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7 恐怖樹刀

看著這把散著強大寒氣的冰劍,賀一鳴不由地微微一怔。wap.kanmaoxian.com筆ΔΔ趣閣..
  在他剛剛晉升百散天之時,也曾經嘗試過使用自身真氣在體外凝結出武器的事情。但是最后證明,這樣做只不過是一個噱頭而已。單純的由真氣所凝聚而成的武器看上去威風凜凜,但實際上卻是脆弱不堪。
  別說是與大關刀相比,就算是與普通刀劍相比,也未必能夠勝的過。
  所以他將這個念頭從此拋開,再也不曾想念過了。
  但是此時,在見到了卓萬廉手上的冰劍之后,他的心中卻是再一次的動了起來。
  百散天境界之時,真氣散而不凝,所以凝聚起來的真氣之劍自然也是易碎品。但是當他本人晉升到了一線天之后,體內的竅穴已經是融會貫通,真氣更是凝為一股,那么是否可以真的使用真氣劍了呢?
  哪怕是單純的真氣不行,那么借助于卓萬廉的方法,將真氣凝聚在其余物品之上,又將揮出何等效果呢。
  一連串的想法瞬間在他的腦海中形成,讓他的臉上涌起了一陣罕見的紅暈。
  詹天豐的心中愈的沉了下去,他知道,這是修煉者在武道之上有所領悟之后的特殊表現。
  這位年輕的一線天強者在剛剛突破之后,似乎是再次有所領悟了。
  莫名的,在他的心中終于做出了一個決定。如此可怕的年輕強者,而且還是天羅國的護國大師。這樣的人物,絕對不能留下。
  正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若是賀一鳴再度成長起來,到了連他也控制不住的地步,那么天羅國是否就要將開嶸國取而代之了呢?
  數百年前,開嶸國之主將前代強國之主逼迫讓位的事情,絕對不能生。
  賀一鳴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個寒噤,不過任他聰明絕頂,也絕對猜不出詹天豐那笑瞇瞇臉龐掩飾之下的狠毒心思。
  他還以為這股子寒意是從卓萬廉手上的冰劍所,心中不由愈的忌憚了幾分。
  卓萬廉一劍刺出,這一劍凌厲之極,雖然手中所持的乃是冰劍,但若是單聽那破風之聲,卻與真正的利劍無甚區別。
  眼看這一劍在瞬間越過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刺到了面前。賀一鳴下意識的伸出了雙手。
  他的雙手結成了一個神奇的手印,在雙手正中的那塊肌肉,更是微微的跳動了一下,那皮膜的鼓動之聲雖然細微,但是在詹天豐和卓萬廉這二位絕頂的一線天強者耳中,卻與大鼓之聲無甚區別。
  果然,隨著鼓聲的響起,從賀一鳴的雙手之間,射出了數道紅色的針形真氣,在空中劃出了詭異的角度,刺向了卓萬廉的身體。
  卓萬廉冷哼一聲,手中冰劍一揮,竟然平白的生出了一股吸力,那幾道針形真氣頓時失去了目標,朝著冰劍飛去。
  在賀一鳴難以置信的目光下,這些針形真氣一碰到冰劍便自行消散了。
  這還是賀一鳴在施展出藏針印之后,第一次無功而返。他隱隱的感應到了,想要對付一線天強者,必須要威力更大,更猛的招式。
  卓萬廉冰劍一抖,繼續向前此來,賀一鳴抬起了手印,肌膚上閃過了一道金屬光澤,就這樣迎了上去。
  “啪……”
  輕微的碰撞聲驟然響起,賀一鳴怪叫一聲,如飛般的后躍了出去。
  對方冰劍的堅固程度遠遠的出了他的想象,似乎憑借著這些酒水,卓萬廉手中的冰劍真的成為了一把絕世兵刃,竟然在賀一鳴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
  非但如此,冰劍上所傳來的強大的寒系力量,更是差點兒將他凍成了一個冰棍。
  只不過這些凍氣一進入他的體內,頓時被丹田之內涌起了神奇力量給完全吸納了,所以當他身在半空之時,身體已經恢復了正常,只不過覆蓋在表面上的一層白霜依舊是有些怕人而已。看1毛線3中文網
  瞬間,賀一鳴已經明白了這把冰劍的可怕。這絕對不是他赤手空拳就能夠抵擋的東西。
  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背部,賀一鳴的心中暗自叫苦,今曰來到這里之時竟然氣暈了頭,大關刀放在了使館區,并沒有隨身攜帶。
  目光一轉,突地在半空中看到了不遠處的那片密林,他心中一動,頓時是大喜過望。
  雙腳剛剛著地,賀一鳴立即是重新躍起,如同兇神惡煞般的撲了過去。
  卓萬廉一劍建功,心中正在得意,他的冰寒凍氣強大無比,既然攻入了賀一鳴的身體之內,哪怕對方是一線天強者,只怕也絕不好受。
  但還沒有等他繼續攻擊,就看見賀一鳴已經是狀若瘋虎般的重新撲過來,并且雙眼綠,完全是一副拼著兩敗俱傷的架勢。他心中一驚,頓時改變了主意,反攻為守,雙腳八字開立,凝神以待。
  同時,在看到了賀一鳴那快若閃電的身法,似乎絲毫也沒有受到凍氣影響似的狀態之后。他這才明白,怪不得師弟曾經說過,此人雖然修煉的并非冰系功法,但是對于冰系功法卻是絲毫不懼的原因了。
  只是,賀一鳴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卻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賀一鳴閃電般的撲了過去,他甚至于可以看到卓萬廉已經變得凝重無比的眼神,還有那劍尖微微顫抖,仿佛隨時都會從某一個地方突然出現的玄奧感覺。
  可就在這一刻,賀一鳴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卓萬廉微怔,隨即看到賀一鳴的身形不進反退,竟然并沒有強攻,而是遠遠的朝著后方躍去。
  他一怔之下,頓時是哭笑不得。這個小家伙對于氣勢的掌握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那一撲之下,縱然是他也是忍不住上當了。
  不過,賀一鳴如此后退又是何意?卻讓他思之不透。
  然而,在下一刻,他就明白了過來。
  賀一鳴如飛般的躍入了一片林地之中,在這里,有著無數高大的樹木,最高的甚至于達到了七、八米之高。
  當他來到了某一個大樹之下時,豁然一聲大喝,一拳轟然擊出。那強大的拳力排山倒海般的狂涌而出,頓時將其中一顆高達四米左右的大樹硬生生的齊根擊斷。
  這一拳的威力在普通人眼中,自然是驚世駭俗,但是在一線天強者的眼中,卻也不過如此了。詹天豐二人都不明白,賀一鳴究竟在搞什么鬼。
  然而,賀一鳴接下來的動作,卻讓他們同時嚇了一大跳。
  只見他腳尖一挑,已經將如此巨大的樹木挑起,隨后雙手一扶,就將此樹抱在了懷中。
  從賀一鳴的身上涌起了強烈的木系先天真氣,不過就是數息之間,整顆大樹之中似乎就充滿了木系的強大生命能量,而拿著這顆大樹的賀一鳴,更是給了他們二位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
  似乎賀一鳴與整顆大樹已經融為了一體,就像是卓萬廉手中的冰劍一般,已經成了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
  雙目中精光一閃,賀一鳴再度向著卓萬廉沖來,這一次,他的步伐穩定,度逐漸加快,當來到卓萬廉面前之時,高高的舉起了手中大樹,如同大砍刀似的重重的劈了下來。
  一時之間,詹天豐和卓萬廉二人的眼中,都有了瞬間的呆滯。
  他們都是見多識廣之人,這一輩子與無數的先天強者們都打過了交道。但是使用這種東西做武器的,別說是親眼看見了,哪怕是聽也未曾聽說過。
  然而,他們卻并不知道,賀一鳴所使用的兵器,原本就是接近四米的大關刀。
  雖然此刻所使用的樹木太粗了一點,但是長度卻與大關刀相若,二者的區別并不是很大,賀一鳴用的也挺順手的。
  卓萬廉只不過是微微一怔,瞬間恢復了平常心。
  他一劍探出,詭異的劃了一個圓圈,在大樹上輕輕一點,頓時避開。
  不過他卻突地現,對方的大樹之中,竟然真的充滿了強大的木系力量,就象他手中的冰劍充斥著寒系力量一樣。
  不但大樹堅若鐵石,而且那一絲絲生命的力量透過冰劍逆沖而上,讓他感到難受之極。
  這個現讓卓萬廉差點兒驚呆了。
  他能夠將真氣凝聚起這么長的冰劍,并且達到這種堅硬的并不遜色于神兵利器的程度,那可是在晉升一線天之后,經過了十年的修煉才做到的。
  而賀一鳴剛剛晉升成功,就已經能夠做到輕易的將木系真氣依附在大樹之上,而且還是這樣龐大的一顆巨樹。
  如此巨大的體積,縱然是他,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在這一瞬間,他心中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就算是師傅他老人家,也未必能夠凝聚的出如此巨大的冰劍吧……他真的想不通,憑借賀一鳴剛剛晉升一線天的這點兒實力,究竟是如何才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莫非他的真氣竟然可以與天地萬物產生共鳴,而沒有哪怕是一點兒的滯礙么。
  當然,這個想法也只不過胡亂猜測而已,打死他也不相信,天下間會有這等逆天強人出現。
  若是真的有這樣的人,那還要不要其他人活了。
  賀一鳴抱著大樹,輕巧之極的揮舞著,在他的手上,這顆巨樹仿佛是活了過來,不僅僅樹桿橫掃豎劈之時,蘊含著無與倫比的強大威力,哪怕是樹干上的枝葉,也是同樣的飄蕩自若,如同無數鞭子似的,在虛空中留下了它們的痕跡。
  旁觀的詹天豐膛目結舌,他暗中將自己與卓萬廉互換,但卻悲哀的現,哪怕是他出手,也未必能夠穩勝賀一鳴。
  這家伙手中兵器的威力實在是太令人無語了……卓萬廉越打越是郁悶,無論自己的身法有多快,無論自己的冰劍施展出多么奧妙無雙的劍法,哪怕是他的劍法虛虛實實,連他自己都繞進去,搞不懂究竟哪個是實,哪個是虛了。但對方只要將大樹輕輕的轉移一個角度,那么他煞費苦心施展出來的劍法就全都是無用之功了。
  這顆大樹,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了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奈何得了的地步。
  豁然,他的臉上涌起了一片紅暈。
  他所修煉的原本是冰系功法,而且已經修煉到了巔峰境界,但是在這一刻由于將全身的真氣徹底的激出來的緣故,所以臉上才會詭異的出現了反常的顏色。
  隨后,他陡然輕喝一聲,挺起手中冰劍,朝著眼前的……大樹砍去。
  他這一劍鋒利無比,快若閃電,勢如破竹。
  瞬間,那與冰劍接觸的部分頓時開裂,哪怕是有著賀一鳴先天枯木功加持的巨樹,也受不了卓萬廉不顧一切的全力一擊。
  然而,只不過是片刻之后,卓萬廉臉上剛剛泛起來的笑容就再度的凝固了。
  他的這一劍已經凝聚了全身的所有真氣,確實是銳不可擋。但是,他還是忽略了一件事情,這顆大樹還是太大了。
  而且賀一鳴灌輸進去的木系力量也實在是博大精深,讓他泛起了深深的無可奈何的感覺。
  雖然他的冰劍在瞬間就已經將大樹從中破開了一米有余,但也只不過是達到了整顆大樹的四分之一罷了。
  到了這個地步,他的真氣已經是接近于枯涸了,繼續朝前挺進的度也是慢如蝸牛。這把冰劍已經被層層的木系力量所包裹,別說是進入,就算是想要平安的退出去,似乎也成為了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他瞬間明白,若是再持強下去,那么別說是無法破開大樹,傷及賀一鳴,只怕當他的真氣完全干涸的那一刻,就是命喪當場之時。
  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之色,身形如飛般的后退著。
  至于他手中的冰劍,已經深深的陷入了大樹之中,再也不可能取出來了。
  而失去了卓萬廉的真氣支持,這把冰劍在大樹的“生”的力量沖擊之下,瞬間就已經溶解,重新變成了一灘酒水,揮在空氣之中了。
  賀一鳴心有余悸的看著那頭前分叉,已經被破開了四分之一的大樹,他心中暗驚,知道自己比起卓萬廉來,畢竟還是差了那么一線。
  不過他也感應到了對方此刻的窘態,頓時是大樹一舉,以霸王扛鼎之勢繼續沖了過去。
  一進一退之間,二人之間的氣勢已經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大改變。
  賀一鳴第一次在二人交鋒之中占據了絕對的主動,他的氣勢如虹,那中間有些開裂的大樹,更是出了刺耳的尖嘯聲,似乎鬼哭狼嚎般的撲天蓋地的抽打而去。
  卓萬廉繼續后退,他已經是不得不退,因為他再也接不下這等非人般的攻擊方式了。
  他終于是大吼一聲,道“住手,不打了。”
  賀一鳴雖然是心有不甘,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收了手。他知道自己雖然占了上風,但那不過是手中大樹所占據的優勢實在是太大了的關系。而且占據上風是一回事,想要擊殺對手就是另一個回事了。
  在目前的情況下,他想要擊殺卓萬廉,無疑是癡人說夢。
  手腕一抖,大樹頓時扛到了他的肩膀上,賀一鳴問道“為何不打了。”÷卓萬廉沒好氣的道“你的功夫如此詭異,我的凍氣奈何你不得,還打個屁。”
  賀一鳴頓時是啞然失笑,不過他也算是明白了。因為自己本身就擁有比對方更加強烈的凍氣,所以卓萬廉的最大能力對他毫無威脅。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自然永遠不可能威脅到自己了。
  既然感應到了這一點,卓萬廉自然是收手而退,再打下去,豈不是成了自討沒趣了。
  詹天豐大笑著走了上來,道“二位好功夫,讓老夫大開眼界。”
  賀一鳴二人自然不會相信,這位老人進階一線天一甲子,實力之深厚,又豈是他們能夠比擬的。
  詹天豐的目光落到了賀一鳴肩上的大樹,突然道“賀兄,給我耍耍如何?”
  賀一鳴毫不遲疑的將大樹拋了過去,雖然這顆長達四米,粗大異常,但是在一線天強者眼中,卻也不過是一個大點兒的樹木罷了。
  詹天豐伸手一艸,輕巧的將此樹拿在了手上。
  賀一鳴心中暗自佩服,看看人家的動作,就像是拿著一根枝條般的模樣,這份瀟灑勁兒他可是做不到的。
  詹天豐將體內的真氣灌輸進大樹之中,但是他很快的現,雖然他的真氣遠比此時的賀一鳴雄厚,但是進入了大樹之后,只能勉強融入十分之一左右的體積。一旦過了這個極限,他的木系真氣就再也無法完全掌控了。
  別人從外表看不出端倪,但他卻是知道,若是他用這顆大樹與卓萬廉為敵,那么肯定會被他輕易的將絕大部分都輕易的削去,最終變得不倫不類,哪里會有在賀一鳴手中如此強大的威力可言。
  他的臉色微微一變,心中泛起了無限的疑問,賀一鳴究竟是如何才能做到,將如此龐大體積的大樹都注滿了木系真氣呢?
  片刻之后,他將大樹放下,笑道“二位,據說圖藩國眾大師這一次帶來了許多好東西來參加大師交易,不知二位對此可有興趣?”
  賀一鳴點頭,毫不隱瞞的道“我就是為此而來,自然要參加了。”
  卓萬廉此時對于賀一鳴的態度已經改變了許多,在他的心底,雖然已經將賀一鳴歸咎于怪胎一類,但那強的實力,確實已經獲得了他的認可。
  遲疑了一下,他也點頭應允了。
  詹天豐放聲大笑,將他們二人重新引入了寺廟之中好生款待,但是任誰也想不到,在他那熱情的外表之下,卻有著令人難以想象的異樣心思。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