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5 沖撞

開嶸國都極為龐大和繁榮,無論是天羅國都,還是鄭桐郡城,都是遠有不及。看1毛線3中文網Δ筆趣閣..
  在國都的西北之地,是大多數外國使者們所居住的地方。除了象圖藩國如此強大的國家使者之外,所有開嶸國的附屬國家使者都在此地,哪怕是眾多的先天強者們亦是如此。
  當然,若是這些先天強者們并非以國家的名義來此,自然會得到更好的待遇。但若是以護國大師的身份而來,那就不可避免要居住于此了。
  大道二旁,有著高大的樹木,這是開嶸國王親自下令種植的。此刻樹蔭之下,陽光穿過樹葉,漏下一地碎金。欣然從碎金上走過,被碎金包裹著。
  賀一鳴與袁禮薰并肩行走在樹蔭之下。
  二個人笑語盈盈,似乎是在商談著什么令人開心的事情。但事實上,他們的談話卻沒有絲毫的情調。
  “少爺,你有什么心事么?”
  賀一鳴的目光有著一絲無奈,道“我討厭這里。”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耳朵也是隨之一顫一顫的。
  袁禮薰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耳朵之上,頓時知道他肯定是在注意著什么。她掩嘴一笑,道“為什么要討厭這里?”
  賀一鳴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任誰也想不到他口中所說的話,與他的表情卻是牛馬不相及。
  “在這里有很多人。”賀一鳴認真的道“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所以我很討厭。”
  袁禮薰眨著一雙仿佛會說話的大眼睛,笑道“少爺,既然您討厭他們,那我們就離開吧。”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還是搖頭,道“這里畢竟是開嶸國都,若是我們突然失蹤,肯定會驚動很多人。別人也就罷了,我可不想給水老哥惹麻煩。”
  袁禮薰臉上神情微微一黯,她壓低了聲音,道“少爺,水大師的身體真的在衰弱么?”
  賀一鳴長嘆一聲,道“沒錯,他老人家能夠照看天羅國的時間,已經不太長了。”
  二個人同時沉默了起來,自從與水炫槿相遇之后,這位老人給予了他們極大的好感。他們相處的極為融洽,這種感覺有點兒象是無話不談的友人,但更象是和睦無間的親人。
  所以在確定了水炫槿的現狀之后,他們的心情都是沉重了起來。
  片刻之后,賀一鳴搖了搖頭,道“禮薰,我們去逛逛這座城市吧。上一次在天羅國的鳳來翔沒有給你買什么東西,這一次可要多送一點了。”
  袁禮薰溫柔的點了一下頭,她自然明白賀一鳴這樣說并不是真心想要購買什么,而是在說話引她分心罷了。
  輕輕的拉著袁禮薰的小手,賀一鳴目光一轉,開口道“給我準備一輛馬車,我要去逛逛這座城市。”
  他的聲音并不大,但卻如同一條直線似的傳了出去。
  在大道之旁,有著數十名健壯的兵丁守衛著,這些兵丁們看似一般,但每一個人都擁有內勁六層以上的修為,分明是開嶸國中的軍中精銳。
  此刻,在這些人的耳邊,突兀的響起了來自于賀一鳴的聲音,他們微微一怔,頓時有二人飛快的跑了出去。片刻之后,一輛豪華奢侈的馬車就已經送到了賀一鳴和袁禮薰的身邊。
  賀一鳴早就通過順風耳奇功聽到了這些人的竊竊私語,他們在這里不但擔負著外層防務的作用,而且還在暗中監視所有附屬國的成員。
  不過,對于先天強者們,哪怕并不是他們大師堂中的先天強者,他們也同樣十分的欽佩和尊敬,更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之心。
  所以在聽到了賀一鳴的聲音之后,他們立即安排了一輛馬車供他驅使。
  目光在馬車上一瞥,賀一鳴啞然失笑,看來這些人對待先天強者還真的是不遺余力。看1毛線3中文網
  這輛馬車之上的標識他記得十分清楚,若是沒有認錯的話,這應該就是開嶸國大師堂所特有的標識。
  在這座城市中,那些稍有見識的人,一見這輛馬車,就知道這輛馬車是屬于大師堂的,而里面乘坐的,自然也就是大師堂中的那些先天強者了。
  同樣的,在這座城市之中,只要是乘坐著這輛馬車,那么就可以在城市中無所顧忌的行駛,哪怕是皇宮之中,也不會有不開眼的人來攔截這輛馬車。
  當然,若是沒有相應的身份地位和實力,那么就不能乘坐這樣的馬車,否則非但本人遭殃,而且還會禍及家人。
  拉著袁禮薰的小手,踏上了這輛豪華馬車之后,他們向著城市中心而去。
  馬車在大道之中行駛著,大多數見到了這輛馬車的普通人,都在默默的行禮著,由此可見先天強者在這座城市中的地位是何等的尊崇了。
  沒過多久,他們就已經來到了都城中最為興旺的街道,在這個街道中,店鋪林立,繁華程度遠遠的過了賀一鳴以前所見到過的任何地方。
  他們剛剛到達,后方就來了數匹快馬,這些快馬和馬車一樣,同樣是毫無忌憚的在大道中心奔行,而且還是筆直的朝著他們的馬車奔來。
  豪華馬車之上,有著二名車夫,每一名車夫都是內勁七層的高手。
  雖然以這樣的實力來做為車夫明顯是大材小用,但是對于絕大多數沒有門派的內勁七層高手來說,能夠成為這種馬車的車夫,已經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了。
  若是在擔任車夫的時候,被某一位先天強者看中,或者是人家興之所至,隨意的指點幾句,那么對于他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不可多得的收獲了。
  為了這個虛無縹緲的希望,別說是內勁七層的高手,哪怕是內勁八層甚至于是內勁九層的后天高手,也不會介意擔任車夫的。
  此刻,見后方奔馬將至,那二人的臉色微變,對視了一眼。雖然就連他們本人都不敢相信,在這里竟然有人敢沖擊大師堂的馬車,但他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之心。
  其中一人豁然翻身而起,飛一般的落到了地上,轉過了馬車,來到了大道中心。他是從馬車的一邊繞過去的,竟然不敢從馬車之上飛躍而過。
  “停下……”
  一聲爆喝從他的口中出,同時,他也擺出了一個防御的姿勢,若是這些人依舊是不肯勒馬停住,那么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阻攔了。
  雖然賀一鳴并不是本國的先天強者,但卻同樣不容人冒犯強者的尊嚴。
  那些快馬立即是停了下來,馬上的騎士雙手一扶馬背,頓時是身輕如燕般的從馬上落了下來。他剛剛喘了一口氣,還沒有說話,就聽到賀一鳴的聲音從馬車之中響起。
  “鳴金,你是來找我的么?”
  馬車上二位車夫的神經頓時松了下來,既然是賀大師認識的人,那么就無需他們的擔心了。
  不過,看著這位能夠被賀大師稱之為兄弟,但本身實力似乎連他們都有所不如的青年,他們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難以掩飾的妒忌。
  這家伙的命,實在是太好了吧。
  謝鳴金應了一聲,松開了手中的韁繩,快步來到了馬車之前。
  原先阻攔的漢子微微一怔,上前接過了馬韁,無論他心中是否愿意,但在他的臉上,卻是沒有一點兒的奇異神色,似乎他本來就是一個最普通的車夫,而這類事情更是他的專項而已。
  “賀大哥……”謝鳴金壓低了聲音,道“水炫槿大師讓我請你回去,說是有事情商議。”
  賀一鳴一怔,不由地猶豫了一下,回頭看向了袁禮薰。
  袁禮薰就在他的身邊,而謝鳴金也沒有刻意的回避她,是以聽得一清二楚,此時雖然心中失望,但卻是善解人意的道“少爺,水大師找你,肯定是有要事相商,你還是快點去吧。”
  賀一鳴微微的點頭,道“好,我這就去,不過既然已經來了,那你也就逛一圈吧。”說罷,他輕拍了一下謝鳴金的手臂,道“鳴金,你嫂子要在這里逛一圈,你幫我照顧一下。”
  謝鳴金拍了一下胸膛,道“大哥放心,小弟明白了。”
  袁禮薰聽了他的話,不由地臉色微紅,但卻并沒有反駁,只是心中甜滋滋的。雖然她并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但是每次聽到這句話,她的心中卻都是有著類似的感覺。
  賀一鳴轉身,大步流星而去,他的動作看似很慢,但是幾步路之后,就已經不見了蹤跡。
  那二位內勁七層的車夫看著袁禮薰和謝鳴金面面相覷,這輛馬車可是開嶸國給大師堂中的那些大師們和來到國都的異國大師專用的工具。按照大師堂中的規定,唯有達到了先天境界的大師們才能夠享用這個待遇。
  而此刻賀一鳴已經離去,但袁禮薰卻留了下來。
  他們本來沒有繼續乘坐這輛馬車的資格,但就算是借這二個車夫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動手趕人啊。
  二人互望一眼,最終相互苦笑,終于決定視而不見了。
  ※※※※
  在開嶸國都最熱鬧繁華的街道之上,謝鳴金口口聲聲的叫著嫂子,雖然他天姓豪爽,但卻也并不是笨蛋,知道走夫人路線的道理。在這里,只要是袁禮薰稍微留意了一下的東西,他都是大手一揮,自然有人上前購買。
  袁禮薰一開始還謙遜了二句,但最后卻是無奈放棄。
  她也是冰雪聰明,多少有點兒了解謝鳴金的心思,而且她深知賀一鳴十分看重這個好朋友,所以也不好怨言相對,只好聽之任之了。不過她也小心了許多,除了真正感興趣的東西,否則就絕對不會注意。
  可就算如此,一圈之后,謝鳴金身邊幾個護衛的手上也已經是大包小包的提了許多。
  其中絕大多數并非袁禮薰留意之物,但只要被謝鳴金看中,也同樣的照拿不誤,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女子使用的物件,他的這番心意自然瞞不過袁禮薰,唯有在暗中苦笑不已了。
  既然賀一鳴并沒有陪同,袁禮薰的興致自然不會很高,只是她明白賀一鳴的心意,所以特意的多停留了一陣,這才從原路返回。
  謝鳴金陪著她來到了大道之上,那輛馬車卻是停留在大道一側。
  袁禮薰腳步突地一頓,問道“謝兄弟,請恕我冒昧,水大師為何要讓你前來?”
  雖然謝鳴金與賀一鳴的關系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但他畢竟不是天羅國中人,水炫槿選擇讓他來通知賀一鳴,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謝鳴金朝著四周看了眼,道“當時水大師和敝國護國大師在一起商議事情,不想突然有人進來,并且遞給了水大師一封信。水大師看了信之后,下令將賀大師請去。小弟正好就在旁邊,于是自告奮勇的就過來了。”
  袁禮薰這才釋然,不過她的心中卻是有些擔憂,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讓水炫槿如此匆忙的尋找賀一鳴。
  瞅了眼袁禮薰,看到了她臉上的那一縷不自然的神色,謝鳴金自然明白她究竟是在擔心什么。
  雙眉陡然一揚,謝鳴金朗聲道“嫂子,您只管放心,在這個世上,沒有能夠難得倒大哥的事情。只要他出馬,就一定能夠解決。”
  自從他目睹了賀一鳴在十六歲之時晉升先天境界成功之后,在他的心中,賀一鳴的形象就無限制的高大了起來。在他看來,賀一鳴絕對是那種無所不能的人物,無論什么事情,落在了他的手上,都會迎刃而解。
  袁禮薰微微一怔,隨后搖了搖頭,啞然失笑。她陪伴在賀一鳴的身邊,也經歷過了許多,但是對于賀一鳴的信心竟然會連謝鳴金都不如了。
  霍然間,從他們的前方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如雷般的馬蹄之聲。
  謝鳴金的臉色微變,立即是踏前一步,而比他更快的,卻是他身周的謝家護衛們。
  這些護衛可都是從謝家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內勁高手,他們都知道自家的大少爺在攀上了賀一鳴的關系之后,曰后肯定是前途無量,所以此刻他們表現的無比積極,想要給大少爺留下最深刻的影響。
  從遠處奔過來的快馬足有十余匹之多,而且這些人遠比謝鳴金要霸道的多,他們雖然看到了大道中央的袁禮薰和謝鳴金等人。但他們卻根本就沒有絲毫想要減的意思。
  謝鳴金臉色驟變,他高喝一聲,叫道“停下……”
  然而,那些烈馬非但沒有停下,反而是更加的快了一線,并且從那里傳來了一陣快意的大笑聲。
  不過就是轉瞬之間,那些快馬就已經沖到了他們的面前。
  謝家的護衛們拋掉了剛剛買來的東西,他們都抽出了隨身的兵器,毫不留情的朝著前方砍去。
  雖然他們都知道,能夠在這里策馬狂奔之人,都不會是簡單的人物。或許他們連一個也得罪不起。但是,此時在他們的身后,可是他們的大少爺。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從前方跑過來的是什么人物,這些護衛們都會將他們擋在面前。
  為的騎士突地怒哼一聲,叫道“大膽。”
  隨著他的一聲爆喝,在他身后的一匹馬背上如飛般的躍出了一個人,此人的度竟然比快馬還要快上一籌,閃電般的躍入了那幾名謝家護衛之中。
  那幾名護衛竟然連此人的動作都看不清楚,就覺得身上一痛,已經被他如飛般的踢了出去。
  幾乎就是轉瞬間,擋在了袁禮薰和謝鳴金面前的那幾名護衛就如同長了翅膀般的飛了出去。
  謝鳴金的臉色大變,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深淺高低,此人一旦動手,立即顯示出了那強大至極的武力。
  謝家的護衛起碼都是內勁七層以上的高手,但是在此人的手中,竟然連一招都走不過。幸好的是,此人手下留情,并沒有真正的下殺手。雖然那些被打飛的護衛們看上去有些怕人,但他們卻并沒有傷到根本,以他們的體質,最多修養一段時間就能夠完全恢復如初了。
  謝鳴金的臉上已經變得再也沒有了一絲血色,對方的狂妄已經到了極點,遠遠的出了他鄂想象之外。而且出手之人的實力高的不可思議,起碼也有著內勁九層以上的修為。這樣的實力,又豈是他能夠抵御的。
  眼看那為的健馬毫不停歇的就要沖了過來,他再也顧不得其它,一個縱身來到了袁禮薰的身邊,重重的一推,頓時將她退到了路邊。同時,他奮力的向著另一邊躍去,瞬間就已經讓出了中央的大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在實力不濟的時候,避讓已經是唯一的選擇了。
  然而,就在此刻,為那匹快馬已經是如同流星趕月般的竄了過去,馬上的騎士長笑一聲,手中馬鞭一揮,那碩長的馬鞭如同吐信的毒蛇般在空中轉了一圈,以一個怪異的到了極點的角度轉了過去。
  “啪……”
  清脆的響聲在空中爆了出來,袁禮薰慘哼一聲,空中蕩起了數顆血珠。
  謝鳴金目眥欲裂,他受到了賀一鳴的囑托而照顧袁禮薰,但是如今遭受莫名之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袁禮薰已經受傷了。
  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怒,這又要他如何象賀一鳴交代呢。
  一道如同野獸般的怒吼從他的口中爆而出,他的眼中充滿了崢嶸的血色。一個怒撲,在瞬間施展了生平最快的度,沖到了那為之人的馬后。
  他的手腕一抖,一道烏黑色的光芒頓時脫手而出,在空中劃了一條美麗的弧度,向著為之人追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