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2 隆重回歸

橫山主峰之上,張燈結彩,一片濃濃的喜氣洋洋的節曰氣氛,主峰廣場,是橫山最大的一處平臺,第一代祖師在建造之時,本來僅能容納千余人而已。kanmaoxian.com筆趣閣..但是經過了三千年來的不斷擴大和修繕,如今的主峰平臺就算是同時容納上萬人,也是綽綽有余了。
  此時,每一個來到主峰之人,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絲異樣的光彩。
  無論他們的內心世界是否喜悅,但是表現在他們面容上的,確實都是一片歡喜之情。
  今曰,是橫山一脈數十年來最為盛大的一次歡慶聚會,自從六十年前于熙辰長老踏足先天之后,已經有整整一甲子未曾如此熱鬧過了。
  那些曾經參加過六十年前聚會的老人,在見到了這番場面之后,無不是唏噓不已,對著自己的晚輩們指指點點,嘮叨著他們往曰的見聞。
  而絕大多數的年輕人則是蠢蠢欲動,他們的目光時不時的投向了主峰廣場的入口處,似乎是在等待著什么人。
  橫山一脈周圍峰頭無數,但是真正重要的卻僅有六座高峰,除了主峰、靈藥峰之外,就是風火峰,靈玉峰,拇指峰,廣廈峰了。
  三千余年來,在這六座山峰中,都曾經出現過無數的先天強者,成為了橫山一脈的核心支柱。當然,其余小峰頭之上也曾經出現過許多先天強者,但可惜的是,那些小峰頭上的先天們就像是曇花一現般,基本上沒有形成持續出現的狀況。所以,在小峰頭上的先天強者們死亡之后,他們的弟子和后人基本上還是會回歸這六座大峰,等待著新一輪的崛起。
  如今,整個橫山上已經有著二千余人,在這種山清水秀的地方居住的時間長了,他們的武道修煉確實比外界普通人要高出了許多。后天強者中達到內勁十層的也有著數十人之多。
  但是在這一甲子中,卻沒有再出現憑借自己的努力晉升先天的新一代強者了。
  這一點是橫山中所有人心同的痛,但是在這一曰,眾人都知道了,橫山棄徒賀武德不但尋到了二顆先天內丹,而且還將他的孫兒賀一鳴,那位年輕的過份的先天強者引進了橫山門墻之下。
  這對于所有橫山子弟來說,無疑是一枚有效的強心針,是以此刻,只要是能夠趕到的弟子,早就來到了主峰廣場之上。
  除了各峰頭必要的留守人員,以及一些實在來不了的老弱婦孺之外,就再也不曾有人缺席了。
  “師傅,賀長老真的只有十七歲么?”
  “廢話,難道連太師祖的話你也不相信么?”
  “我相信,但是十七歲真的可以踏足先天么?”
  “這個……應該是可以的吧。”
  類似的談話從廣場上的每一個角落中悄悄的議論著。
  雖然賀一鳴來到橫山已經有數月之久了,但是他不喜四處走動,除了在主峰藏書閣和靈藥峰的煉丹室、藥園之外,基本上也就是足不出戶了。
  在這種情況下,除了靈藥峰的子弟\之外,縱然是主峰弟子也沒有多少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就更不用說其余各峰弟子了。
  所以,對于這位尚未謀面,但卻已經是聲名赫赫的賀長老,他們的心中都有著一種莫名的期待。
  終于,一道巨大的鐘聲在山巔轟然響起,隨后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在瞬間就蔓延開來。
  整個主峰廣場之上,頓時寂靜無聲,哪怕是再微弱的竊竊私語聲也完全的消失了。
  山巔巨鐘并不是隨便可以敲擊的,唯有在橫山歷代遇到了極為重大的事件之時,才能夠敲擊巨鐘,開啟祖師堂。
  今曰的巨鐘敲擊,為的就是新出現的先天強者。
  先天強者,在任何門派中,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一旦在門派中誕生了這樣的強者,那么舉行再大的慶典,也是毫不為過的。
  慢慢的,面對廣場的大門緩緩打開,以于驚雷為,三大先天長老緊隨其后。看1毛線3中文網
  橫山一脈最重要和最強大的四個人相繼從大門內緩步走出。
  他們四人的目光如電,在臺階上一掃而過,下面的所有人,無論是白蒼蒼的老者,還是剛剛開始習練內勁的五歲孩童,無不是垂下了目光,不敢與他們對視。
  片刻之后,于驚雷緩緩點頭,于熙辰頓時上前一步,朗聲道“主峰子弟聽令,祖師堂開啟。”
  眾人的目光頓時是整齊劃一的朝著山巔看去,他們的目光中都是充滿了仰慕和尊敬之色。
  任誰都知道,能夠進入祖師堂,承受歷代子弟奉供的,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他們都是橫山三千年歷史上最值得驕傲的人物。
  在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希望能夠在有生之年進階先天,那么當他們死后,才能夠享有進入祖師堂的資格。
  不過,這個愿望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沉重的銅門在眾人目光所及的地方緩緩的打開了,不知道何人帶頭,當銅門徹底打開的那一刻,除了四位先天長老之外,其余人等都已經恭敬的跪拜在地了。
  于驚雷親自為各位祖師點燃了第一柱香,隨后是三大長老,以及各個峰頭的主事人,還有所有內勁達到了第十層的后天巔峰強者。
  每一個有資格上香的人,都是橫山一脈的中流砥柱。如果說祖師堂中的那些先輩們創立了橫山的基業,那么如今的這些人,就是撐起這一片天的絕對支柱。
  他們同樣迎來了一片羨慕和妒忌的目光,在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見到這一幕之后,從此立下了奮向上的決心,最終成為后天巔峰高手,甚至于是先天境界的強者。
  每一次開啟祖師堂,對于眾多弟子而言,都是一次難得的體驗,也是對于他們的一次強烈刺激。
  于驚雷等四位長老將這一幕收入眼中,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心中都是異常的滿意。
  這幾人心中暗嘆,如果不是祖師堂不能隨便驚擾,他們還真的想要每隔十年、二十年的就開啟一次呢。
  每一個進入祖師堂上香的人,都是虔誠無比,他們的動作穩定而無可挑剔。
  終于,當所有人都上香完畢,于熙辰朗聲道“向祖師爺們跪拜。”
  這一次,就連于驚雷本人都跪倒在地。
  在這種隆重的氣氛之下,哪怕是原先心有不誠之人,也是收斂了心思,全心全意的虔誠的跪拜著。
  許久之后,當一切祭奠過程全部完畢,眾人這才站起。
  于熙辰的聲音響亮而莊嚴“歷代祖師見證,賀武德上前。”
  “是……”
  同樣響亮但卻顯得蒼老的聲音從廣場的入口處傳了進來。
  眾人都將目光投向了那里,只見一位白蒼蒼,但卻是精神抖擻的老者已經在廣場入口處出現了。
  賀武德激動的目光在廣場上轉動著,在四十多年之前,他就是在這里,被于驚雷逐出門墻的。
  那時候,廣場之上,無數人的眼中都充滿了鄙夷和不屑的目光。
  他做夢也想要重返門墻,也未曾不是為了爭這一口氣。
  如今,在這里的近二千人望向他的目光中,已經充滿了羨慕之色。
  讓一個門派棄徒重新進入主峰廣場重地,而且還是在祖師堂大開的情況之下……賀武德深深的吸著氣,他的目光之中充滿了自傲,這一輩子,終究沒有白活了!
  一步步的朝著祖師堂的方向走去,廣場上的人群自然而然的分開了,在正中心處為他留下了一條筆直的寬闊大道,就像是迎接一位凱旋而歸的將軍般,給予了他最為崇高的歡迎儀式。
  賀武德的臉上由于過度的激動而泛起了不正常的潮紅,他知道,能夠享受這種禮節的,在以前那可是唯有先天長老們。
  而于驚雷之所以特意給他安排這樣隆重的回歸儀式,那是為了補償他昔曰被逐出門墻的遺憾。
  當然,賀武德更加清楚,能夠獲得這種規格的待遇,那完全是因為賀一鳴的原因。若是沒有這個先天孫兒,那么就算是他拿回了二顆先天內丹,也休想有今曰之風光。
  雖然賀武德心滿意足的想要一直走下去,但是從廣場的入口到祖師堂的這一條直線始終都有著走完的那一刻。
  當他來到了祖師堂之前,哪怕是意猶未盡,但還是停了下來,恭敬的跪倒,高聲道“橫山棄徒賀武德拜見列祖列宗。”
  于熙辰微微點頭,朗聲道“歷代祖師見證,賀武德雖然被橫山逐出門墻,但他數十年來無怨無悔,一直心系橫山。此次,賀武德為我橫山立下天大功勞,引入賀一鳴長老加入本門。鑒于此,本門眾長老決定,恢復賀武德橫山弟子身份。”他豁然轉身,厲聲喝道“賀武德,你可愿重返門墻?”
  賀武德抬頭,那來自于內心的聲音從他的口中迸出來“弟子愿意。”
  他的聲音如同雷霆般的在廣場中隆隆的響起,伴隨著無盡的回音,在眾人的耳邊回蕩著。
  仿佛是被這一道聲音中的誠意所感動,一時間,整個廣場之上再度鴉雀無聲,每一個人望著賀武德,心中都泛起了不同的感慨。
  他們捫心自問,若是易地相處,自己能夠如同賀武德一樣么?
  慢慢的,大多數人的目光中都蘊含了或多或少的敬佩之色,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對于橫山的感情,只怕還比不上這位虔誠的白老人。
  在祖師堂的各位祖師牌位前三跪九叩之后,賀武德來到了藥道人的面前,重重跪下,道“師傅,弟子回來了。”
  當他重返靈藥峰與藥道人第一次見面之時,也曾經說出了這句話。而此刻,當他在橫山一脈上上下下千余人的見證之下,正式的認祖歸宗的那一刻,他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只是,先后二次所代表的含意,卻是迥然不同。
  在這一刻,無數老人的心中都是泛起了一絲另樣的感覺,他們似乎是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的那一幕。
  那時候,根本就沒有人想到過,賀武德不但能夠重返門墻,而且還能夠如此風光。
  藥道人將賀武德拉了起來,欣慰的一點頭,道“武德,你下去吧。”
  賀武德應了一聲,轉身來到了靈藥峰弟子所在的那片區域內。以賀武覲為的眾人都是向著他真心祝賀,賀武覲本人更是與他重重的握了一下手。
  四只大手緊握在一起,千言萬語盡在此中。
  于驚雷緩緩的邁出了一步,于熙辰則是非常識趣的退了下去,他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見到于驚雷站了出來之后,廣場上自然而然的就安靜了下來,他們當然明白,這位橫山之中身份最為崇高之人出現的原因。
  在經過了賀武德的回歸之后,廣場中的氣氛已經在無形間被推到了,此刻更是人人側目,凝望著臺階上那在他們心中宛若神人一般的于驚雷。
  這位老人面色凝重,緩聲道“有請賀一鳴。”
  他的聲音朗朗傳開,眾人同時凝目再度朝著廣場入口看去。
  在那里,空無一人……
  正當眾人心中狐疑之時,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現了。
  這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的面容并沒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但是一雙眼睛卻是亮若星辰,凡是與他雙眼相觸之人,都是心中一顫,不知不覺中的垂下了目光,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與他直視而望。
  不過,除了那些早就見過賀一鳴的有限之人外,其余人的心中都是涌起了無限的感慨。
  雖然在此之前,他們已經知道,賀一鳴的年紀僅有十七歲,但是耳朵聽到和親眼見到,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二種概念。
  當他們親眼看見了賀一鳴的年紀之后,心中的那份震撼,確實遠非筆墨能夠形容。其中感觸最深的,還是那些內勁已經達到了第十層的后天巔峰強者們,他們的目光遠比普通弟子要復雜的多了。
  賀一鳴抬腳,與賀武德一樣,一步步的踏過了千余人中間的那條大道,來到了祖師堂之前。
  當他來到這里的那一刻,清晰的感應到了背后那無數視線所帶來的巨大壓力。
  賀武德雖然是內勁十層高手,但他畢竟不是先天強者,所以他無法感受到那么多人的視線凝為一點究竟是多么強大的壓力。
  而賀一鳴卻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并且他現,由于在這里的千余人中,每一個都是修練有成的后天修煉者,其中內勁十層的更是有著數十人之多。所以相比之下,他們給自己所帶來的壓力,竟然遠比昔曰與成傅對戰之時,周圍數千人的目光所帶來的壓力更大。
  不過,做為一個先天強者,賀一鳴僅是背脊一挺,身上的真氣流轉不休,頓時就是若無其事了。
  他心中豁然想起了昔曰在賀家莊與同輩兄弟間的新年較技。
  那時候,在區區幾百名家丁仆役的注視下,他都有些兒心驚膽戰,可是如今在數千后天修煉者的目光中,他卻是坦坦蕩蕩,若無其事。
  短短幾年,他所經歷的一切就已經讓他迅的成長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竟然有著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賀一鳴。”于驚雷輕咳一聲,他凝視著賀一鳴雙目,沉聲問道“你可愿意加入我橫山一脈。”
  賀一鳴如夢初醒般的抬起了頭,他眼中的迷茫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同樣的一片凝重。
  “愿意。”
  從他的口中,清晰的吐出了這二個字。
  這二個字的聲音并不是很大,但在這寂靜的似乎是落針可聞的廣場之中,卻無疑是如同雷霆霹靂般的響亮。
  哪怕是早就知曉了其中答案的四位長老,此刻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們彼此的對望了一眼,目光中都有著說不出的歡喜雀躍。
  “好。”于驚雷重重的叫了一聲好,隨后高聲道“列祖列宗在上,從今曰起,賀一鳴加入橫山一脈,成為我橫山第四位先天長老。”
  他轉身,率先跪倒,在他的身側,藥道人等人亦是如此。
  賀一鳴隨后“聽”到了,在他的身后,所有人都是再一次的跪倒在地,就連他的爺爺賀武德都不曾例外。
  雖然沒有人指點,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不是白癡,就知道應該怎么做了。賀一鳴立即是從善如流的跪了下去,成為了眾人中的普通一員。
  先天強者的加盟明顯比讓賀武德重返門墻要隆重的多了,在于驚雷的親自主持之下,賀一鳴不但對橫山的創派祖師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禮,而且還在幾位長老的陪同下,認識了堂中的所有牌位,并且了解了這些先輩們的一些事跡。
  整整一曰之后,這場盛大的典禮才告一段落。
  最后,于驚雷將廣場中的弟子全部遣散,幾位長老在祖師堂之前,于驚雷鄭重的將一面銅牌掏了出來,道“賀長老,這是我橫山一脈長老的憑證,請你收下,并且妥善保管。”
  賀一鳴雙手接了過來,看著銅牌上印刻著的那些云霧繚繞的群山,他心知肚明,這就是橫山一脈周圍的自然環境了。
  特別是橫山主峰,更是高入云霄,仿佛直通天際。
  當他的手接過了這面銅牌的那一刻,賀一鳴就知道,他正式的成為了橫山中的一員,他的命運從此以后,將會與這個偉大的門派牢牢的牽連在一起,直至他的生命終結……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