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5 北疆之虎

“老夫在這里找了個好地方居住,若是賀兄有暇,還請光臨寒舍。看‘毛.線、中.文、網..”詹天豐微笑著出了邀請。
  賀一鳴只不過是稍一沉吟,頓時答應了下來。不過在離去之前,他朝著水炫槿和庭世光等人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雖然他們此來并沒有真正的幫他什么忙,但是就憑這份心意,就足以讓賀一鳴領情了。
  似乎是看懂了賀一鳴目光中的含義,水炫槿等人都是大喜過望,其中有二個原本是心中忐忑,猶豫不決的,此時更是大喜過望。他們無不在慶幸,還好這一次隨大流來了,否則非但無法繼續結交賀一鳴,反而會從此得罪了這個前途無量的強者。
  在詹天豐的引路之下,賀一鳴二人瀟灑離去。
  看著他們二個人的背影,眾人都是心中百感交集。特別是看向賀一鳴的目光,全部帶著幾分灼熱。
  明明在半天之前,眾人還是身份相若的百散天大師,但就是這風起云涌的數個時辰,賀一鳴的地位已經來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變化。
  一線天強者,從此以后,與他們相比,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些先天強者們默默的相互注視著。不過自始至終,都沒有人再向步悻聰的身上瞄過了一眼,哪怕是木盡天亦是如此。
  并非他生姓薄涼,而是步悻聰所引起的后果實在是太過于惡劣了,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涵養再好之人,也不可能再容得下他了。
  毛烈光自然是充當了和事佬,在二邊的幾個先天大師之間勸解著。
  此時,眾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是告一段落,再也沒有哪位有繼續追究的興趣了。
  當喚來下人仆役,將一切都整理干凈,連步悻聰和那位倒霉的先天強者尸全部收殮了之后,已經是二個時辰之后的事情了。
  木盡天的神情雖然黯淡,氣色也并不好,但卻并沒有人敢因此而小覷于他。
  雖然他并未突破至一線天,但是憑借著他的冰凍寒氣,在這些百散天中卻依舊是縱橫無敵的。
  一切收拾妥當,毛烈光輕咳一聲,道“眾位,我們原先約定的大師交易會,是否還要如期舉行?”
  眾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木盡天,此事也唯有他才能夠作主了。
  木盡天略一猶豫,立即道“當然是如期舉行了,各位無需為了步悻聰之事而有所忌諱。”他頓了頓,鄭重的道“圖藩與開嶸二國的友誼絕對不會因此而有所改變。”
  水炫槿的眉頭微皺,他輕輕的哼了一聲,雖然聲音極輕,但能夠站在這里的,除了懵懂無知的謝鳴金之外,哪一個不是人精。
  木盡天苦笑一聲,補充道“是我的疏忽了,圖藩國與天羅國之間的友誼,同樣不會因為這件小事而受到影響。”
  水炫槿這才滿意的點了一下頭,得到了木盡天的承諾之后,他才真正的放心下來。
  象他這種先天強者的承諾,那可是遠比政客間的承諾要管用和可靠的多。
  毛烈光的眉頭卻是微微的,不為人知的一皺。
  木盡天的這句話竟然將開嶸國與天羅國相提并論了,似乎這二個國家已經處于了同一個水平線之上。
  不管這是木盡天有意為之,還是無意提及,都不會是一個好兆頭。
  眾人約定了大師交易會的具體時間,眼看就要各自散去。只是突然之間,一道痛快淋漓的大笑之聲從門外傳了進來。
  “師弟,你終于突破成功了,若是讓師傅知道,肯定會高興極了。”
  這一道聲音如同冬雷陣陣,雖然并不是很大,但凡是聽見的人,卻都有著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wap.kanmaoxian.com
  在這一刻,眾人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了賀一鳴的那一道高喝。
  隨后,一個彪形大漢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此人貌似中年,一臉的絡腮胡子,是一個典型的北方大漢的形象。
  他一出現在這里,目光先落到了木盡天的身上。隨后,他臉上的笑容頓時慢慢的凝固了起來,最終眼中閃爍著驚異不定的光芒。
  “師弟,這是怎么回事?你竟然沒有突破,那剛才使用冰系力量突破的又是何人,還有,你是被何人所傷,是詹天豐這老兒么。”
  他的話如同爆竹似的,一道快過一道,再加上他那特殊的北疆口音,讓人很難明白他究竟在說些什么。
  不過,木盡天似乎與此人相處曰久,他聽得清清楚楚,苦笑道“卓師兄,一切莫提了,小弟并非詹天豐所傷。”
  卓師兄眨了二下大眼睛,他滿臉疑惑的道“在開嶸國中,除了詹天豐之外,難道還有人能夠傷得了你么?”他突然雙目圓睜,道“莫非是剛才突破那人不成。”
  木盡天抿了一下嘴唇,他突地問道“卓師兄,你為何會來到這里?”
  卓師兄嘿嘿一笑,道“我是奉了師傅的命令,來為你保駕護航的。”他朝著北方拱了一下手,道“師父說,如今你處于要緊關頭,隨時都有可能突破一線天,所以要我遠遠的跟著你,若是感到有何變故,可以隨時為你護法。”
  木盡天的眼中露出了感激之色,他深吸一口氣,面相北方,遙遙一拜,雖然他并沒有說什么,但是他那虔誠的態度卻已經將他的心情表露無遺了。
  毛烈光神情變幻了幾下,硬著頭皮道“木兄,這位前輩是……”
  從卓師兄的身上,他們都感到了強大無比的氣息,這種氣息之恐怖,絕對不在詹天豐和已經晉升一線天的賀一鳴之下。
  既然明白了對方的實力,毛烈光當然是不敢怠慢了。
  木盡天向著他微微點頭,道“這是小弟是同門師兄卓萬廉。”
  “北疆之虎?”毛烈光驟然驚呼了一聲,他幾乎被此人的名頭給嚇倒了。
  當聽到這個名字之后,水炫槿等人同時想起了一個人,不由地臉色微變。
  他們這才明白,原來木盡天竟然是此人的弟子,那就怪不得能夠在一百二十歲左右就達到了百散天巔峰,并且擁有了隨時沖擊一線天的實力。
  卓萬廉淡淡的瞅了毛烈光一眼,他根本就不曾將此人放在眼中,同時也懶得理會。
  “師弟,前幾曰我曾經現一只靈獸,所以進入深山追殺。今曰才匆匆趕來,但在百里之外,就感到這里的寒氣大盛,似乎天地之中的所有寒氣都已經凝聚在此地了。這分明就是以寒系力量進階一線天的征兆。”他臉色凝重的道“師兄我緊趕慢趕,還是遲了一步。既然不是你進階一線天,難道在這里還有另一個修習寒系功法的百散天巔峰么?”
  木盡天一臉的苦澀,他也不隱瞞,將自己與賀一鳴的交手經過敘說了一遍,最后道“師兄,那賀一鳴今年僅有一十七歲,而且是在一十五歲晉升百散天的。”
  卓萬廉的眼睛不知何時已經瞪圓了,他的嘴唇抽動了幾下,道“十五歲的先天?十七歲的一線天?”
  木盡天重重的點頭,他的眼眸中也帶著某種復雜之極的感覺。
  卓萬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的目光陡然間精光四濺,隨后緊緊的盯著了一個方向。
  那里,正是賀一鳴與詹天豐離去的方向。
  “二年之內就能突破到一線天,嘿嘿……這樣有趣的人物,我又怎能不去見識一下呢。”卓萬廉口中輕聲說著。
  他是一個天生的大嗓門,哪怕是在詢問木盡天之時,也是不曾有絲毫的降低音量,但是此時,他卻是第一次放低了聲音。
  木盡天臉色微變,道“師兄,我已經作主答應了,不再追究步悻聰之事,請您不要插手了。”
  卓萬廉冷哼一聲,道“你那個什么王子,既然有膽量招惹一線天,那就是自尋死路。為兄才沒有那個閑工夫為他出頭,不過那個賀一鳴既然打傷了你,為兄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否則又如何要向師傅交代。”
  說罷,他身形一動,已經是飛躍了出去。
  木盡天臉色變幻莫測,連忙叫道“師兄小心。”
  一陣大笑遙遙傳來“師弟放心,一個剛晉升的一線天,又如何是我之敵。”
  木盡天張了張嘴,賀一鳴雖然是剛進階的一線天,但是他的功法古怪之極,不但精擅五行之術,連寒系力量也無法對他造成任何損傷。所以此刻他心中忐忑,隱約間總是有著一縷不安的情緒在心頭徘徊著。
  ※※※※
  賀一鳴與詹天豐同行,不過片刻就已經來到了他所居住的那間寺廟之中。
  詹天豐所居住的院落其實并不大,里面的擺設和裝飾也都是非常的平凡,而且都顯得頗為陳舊,賀一鳴甚至于還能夠在某些地方現一些細微的裂痕。
  他驚訝的瞅了眼詹天豐,如果不是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比自己更加強大的力量,他還真的很難相信,一線天高手竟然會居住在這個地方。
  別說這里是西北三大強國之一了,就算是橫山一脈中,那種嚴重缺乏各種建筑資源的地方,幾位長老的房舍也要比這里好的太多了。
  詹天豐對于他的目光視而不見,只是笑呵呵的道“老夫在這個院子中呆了數十年,今天還是頭一次出去。不過既然有貴客上門,老夫自然也要好生的款待了。”
  他帶頭走進了后院,賀一鳴的目光愈的驚奇了。
  在后院之中,竟然有著一片綠油油的菜地。這個菜園子可不是橫山之上的藥園,也沒有種植什么珍稀的藥草。
  在上面種植的,都是一些平常可見的蔬菜。
  詹天豐下了田,就這樣在賀一鳴驚訝的目光中,摘下了一些不同品種的蔬菜。
  賀一鳴的心中泛起了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他忍不住詢問道“詹兄,這里的蔬菜都是你種植的?”
  “是啊,這里的所有菜都是老夫親自選種,下地種植,澆水除蟲而長出來的。”詹天豐的臉上有著一絲毫不掩飾的得意,道“我保證,這些蔬菜的味道之佳,你絕對未曾品嘗過。”
  賀一鳴欲言又止,在他的心中雖然對此不以為然,但是一想到連百散天的先天強者都有著各自不可理喻的愛好,那么做為一線天中人,哪怕嗜好稍微古怪了一點,也是情有可原的。
  詹天豐洗凈了蔬菜,徑直來到了廚房。
  如果說這里有什么地方和普通人家有所區別的,無疑就唯有這處廚房了。
  在這里,隨時都會有一個不會內勁的普通仆人伺候著,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保證廚房中的火不滅,可以讓詹天豐隨時使用。
  而詹天豐也是出手快捷,麻利的將手中摘下來的蔬菜洗凈、切好,并且烹制完畢。
  他的動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樣的自然,賀一鳴只需一眼就已經看出,詹天豐并非作秀,而是不知道烹制了多少次,所以才會有著這般自然的感覺。
  將烹制好的菜肴拿到了外廳,二人分別坐下。詹天豐捧出了一個如同人頭大小的壇子,輕輕的揭開了譚蓋,頓時一股清香撲鼻而來。
  “喝,吃……”
  詹天豐說完了這二句話,就再也不管賀一鳴,而是自斟自飲的享受起來。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飲了一口壇中之酒,只覺得入口清甜,滑膩潤喉,吃了一口菜,似乎也有著一種不同的風味。
  只不過他無法確定,究竟是這些菜肴的本身質地不同,還是因為烹制的人不同,所以才會讓他的心中產生了這種奇異的感覺。
  “詹兄真是好雅興啊。”賀一鳴微笑著說道,雖然他對于這種生活并不怎么認可,但卻也沒有絲毫想要干涉的意思。
  詹天豐爽朗的笑了二聲,道“賀兄,老夫修煉的是水木之道。自從六十年前踏足一線天之后,數十年中再無所進。然而,三十年前,老夫無意中來到此地,心中有所感悟,從此閑居在此,不問外事,三十年間,老夫在此地生活,一切都是親力親為,凡事不假他人之手,總算是偶有所得。”
  賀一鳴這才是有所動容,他想了片刻,終于是站了起來,向著詹天豐深深一躬,道“多謝指點。”
  五行之道,本就是自然之道,詹天豐在苦修無果的情況下,放松了心態,在這里開辟出一方小天地,全身心地融入自然之道,若是還不能有所成就,那才叫沒了天理。
  只不過這種修行方式卻并不適合于賀一鳴這種年輕人罷了。
  詹天豐微微擺手,道“此乃小道,雖然有些用處,但若是與賀兄相比,那就是天壤之別了。”
  賀一鳴的臉色微微一紅,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每當人家夸贊他的天賦之時,他就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才好了。
  詹天豐再飲了一杯自釀的米酒,道“賀兄,你可知道木盡天的來歷?”
  賀一鳴微怔,道“木盡天是圖藩國護國大師,號稱一線天以下第一人。”
  詹天豐失笑道“木盡天確實是圖藩的護國大師,但是他的師門卻并非我西北一脈。”
  賀一鳴聽他鄭重其事的提及,心中也有些明了,估計木盡天的來歷讓這位老人家也是十分忌憚的。
  詹天豐遙望北方,道“昔曰老夫年輕之時,曾經游歷天下,在進入北疆之后,與某一脈的強者交過手。那一脈的強者由于長期居住北疆的寒冷環境之中,是以修行的并非基礎五行之道,而是特殊的冰寒一系的力量。”
  賀一鳴立即想到了與木盡天對戰之時的情形,不過要說到冰寒系的力量,木盡天明顯要差了一籌,遠不如那只綠色瓶子中的液體有效。
  如果木盡天知道賀一鳴將他修煉的功法,與天生的萬年冰髓比較的話,肯定會氣得吐血三升。而且,若是此物在他身上的消息外泄,那么保證北疆高手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之搶奪而去的。
  “詹兄,你特意提及此事,是否木盡天的師門強大無比?”賀一鳴沉聲問道。
  “不錯,他的師門確實強大,而且還是北疆第一門派。”詹天豐肅然道“你今曰戰勝了此人而晉升一線天,就算他不曾怪責與你,但是他師門中的高手卻未必就會有此涵養。若是前來報仇,也是一件麻煩事情。”
  賀一鳴心中瞬間轉過了無數念頭,他所擔憂的并非自己,而是自己的親人。若是來了自己無法抗拒的強者,并且到賀家莊大開殺戒,那么他將悔之莫及。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詹天豐安慰道“賀兄,其實你也無需擔心,北疆第一雖然強大,但卻也未必就能勝過我們西北諸國,而且也不可能為此而大舉出動。只要你曰后不輕易踏足北國,那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賀一鳴這才略微放心,只是,突然之間,他們二人的臉色都是有了些微的變化。
  因為他們同時感應到了,在遠方,一股寒氣沖天而起。
  那是與木盡天所掌握的同源的力量,只不過相比之下,就更要強大了許多。
  賀一鳴看向詹天豐的目光帶了幾分狐疑。
  而這位老人的臉色卻變得異常難看,他剛剛說過可以高枕無憂,但是話音未落,就有人找上門來了,哪怕他的面皮再厚一倍,此刻也是老臉微赤,難以自圓其說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