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0 二樣珍品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毛烈光再度一拍手,剛才出去的那些漢子們恭敬的走了進來。kanmaoxian.com筆趣閣..
  隨后,毛烈光來到了圓桌子旁邊,他先是一揮手,幾個漢子頓時上前,將那些沒有人中意的金盤子撤了下去。
  看他們的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就知道他們訓練有素,大概也是平曰里負責照顧這些東西的好手了。
  賀一鳴的目光一轉,心中暗叫可惜,其實這里面的東西有很多都是罕見的物品,價值之大,遠比庭世光贈送的精鋼磁母要高級的多。若是有可能的話,他還真的想要將上面的物品洗劫一空。
  哪怕是那些沒有人出價的東西,其價值之大,也是毫不遜色。只不過目前在這里沒有人用得上罷了。
  片刻之后,一些金盤子就已經撤了下去,但桌面上卻依舊是堆滿了東西。
  毛烈光在一個金盤子面前停下了腳步,他的目光在金盤子中的物品和旁邊的物品上來回巡戈著。
  賀一鳴心中慚愧,對于這二件東西,他竟然一個也不認識。
  其實能夠在這里出現的,基本上都是百歲以上高齡了。縱然有二個進階先天境界不滿二、三十年的,但也有著十歲。
  這些人都曾經有過游歷天下的經驗,一個個堪稱是見識廣博,特別是對于珍稀物品的辨識,更是遠在賀一鳴之上,所以他們都看出了毛烈光為何猶豫。
  因為金盤子中的物品和盤子外的物品在價值上確實是相差無幾,而且也都不是什么特別稀罕的物品。或許這二件東西對于開嶸國來說,都是可有可無之物,所以他才會顯得有些猶豫。
  不過,他也僅僅是沉吟了數息時間,就已經有所決定。
  他伸手,將金盤子外的那件物品收了起來。
  當他做出了這個動作的時候,賀一鳴清晰的聽到了,在圖藩國的那幾位大師之中,有一個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雖然沒有人回頭,但眾人都已經知道,想要交換此物的正是那人,而且那人還頗為看重這一場交易。
  毛烈光再度走前一步,來到了另一個金盤子面前,他瞄了一眼盤子旁的物品,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是很不滿意。
  他指著面前的金盤子,搖了一下頭,頓時就有人上前,將金盤子拿了起來,至于盤子旁邊的物品,則是靜靜的放在了原地。
  賀一鳴認出,這間物品是小國聯盟中的招展陽所放。由于此人坐在自己身后,賀一鳴不好意思回頭張望,但是他的雙耳微微的聳動了一下,頓時聽見了自于招展陽口中的一聲充滿了遺憾味道的長嘆。
  招展陽所拿出來的東西,無論是否珍貴,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并不能讓毛烈光動心。
  毛烈光的動作并不慢,其實在見到了眾人所拿出來的交換物品之后,他的心中早就是有所計較。若是愿意的話,他甚至于可以在數息之中將所有的交易全部完成。但是在這里舉行的交易,要考慮的問題還有不少,不僅僅是物品本身的價值,就連拿出物品那人的身份也要考慮進去。
  別看此刻毛烈光威風八面,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但是他的心中卻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終于,他來到了黃精的這面金盤子之前。
  只見他凝眉不語,半響之后,終于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賀兄,你是想要這顆黃精么?”
  賀一鳴微微一怔,按照水炫槿介紹的規矩,在開始一輪交易的時候,不應該有人開口的才對。
  不過既然毛烈光開口相詢,他自然不會聽而不聞。
  “不錯,還望毛兄成全。”
  毛烈光哈哈一笑,道“既然賀兄如此志在必得,那么這顆黃精就當作敝國贈于賀兄的見面禮吧。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心中大奇,任他如何聰明,都無法想到有這樣的變化。
  他抬眼向著眾人看去,只見所有人都是一副早就了然與胸,并且是理所當然的模樣,心中就愈的奇怪了。
  水炫槿輕咳一聲,他向著賀一鳴點了一下頭。
  賀一鳴雖然是心中不解,但隱約的明白了,這似乎是一種在眾多大師之間流行的某種不為人知的規矩罷了。
  微微點頭,賀一鳴道“如此,多謝毛兄了。”
  毛烈光微笑著將賀一鳴放在上面的木盒子拿了起來,并且放在了金盤子之上。
  隨后,他又向著下面走去。
  沒過多久,所有的東西都處理完畢。經過了這第一輪的交換之后,可謂是有喜有憂,交換成功之人,自然是大喜過望,但沒有成功的,就未免有些遺憾了。
  在毛烈光的示意之下,那些漢子們將東西收好,并且將桌子上的物品一一捧到了對應的先天大師面前,隨后慢慢的,悄然無聲的退了出去。
  毛烈光向著眾人微微抱拳,道“第一輪交易結束,眾位可以歇息盞茶功夫,第二輪交易就請木兄作主了。”
  木盡天啞然失笑,道“毛兄第一輪拿出來的物品就已經如此上佳,只怕我們所準備的東西,難以進入眾位的法眼了。”
  毛烈光客氣了幾句,和身后眾人走出了這個房間。
  賀一鳴站起,向水炫槿使了個眼神,大步而出,水炫槿自然是心領神會,緊緊的跟了上去。
  數步之間,他們已經來到了那處樹蔭成林的地方。
  賀一鳴開門見山的問道“水兄,毛烈光為何會如此大方?”
  水炫槿苦笑一聲,道“并不是他大方,而是他想要討好你罷了。”說罷,他長噓了一口氣,道“這第一輪的交易其實只不過是一個開頭,拿出來的都不是什么珍品。對于一線天的強者而言,基本上是看不上眼的。”
  賀一鳴頓時想起了卓萬廉的表現,心中暗自乍舌,這樣的東西還看不上眼,一線天的強者確實了不起。
  雖然他也是一線天強者之一了,但若是論及身家之豐厚,怕是連一個百散天都不如呢。
  水炫槿繼續道“你拿出來的檁木果價值遠比黃精為重,你若僅是一個百散天,那么他自然是不聲不響的收下。但是一線天么……”他嘿嘿的笑了二聲,道“對于一線天而言,這樣的交易會,其實還是十分公平的。”
  賀一鳴看著他那帶著異樣的眼神中,終于明白了其中道理。
  原來所謂的公平交易會上,還是有著不公平的地方。
  只是,這種不公平既然對他有利,那么他自然不會反對什么了。
  盞茶時間之后,眾人相繼返回了屋中。這一次木盡天長身而起,主動的向著眾人一點頭,他身后的那些大師們都站了起來,將隨身攜帶著的東西也放在了桌面之上。
  賀一鳴的目光一掃,他很遺憾的現,這些東西大部分都不認識。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二輪交易之中,眾人拿出來的東西基本上是以藥草、珍稀礦石等為多,真正的寶具卻是寥寥無幾。
  而且就算是偶然有二個寶具,上面也有著一些清晰可見的裂紋或者是缺陷。
  對于他們這些先天強者而言,這樣的東西只能說是聊勝于無了,所以眾人的目光也僅僅是一瞥而過,沒有任何的停留。
  這一輪交易的規矩和上一次一樣,不過與上一次不同的是,木盡天身后的眾人都沒有上前,而開嶸國大師堂和小國聯盟中的大師卻是精挑細選,有幾個更是雙目放光,顯然遇到了心儀的物品。
  賀一鳴這一次并沒有出手,因為這里面并沒有他需求的東西。
  其實,他連大多數的東西都叫不出名字來,自然就更不愿意上前出丑了。
  第二輪交易很快的結束,又是盞茶功夫,第三輪交易開始。這一次可是水炫槿等人拿出攜帶的物品,放在桌上任人挑選了。
  在小國聯盟的眾大師之間,早就有過一次暗中的交流,所以他們拿出來的東西,都不是彼此需求的。然而對于另外二方來說,其中有些物品或許就是他們夢寐以求想要獲得的寶物了。
  終于,第三輪交易也結束了,小國聯盟中拿出來的物品有三分之二兌換成功。不過交換的對象大多數都是木盡天等人,他們所攜帶的東西之豐厚,明顯的出了眾人的預計之外。幾乎每一樣物品之前,都有著二種以上的東西任人挑選,這樣交換的成功率自然就大上了許多。
  而且,賀一鳴還注意到了,圖藩國的某位大師所取出來的物品中,有一種三色石,凡是將這種三色石拿出來之后,無論是開嶸國的大師,還是小國聯盟的大師,都會選擇成功交易。
  由此可見,這種三色石應該是圖藩國的某種特產,這種東西在開嶸國勢力范圍之內,卻是少之又少的了。
  當三輪交易之后,毛烈光走了出來,笑道“眾位,既然集體交易已經完畢,那么接下來就是大家的私自交流了。不過有一點敝人在此重復一下,按照平時的規矩,私下里交易的東西,我們開嶸國大師堂概不負責。”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朝著賀一鳴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是專門對賀一鳴所言。
  賀一鳴心中暗叫慚愧,臉上卻是毫無表情。經過了這幾年的闖蕩之后,他的臉皮已經比以前厚的太多了。
  毛烈光說完之后,已經有人上前,拿出了自己想要交換的東西,放在了圓桌之上,有些人甚至于拿出了一張早就準備好的木牌,上面刻著一些字,說明了想要兌換什么。
  很快的,眾人就相互交易了起來,成功的固然是面帶微笑,而沒有成功的,也不至于惡語相向,僅僅是雙肩一聳,做了個無奈的手勢罷了。
  賀一鳴的目光在那些東西之上掃過,他的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回去之后,一定要惡補這方面的知識。將世界上的一些珍稀物品盡量的牢記心中,否則在下一次類似的交易會上,自己同樣是一個睜眼瞎,哪怕是真有好東西放在眼前,也會平白錯過。
  只是,想要將世界上所有的珍稀物品都記在心中,這同樣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哪怕是他這樣的一線天強者,也絕非朝夕可成。
  豁然,賀一鳴感應到了一股強烈的視線凝聚在他的身上。
  心中一凜,賀一鳴抬頭,正好迎上了木盡天的目光。
  在這一對目光之中,似乎并沒有絲毫的芥蒂,反而是充滿了一種友善的味道。
  只是,在看到了木盡天的這對目光之后,賀一鳴的心中卻充滿了寒意。他擊殺了圖藩國一位王子和一位大師,對方卻是若無其事,這豈不是太讓人心寒了。
  木盡天上前,來到了他的身邊,低聲道“賀兄,我有一件私事想要與你商議,不知可否移駕一談。”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笑道“好。”
  他們并肩離開了房間,雖然人人都看在了眼中,但卻并不在意。
  二人同樣的來到了那處樹蔭之下,木盡天沉聲道“賀兄,這一次我們之間的誤會,純粹是步悻聰引起來的。竟然敢對尊夫人造成傷害,實在是罪不可赦。”
  賀一鳴皮笑肉不笑的道“木兄,既然步悻聰已經伏誅,那么此事就此了斷,大家也不用再提了。”
  其實,在賀一鳴的心中還是有著極深的芥蒂,對于培養出步悻聰的圖藩國沒有絲毫的好感。但問題是,就算他再狂妄十倍,也不會以為就憑他一人,便能撼動整個圖藩國。
  所以當他將步悻聰擊斃之時,無論是否愿意,都不能再行挑釁了。
  木盡天向著他深深一躬,道“賀兄大量,多謝了。”
  賀一鳴后退一步,還了半禮,道“木兄,你約我出來,不會是為了這件小事吧。”
  木盡天朗笑一聲,道“賀兄快人快語,那我就直說了。”他收起了臉上的笑容,道“賀兄,木某有一嫡親孫兒,他所修煉的,乃是三系相生功法。”
  說到這里,他停住了口,雙目有神的看著賀一鳴。
  賀一鳴心中大奇,這種沒頭沒腦的話又代表了什么意思?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的疑惑,木盡天苦笑一聲,提醒道“木某的那個孫兒,今年六十八歲,尚未踏足先天,但是三系功法都已經修煉到了十層巔峰。”
  說到此處,他的臉上現出了一絲傲色,似乎是對此極為得意。
  賀一鳴頓時是恍然大悟,脫口而出“你是想要我為他護法加持經脈?”
  木盡天肅然點頭,從身上取出了二個拳頭大小的方盒子遞了過來,同時道“若是賀兄愿意助他一臂之力,那么這二件東西就當作報酬。此外,若是賀兄還有什么要求,但請提出,木某絕對盡力。”
  賀一鳴沉吟著打開了二個方盒子,在這二個盒子之中,一個放著一根晶瑩剔透的,僅有中指長短的小棍子。
  當盒子打開的那一刻,從小棍子上冒出了強烈的到了極點的冰系力量。就連周圍的環境似乎都驟然下降了幾度。
  而另一個盒子之中所裝著的,卻是一塊具有四種顏色的石頭。
  賀一鳴的目光一落到這顆石頭之上,頓時認出來了,這東西和剛才大受歡迎的三色玉石肯定是同一類物品,只不過盒子中的玉石更多了一種顏色罷了。
  他想到了剛才眾位先天大師一看到三色玉石之時,就立即是不假思索的將自己的物品與之兌換,頓時知道這東西肯定是珍稀之物。
  而那散著寒意的白色小棍子能夠與此物并列,肯定也是非同小可。但唯一讓他遺憾的是,他并不認得這二件物品究竟是什么東西。
  木盡天的臉上有著一絲沉穩的自信,他拿出了這二件物品,其實也是下了血本。
  基礎五行之中,相生三系同修的先天強者本來就是鳳毛麟角,而且就算是有這種人,相生三系的屬姓也與自己的孫兒并不相符。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真的拋開一切恩怨,并且拿出如此珍貴的二件物品,厚著臉皮請賀一鳴幫忙了。
  步悻聰雖然與他有著一絲血緣關系,但那已經是在五服之外,雖然死亡的先天大師也與他有著一定的交情。但是這二個人畢竟已經死了,又如何能夠與他的嫡親孫兒前途相比。
  相生三系同修,或許在一開始還沒有多大的優勢。但他卻明白,這種天賦若是能夠展下去,那么當他的真氣達到百散天巔峰,并且成功突破一線天之后,將會具有多么巨大的優勢。
  當然,他的孫兒雖然天賦異秉,可要是與眼前之人相比,那就不算什么了。
  然而,等到他感嘆完畢之時,卻看到賀一鳴臉上非但沒有驚喜之色,反而是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他心中一驚,難道這二件東西的價值依舊是無法打動賀一鳴么?
  只是,無論他如何猜測,也萬萬想不到身為一線天強者的賀一鳴并非不曾心動,而是并不知道這二件物品的真正價值。
  他之所以表現的遲疑不決,其實是在仔細觀察這二件東西,并且揣測它們的用途罷了。
  若是讓木盡天知道其中原委,只怕他會郁悶的當場吐血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