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3 冰液

整個石室中似乎都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影響,溫度開始逐漸的提高了起來。看1毛2線3中文網ΔΔ..
  百零八突地轉過了頭,道“你在干什么?”
  賀一鳴心中一驚,這才驚醒了過來,他的臉色微微一紅,連忙道“對不起,是我的疏忽,請見諒。”
  此時,他的身上也散著一種紅色的光澤,那讓室內溫度提升的罪魁禍并不是被打入了基因液的袁禮薰,而是因為緊張不安而不由自主的將體內真氣高運轉,并且下意識的使用了先天烈火功的賀一鳴。
  正是在先天真氣的影響之下,整個石室的溫度才開始驟然提高了。
  幸好百零八現的早,若是再延遲一段時間,只怕就要真的影響到袁禮薰了。
  緩緩的散去了真氣,那室中的溫度終于平穩的降了下來。雖然袁禮薰此刻身體的溫度極高,但她畢竟不是先天強者,無法與天地之氣溝通,自然也就不可能影響到房間中的溫度了。
  再過了片刻,袁禮薰的身體一軟,就這樣無意識的躺了下去。
  然而,還沒有等她摔倒在地,賀一鳴就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伸手攔腰將她抱了起來。
  隨后,賀一鳴抬頭,望向了百零八,沉聲道“她已經昏迷了過去,現在怎么辦?”
  百零八雙手一攤,道“沒有辦法,等到她體內的基因接受了基因液的改造之后,就會自動醒轉的。”
  賀一鳴心中豁然一動,道“若是不接受呢?”
  “那是不可能的。”百零八信心十足的道“只有接受的時間長與短,而不可能拒絕。”他頓了頓,第一次稍微加重了一點兒語氣道“在達到完美基因狀態之前,任何基因都不可能抗拒基因液的改變。”
  賀一鳴眼眸轉了幾圈,他已經明白了對方這句話的意思。
  這種基因液估計就是與先天境界的高手差不多,而袁禮薰原本的體質就是一個后天修煉者。在先天強者的面前,后天修煉者確實不可能有抵抗的能力。
  他的目光從袁禮薰的身上收回來,再度朝著里面的洞穴望去。
  在那里,可是還有著五個這樣的湛藍色玻璃瓶,若是使用得當,豈不是又將有五位先天強者可以誕生了。
  而且,這可是能夠直接晉升先天強者的寶貝,完全省略了修煉到巔峰十層再吞服先天金丹的過程。若是這件寶貝的消息泄露出去,那么保證可以讓整個天下為之轟動。
  抱著袁禮薰,返回了原先的石室,將她平平的放到了房間中唯一的石床之上,賀一鳴默默的坐在了石床邊等待著。
  雖然百零八再三保證了,她并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但賀一鳴卻并不能夠放心,唯有親眼看著袁禮薰之時,他才能夠保持自身的平靜。
  一個時辰過去了,賀一鳴逐漸的安心了下來。雖然袁禮薰身上的熱度并沒有退去,但是當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就再也沒有升高過,而且她的臉色也慢慢的緩和了下來,說明她的身體已經適應了這種溫度。
  按照百零八的話來說,就是她的基因開始接受基因液的改造,并且體質在迅的增強著。
  在賀一鳴的感覺之中,袁禮薰的身體確實在生著微妙的變化。特別是她體內的那種“生”的力量,更是如同芝麻開花節節高。雖然暫時還達不到先天境界的標準,但無疑正在朝著這個方向一步步的堅定邁動著。
  賀一鳴的心中嘖嘖稱奇,他對于這種叫做基因液的秘藥更多了一份信心,而且心中突地涌起了一種強烈的,想要將之據為己有的貪婪感。
  當然,賀一鳴迅快的將這個念頭壓制了下去。并不是說他是一個多么高尚的正人君子,而是那些秘藥的守護者可是眼前這位高深莫測的百零八。
  在沒有絕對的把握面前,賀一鳴可不想得罪這位活了起碼上千年的人型兵器。
  哪怕是那些秘藥的效果再大,這個險也是不值得的。看1毛線3中文網
  轉頭望了一眼,百零八面無表情的坐在了石室的一角,靜靜的沒有出任何的聲音。縱然是賀一鳴的目光凝視到他的身上之時,百零八也沒有任何反應。
  賀一鳴突地現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自從他與百零八見面的那一刻之后,他的眼皮子就從來沒有眨動過一下。而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賀一鳴在一開始堅決的以為他其實僅是一個惟妙惟肖的雕像。
  豁然,賀一鳴心中一動,道“百兄,你的基因液能否繼續制造出來?”
  “能。”
  賀一鳴頓時是大喜過望,他的眼眸熠熠生輝,若是這種基因液真的能夠大量制造,那么他豈不是真的可以批造就先天強者了么。
  袁禮薰要同時服用先天金丹,那是因為她的資質偏弱的關系,但在賀家莊的那幾個兄弟姐妹們卻絕對沒有這個問題,起碼大哥、二哥和三哥的成就絕對可以證明這一點。
  同時,在橫山一脈之上,同樣也有著大把的杰出弟子可以供其挑選。
  一時間,賀一鳴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場景,無數的先天強者在他的手下誕生,這股勢力足以讓任何人為之側目。
  賀家莊和橫山一脈從此一統天下,千秋萬載……片刻之后,賀一鳴長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東西,難道隨著實力的急劇提升,連他自己的本心也迷失了么?
  輕咳了一聲,賀一鳴道“百兄,我想要用能量石與你交換基因液,不知可否。”
  “當然可以,我這里還有五個基因液,只要你將空間世界中的五塊能量石給我,就可以完成這筆公平交易。”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百兄誤會了,我能夠數十顆能量石,不知百兄可否再制造一些基因液出來。”
  百零八的眼眸中閃爍著強烈的光芒,似乎對于賀一鳴的提議感到了極大的動心。
  雖然他的外表沒有任何的變化,但賀一鳴就是隱約的覺得,這或許就是他激動的表現了。
  然而,片刻之后,百零八卻道“對不起,在我的國家之中,能夠大批量的生產這種基因液,但是在現在這個環境之中,我并沒有生產出基因液的能力。”
  賀一鳴頓時啞然,他的眼眸中有著難以掩飾的失望。
  讓莊內的那些兄弟姐妹和父母伯叔、爺爺寶爺他們都使用基因液的想法徹底破碎了。
  他微微搖頭,目光再度落到了袁禮薰的身上,不過他已經決定,只要袁禮薰能夠順利晉升先天強者,那么他就要將那僅存的五個基因液交換而來。
  雖然五個的數量似乎并不多,但也聊勝于無了。
  ※※※※
  房間中的二個人都沒有了說話的興趣,時間在默默的流動著。
  賀一鳴身為一線天強者,自然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感到饑餓,而旁邊那位活了上千年的人型兵器或許連什么叫饑餓都不知道吧。
  終于,整整一曰之后,袁禮薰身體的溫度開始逐漸的降低了下來。
  而賀一鳴也同時感應到了,她身體中的活力也達到了一個巔峰,或許她的氣息并沒有強到和后天內勁十層巔峰的修煉者相若的地步,但那種強大的活力卻是遠在那種級數的高手之上,甚至于一點也不會遜色于昔曰的呂辛紋了。
  百零八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把你的金丹給她服用吧,只要經過基因液的催化,就一定能夠讓她攀升到完美基因的地步。”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將玉瓶拿了出來,里面的冰系先天金丹雖然重要,但若是與他心中袁禮薰的地位相比,那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輕輕的捏開了她的嘴唇,手指一彈,金丹頓時進入了她的嘴中,在她的喉嚨上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金丹順利的吞進了腹中。
  先天金丹是由五百年的先天靈獸內丹所提煉而成,而先天靈獸本身就擁有能夠與天地之力交流,吸收這種力量并且吐息的能力。當它們的內丹變成了先天金丹之后,這種與天地溝通的能力就轉移到了金丹之內。
  而內勁十層巔峰的后天高手就是憑借著這個契機而有機會進階先天境界。
  如今,當金丹進入了袁禮薰的體內之后,頓時自然而然的將它那種神奇的特姓揮了出來。
  從她的身上,慢慢的蕩起了一絲冰寒的力量。
  她的身體雖然逐漸的恢復正常,體表的溫度也在慢慢的下降之中。可是,當金丹的效力揮了出來之后,她的體表頓時是直線下降,而且隱隱的與周圍空間中的某種力量產生了反應,讓她身周的空氣都受到了影響,溫度變得逐漸低下了起來。
  百零八突地道“你可以將她轉移到冷凍室之中,對于她的進化會有著極大的好處。”
  賀一鳴立即想到了那個存放基因液的特殊房間,他這才知道,原來那就叫冷凍室。
  感受著袁禮薰身周慢慢變低的溫度,賀一鳴毫不猶豫的將她抱起,道“帶路。”
  在百零八的帶領下,他們很快的來到了冷凍室。雖然這里面的溫度足以讓一個正常人哆嗦著想要付出任何代價而離開。但賀一鳴和百零八卻是毫不在乎,這點溫度對于他們而言,沒有任何的影響。
  而袁禮薰自從來到了這個房間之后,她昏睡中的神情似乎也舒展了許多。
  在賀一鳴的感覺中,周圍的寒氣逐漸在她的身周聚攏,仿佛要將她徹底包裹起來似的。
  百零八的眼睛中再度亮起了小太陽似的光芒,這二道光芒照射在袁禮薰的身上,從頭到腳的來回掃了二遍。
  “可惜。”平淡無波的聲音從百零八的口中出,他雖然說著可惜,但語調中卻沒有半點兒可惜的味道。
  賀一鳴微怔,事關袁禮薰,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百兄,什么可惜?”
  “基因液和你的先天金丹都是好東西,但你的同伴原本資質實在太差了。”
  賀一鳴臉色微變,道“她還不能達到先天境界么?”
  “如果你說的先天境界是指這個洞穴上一任主人的話,那么肯定能夠順利達到。”
  賀一鳴心中一松,只要能夠達到呂辛紋的地步,那就足夠了。
  然而,百零八沒有注意到他的臉色,依舊道“若是她原先的資質夠好,那么就能夠更進一步。現在卻僅能讓基因液和先天金丹的藥效揮出一半左右。這樣的使用率,確實是可惜了。”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問道“你有補救的辦法么?”
  百零八眼眸中的光芒快的閃爍著,與他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賀一鳴卻隱約的明白,這是他獨特的快思考的模式。
  片刻之后,百零八道“在我的國家中,擁有級寒冷的冰庫,若是將她轉移到那里,就可以利用外界寒冷的條件讓藥效完全揮,但是在這里不行,我無法找到如此嚴寒的地理環境。”
  賀一鳴的雙目卻是陡然一亮,道“只要能夠讓外部環境變冷就可以了么?”
  “不是變冷,而是變得極寒。”
  “極寒?”賀一鳴急促的問道“是不是越冷越好?”
  “是。”
  賀一鳴二話不說,他一把將胸前的銀戒指扯了下來,強大的真氣毫無保留的灌注其中,只不過是幾乎呼吸的功夫,里面就已經充滿了他的真氣,并且順利的將空間世界打開了。
  這一次,百零八根本就是無動于衷,并沒有任何想要搶奪的企圖。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證明了,他確實沒有想要謀取這個珍貴的空間世界。
  賀一鳴出手如電,將其中的一個墨綠色的小瓶子拿了出來。
  當這個小瓶子拿出來之后,賀一鳴也放開了手中的銀戒指。在失去了強大真氣的灌注之下,這個空間世界如同水波般的蕩起了一絲漣渏,隨后就徹底的消散了。
  賀一鳴將手中的瓶子舉了起來,道“這里面的寒氣極強,不知道能否取代閣下說的級冷庫?”
  百零八伸出了一只手,碰觸到了墨綠色的小瓶子。
  他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似乎也是被那玉瓶上的寒意給凍僵了。賀一鳴臉色微變,道“小心。”
  然而,下一刻百零八的表現卻是讓他大開眼界。
  從他的手心處開始,一股白色的霜氣迅快的蔓延了起來,幾乎就是在霎那間,便已經將他的全身都籠罩在一片白色的冰霜之中。
  可就算是如此,他卻象是一無所覺般,道“可以。”說罷,他上前幾步,來到了袁禮薰的身邊,拔開了瓶蓋,將里面的液體在袁禮薰的二只手心上各自倒了一滴。
  賀一鳴的神情立即嚴肅了起來,他對于墨綠色瓶子的寒意可是有著深刻的體會。
  別說是里面的液體了,哪怕是隔著瓶子碰觸到,就足以將一般的先天強者凍僵。就是一線天強者如司馬陰,也是被迫自斷一臂,才能夠從這種冰冷的到了極點的寒意中掙脫出來。
  而這一切,還僅僅是接觸到玉瓶的表面,若是讓司馬陰直接碰觸里面的液體,只怕他連自斷一臂逃走的機會都不會有了。
  但是此刻,百零八卻直接的將里面的液體倒在了袁禮薰的手心處,雖然僅有二滴,但卻已經讓賀一鳴的心再度高高的懸了起來。
  瞬間,這二滴液體就已經滲透進袁禮薰的手心內,仿佛此時她的手心變成了一塊能夠吸水的棉布般,將二滴液體吸收的干干凈凈,不留一點兒的痕跡。
  隨后,一股徹骨的寒意從她的體內洶涌澎湃般的冒了上來,那是一股子連賀一鳴都有些兒忍受不了的寒氣。
  與這股寒氣相比,無論是木盡天,還是卓萬廉所釋放的寒系真氣,似乎都變成了小兒科的玩意,根本就無法與之相提并論。
  慢慢的,袁禮薰身周的寒意愈的濃郁了,就連她的身體都變成了一座如同大理石般的冰雕。
  然而,讓賀一鳴驚異不定的是,她的身體越是寒冷,體內的活力似乎就越是強大無匹。
  這種活力程度,似乎已經無限的接近于一線天強者了。
  當然,賀一鳴并不以為她能夠一步登天成為一線天強者那樣的夸張,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此時的收獲極大,若是成功醒來之后,所擁有的實力只怕會遠遠的過普通的先天強者了。
  再過片刻,她體表上的冰層似乎是慢慢的消去了,不過賀一鳴卻知道,這些寒意并不是四處消散,而是一點一滴的都進入了她的身體之內。
  至此,賀一鳴也是感到了深深的不可思議。人類的身體,真是奇妙無方,竟然能夠容納如此強烈的寒意。
  他突然想到了百零八口中所說的進化,莫非自己等人的修煉之道,就是這所謂的進化之道么。
  數個時辰之后,所有的寒氣都被袁禮薰收入了體內。
  此時,她的體表已經完全的恢復了正常,就和普通人的溫度一樣,再也沒有灼熱和冰寒的感覺了。
  豁然,她的眼睫微微的動了一下,那緊閉著的雙目之下,一雙眼眸在緩慢的轉動。
  這是即將蘇醒的預兆,賀一鳴的一雙眼眸也是同時亮了起來。
  百零八將手中的瓶子還給了賀一鳴,道“成功了。”
  隨著他的這句話,袁禮薰的眼睛終于慢慢的睜了開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