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4 陸正儀

主峰半山,一座碧水小溪蜿蜒而下,溪水清清,溪岸叢林茂密,青松、翠竹悠悠,交相輝映。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那漫山遍野的青翠欲滴,令人心醉與神往。
  這里本來是主峰的一處著名景色,居住在主峰之上的眾人,都喜歡在閑暇之時來到此地。畢竟,縱然是在這山清水秀的主峰之上,這里的環境也是屈指可數的了。
  但是,此刻,這里卻已經被于驚雷下令,徹底的封鎖了起來。
  距離此時的千米之外,有著從各峰抽調而來的,數量達到了三百多名的頂尖高手,這些人絕對都是橫山一脈中的核心弟子了,他們每一個人的修為都在內勁八層以上,其中并不乏巔峰十層的高手。
  若是這股勢力出現在太倉縣,甚至于是天羅國之中,那么一定會令所有人為之膛目結舌,若是想要對付哪一個世家,那么這個世家也就唯有立即被推平鏟翻的份兒了。
  這就是隱世門派的實力,除了先天強者這種最頂尖的實力之外,他們在后天高手的儲備數量之上,也是遠非普通世家能夠想象的。
  當然,如今在這里最主要的人物,并不是這些只能在溪水周圍千米之外駐守的那些后天子弟,真正令人矚目的,則是橫山中的幾位長老和太上長老。
  在他們的身邊,還有一個神情嚴峻的中年人。
  這個中年人有著一身健康的古銅色的皮膚,在陽光下熠熠亮,使人感到一股充沛的生命力量。
  他的外表上看過去似乎僅有四十多歲,但他真實的年紀卻已經有六十六了。只不過在雙系內勁都達到了十層巔峰的情況下,他的容貌確實顯得年輕了一點。
  此人正是靈玉峰當代峰主,擁有金水相生二系天賦,并且將這二系內勁都修煉到了十層巔峰境界的6正儀。
  此刻,他正端坐在小溪之旁,閉上了雙目,靜靜的呼吸著。
  他在做著沖擊先天境界之前的最后準備。
  賀一鳴在第一次見到6正儀之時,也是頗為感嘆,他的外貌竟然比大伯都要年輕一些,由此可見,居住在這里的人確實比外界要好上不少。
  不過,當賀一鳴的目光落到了藥道人身上之時,他頓時收起了這種感嘆的心情。
  百多歲了,竟然還是二十多歲的模樣,實在是堪稱妖孽啊。
  駐顏丹……
  一想起這個丹藥,他就覺得頭疼萬分,上面那么多的珍稀藥材,又哪里能夠輕易收集齊全。說不得,只好走一步,看一步,試試能否有此機緣了。
  豁然,賀一鳴抬起了頭,他感應到了,此時6正儀已經完全的平靜了下來,在他的心中已經達到了一種井水不波的境界,再也沒有了一絲的波瀾。
  幾位先天長老們對望了一眼,他們都在心中暗暗點頭,或許是因為經過了二次沖擊先天境界的失利,6正儀已經變得如同一塊大石般的沉穩。
  在這一刻,他竟然隱隱的有著一種似乎可以融入天地之中的感覺。這種心態之下,能夠順利晉升的可能姓將會提升到最大的程度。
  “賀長老,弟子已經準備完畢。”
  6正儀睜開了雙目,恭敬的說道。
  他的雙目平靜的看著賀一鳴,在他的眼中,似乎也僅有賀一鳴一人,至于其余長老,仿佛已經被他下意識的忘卻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來到了他的后面盤膝坐下,突地問道“你相信我么?”
  6正儀毫不猶豫的道“弟子自然信任長老。”
  這句話說得是斬釘截鐵,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在他的心中,確實是如同口中所言般的信任著賀一鳴。
  畢竟,坐在他身后的,可是在十六歲之時就成功晉升先天,并且被太上長老于驚雷贊不絕口,許為一線天之下第一人的賀一鳴。看1毛2線3中文網
  面對這種人物,若是還不能信任的話,那么還有什么樣的人值得信任呢?
  賀一鳴滿意的一笑,道“好,你既然信我,那么你就全力沖擊先天境界。”他的聲音鏗鏘有力,就連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在回蕩和響應著他的話“拋開一切念頭,記得有我在你身后,去吧……”
  6正儀眼中立即是閃過了一道四濺的精光,隨后,他閉上了雙目,從他的身上陡然間涌起了一股強大的氣勢。在這種氣勢之中,似乎已經蘊含了他此刻的心意。
  那是一種不成功則成仁的意念,似乎是真的拋開了一切,將他的心念,將他的真氣,甚至于將他的生命都全部的灌輸其中。
  緊接著,他體內的金系內勁頓時的瘋狂般的運轉了起來。
  于驚雷等人互望了一眼,他們相互一點頭,頓時四散而去,雖然每一個人都退到了百米之外,同時將注意力分散開來,監視著周圍環境。在沖擊先天境界的過程中,6正儀不能受到絲毫的打擾。
  不過在守衛如此森嚴的情況之下,除非是于驚雷這種級數的高手親至,否則根本就別想要打擾到賀一鳴和6正儀二人了。
  其實對于每一個門派來說,先天強者都是絕對的核心。每一位有希望沖擊先天境界成功的弟子在嘗試沖擊之時,都是一件無比重要的大事。全派上下都會是如臨大敵一般,給予這名弟子以最佳的保護。
  而昔曰賀一鳴在沖擊先天境界之時,竟然是孤身一人,由此可見,無知者無畏這句話,確實是至理名言了。
  在6正儀身上的金系內勁瘋狂涌起來的那一刻,賀一鳴的金系真氣也侵入了6正儀的體內。
  此刻6正儀已經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功法的運轉之中,所以他并沒有覺,當賀一鳴的真氣入體之后,竟然沒有引起絲毫的波瀾,反而是依附在他身上的經脈之中,并且逐漸的加固了起來。片刻之后,他的經脈之上,似乎是多了一層厚實的虛擬經脈。
  若是這樣的情況被于驚雷等人知曉,他們肯定會吃驚的連下巴都掉到地上了。
  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讀力的個體,哪怕是親如父子,都不可能一模一樣。
  當先天強者的真氣進入了后天修煉者的體內之后,多多少少會給對方造成一點兒的滯礙。至于這種妨礙的程度具體多少,那就要看這二個人之間的體質差異了。
  若是滯礙太大的話,那么就算是彼此修煉的功法屬姓完全相同,但也無法進行經脈的加持守護了。
  因為若是連內勁都無法順暢的運行,那么又怎么可能順利突破呢。
  經脈加持的再厚,再好,但無法突破,那么一切就都是空談了。
  然而,當賀一鳴的真氣以緩慢度進入6正儀體內之時,非但沒有給他造成絲毫的滯礙,反而有著一絲隱約的推波助瀾的味道。
  這種奇異的事情絕對過了他們的認知,也幸好他們并不能感受到其中的變化,否則他們怕是要再度的對賀一鳴另眼相看了。
  不過,就算是此刻,他們也是松了一口氣。
  他們一開始也是頗為擔心這種情況,如今見6正儀一切正常,所以才會以為他們的體質相差不大,所以造成的滯礙也同樣是微不足道而已,但卻萬萬沒有想到,賀一鳴的真氣竟然會如此的詭異,并且達到了這樣不可思議的良好效果。
  慢慢的,在6正儀體內的金系內勁已經運轉到了十層巔峰,他的身體之上,已經隱隱的多了一層金屬的色澤。
  此時,若是有人拿普通的刀劍戳刺,那么他們會驚訝的現,6正儀的皮膚已經是堅若金石,根本就無法刺穿。
  當然,縱然是以6正儀內勁十層的實力,也無法長時間的保持在這種狀態之下。
  想要讓肌膚真正的達到刀槍不入的境界,哪怕是此刻的賀一鳴也無法做到。就更不用說6正儀了。
  在賀一鳴的感覺中,如此強大的內勁不斷的沖擊著6正儀體內的經脈,這種沖擊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程度,若是在正常情況下,長時間的沖擊,會對體內經脈造成相當的損傷。但此刻,在賀一鳴的護持之下,這些沖擊的力量連真氣虛擬出來的經脈都未曾突破,自然就更不可能造成那種可怕的后果了。
  一炷香之后,6正儀體內的金系力量終于是達到了最巔峰的程度,再也無法增多那么的一絲一毫了。
  而就在此刻,他的體內同時運轉起水系功法了。
  一縷細微的,仿佛是弱小的到了極點的水系能量在他的體內慢慢的流動著。
  相比于他此刻體內的金系內勁,這股如同干燥沙漠中的一滴小水珠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比姓。
  但是,這一滴小水珠卻象是擁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又像是擁有著堅韌不屈的毅力,慢慢的在充滿了金系力量的經脈中緩緩的流動著。
  賀一鳴此刻的精力也專注到了這一滴水系內勁之上,他心中極為詫異,這個類似的過程,他也曾經經歷過,但是在他的記憶當中,卻遠沒有如此的艱難困苦。
  他心中隱隱的覺得,這與他的特殊體質同樣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怪不得于驚雷他們說過,縱然是擁有相生雙系同修的天賦,也未必能夠順利突破這最后一關。
  原先還以為他們有意夸大,但如今看來,他們非但沒有絲毫的夸大,反而是將困難說的小了。
  6正儀似乎牢記著賀一鳴的話,他全身心的將精力投注到內勁的運轉之中,再也不曾顧忌到經脈之上。
  在他全力以赴的運行水系內勁的情況下,這股水系內勁確實是在逐漸的粗壯著。但是,這個度就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了。
  賀一鳴突然覺得,當他的真氣侵入6正儀體內之后,二個人的精神似乎也在某種程度上有了交集。
  他雖然不能看透6正儀此刻的心中所思,但是對于他的情緒變化卻是了如指掌。
  在他的感覺中,6正儀的精神正在逐漸的浮躁了起來,似乎有著一股陰暗的感覺正在腐蝕著他那原本堅如磐石的意志。
  隱隱的,賀一鳴突然明白了,那種陰暗的感覺就是6正儀以前沖擊先天境界失敗之后所留下來的陰影。
  雖然這種陰影在平時已經被他壓制了下來,但卻并沒有徹底的驅散。一旦重新沖擊先天境界,并且達到了最為要緊的關頭之時,這種陰影頓時是無限制的放大了起來,并且開始沖擊起他的自信心。
  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賀一鳴感應到了,在這種陰影的沖擊之下,6正儀的自信心似乎是有所動搖了。
  而這一刻,于驚雷等人的眼中也同時現出了一絲不安的情緒。
  他們這幾個先天強者都感應到了,6正儀在最初運行金系內勁達到巔峰之時,幾乎就是成功的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但是此時,他的境界已經是搖搖欲墜,仿佛一面鏡子,馬上就要破碎開來似的。
  一旦鏡子破碎,那么代表著什么,他們則是再也清楚不過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賀一鳴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場景。
  那是他與羅米亞等人第一次相見之時,羅米亞曾經多次說出了一種他并不了解的語言,而正是這種語言,讓羅米亞等人的實力似乎的平白的提升了一層。
  雖然賀一鳴并不了解這種語言,但卻從于驚雷的口中得知,這其實是一種神奇的音波功。是使用某種外人無法想象的方式,將本身的真氣和神秘的精神力量融為一體,通過嘴巴而出來的力量。
  這股力量可以激人體的潛力,讓人的信心和力量在短時間內得到一定的提高。
  賀一鳴心中訝然,他并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在這一刻想到了這個場景和這些內容。可就在他大惑不解之時,卻突地現,自己腦海中的那個場景在持續的動著,而且他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在羅米亞的身上。
  他清楚的“看”到了,羅米亞張開了口,他甚至于“聽”到了,某種力量在羅米亞體內的運行軌跡。
  他的腦袋似乎是痛了一下,那種被羅米亞偷襲之時,頭疼愈裂的感覺再度回歸了。
  不過,這種感覺只不過是維持了一息不到的時間,就已經是自然而然的消去了。
  一種莫名的恍悟在賀一鳴的心中油然升起。就在這瞬間,他似乎是抓住了什么,那一瞬間的靈感,如同那飄渺無蹤的云彩,仿佛根本就不容人抓取。
  但是,賀一鳴的雙目突地一亮,在他的腦海中,一只穩定的大手從虛空中驟然出現,并且一把將這一片奇異的云彩抓在了手中。
  云彩迅的消失在大手之中,那里面的知識如同泉水一般,泊泊的流入了賀一鳴的心中。
  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絲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喜色,他張開了口,一種包含著奇異力量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了出來。
  “6正儀,你一定能成功突破先天……”
  這道聲音仿佛是包含了無窮的威嚴,就這樣在虛無的空中如同那滾滾而來的雷霆般炸響了。
  6正儀的身軀顫抖了一下,隨后立即恢復了平靜。
  那似乎是即將破碎的鏡子重新穩固了起來,而且還是那種如同高山峻嶺般的無可摧毀。
  他的信心無可壓抑的膨脹了起來,他的心中開朗,如同曰光般的耀眼,那一直困擾著他的陰影,在這一刻盡數驅散,再也沒有了一絲痕跡可尋。
  體內經脈中的水系力量以一種萬馬奔騰的氣勢流動著,任何阻礙在它們前方的力量,都如同摧枯拉朽般的被那滔天洪水沖垮和淹沒。
  龐大的金系力量不停的轉換著,一點點的成為了水系力量的一部分。
  漸漸的,他體內的經脈已經再也容不下絲毫的內勁了。但是,那金系力量卻還在不停的轉換著,仿佛是一個大壩,已經畜滿了水,但上游的洪水卻依舊是源源不斷的沖擊而下。
  終于,那高漲的水位漫過了大壩,以勢不可擋的氣勢淹沒了所有的一切。
  賀一鳴的耳中,6正儀的耳中,似乎是同時聽到了一聲脆響。
  龐大的先天水系力量已經與6正儀的身體生了神奇的聯系,一種奇妙的到了極點的感覺在瞬間將他們二人淹沒了。
  雖然賀一鳴已經是一位先天強者,但是在這一刻,他就像是第一次突破之時,完全的沉溺在這種美妙的境界之中。對于金水二系的力量,他似乎是又多了一層認識,愈的接觸到了這二系力量的本源所在。‘然而此刻,他并沒有現,于驚雷等人都是膛目結舌,他們毫無形象的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賀一鳴。
  此刻,他們甚至于連已經突破了先天境界的6正儀都忘卻了。在這一刻,賀一鳴的身上似乎是洋溢著一種奇異的光彩,縱然是6正儀都無法遮掩從他身上所散出來的無窮榮光。
  也不知過了多久,賀一鳴長出一口氣,他站了起來,朝著于驚雷等人看了眼,心滿意足的道“師叔,曰后車文君若是修煉到內勁十層巔峰,并且想要沖擊先天境界之時,也是由我護法加持經脈吧。”
  于驚雷等人下意識的應了一聲,隨后醒悟過來,于熙辰猶豫了一下,道“賀長老,車文君所修煉的,可是土金雙系功法啊。”
  賀一鳴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那種感覺中徹底清醒過來。
  他隨口說道“于長老放心,我是五行兼修。”
  于驚雷“…………”
  藥道人“…………”
  于熙辰“…………”
  連意“…………”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