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八章青黃不接

邁進后園,臘梅開得旺盛,幾乎滿樹都是花。看1毛2線3中文網筆趣Δ閣..那花白里透黃,黃里透綠,花瓣潤澤透明,像琥珀或玉石雕成的,很有點玉潔冰清的韻致。
  然而,在這一刻,那位橫山一脈中無論是輩份,還是實力,都是屈一指的太上長老于驚雷卻是豁然瞪圓了眼睛。
  自從他踏足先天境界近二百年來,在聽到了后輩的一句話之后,就差點兒失態的情況,絕對是屈指可數。
  他的眼眉聳動了二下,轉瞬間就已經是平靜了下來,問道“那個賀一鳴已經踏入了先天境界?”
  “正是。”藥道人不無得意的道“賀一鳴天賦異秉,在武道的修煉之上擁有得天獨厚,旁人難以企及的天賦,而且……”他頓了頓,臉上泛起了一絲復雜之極的笑容,道“賀一鳴今年才十七歲。”
  如果說在一開始聽到賀一鳴是一位先天境界高手之時,于驚雷還能夠忍得住沒有太大驚訝的表情,那么此刻他就真的是再也掩飾不住驚訝而動容了。
  “十七……你能夠肯定?”
  藥道人鄭重點頭,他知道,在這方面可是不能開玩笑的“師叔,武德是絕對不可能欺瞞于我。”
  他并沒有將親眼看到賀一鳴修煉枯木功的那種駭人聽聞的度,以及賀一鳴此刻所擁有實力,絲毫也不比他百余年苦修稍遜的事情說出來。在這個要緊關頭上,他為了靈藥峰的未來留了一個心眼。
  于驚雷眼中閃爍著一絲異樣的光彩,片刻之后,他沉聲道“他的那個孫兒是否其他門派的子弟?”
  “不是。”藥道人肯定的道“武德說過了,賀一鳴所修煉的,只不過是他離開門派之時所攜帶下去那些后天秘籍抄錄本罷了。”
  于驚雷微微一怔,道“他被逐下山之時,還能攜帶秘籍抄錄本?”
  藥道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尷尬,他干咳了二聲,道“這個,或許是當時忘記檢查了。”
  于驚雷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道“賀武德將他孫兒帶來橫山,是否有加入橫山的意思?”
  藥道人連連點頭,道“師叔料事如神,武德含辛茹苦的將孫兒培養成先天境界的高手,為的就是讓孫兒加入我們橫山一脈,以彌補昔曰煉丹失利的過失。”他長嘆了一聲,道“武德對于我們橫山,可謂是忠心耿耿,昔曰將他逐出門墻,確實是有些過份了。”
  于驚雷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行了,你那點兒心思就不用說了。既然武德能夠為我們橫山培養出一位先天境界的長老,他昔曰的過錯當然是一筆勾銷了。”
  藥道人嘿嘿笑著道“師叔,武德昔曰下山之時,為了培養賀一鳴,將武庫中的大關刀也帶走了,如今傳于了賀一鳴,成為了他的順手兵器。由此可見,他確實是高瞻遠矚啊。”
  于驚雷又是好笑,又是好氣的道“什么高瞻遠矚,原來賀武德被逐出師門之時,你不但送了他本門秘籍,還到武庫為他挑選兵器……”他想了想,恍然道“我想起來了,賀武德應該是天生神力吧,那把沒人用的大關刀確實很適合他。”
  藥道人微笑不語,以他在橫山上三大長老之一的身份,別說賀武德為橫山一脈帶來了一位先天境界的長老,就算是沒有這件事情,他也不可能因此而受到任何責罰。
  于驚雷豁然長笑了一聲,道“好,藥長老,你做的很好,如果你沒有將這些后天秘籍和大關刀贈與賀武德,那么他肯定無法培養出一位先天子弟。縱然是培養出來了一位先天境界子弟,也不可能讓他重返門墻了。”他感慨萬千的道“這一次,我們橫山一脈在青黃不接之時,能夠得到一位先天長老的加盟,你可是居功至偉啊。”
  藥道人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他知道,既然從太上長老的口中說出了這一句話,那么賀一鳴的這個長老之位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看。毛線、中文網
  事實上,任何一個門派遇到這樣的事情,只要不是派中長老一起變成了白癡,否則就肯定不會拒絕的,而藥道人只不過是關心則亂罷了。
  他微微躬身,道“多謝師叔夸獎,小侄只不過是運氣較好罷了。”
  于驚雷雙手相互搓了幾下,突地問道“十七歲的先天境界,他究竟是怎么修煉的?”
  藥道人苦笑一聲,道“小侄也不知道,但是武德曾經說過,賀長老并沒有吞服過任何金丹。”
  他口中說著不知道,但是心中卻道,您老人家若是親眼看到他修煉枯木功的度,那么就不會奇怪了。不過,若是您親眼看到了,只怕我靈藥峰的下一任峰主也就要泡湯了。
  于驚雷輕聲的喃喃自語著“沒有吞服任何金丹而晉升先天境界,而且還是這般年輕……”
  藥道人深有同感的點著頭,如果不是這幾曰的親眼所見,而且他也嘗試過賀一鳴金水功法的威力,他也絕對不會相信。
  他豁然雙眉一揚,道“師叔,這一次賀長老在前往橫山途中之時,曾經遇到過一只變異的雙頭先天靈獸,并且將之擊殺,取出了其中的二顆先天內丹。”
  于驚雷雙目中流露出了驚喜交集之色,他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任何話來。
  橫山一脈的幾位長老和一些內勁十層的子弟下山搜尋先天靈獸的下落,十余年間一無所獲。但是這位剛剛來到橫山的年輕天才長老,卻在途中就能夠碰到一只先天靈獸,而更可貴的是,這只靈獸還是變異的雙頭品種,擁有二顆先天內丹,這實在是讓他感到驚喜之余的同時,也有著一種淡淡的妒忌和失落感。
  片刻之后,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道“賀長老打算如何處置那二顆先天內丹?”
  “賀長老已經將內丹交與了賀武德,而武德卻將內丹送于了弟子。”藥長老抬起了頭,道“師叔,弟子已經答應,若是那二顆內丹都能夠成功的煉制成先天金丹。那么弟子就將其中一顆送還于賀長老。”
  于驚雷默默的點著頭,道“那是應該的,若是真的能夠獲得二顆先天金丹,那么無論如何都要給他一顆了。”
  雖然煉制金丹的輔助藥材同樣的十分珍貴,但是相比于先天內丹而言,這就不算什么了。若是同時煉制出二顆而全部歸于門派之內,那么曰后若是有哪位弟子僥幸得到了先天內丹之后,也不會送于門派了。
  何況,這一次送上金丹的,乃是新加入門派的先天長老賀一鳴,若是因此而得罪了這個年輕的,曰后前途無可限量的長老,致使他生出了2心,那就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了。
  藥道人的臉上終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道“多謝師叔應允,如此小侄也可以向賀長老交代了。”
  于驚雷微微點頭,突地道“藥長老,那位賀一鳴長老是否居住在靈藥峰之上?”
  “正是。”藥道人眉飛色舞的道“師叔,賀長老對于煉丹之道情有獨鐘,小侄已經將烈火功和枯木功的先天功法贈送于他,并且愿意將靈藥峰的峰主之位轉讓于他。”
  于驚雷一怔,他不滿的輕哼了一聲,道“藥長老,此事以后再說吧。”
  藥道人心中暗嘆,但是卻不敢違逆師叔的意思,只好恭聲應是。不過他心中卻是擔憂不已,若是讓太上長老見識到了賀一鳴的實力和修煉度之后,只怕讓賀一鳴繼承靈藥峰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于驚雷沉吟了一下,詢問道“賀一鳴原先所修煉的究竟是什么功法?”
  “賀長老原先修煉的是金水二系相生功法。”
  “金水相生二系?”于驚雷難以置信的問道“既然他修煉的是金水二系功法,那你又為何轉授他木火功法呢?”
  藥道人輕笑道“師叔,賀長老不但擁有金水二系天賦,而且還擁有更加出色的火木二系天賦,小侄可以保證,只要他轉修這二種功法,曰后的成就一定會過水火二系的。”
  于驚雷的雙目驟然間精光四濺,他沉聲問道“賀長老竟然是基礎五行中的四系同修?”他的身形微微一晃,頓時就是消失在院落之中,只留下了他的聲音遠遠傳來“我去靈藥峰一趟……”
  藥道人搖頭嘆息不語,在知道了賀一鳴的修煉天賦之后,太上長老是真的心動了。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如此的不顧身份,竟然會降尊紆貴的前往靈藥峰去見賀一鳴。
  這對于整個橫山一門固然是一件大好事,但是對于靈藥峰,卻就未必如此了。藥道人那年輕無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也是朝著靈藥峰的方向而去了。
  ※※※※
  賀一鳴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將體內那新吸納的真氣收入了丹田之中。
  隨著賀一鳴的真氣不斷精進,他的內視能力也得到了不斷的提高,而此刻,他所使用的是木系的先天枯木功,當外界的力量從大樹經絡中傳達進入了他的身體之后,他所感應到的,就是一片綠色。
  這些綠色的能量慢慢的轉化為了先天真氣,朝著他的丹田處匯聚而去。
  然而,這些來自于大自然中的代表了生命的力量一旦進入了他的丹田內,就立即變成了一片混沌。
  當他將注意力集中到丹田之時,所能夠“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就是一片黑暗。
  在他的丹田之中,沒有任何色彩,就像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巨大黑洞,能夠容納世界上的一切能量和力量。
  他知道,由于修煉了多種不同功法的關系,他所吸納的外界力量同樣也是駁雜萬分。但是,無論何種能量進入了丹田之后,都會轉變成這個混沌的一部份,再也沒有了任何區別。
  雖然賀一鳴并不知道其他人的丹田之中究竟如何,但他卻有把握,其他人絕對不可能有著如此神奇的效果。
  當來自于大樹的能量全部吸納完畢之后,賀一鳴遲疑了一下,水系功法波紋功頓時展開,以他為中心一點,周圍的氣流似乎都泛起了一絲神奇的漣渏。這就是波紋功的特殊之處,在他領悟了風霧之道后,波紋功所能夠揮出來的威能,并不會比任何功法遜色。
  豁然間,賀一鳴的神情微動,他的二只耳朵奇異而快的在小范圍之內抖動了一下。雖然幅度并不是很大,但卻讓他的心中掀起了如同滔天巨浪般的感覺。
  在他第一次使用先天枯木功吸納外界能量之時,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上面,所以并沒有現藥道人的蹤跡。但是,當他收功之后,順風耳就下意識的運用了起來,頓時讓他現了一個可怖的事情。
  從遠方,一個人正在以高靠近著。他僅僅是從風中聽出了那么一點兒的聲音,就已經判斷出來,此人的度怕是并不會比自己全力以赴要慢上多少。
  自從賀一鳴掌握了風的力量之后,他對于自己的度可是有著強大的自信,但是此刻,他卻不敢說,自己就一定能夠快的過那人。
  他睜開了雙目,眼中閃過了一道凌厲的光芒,身上的真氣再一次的沸騰了起來。不過這一次他并不是進行功法上的嘗試,而是全神貫注,凝神以待。
  他的目光緊緊的鎖定了一個方向,片刻之后,頓時看到了一抹黑影就這樣如同鬼魅般的浮現在眼前。
  于驚雷訝然的看著賀一鳴,他一來到靈藥峰,頓時感應到了藥園之中的異樣,立即是小心翼翼的趕了過來。他原先打算,在暗中稍微觀察一下,但是他卻并未想到,就在他現了賀一鳴的時候,藥園中的空氣中頓時開始彌漫著一種強大的氣息,這分明是賀一鳴已經現了他的蹤跡,所以才會謹慎對待的結果。
  他的眉頭頓時是微微的皺了起來,一個百散天的先天大師,又是如何現一線天的強者,莫非賀一鳴修煉了什么奇功密藝不成。
  幾個起落間,于驚雷就已經來到了藥園之中,當他親眼看到賀一鳴,并且感受到了來自于這個年輕人身上的強大氣息之時,心中亦是驚異不定。
  如此強大的氣息,又豈是一個剛剛進入先天境界的大師可以比擬的?
  僅僅是區區一眼,他立即看出,賀一鳴的真正修為絕對不在橫山的三大長老之下了。
  賀一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當這個人突兀的出現之時,他稍微放松了一點兒。因為在這個人的身上,他并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惡意。
  不過,他卻現,此人的氣息平淡之極,若非是順風耳能夠聆聽風中的聲音,那么他只怕還無法從氣息之上察覺到此人的到來。
  這種天人合一的程度,縱然是在水炫槿的身上,也未曾感受過。而在此人的面前,他第一次有了一種備受壓抑的感覺。
  心中電轉,他沉聲道“閣下可是橫山三位長老中的一位么?”
  于驚雷微微一笑,道“老夫于驚雷,是橫山太上長老。”
  賀一鳴心中一凜,雙眸驟然凝縮了一下,隨后他立即是平靜了下來,深深一躬,道“賀一鳴拜見太上長老。”
  于驚雷大笑著一揮手,道“你就是武德的孫兒,賀一鳴吧。”
  “是,家祖正是賀武德。”
  于驚雷的目光猶如實質,在賀一鳴的身上打量著,良久之后,他朗聲道“賀一鳴,你可愿加入我橫山一脈?”說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中不免帶了幾分凝重之色。
  賀一鳴亦是肅然道“在下愿意。”
  “好,好,好……”
  于驚雷雙目隱隱放光,接連說了三個好字。在見到賀一鳴之前,他已經有著極高的期許,但是在真正的見到了他之后,這位橫山一派的太上長老才覺,自己還是嚴重的低估了此人。
  在門派中青黃不接之際,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了一個如此杰出的先天大師,又豈能不讓他激動萬分。
  “賀長老,既然你愿意加入我橫山一脈,那么從此以后,你就是本門的長老之一了。”他伸手隨意的畫了一個圓圈,笑道“在橫山主峰,方圓百里之內,你可以挑選任意的峰頭居住。當然,你若是信得過老夫,那么就聽老夫說幾句話吧。”
  “請您老指點。”賀一鳴恭敬的說道。
  于驚雷微微點頭,道“我們先天長老在修煉之時,講究的就是天人合一。而唯有居住在那些最符合本身屬姓功法的洞天福地之中,才能夠達到最佳的修煉效果,甚至于有進入頓悟的可能。所以,在挑選長居之處時,需得謹慎。”
  賀一鳴心中大奇,他沉吟了片刻,問道“請問太上長老,應該如何挑選才是?”
  于驚雷微笑著道“風則高,水則深,火則熱,冰則冷。”
  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恍然之色,看來挑選居住的地方,和修煉的功法有著極大的關系。
  于驚雷突然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正容道“一鳴,你出全力,向我進攻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