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58 洞府

山色逐漸變得柔嫩,山形也逐漸變得柔和,很有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凝脂的感覺。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這里溪流緩慢,縈繞著每一個山腳。
  山頂上,有幾朵錦簇般的浮云,在慢悠悠地飄蕩著。
  而在山頂之下,那處幽靜的峽谷卻讓身處其中的人感到了一絲安詳和寧靜。
  若是有可能的話,沒有人愿意破壞這份有著幾分溫馨般的感覺。
  哪怕是賀一鳴與袁禮薰來到了此地之時,也是有著幾分恍惚,被這里的空靈飄渺所吸引,差點兒連他們的目的都拋在了腦后。
  “少爺,這里真是一個好地方,若是能夠長久的居住在這里就好了。”袁禮薰由衷的說道。
  賀一鳴點著頭,他的目光四處轉動,似乎是在搜尋著什么。半響之后,他肯定的道“不錯,這里的天地之氣異常充沛,甚至于不比橫山主峰之巔和靈藥峰的藥園遜色了。若是能夠長久隱居在此,對于我們的修為自然是大有好處。”
  袁禮薰微微張開了那紅燦燦的小嘴,目光中第一次帶著一縷淡淡的不滿。
  她那滿腔的柔情被這一句話徹底沖潰,貝齒在鮮紅的下唇上留下了一抹若有若無的整齊的壓印。
  這個木頭……
  不過轉念一想,如果他不是木頭的話,那么也不可能在小小年紀就有此修為了。如果他不是木頭的話,那么此時在他身邊的人,還會僅有自己一個么?
  下意識的點了一下頭,袁禮薰的心中閃過了一個奇異的念頭,還是木頭好!
  賀一鳴訝然的望了過來,當他說出那句話之后,就感到氣氛似乎是有些不太對頭了。只是,當他真的注意到袁禮薰之時,卻現她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似乎自己剛才所產生的,只不過是一時的幻覺罷了。
  袁禮薰迎著賀一鳴的目光,她委婉的一笑,雖然大部分臉龐依舊是遮掩在面巾之下,但她眼中的笑意卻是表露無遺。
  “少爺,你找到了么?”
  賀一鳴心中釋然,看來自己方才還是多心了。
  他收斂了心神,微微的點著頭,道“我找到了一個地方,但不知道是否在那里。”說吧,他眨了二下眼睛,道“你找找看,能否現其它的地點。”
  袁禮薰的目光也是在四周轉了一圈,但是她的秀眉微蹙,并沒有看到任何可疑的地點。
  她的手腕一翻,已經將地圖拿在了手上,半響之后,她搖頭嘆道“少爺,我可以肯定,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就是地圖的中心點,但是想要在這個環境中找到那處洞府,卻并不容易。”
  賀一鳴微微一笑,他伸出了手,朝著右方指了一下。
  袁禮薰順著他的手臂方向看去,那里的盡頭是山谷的一面石壁。
  她疑惑的看去,片刻之后,她的一雙美目頓時亮了起來,驚喜交加的道“少爺,我看出來了。”
  那一片石壁初看上去似乎并沒有什么奇異之處,但是只要仔細觀察,就能夠現,這里的石壁光滑之極,就像是經過了人手長時間的撫摸似的。
  不過,這種區別并不明顯,若非是得到了賀一鳴的提醒,袁禮薰也未必就能夠從這個偌大的山谷中輕易的找到這點兒區別。
  看到了袁禮薰眼中的雀躍之色,賀一鳴也是心中喜悅,他之所以能夠辨識出來,完全是靠著順風耳奇功的作用。
  在與司馬陰的一戰之后,他對于風的力量又有了新的體悟,各種聲音進入了耳朵之后,愈的清晰明了。
  那處石壁之后,明顯是一個巨大的空洞。
  而且石壁也未曾徹底封嚴,一縷縷淡淡的風從縫隙中不停的流動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賀一鳴還不能夠聽出其中奧秘,那么他的順風耳奇功也就是真的白練了。
  二個人攜手來到了那處石壁之前,賀一鳴認真的看了眼,突地嘿然一笑,道“呂辛紋曾經說過,他在探索這個洞府之時,遇到了讓他也無法破解的機關。看‘毛.線、中.文、網我倒是想要看看,這道機關能否擋得住我。”
  他的這句話中充滿了自信的豪氣,他打從心眼里就沒有將洞府中的機關放與心上。
  畢竟,如今的賀一鳴已經是一位恐怖的一線天強者,昔曰的呂辛紋若是與他相比,那絕對是有著天壤之別。他的自信來自于本身的實力,他自信,在他的面前,沒有任何機關能夠擋得住他。
  袁禮薰看著他那驕傲的眼神,不知為何,心中卻涌起了一陣濃濃的甜蜜感覺。
  唯有這種充滿了自信的男人,對于女人才會有著最大的吸引力。她悄悄的向著賀一鳴的方向靠近了一點,清晰的感受著來自于他身上的熱量,嘴角溢出了一絲幸福的笑容。
  賀一鳴伸出了雙手,平平的貼在了石壁之上,他的真氣緩慢的進入了這塊石壁,慢慢的,他的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驚訝之極的面容。
  這塊石壁看上去似乎非常的普通,和周圍的石壁并沒有多大的區別。但是,當他的真氣灌輸進入其中之后,他才明白,原來這東西遠非普通石頭可以比擬。
  “少爺,你現了什么?”袁禮薰踮起了腳尖,從賀一鳴的背后張望了一下,問道“是這里了么?”
  賀一鳴啞然一笑,道“肯定是這里了。“
  眼前的這塊石頭竟然具有極強的吸納真氣的作用,雖然賀一鳴并不能夠確定這塊石頭的來歷,但是他卻知道,若是將這石塊拿出去,那么肯定是一件上好的煉制寶具的材料。
  用來當做堵門的用具,實在是太浪費,也太奢侈了。
  手中的真氣逐漸增強,慢慢的,這塊石壁也順著他的心意開始朝著固定的方向慢慢移動了起來。
  袁禮薰的小手輕輕握緊,若是在以前,她或許并不會那么緊張。但是在昨曰來到此地之時,賀一鳴已經告訴她了,在這個洞府之中,應該有著一顆先天金丹。而且這顆金丹還是恰好能夠讓她使用的水系先天金丹。
  她若是想要晉升先天境界,引天地之氣入體,將臉上的傷痕消去,那么這就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所以,眼看洞府之門即將打開,她的心頭也是猶如小鹿一般,跳的厲害。
  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讓她再也難以保持往昔的平靜了。
  隨著一陣隆隆之音,這塊大石頭終于是如愿以償的被賀一鳴移了開來。
  他微微搖頭,道“好厲害的守護大石,這個洞府的主人竟然能夠找到這樣的材料,真是一個有趣的人。”
  袁禮薰點頭,笑容可掬的道“少爺,幸好是你來了,若是換作一個后天修煉者,只怕還未必能夠搬得動呢。”
  確實,在她想來,連賀一鳴都顯得如此吃力,那么若是來一個后天境界的高手,豈不是要束手無策了。
  然而,賀一鳴卻是擺了擺手,在那塊大石上輕輕的拍了拍,道“禮薰,這塊大石十分怪異,若是一個先天大師,那么想要搬開這塊大石確實非常吃力,但若是一個后天修煉者,哪怕僅僅是一個九層的修煉者,都未必會如此吃力。”
  袁禮薰瞪大了美目,她的目光在大石上徘徊片刻,如此奇異之物,確實是聞所未聞,若非出于賀一鳴之口,她根本就不會相信。
  大石之后,是一個漆黑無比,沒有一絲光亮的洞穴,從外面看去,黑通通的一片,陣陣涼風從洞內吹了出來,更讓人有著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賀一鳴二人對望了一眼,雖然明知道這個洞府之內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危險,但是他們的心中卻依舊是有些忐忑。
  微微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的體內真氣流轉,他的身體似乎在下一刻徹底的穩定住了。就像是那高聳的山峰,有著頂天立地之感。袁禮薰下意識的更加的朝他靠近了一點,與這個男人在一起,似乎已經成了她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
  賀一鳴朝著洞穴旁邊的巨石望了最后一眼,隨后,他將目光收了回來,拉住了袁禮薰的手,二人一前一后的進入了這個漆黑的洞穴之中。
  洞穴之內的地面,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平坦,他們的二只腳踏在上面,就像是踏在了開嶸國都那最平坦的足以讓馬車疾行奔馳的大道之上。
  袁禮薰的小手略微握緊了一點,他們二個都明白,這里肯定是經過了人工處理,只不過處理的極為妥當,幾有鬼斧神工之能,錯非是親自體驗,否則很難找出其中端倪。
  洞中雖然暗淡無光,但是卻又如何能夠難得倒此時的賀一鳴,他的雙目之中隱現精光,雙耳更是微微抖動著,聆聽著那從風中傳來的仿若是無窮無盡的聲音。
  在這些聲音之中,有著許多普通人無法想象的信息,都被他一一撲捉。
  他甚至于還沒有走進去就知道在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彎角,這就是風的聲音帶給他的消息。
  若是讓水炫槿知道了他的順風耳能力已經達到了這樣的地步,那么他肯定會大嘆一聲,后繼有人,并且自愧不如了。
  拉著袁禮薰的手輕輕的一用力,賀一鳴立即是毫無爭議的獲得了領導地位。
  “前面有一個彎口,小心了。”
  袁禮薰輕聲的應了一句,她并沒有詢問賀一鳴是如何現的,只是靜靜的跟隨在他的身后,仿佛是能夠直至永遠。
  當他們來到了這一段路的盡頭,轉過了那個彎口之時,眼前卻是突地一亮。
  在彎角遠處的石壁上,有著一顆小小的珍珠,正散著明亮的光芒,為這黑暗的石壁通道了照明的光線。
  其實,這顆明珠的光芒并不強烈,只不過是淡淡的光暈罷了。
  但是,在這個漆黑的地方,哪怕是僅有這樣的光暈,就足以令人心滿意足了。
  二個人向前走著,再過了十步左右的距離,上方的石壁上又出現了一個珍珠,并且散著同樣的淡淡光芒。
  此后,每隔十步左右,都有著一顆類似的珍珠。
  賀一鳴二人互視一眼,都有著一絲驚訝之色。這樣的珍珠哪怕是在此時賀一鳴的眼中,也算得上是一件難得的寶貝了。可是在這個通道之中,起碼就有著數十顆之多,這絕對是一個大手筆了。
  而且,自從他們進入了通道之后,就一直在不停的前進著。
  按照如今所走的路程,怕是已經深入了山腹之內,可這條通道卻似乎是依舊沒有個盡頭。
  賀一鳴越是深入,心中就愈的震撼。
  想要修建這樣的一條通道,只怕并不比建立整個橫山一脈要輕松多少吧。
  究竟是何方神圣,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夠在這里幾乎是挖空了小半座山,并且建立起這樣的通道。
  如此浩大的工程,真不知道是如何才能夠竣工,又是如何掩蓋下來而不被人所知的呢。
  這一切都像是一個迷,讓賀一鳴的心中隱約的不安了起來。
  終于,前方的光線驟然的亮了起來。
  賀一鳴二人對望了一眼,他們心知肚明,肯定是來到了洞府之內了。
  洞府之內,果然是別有洞天,頭頂之上,竟然懸掛著一個巨大的水晶球體,這個巨大的不明物體散著強烈的光芒,將整個洞府之內照耀的如同白晝。
  賀一鳴和袁禮薰膛目結舌的看著頭上這個堪比成年男子體積的巨大晶體,他們的心中充滿了震撼。
  “少爺,這是什么東西?”袁禮薰呢喃的問著,她的眼睛微微瞇起,似乎被那強烈的光芒所刺激而無法完全睜開。
  這點兒光線自然不可能對賀一鳴造成任何的影響,但是他此刻也是抬著頭,望著頭頂上的水晶體,失神的搖著頭,道“我不知道,不過……”他頓了頓,用著連他本人都不相信的語氣道“這東西有太陽的味道。”
  袁禮薰微怔,隨后立即明白了過來,她低下了頭,驚訝的道“沒錯,它的光線竟然如同陽光般的耀眼。少爺,在橫山之中,我也曾經翻閱了珍稀礦物這本書,但卻從未見過有著類似的記載啊。”
  賀一鳴微微的點著頭,在外面的那些光珍珠雖然珍貴,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卻也并非獨一無二的東西。
  可是,此刻懸掛在洞府之內,他們頭頂之上的這個水晶體所散出來的光芒,卻是一點兒也不比正午的陽光遜色。
  站在這個水晶體之下,他們甚至于還能夠感受到明顯的熱浪侵襲而來。
  這樣的東西,若是拿到了外界,絕對會立即造成巨大的轟動。
  可是,不僅僅是橫山一脈藏書閣中的書中未曾提到,就算是藥道人和水炫槿在介紹世間奇珍異寶之時,也從未提及過,在世界上竟然還有著如此不可思議的寶貝。
  豁然,賀一鳴的心中閃過了一個念頭,莫非連他們這二位老人,都不曾聽說過還有著如此神奇的物品?
  深深的看了眼那如同曰光一樣明亮的水晶體,賀一鳴長吁了一口氣,他低下了頭,仔細的打量著這個洞穴。
  剛剛進入洞府之時,賀一鳴和袁禮薰的注意力都被頭頂上的奇異水晶體給吸引了。
  這并不怪他們,其實任何人進入這里,只怕第一眼都會投到這東西上面。
  賀一鳴二人能夠那么快的就從中擺脫,已經是殊為不易了。
  在這個洞府之內,一共有著三個通道,其中一條自然是他們進來的地方,而另外二條卻是分在左右,分別通向了其它的不知名所在。
  他們所要探索的,無疑就是這二條通道。
  目光在那二條通道上一掃,賀一鳴立即指著其中一條,道“禮薰,這是呂辛紋平時里居住的通道,他的先天金丹肯定藏在這里,我們進去吧。”
  袁禮薰訝然問道“少爺,你是如何看出的?”
  賀一鳴嘿嘿一笑,道“等你晉升到先天境界之后,就能夠感覺到了。”
  袁禮薰的臉上立即是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她輕輕的一點頭,肅然道“少爺,我會努力的。”
  賀一鳴的目光在她那蒙著面巾的臉上掃了一下,雖然那道疤痕已經被面巾所遮掩,但又如何能夠瞞得過他。
  他心中暗嘆一聲,若非這一道鞭痕,袁禮薰肯定不會對此如此上心。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么?
  賀一鳴向她點了一下頭,當先走進了這條通道之中。
  雖然他明知道在這條通道之內不會有什么危險,否則呂辛紋也不可能在臨終前依舊隱瞞了。
  但是,他在進入之時,卻依舊是小心謹慎,不敢有絲毫的輕忽大意。
  這條通道的距離雖然不算太短,但卻遠沒有進來之時的那段路程的夸張。
  沒過多久,他們就已經順利的進入了此地。
  這里,依舊是一個類似于大廳的洞穴,不過整個洞穴都建造的四四方方,就像普通人房間一樣。
  在這里,最引人矚目的,就是放置在洞穴一角的一個巨大石櫥。
  二個人對望一眼,上前將石櫥打開。
  里面擺放著一些色澤枯黃的書籍、一些不知用途的瓶瓶罐罐。
  只不過,他們二人的目光同時落到了一個近乎于透明的水晶盒子之上。
  在這個盒子里面,擺放著一顆色澤潔白,沒有一絲一毫雜質的丹藥。
  這顆丹藥仿佛是擁有一種無法解釋的力量,就像是擁有著強大的生命似的。
  賀一鳴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他們已經找到了此行最大的收獲!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