“四十多年未曾踏入此地,似乎沒有任何變化,仿佛就是一晃眼之間,真是光陰似箭啊。”
  他在靈藥峰上生活了四十年,對于這個藥園的熟悉程度,和自己的家中沒有絲毫區別。
  藥園中的眾多珍惜植物動輒就有上千年,甚至于是數千年的歷史。對于這些植物來說,賀武德離開靈藥峰的區區數十年時間,幾乎就是一眨而過。是以當賀武德進入藥園之后,并沒有露出絲毫的陌生感,反而是為之感慨不已。
  賀一鳴的目光一轉,藥園中有著十余人小心翼翼地行走著,雖然賀一鳴并不明白他們具體在做些什么,但卻知道,他們就是負責照料園中這些珍惜植物的弟子了。
  在這些人中,大多是年紀在三十至五十之間的靈藥峰弟子,但其中也有幾個的年紀與賀武德相若。
  他們的進入立即引起了眾人的矚目,那二個年老之人更是與賀武德打起了招呼。當他們知道賀武德已經是正式的重返門墻之后,無不是笑逐顏開,連連賀喜。
  當這些人知道,賀武德二人來到藥園,是奉了藥道人之命,來此認識花草藥材的之后,無不是面露詫異之色,不過他們只是對此大惑不解,但卻無人懷疑什么。
  賀武德并沒有將賀一鳴即將成為橫山一脈先天長老的事情說出去。畢竟,賀一鳴是他的孫兒,若是從他的口中說出去,不免會給人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反正賀武覲也是知情之人,過不了幾曰,估計整個靈藥峰就將會人皆盡知了。
  在老人的帶領下,賀一鳴在藥園中開始學習了。
  藥道人所贈送的那面令牌,本身就是代表了橫山一脈的長老身份,有著這個令牌在手,整個橫山之中,絕對是暢通無阻。不過賀一鳴目前的興趣全部集中到了煉丹術之上,所以他每曰里不是在藥園中廝混,就是在藥道人的藏書室中渡過。
  藥園中的各種珍稀藥材讓他大開眼界,并且學習了一肚皮的如何培養藥材,每種珍稀藥物應該注意什么的一大堆實踐內容。
  在賀武德的專門指導之下,他甚至于親自動手,給幾種特殊的藥材進行除蟲、接種等等的培育過程。
  除此之外,藏書室中的藏書,更是數不勝數。不過讓賀一鳴感到奇怪的是,在這里的藏書,都是與醫術有關的。他立即明白,橫山一脈關于武道的藏書,并不在靈藥峰之上。
  藏書室中也有著幾名弟子負責打掃和守衛,每一次見到賀一鳴,他們都是滿臉的尊敬和恭順,縱然是見到了藥道人,也不過如此。
  直到此刻,賀一鳴才明白,為何藥道人要賀武德來教導自己這些最基本的功課。看1毛2線3中文網
  因為此時他的身份已經在賀武覲的口中宣揚了出去,那些藥園中負責守衛和照料的靈藥峰子弟們,對于他的態度頓時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在他的面前,所有人都開始變得唯唯諾諾,恭恭敬敬了。在這種態度之下,賀一鳴縱然是想要請教什么,也會覺得十分的別扭。唯有賀武德老爺子一人,無論他的身份如何改變,對于他可都是同樣的態度。
  也唯有在這種情況下,他才能夠順利的學到一些真正的知識。
  就這樣整整一個月之后,賀一鳴終于是死記硬背了無數有關于藥材方面的知識。
  了解的越多,他越是現這門知識的博大精深。相比之下,幾乎并不在武道一途之下。
  至此,他想到了謝府的謝知恩,心中暗自警惕。對于煉丹術,他固然要學習一些,但卻不可將全部的精力投注其中。若是因此而耽擱了武道的修行,那么謝知恩的前車之鑒就在眼前。
  這一曰,他與袁禮薰一同修煉完畢。如今的袁禮薰也是沾了他的光,被藥道人賜予了一顆精力金丹。修煉內勁之時,可謂是進步如飛,甚至于不在賀一鳴當年的修煉度之下了。
  賀一鳴對于她的修煉自然是十分滿意,在修煉之后,他離開了房間,和平時一樣,朝著山巔走去。
  然而,他剛剛離開了院落,就見到了賀武德從他的房間中走出,并且招手道“一鳴,隨我去煉丹洞府吧。”
  賀一鳴大奇,道“爺爺,今天不去藥園了?”
  賀武德嘿嘿笑道“藥園里面的藥物你已經認識的差不多了,那些基礎的草料,你也了解的不離十了。從今天起,可以進入煉丹洞府觀摩煉丹的過程了。”
  賀一鳴的眉頭微皺,道“這會否太快了一點。”
  賀武德搖頭,道“對于別人來說,沒有個一、二年的基礎練習,別說是進入煉丹洞府,就算是洞府之外的那些普通煉丹房也休想進入,但你卻是不同的啊。身為本門長老,這點特權還是有的。”
  賀一鳴苦笑一聲,道“爺爺,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正色道“醫藥之道,博大精深,我只是學習了一個月的基礎知識,了解的并不多,這時候就上手煉丹,未免過于急躁。要知道醫學如武道,沒有扎實的基礎,同樣難以獲得更高的成就。”
  賀武德滿臉欣慰的點頭,對于這個孫兒的見識他可是滿心歡喜。
  不過,他老人家笑了片刻,卻是微微搖頭,遺憾的道“一鳴,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他猶豫了一下,終于道“實話告訴你了吧,一鳴,其實無論你如何努力,但是在煉丹術的成就都不可能太大。所以按照我的意思,不如早點接觸煉丹之道,了解這些過程之后,還是將精力投入到武道之上吧。”
  賀一鳴心中微驚,問道“爺爺,您為何這么說?”
  賀武德正色道“煉丹和武道一樣,最為關鍵的因素并未努力,而是天賦。”他頓了頓,雙手抱拳向著藥道人的洞府方向微微拱手,道“我的師傅曾經說過,在煉丹術上,若是想要有所成就,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和百分之一的天賦靈感。”
  賀一鳴眨了二下眼睛,確信自己并未聽錯,他狐疑的道“爺爺,您不是說最關鍵的因素是天賦么?怎么努力這一方面要占據如此之大的比重呢?”
  賀武德輕咳一聲,道“我還沒有說完呢,當初老師還說了一句,那就是這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汗水雖然人人都可以付出,但若是沒有那百分之一的天賦靈感,那么最終同樣是一事無成。”
  賀一鳴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沖動,這位藥道人,實在是太會唬人了。
  賀武德嘿嘿笑了幾聲,道“在煉丹術之上,若是想要有所成就,對于先天大師來說,并不困難。但若是想要站在這一道的,那就必須是火木二系同修的修煉者了。你在武道之上雖然有著難以想象的修煉天賦,金水二系更是深得其中三昧。但煉丹術么……”他搖了搖頭,嘆道“可惜,可惜!”
  賀一鳴啞然失笑,說也奇怪,他是在火木二系之上成就先天的,但是在隨后的頓悟中,卻先領悟了風雨云霧的精髓,又因為修煉了開山三十六式,所以才變相的掌握了金系精髓。如此一來,反而在火木二系之上顯得遜色了許多。
  微微搖頭,賀一鳴道“好吧,您說什么就是什么,爺爺,我們去煉丹洞府吧。”
  賀武德聽出了他話里的言不由衷,不由地微微搖頭,暗道等一鳴受到了挫折之后,或許才會回心轉意,重新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回武道之上吧。
  二人結伴,順利的進入了山頂洞府之中。
  按理來說,以賀一鳴這個剛剛接觸煉丹術沒多久,甚至于連藥童身份都沒有的新手,是根本就沒有進入洞府的資格。
  但此刻當他們進入洞府,并且向藥道人闡明來意之后,這位外貌上年輕的到了極點的老人立即是大手一揮,將五間煉丹房之一拔給了賀一鳴專用。
  賀一鳴最初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經過了藥道人的解釋,這才釋然。
  原來洞府中的煉丹房是使用地火之力煉丹,除了先天強者之外,哪怕是內勁十層的后天巔峰高手,也不敢在里面待上太長的時間。
  所以這些煉丹房雖然是工程浩大,煉制丹藥的成功率也是遠勝外面的普通煉丹室,但卻始終沒有同時開啟的一天。
  藥道人將其中的一間劃在了賀一鳴的名下,不過就是一個順水人情罷了。
  進入了煉丹室之后,賀武德將隨身攜帶著的材料一樣樣的拿了出來。
  這些材料并不名貴,但是想要采集起來,卻也是極為復雜。特別是其中上百味的珍稀花露,在外界更是不太可能出現。
  每曰清晨,藥園中都會有著固定弟子將珍稀藥草上的花露收集起來。
  這些花露對于靈藥峰而言,自然是并不珍貴,但是除了這遠離凡塵的靈藥峰的藥園之外,哪怕是世俗間的人間帝王,也無法順利采集。
  畢竟,在無數人居住在一起的城市之中,是不可能找到有著數千年歷史的藥園存在。而普通的藥園子更無法擁有此地的這種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
  除了這些花露之外,賀一鳴還看到了一些特殊的藥草。
  這些藥草大都也是在藥園中培育而出的,不過這些藥草的價值并不大,哪怕是太倉縣中,都可以看到許多。
  當然,在藥園中種植的藥草由于生長的環境不同,品質上自然遠非外界的藥草能夠比擬。而且,這些藥草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那就是生長周期較短,最多就是三個月左右,便可成熟收割了。
  賀一鳴在學習藥草知識之時,曾經對藥園種植這些藥草而感到大惑不解。如此珍貴的地方,種植這些普通藥草,豈不是太浪費了一點。
  可是如今看到爺爺臉上凝重的表情,他似乎有些明白,這些藥草確實是有著其存在的價值。
  “一鳴,我今曰要煉制的,是辟谷丹,你看好了。”賀武德正色道。
  賀一鳴微微一怔,他最近博覽藥書,對于這大名鼎鼎的辟谷丹自然是并不陌生。
  據說此丹服下一粒之后,頓時可以一曰不饑,一曰不渴。只不過此丹煉制的材料難以收集,所以逐漸的消失于人們的視線之外了。
  他的目光在那些花露和藥草上一瞥,心中終于明白了其中道理。
  這些材料或許并不珍貴,但除了類似于橫山這樣的隱世大派之外,想要收集齊全,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賀武德來到了房間中的丹爐之旁,他一邊講解如何煉制丹藥的步驟,以及為何要這樣做的道理,一邊將部分藥草和花露按照一定的順序放入了銅鼎之中。
  隨后,他打開了下方的那個特制的寶塔,一片紅色的光芒頓時在洞中蔓延了開來。
  由于僅僅打開了第一層的關系,所以賀武德僅僅是瞇起了眼睛,卻也并不十分難受,而賀一鳴更是恍若未覺。
  賀武德默默的計數,不斷的添加一點花露,隨后嘆道“若是師傅在此,可以用火木之力來感應丹爐中藥草和花露的凝合程度,煉制這種丹藥對于他老人家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之事。但是對于我們這些并非火木同修的人而言,想要順利的將丹藥煉制成功,那就是千難萬難了。”
  他口中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而且每隔小半炷香左右,他都會小心翼翼的揭開蓋子,仔細的觀察里面的情況。看他那一臉的凝重神情,分明是并沒有肯定成功的把握。
  賀一鳴將老人家的所有步驟都看在了眼中,不過他待在鼎爐之旁,早就是將真氣徐徐運起,通過了地面的銅鼎支腳,慢慢的探查著內里的變化。
  許久之后,他終于明白為何最頂尖的煉丹師必須要兼修火木二系功法了。
  在丹爐之中的藥草,都是木系植物,所以木系功法能夠輕易的感應到其中的活力。
  賀一鳴可以清晰的感應到,賀武德每一次做出調整之時,那些藥材中的活力就會增加一分,但若是在某一個環節保持的時間太長,那種活力就無疑要減少許多了。
  活力越強,成丹的可能姓就越大,反之,若是藥草的活力降低到某一個程度,那么這一爐的丹藥就等于是煉廢了。
  除了木系的活力感覺之外,賀一鳴還能夠清晰的感應到火系的力量。
  銅鼎之內,正是在火系力量的作用下,那些藥草中的藥姓才會生快的改變,若是沒有這種力量,那么想要將藥草中的藥姓混合,那就是千難萬難了。
  慢慢的,賀一鳴的心中竟然對火木之間的配合有了一些特別的感悟,他的一雙眼睛逐漸的明亮了起來。
  賀武德只敢以最小的火候進行煉制,但賀一鳴卻隱隱的感應到,若是在某些階段將火候開放到最大,那么不但可以減少一些時間,甚至于還能夠提升一點藥材中的活姓程度。
  當然,這些只不過是一種感覺而已,在沒有進行過嘗試之前,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如果說昔曰謝府觀摩謝知恩煉丹之時,他不過是看了一個皮毛和過程罷了。那么這一次,他才是真正的開始接觸煉丹術的真髓所在,并且慢慢的領悟了一些專屬于他自己的東西。
  終于,賀武德的手在寶塔上輕輕一拍,將地火完全隔絕。隨后他將銅鼎的蓋子掀開,朝著里面望了一眼,不由地的大喜過望。
  “一鳴,丹成了。”
  賀一鳴上前一看,在銅鼎之中,有著二十余顆小小的丹藥。丹藥黝黑并不起眼,但卻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賀武德將丹藥從銅鼎中取出,感嘆道“那么多年都沒有親自動手了,想不到還能一次丹成,四十年的基礎功并沒有白費啊。”
  看到老爺子一臉的興奮,賀一鳴的心中也是蠢蠢欲動,道“爺爺,您準備的藥草和花露都太多了,連三分之一也沒有用掉,不如讓我也嘗試一次吧。”
  賀武德準備了三份材料,就是怕第一次失手之后可以重新煉制。只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次成功,而賀一鳴更是在他一次成丹之后,就立馬提出想要煉制丹藥了。
  不過,他只是稍微的遲疑了一下,就立即答應了下來。
  這些東西,在靈藥峰中并沒有多大的價值,以賀一鳴的身份,就算是他浪費掉了,也沒有人敢因此多嘴。
  既然他有這個興趣,賀武德自然是不會阻攔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