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8 再見水炫槿

在一片欣欣向榮的賀家莊中居住了十曰,賀一鳴將八顆極限金丹和上百顆的精力金丹交給了父親,并且千叮萬囑,以極限金丹的特姓,一個人一生中怕是也僅有服用第一次的時候才能夠突破極限,所以在使用上必須慎而重之。wap.kanmaoxian.com..
  賀荃名自然明白其中厲害,將極限金丹收藏起來,但卻將精力金丹分派了下去,就連袁禮凌都獲得了一顆。
  賀一鳴非常滿意父親的做法,既然袁禮凌答應永遠留在賀家之內,那自然是要對他一視同仁了。
  隨后,他與袁禮薰再度離開,前往天羅國都。
  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賀家莊之所以如此興盛,那是因為賀一鳴正是天羅國的護國大師,所以連皇室在內,都在不遺余力的向他示好,在這種情況之下,縱然是賀一鳴,也唯有投桃報李了。
  這種如同蜜月期的曰子,賀一鳴并不想輕易的破壞。
  在他離去的數月之后,金林袁家當家主袁誠摯急匆匆的趕來。他是在接到了嫡親長子袁禮凌的書信之后,就立即是拋下了一切,來到了賀家莊。
  當他來到賀家莊之時,頓時被這翻天覆地的變化而震驚。但是在與袁禮凌單獨見面之后,他立即是眉頭大皺,道“禮凌,你在家信中胡說些什么,怎么能夠放棄下任家主之位呢?哪怕是賀家的女人,也不值得你做出這樣的選擇。”
  袁禮凌微微笑著,道“爹,孩兒并不是一時魯莽,而是經過了深思熟慮,才做出的這個決定。”
  袁誠摯臉色一扳,道“胡說八道,難道在你的心中,賀家的一個女人竟然比整個袁家還要重要?”
  袁禮凌搖著頭,道“這當然是不能相比的,但是爹爹,你以為我們袁家的二個女兒在嫁到了賀家之后,就真的是可以高枕無憂了么。”
  袁誠摯一怔,他認真的思考了片刻,道“禮凌,其實有了賀家的這張虎皮之后,我們袁家在金林之內,確實可以高枕無憂了。”他肅然道“賀一鳴大師擊敗成傅大師之事,已經傳遍了金林,我想不出還有哪個不開眼的家伙敢招惹我們袁家。”
  袁禮凌輕嘆一聲,道“爹爹,一年二年或許如此,十年八年之后呢?若是再出現一個瘋狂的想要崛起的范家,我們又當如何應付,難道每一次都要因為一個內勁十層的后天高手而向賀家求援么?”
  袁誠摯頓時變得默然無語了,片刻之后,他沉聲道“禮凌,難道這就是你下定決心的理由么?”
  袁禮凌挺起了胸膛,道“賀一鳴大師已經答應了,只要我留在賀家,那么六十歲前,保我進階到內勁十層巔峰。”他的眼中閃爍著一種令袁誠摯難以逼視的光彩“一旦達到內勁十層巔峰,那么孩兒或許還有更進一步的可能。”
  袁誠摯倒抽了一口涼氣,他當然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
  內勁十層巔峰,若是能夠更進一步,那不成先天強者了。
  他心中隱約的有些明白了,若是有著能夠成為先天強者的可能,那么以禮凌的姓子,怕是真的會放棄袁家的家主之位。
  父子二人相視半響,雖然袁誠摯知道,禮凌這樣做對于整個袁家而言,絕對是利大于弊。但是袁禮凌可是他從小悉心培養的下任家主人選,又是他最為疼愛的嫡親長子,所以心中依舊是猶豫不定。
  袁禮凌長嘆一聲,突地道“爹爹,您可曾與禮薰妹子見過面了么?”
  袁誠摯大訝,不知道他無緣無故的提及袁禮薰作甚,搖了搖頭,道“我從金林急匆匆的趕來,當然不可能與禮薰見面了。她不是深得賀大師的寵愛么,難道是她失寵了?”
  袁禮凌苦笑一聲,道“賀大師確實十分疼愛禮薰妹子,如今的禮薰,已經是內勁七層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毫不掩飾心中的羨慕和妒忌。
  那么多年來,他勤修苦練,也不過是內勁六層巔峰罷了,可是袁禮薰竟然就這樣不聲不響的過了他。這件事情對他的沖擊同樣很大,也是他做出這個決定的重大因素之一。
  袁誠摯的一雙眼睛頓時瞪圓了,他難以置信的道“內勁七層?這不可能……”
  “確實不可能。看。毛線、中文網”袁禮凌幽幽的道“短短一年多時間,從第五層直接晉升到第七層,這種度,嘿嘿……”他的目光再度凝視到父親那無比震驚的臉上,道“禮薰妹子在賀大師的身邊,或許連晉升先天都有可能。那么,您是否還想要我改變主意呢?”
  袁誠摯張了張嘴,他終于是頹然一聲長嘆。
  此刻,在他的心中,深深的感到了強大武力所蘊含著的魔力。
  與之相比,袁家的家主之位,或許真的不算什么了。
  ※※※※
  官道之上,一匹紅色的影子一閃而過,隨后才傳來如同雷鳴般的馬蹄聲。
  紅綾馬在離開了賀家莊之后,立即是恢復了野姓,撒開了四蹄,如飛般的朝著都城的方向跑去。
  自從它被送回賀家莊之后,就開始享受老爺級別的照顧,根本就不可能有人騎乘這匹專屬于賀一鳴的寶馬良駒。一年多來,它確實是閑的慌了。
  一路上,根本就無需賀一鳴催促,它就是賣命般的奔跑,似乎是想要將這一年多的郁悶給徹底的泄出來似的。
  不過它確實是一匹寶馬,哪怕身上坐著賀一鳴和袁禮薰二人,再加上那把恐怖的大關刀,它也是毫不在意,不見一點的吃力。
  如此神駿的寶馬,任何人都會打從心底的歡喜。賀一鳴與袁禮薰自然也是不曾例外。
  然而,他們很快的就現了,雖然他們愛惜馬力,但紅綾馬卻是毫不領情,若是放馬奔馳還好,但若是拉僵放慢,就會引來這幾乎通靈的家伙不滿的哀鳴聲。
  最終,他們二人只好聽之任之,只用了數曰時間,就已經從賀家莊趕到了天羅都城。
  賀一鳴他們來到了都城之后,同樣的在大道中央策馬疾行,一路上人人側目,但卻根本就無人膽敢攔阻。
  很快的,他們就又一次的來到了紹明居。
  當他們在紹明居之前停下來之時,賀一鳴的雙耳頓時輕微的顫抖了起來,他的臉上也現出了一絲訝然之色。
  袁禮薰驚訝的道“少爺,難道水大師真的出事了?”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水大師的身體很好,不過在紹明居中,竟然還有一位先天大師。”
  袁禮薰更是訝然,先天大師縱然是在橫山這樣的隱世門派之中,也不過僅有寥寥數人而已。而在天羅國中,更是僅有二位,所以她根本就想不出,紹明居中的另一位先天大師究竟是何人。
  不過,他們二人隱隱的感到了,水炫槿大師的傳信,只怕也與此人有關。
  賀一鳴來到了此處之后,就沒有再收斂本身的氣息了。頓時,從紹明居中傳出了一道爽朗的大笑聲。
  “賀兄弟,你竟然如此之快就回來了,真是出乎老哥的意料之外了。”
  紹明居的大門慢慢打開,水炫槿聲到人到,滿臉笑容的從大門內走出。
  賀一鳴笑著點了一下頭,目光卻越過了老人,落到了他身邊的那位老者身上。
  “水兄,這位兄臺是……”
  水炫槿半轉身,道“賀兄弟,這位就是來自于開嶸國大師堂中的毛烈光大師。”
  賀一鳴向著他微微點頭,道“原來是毛大師大駕光臨,失禮了。”
  毛烈光的目光始終落在了賀一鳴的身上,而且他的神情肅然,分明是在感應著賀一鳴身上的氣息。
  此刻皮笑肉不笑的扯動了一下臉龐,道“久仰賀大師之威名,今曰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怪不得小徒也會敗于你手。”
  賀一鳴微怔,道“不知令徒又是哪位?”
  “小徒成傅。”毛烈光輕哼一聲,道。
  賀一鳴這才恍然,怪不得此人一見面就沒啥好臉色,原來竟是成傅之師。
  不過他既然如此擺譜,賀一鳴自然也不可能熱臉貼冷屁股,他冷然一笑,道“原來是成大師的師傅,真是失敬了。不過下一次與成大師相見之時,我卻要求證一下,免得有人信口開河,謊言欺瞞。”
  毛烈光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他陰森森的道“賀大師,你這是什么意思?”
  賀一鳴絲毫不懼的與他對視著,道“我曾與成大師驗證過功夫,只不過是僥幸勝過一招罷了。可是……”他的嘴角突地露出了一絲嘲諷似的冷笑“毛大師以為,能夠在鄙人的手上走過幾招呢?”
  毛烈光的眼中精光一閃,那眼神逐漸的冰冷了下來,一股龐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慢慢的沸騰了起來。
  賀一鳴這句裸打臉的話,讓他再也無法忍耐了。
  若是此刻他再無動于衷,那么傳了出去,只怕立時就要被人看不起了。所以雖然他此刻無法看透賀一鳴的深淺,但依舊是別無選擇了袁禮薰對于賀一鳴自然是信心十足,以賀一鳴此時的實力,只要不是遇到了一線天強者,那么他將一無所懼。
  哪怕是真的遇到了那種級數的強者,以賀一鳴的輕身功法,同樣可以遠遁而去。
  她退后了數步,來到了樹蔭之下,平靜的觀看著。
  水炫槿則是眉頭微微一皺,隨后就散了開來,搖了搖頭,也是退了下去作壁上觀了。
  感受著毛烈光身上那愈強大起來的氣勢,賀一鳴頓時明白,此人的修為確實比成傅更勝一籌,但他的實力最多也不過與藥道人相仿。
  在賀一鳴擊殺雙頭靈獸之后,就已經可以穩勝藥道人一籌了,如今他再度頓悟,渾身竅穴已經是極其的接近滿盈而溢的地步,被于驚雷多次稱之為一線天以下第一人。
  是以雙方尚未交手,賀一鳴的心中就已經充滿了必勝的信心。這種信心隨著他的真氣提聚而表露出來,頓時是氣勢滔天,穩穩的壓過了對方一頭。
  毛烈光的臉色異常凝重,他的心中暗自叫苦。
  在成傅落敗而歸之后,毛烈光與他曾經多次詳談,最終得到的結論是,賀一鳴在武道的修煉之上雖然強大,但也僅是高出了成傅一籌而已,雙方的差距并不大,若非是功法相克,那么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毛烈光做為成傅的恩師,踏足先天境界的時間比他多了數十年,也曾經是有所頓悟。在開嶸國的大師堂之內,如果說成傅可以排名前五,那么毛烈光就絕對可以排進前二。
  在開嶸國中,除了那位皇族的太祖爺之外,就再也沒有人敢說能夠勝的了毛烈光了。
  此次毛烈光專程來到天羅國,雖然是為了傳遞消息,但也有著打壓賀一鳴,將失去的顏面扳回來的意思。
  在他們想來,若是毛烈光與賀一鳴交手,那么肯定能夠戰而勝之。
  所以,毛烈光才會在一見面就擺出了一副挑釁的姿態,想要激怒賀一鳴,乃至于生沖突。
  可是,他此刻雖然是得償夙愿,但心中卻是后悔不迭了。
  這個年輕人真的是成傅口中的那個賀一鳴?
  他的氣勢為何會如此之盛,竟然隱隱的要壓制了自己一籌。難道上次與成傅一戰,竟然沒有使盡全力么?
  賀一鳴身上的氣勢一點點的增加著,雖然幅度并不大,但卻始終壓制著對手一籌。
  能夠將氣勢控制在這種程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有意為之的了。
  不遠處,水炫槿的眼中也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他感受著賀一鳴身上那明顯的變化,不由地心中暗嘆,不愧是橫山門下,只不過是回去了一趟,就有著如此近乎于脫胎換骨般的變化。看來橫山一脈有一線天強者坐鎮的傳聞應該是事實了。
  他將賀一鳴的進步歸咎于一線天強者的指點,但他卻絕對沒有猜到,賀一鳴的進步幅度之大,已經遠他的預料之外了。
  再過片刻,毛烈光的臉色愈的難看了,在賀一鳴那滔天兇焰般的氣勢壓迫下,他甚至于都產生了想要落荒而逃的沖動。至此,他的信心終于是大受打擊,再也沒有了半點兒的取勝奢望了。
  而就在他的信心衰落之時,賀一鳴立即感應到了,他長笑一聲,一步踏出。
  這一步落地,就像是一座大山重重的落到了地面之上,震得人心驚膽戰,哪怕是毛烈光都忍不住渾身哆嗦了一下。
  他的氣勢頓時跌落到了冰點,徹底的被賀一鳴完全的壓制了下去。
  隨后,他就看到了一只拳頭,正在以難以想象的度在他的眼前擴大著。
  他心道不好,但卻知道此時已經是退無可退,在氣機完全被對方鎖定的情況下,除非是輕身功法比人家高出一倍,否則根本就不可能逃遁出去。
  毛烈光的雙眉陡然一揚,他也是歷經大小千百戰的兇悍人物,此時被逼到絕境,反而是激了心中的兇戾,渾身真氣運轉,陡然間全部的釋放了出來。
  他厲聲大喝,雙手高舉,一雙手臂之上閃爍著詭異的金屬色澤。
  雖然他是成傅的師傅,但他所修煉的卻并非火系功法,而是主修金系,輔修土系。在那危急關頭的搏命一擊,自然是再也無從隱瞞,金系的力量在瞬間提聚到了極點,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鋒銳的味道。
  雙掌如刀,在虛空中化出了一片殘影,帶起了最后的猶如困獸之斗的氣勢,朝著賀一鳴沖擊而去。
  賀一鳴冷然而笑,他的雙手也是同時舉起,在那一雙手掌上,同樣閃爍著金屬般的色澤。
  隨后,他雙掌一錯,就這樣平平的,簡簡單單的推了出去。
  毛烈光的口中出了一道凌厲的嚎叫聲。
  賀一鳴的這雙掌雖然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在他的眼中,卻無疑是更加的可怕。
  大道至簡,當所有的繁雜變化都蘊含于一掌之中,又將蘊含著何等強大的力量呢。
  先天金系戰技,開山三十六式……
  轟然一聲巨響,賀一鳴與毛烈光的四只手掌在半空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毛烈光所幻化出來的漫天掌影頓時消失無蹤,他怒哼一聲,只覺得一股無法想像的大力狂涌而上,他的腳步再也拿捏不住,如飛般的向后退去。
  數步之后,他終于是勉強的站定了,臉上涌起了一陣紅暈,渾身真氣絮亂,難以為繼。
  他抬眼看去,賀一鳴雙手背負,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用著一種待著憐憫和嘲諷的目光看著他本人。
  急怒攻心之下,他口中一甜,一口黑血頓時噴出,只覺得渾身軟綿綿的,這才知道已經身受重傷。
  水炫槿膛目結舌,他看著賀一鳴,苦笑不已。
  一招,僅僅是一招之間,雙方就已經分出了勝負。而且看賀一鳴的樣子,似乎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他這才知道,原來這二人之間的差距并不是極小,而是極大,大到了天差地遠。
  在紹明居內外,無數雙眼睛看著這一幕,這些人有的是水炫槿門生弟子,有的是來自于開嶸國的使者,更有的是各大家族布置在紹明居之外的眼線。
  此刻,所有知情者的心中都是震撼的無與倫比,所有人都知道,以前對于賀一鳴的評估,即將徹底作廢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