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3 圖藩百散天第一人

賀一鳴這句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水炫槿的耳朵頓時是漲大了許多,并且如同芭蕉扇般的晃動了起來。
  瞬息之后,他的目光一凝,道“毛烈光來了。”
  至此,那些先天強者們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就更是多了一份傾佩和尊敬。
  他們幾個人相交多年,對于彼此之間的能力極為熟悉。所有人都知道水炫槿不但精擅極為罕見的風系功法,而且還修煉了一種奇功密藝,順風耳。
  這種奇異的功法雖然在對戰之時并沒有太大的用處,但若是用來監聽周圍的環境,那確實是獨一無二的神奇功法了。
  正是因為有著如此神奇的功法,所以他們才會放心大膽的在開嶸國都商談這些忌諱的事情。
  要知道,在這個城市之中,開嶸國可是有著一位強大的一線天強者。若是讓他聽到了這些秘聞,那么就無疑會給眾小國帶來滅頂之災。‘一直以來,他們在水炫槿的面前,都顯得極為放心。但是,直到此刻,他們才豁然現……原來天羅國中的這位年輕的不可思議的先天大師,不但擁有著越了這里所有人的實力,而且他在順風耳之上的造詣,更是過了水炫槿,達到了整個開嶸國勢力范圍之內的第一人了。
  庭世光深深的看了賀一鳴一眼,道“各位,既然毛烈光已經來了,那我們就出去相迎吧。”
  對于這個提議,眾人自然是并無異議。
  既然這位開嶸國大師堂中僅次于詹天豐的先天強者親自來了,那么縱然是所有人都出來迎接,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畢竟,此時的毛烈光所代表的并不是他一個人,而是整個開嶸國。
  然而,水炫槿卻是突地道“此事不妥,若是讓他親眼見到我們在一起,只怕又會心生疑慮,大家還是散開來的好。”
  眾人一怔,隨后相繼點頭。
  ※※※※
  毛烈光果然來到了這一片專門給各下屬國重要人物居住的使館區。
  不過令眾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僅僅是拜訪來自于天羅國的二位護國大師。
  若是在賀一鳴與招瑞培等人交手之前,他們或許會對此大惑不解。
  以毛烈光的身份,不僅僅親自遠赴天羅國下請貼,并且隨之同行。來到了開嶸國之后,更是在第二天就登門拜訪。
  這種待遇,無論是換作了任何人,都是難以想象的。
  可是,在見識到了賀一鳴的實力之后,他們卻不得不承認。就憑賀一鳴的實力,年齡和潛力,確實是擁有了讓毛烈光另眼相看的資格。
  在大廳中落座之后,賀一鳴與水炫槿同時迎了出來。雙方見面之后,各自閑聊了幾句,隨后毛烈光隱晦的提及了那間因為眾多先天強者對抗而崩塌的房屋。
  賀一鳴與水炫槿不由地面面相覷,雖然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瞞得過身為地頭蛇的開嶸國之人。但是在他們的心中以為,當開嶸國眾人知道這件事情其實是九大先天強者對戰而引起來之后,肯定會對此視而不見的。
  哪怕是以開嶸國的強大國力,也不可能因為一個房屋而得罪那么多的高手。
  但是,他們卻并未想到,只不過是區區一個時辰左右,不但毛烈光親自來到了這里,而且還當著他們的面詢問此事。
  他們的心中同時涌起了一種荒謬之極的念頭,難道毛烈光竟然會真的追究此事?
  水炫槿輕咳一聲,道“毛兄,適才賀兄弟與招瑞培等人相遇,彼此過了一招罷了,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
  雖然他說的是輕描淡寫,似乎一句話就可以揭過去了,但是毛烈光卻知道,先天強者之間的戰斗,哪里可能那么簡單。wap.kanmaoxian.com
  他微微一笑,道“水兄,賀兄,你們剛剛來到此地,招瑞培等人就出手試探,他們可是心存不良啊。”
  賀一鳴大奇,詫異的問道“毛兄為何要這樣說呢?”
  毛烈光嘿嘿一笑,道“賀兄剛剛成為天羅國的先天大師,所以或許并不知曉。在天羅國的四周,可謂是強敵林立。他們幾人想要試探賀兄,無非是想要知道賀兄的底細,以便做出曰后的應對罷了。”
  水炫槿不動聲色,似乎并沒有聽到他的話似的。而賀一鳴則在考慮了片刻,終于是恍然于胸。
  招瑞培等人固然是在開嶸國強大的壓力之下結盟自保,但是站在開嶸國的立場上,卻是絕對不希望這種事情生。所以,一旦有機會的話,他們自然會不遺余力的在眾小國的幾位先天強者之間撒下不和的種子。
  當然,他說的話也有著一定的道理。
  那些人之所以出手,確實是存在考校的意思。若是不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可,那么在開嶸國開始染指天羅國的過程中,非但不可能得到來自于他們的幫助,反而要小心他們會第一個伸出銳利而兇猛的爪牙,欲圖分享部份果實。
  一念及此,賀一鳴對于招瑞培等人的好感大減,他甚至于對于這個小聯盟的牢固程度報以極大的擔憂。
  毛烈光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得色,他知道,能夠成功晉升先天的,肯定不是什么笨蛋。所以有些話只要他提一個開頭,往往就能夠達到預想中目的。但若是繼續說下去,那就未免會畫蛇添足了。
  “賀兄,毛某此次前來,其實是想要邀請賀兄前往圖藩國館一行。”
  這一次,就連原本如同老僧坐禪般的水炫槿都有了些許的動容。他朗聲道“不知毛兄突然有此邀請,究竟有何用意。”
  毛烈光臉色微沉,道“水兄,這一次圖藩國前來的八位先天大師之中,可是以木盡天為的。”
  毛烈光的臉色終于凝重了起來,他驚呼道“木盡天?可是圖藩國中,號稱先天之下百散天第一人的那位……”
  毛烈光緩緩的點著頭,道“水兄,賀兄,事到如今,我也無需隱瞞什么了。圖藩國讓木盡天來到我們開嶸,就是耀武揚威來了。”他長嘆一聲,道“不過此人的實力確實是高深莫測,除了詹天豐前輩之外,再也沒有人能夠與之抗衡了。”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朝著賀一鳴的方向瞅了一眼,似乎是想要暗示著什么似的。
  賀一鳴轉頭,看向了水炫槿。
  這位老人猶豫了一下,道“賀兄弟,在我們西北三大強國之中,各有一位一線天強者。但是在一線天之下,就都是百散天的先天大師了。在這些大師之中,圖藩國的木盡天大師年僅一百……”他突地苦笑一聲,道“他今年一百二十多歲,一直被所有人公認為一線天之下的第一高手。”
  賀一鳴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道精芒。
  一線天以下第一人,在橫山之中,他也曾經獲得過類似的評價,而且這個評價還是身為一線天強者的于驚雷親口所說的。
  可是如今,他卻從其他人的口中,聽到了對于另一個人同樣的評價。
  在他的心中,突地冒起了一種奇異的念頭,似乎他們之間注定會有著一戰,以決定究竟誰才是真正的一線天以下第一人。
  “水兄。”毛烈光突地插口道“若是在一月之前,或許我也會如此以為。但是此刻么……”他嘿然笑著,目光看向了賀一鳴,道“以賀大師的武道修為,又豈能讓圖藩國之人竊據榜呢。”
  賀一鳴啞然失笑,他心知肚明,毛烈光此來,一是為了挑撥離間,其二亦是為了挑唆自己,想要自己與木盡天對立,使得開嶸國可以從中獲利。
  不過說句實話,當聽到了在開嶸國都之中,竟然還有著這樣的人物存在之時,賀一鳴是真的心動了。哪怕是不與其交手,只是與其見上一面,或許就已經足夠了。
  “好,既然是毛兄相邀,賀某敢不從命。”賀一鳴站了起來,爽快的道“既然如此,我們走吧。”
  毛烈光張開了嘴,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僅僅是稍微的提起了木盡天的實力,級立即說動了賀一鳴,并且愿意前往圖藩國館。
  他的眼中閃動著驚訝和狂喜的神色,雖然僅僅是一掠而過,并且掩飾的很好。但又如何能夠瞞得過一直關注著他的賀一鳴與水炫槿。
  水炫槿有些擔憂的看著賀一鳴,但賀一鳴卻給了他一個安慰的眼神,不知為何,當水炫槿看到了這個平和的眼神之后,他有些懸著的心頓時放松了下來。因為他知道,賀一鳴絕對不會讓他失望的。
  ※※※※
  開嶸國都西部,一個巨大的山莊之中,有著無數精致的山水。
  這里遠比天羅國的紹明居要華麗的多,能夠將豪華奢侈和精致典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縱然是整個開嶸國,都沒有幾個這樣的地方。
  此刻,在這座莊園之中所居住的,正是來自于圖藩國的八位先天強者。
  也唯有來自于同為三大強國之一的圖藩國使者,才能夠享受到甚至于比水炫槿等人還要高上一籌的最高級別的待遇。
  在這座莊園的門外,有著開嶸國的侍從們特意把守。
  他們表面上是為了守護這座莊園,但他們的真正目的卻是不言而明。
  一座豪華的馬車緩緩的在莊園大門前停了下來。
  負責守衛莊園的侍從們一看到這輛馬車上的標志,臉上頓時變了顏色,他們立即是三步并作二步的走了下來,誠惶誠恐的守在了車門的二邊。
  在這輛馬車之上,標示著一個顯著的符號,正是代表了在開嶸國中赫赫有名的大師堂。
  任何一個能夠看得懂這種符號的開嶸國護衛,都知道能夠乘坐這輛馬車的,肯定是大師堂中的十位先天強者之一。
  而無論從車上走下來的是哪一位先天強者,都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起的。
  車門緩緩地打開了,一個老人慢悠悠的走了下來,當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在場之上所有侍從們的眼神再度變了。
  雖然他們都知道,這輛車中肯定是大師堂中的某位護國大師,而且這個大師肯定是來面見圖藩國中的大師。但是,當他們看到了從馬車上走下來的那個人之后,卻依舊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毛烈光,竟然是這位在整個開嶸國之中排名第二的先天強者。
  而更讓他們驚訝的是,這位向來都是以冷酷聞名的強者,臉上竟然保持了罕見的笑容。同時,他半轉身,面向馬車門口,似乎是在恭迎著什么人似的。
  能夠讓他心甘情愿這樣做的人,放眼整個開嶸國,怕是僅有一個人了。
  一時間,所有認識毛烈光的開嶸國侍從們都是提起了精神,將目光投向了那依舊是敞開了的車門之上。
  一只腳從車門內踏了出來,瞬間,所有侍從們的雙目都是耀眼生輝,他們的心中激動萬分,因為他們以為,即將可以看到開嶸國傳說中的那位最強大的守護神了。
  然而,僅僅是一息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卻同時呆滯了起來,他們看著那位從馬車上走下來的年輕人,一時之間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從馬車上下來的人,竟然不是他們心目中的那位英雄,而是一個年輕的不可思議的男子。
  這位男子下車之后,面無表情的一掃。
  在他的身上,并沒有什么特別強大的氣勢,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不懂的任何武技的年輕人似的,沒有一絲特別。
  眾侍衛們面面相覷,他們互望一眼,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毛烈光對于此人,竟然會如此的謙遜,或者說是有著一絲淡淡的討好味道。
  這二人下車之后,并肩而行,就這樣走入了這座莊園之中。
  在莊園外守衛的那些侍從們自然是不敢阻攔,只是他們的心中卻愈的狐疑了起來。
  從馬車上走下來的自然就是賀一鳴了,他特意的收斂了身上那專屬于先天強者的氣息。如此一來,除非是與同階高手面對面的相遇,否則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現他的真正實力了。
  毛烈光雖然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但是此刻的賀一鳴越是低調,他就越是放心,這證明賀一鳴確實將木盡天等人放在了心上,并且沒有絲毫的傲然之心。
  在毛烈光的帶領之下,他們自然是輕而易舉的穿過了眾多的侍衛,哪怕是從遙遠的圖藩國而來的侍衛們,也不敢阻擋這位開嶸國的先天大師,而是在將他迎入了大廳之前,就已經以最快的度通知了上去。
  當賀一鳴二人來到了大廳之前,就已經有一位圖藩國的先天強者在這里迎接了。
  這是一位須蒼白的老者,他的身上穿著一套奇異的服侍,特別是他的外套之上,竟然僅有一只衣袖,而且衣衫下擺更是有著一道道垂下來的珠子。一旦他走起路來,頓時出了清脆悅耳的叮當聲,令人的精神為之一振。
  “毛兄大駕光臨,蘇某有失遠迎。”那個老人微微拱手,一臉微笑著說道。
  毛烈光哈哈一笑,道“蘇軍兄,想不到竟然是你親自出來相迎,真是讓毛某深感慚愧。”
  蘇軍陪著笑了幾句,目光一轉,從賀一鳴的身上一瞥而過。不過,他隨即一愣,似乎是現了什么似的,陡然間再一次的移過了頭,重新將他的目光落到了賀一鳴的身上。他一開始還以為,這是毛烈光的某個后輩,來到這里不過是一個陪襯罷了。
  但是,當他的目光在賀一鳴的身上停留的越久,他心中就越是疑惑。
  慢慢的,他的眼神變得凝重并且逐漸的凌厲了起來。
  毛烈光心中暗嘆一聲,不過他也從未指望過賀一鳴真的能夠瞞得過圖藩國的先天強者們,所以此時微微一笑,道“蘇軍老兄,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賀一鳴大師,來自于橫山一脈。”
  蘇軍的雙眉微微一顫,他深深的一點頭。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原來這個年輕人還真是一位先天強者……
  蘇軍在圖藩國的八位先天強者之中,是僅次于木盡天的卓越人物。
  以他的見識,在見到了賀一鳴,并且觀察了良久之后。頓時知道,這絕對是一個真正的年輕人,而并不是通過某種神奇功法而駐顏有術的老者。
  但正因為如此,才讓他感到了如此的震驚。
  霍然間,他的心中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是一件縱然是在遙遠的圖藩國之中,亦是傳的沸沸揚揚的事情。
  他的臉色驟然一變,道“莫非是天羅國的先天大師賀一鳴?”
  賀一鳴心中訝然,他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名氣之大,連圖藩國中的先天強者都已經是有所耳聞了。
  他抬起了頭,身上那原本壓抑著的強大氣息慢慢的釋放了出來。
  蘇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至此,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來自于賀一鳴身上的那強大壓力。
  就在這一刻,他的心中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或許,以前的那些傳聞并沒有絲毫的夸大之處……賀一鳴微微的笑著,道“蘇軍大師,請問木盡天大師何在?”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