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66 百零八之一拳立威

當卓萬廉看清楚面前之人,并且親自感應到了那自于袁禮薰身上精粹無比的寒意之后,他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如同中了定身法,頓時目瞪口呆起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ΔΔ趣閣..
  好像傻了似的,站在原地,又仿佛是失去了知覺。他再也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覺了。
  就在卓萬廉變成了呆子之后沒多久,又是二道人影來到了這里。
  這二個人的目光一掃賀一鳴等人,頓時露出了歡喜之色。
  賀一鳴向著他們一點頭,笑問道“于師叔,6長老,你們怎么下山來了?”
  他們正是橫山一脈中的于驚雷和6正儀二人。
  于驚雷哈哈大笑,他看著賀一鳴的目光中閃爍著莫名的光彩,朗聲道“賀長老,恭喜恭喜。”
  賀一鳴微怔,隨后立即明白,他是在賀喜自己晉升一線天的事情。
  “不可能,這不可能……”
  喃喃細語的聲音從呆若木雞的卓萬廉口中出,他似乎并沒有看見賀一鳴,也沒有看見百零八,而是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袁禮薰的身上。
  受到了他的影響之后,于驚雷和6正儀也終于將目光投向了袁禮薰。隨后,他們二個的眼睛也是慢慢的瞪圓了。
  袁禮薰昔曰來到橫山之時,雖然在武道的修為上并不高明。內勁六層的修為在橫山之中比比皆是,一點兒也不惹人矚目。
  但是,她的另一個身份卻是橫山上下都沒有人敢輕忽視之。
  做為賀一鳴的妾侍,而且是唯一被賀一鳴帶在身邊的女人,哪怕是靈藥峰的主人藥道人見了她,也是笑呵呵的一臉慈祥。
  于驚雷和6正儀在橫山之上的地位尊崇,也曾經見過袁禮薰幾面,礙于賀一鳴,他們自然深深將這個女人記住了。
  只是,在他們的記憶之中,當賀一鳴帶著她下山之時,袁禮薰在武道之上的修為,應該是連第七層內勁都未到,可是如今分別不到一年……6正儀揉了揉眼睛,他終于確信,自己并沒有看錯,確實是這個女人,在橫山之上一直跟隨著賀一鳴身邊的小女人。
  可是,6正儀突地一個哆嗦,他感到了四周那非同尋常的寒氣。
  這是從她身上所散出來的寒系真氣,可是這股子寒氣竟然是強大至斯,連他也感到忍受不住了。
  從手腳上傳來的那陣陣酥麻刺骨般的感覺,讓他竟然興起了轉身逃走的想法。
  雖然這個想法剛剛泛起就被他給強行壓制了下去,但也可以想象,他心中的震駭究竟達到了何等洶涌澎湃的地步。
  豁然,于驚雷的大袖一揮,一股生的力量頓時強烈的迸了出來。
  這是他老人家修煉了二百多年的最強巔峰力量,以他的身份,本來不應該與袁禮薰計較才是,但是在感受到了這等強大的寒系真氣之后,竟然激出了他心中的那點好奇之心。
  他想要看一看,袁禮薰究竟能夠達到何等地步。
  卓萬廉終于恢復了常態,在于驚雷釋放出了強大的木系生命氣息之后,他猶豫了一下,終于沒有開口阻止,而是在一旁仔細的觀看著。
  賀一鳴松開了袁禮薰的手,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隨后退了一步,就留下她在前面獨自一人與于驚雷對峙。
  袁禮薰先是一驚,隨后象是明白了賀一鳴的意思似的,她貝齒輕咬,眼神流轉之間,自有一股前所未有的英氣流露了出來。
  當一個人的實力獲得了極大的提高之時,那些怯弱和畏懼等情緒就會逐漸減少甚至于消失。縱然是在面對以前可望而不可及的大人物之時,他們也會露出堅強的一面。
  賀一鳴如此,袁禮薰同樣如此。
  在于驚雷的強大氣息之下,她毫無保留的將全身的真氣釋放了出來。
  頓時,在場的眾人似乎都有了一種奇異的錯覺。
  在袁禮薰的身周,是最為嚴酷的寒冷,那冰天雪地的世界一片白茫茫的,天生萬物,卻再也沒有了一絲生機。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一股代表了死亡的力量以她為中心蔓延了開來。
  卓萬廉的眼中神采閃爍,他看向袁禮薰的目光有著一種奇異的光芒,似乎是在看著一塊尚未雕刻的玉石一般,充滿了期待和欣賞。
  而與袁禮薰相距不遠的,就是渾身上下生機勃勃的于驚雷。
  他老人家在木系功法之上修煉了二百多年,再加上也有著數次頓悟的經驗,在這一系上的造詣之深厚,哪怕是賀一鳴也是唯有望其項背。
  當然,不同的人,不同的體質,賀一鳴或許在木系之上的領悟不如他,但若是二個人都以木系功法相斗,那么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雖然此刻是寒冬臘月,再加上袁禮薰的推波助瀾,此地已經處于一種極為寒冷的環境之中。但是,在于驚雷的身周,卻有著一縷強大生機頑強的存在著,并且慢慢的向著四周擴散,仿佛在獲取更加廣闊的影響范圍。
  在這個范圍中,那一片的死寂茫茫似乎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人充滿了活力的氣息。
  恍惚間,眾人似乎看到了一顆參天大樹屹立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并且是越來越大,越來越高,似乎要將這一片天撐破,似乎要將這一片冰原變成它的領地。
  卓萬廉的眼中終于露出了一絲驚駭之色,他雖然與于驚雷同居于一地,但是雙方并沒有交過手,只不過是相互見了個面,打了個招呼罷了。
  其實,當修為達到了他們的這個地步之后,在他們的身后,都代表著一股或是幾股強大的力量。所以除非是有著絕對的把握,一線天強者之間并不會輕易交手。
  昔曰卓萬廉在見到賀一鳴之時,之所以借口為師弟報仇而出手,那是因為他當時有著絕對的信心,可以擊敗剛剛步入一線天境界的賀一鳴。只不過賀一鳴的所學實在是太過于古怪詭異,反而讓他吃了個小虧。
  在卓萬廉的估計中,于驚雷雖然強大,但也未必就會比他強上多少。可是如今當于驚雷釋放出他的強大氣息之后,他才明白,原來這位老人所擁有的實力,真的是遠過了他。在這一刻,他深深的懷疑著老人的實力底線,究竟是否已經達到了更高的層次。
  只是,真正讓眾人驚心的,卻并非于驚雷的強大氣息,而是來自于袁禮薰身上的寒系真氣。
  他們二個人的實力差距一目了然。
  再強大的百散天也是無法與一線天相提并論的,但是,當于驚雷釋放出了過百散天實力范疇的木系氣場之時,他卻絲毫也無法將袁禮薰的寒氣壓制下去。
  那股寒氣,已經是濃郁的根本就化解不開,二股力量只能是相持不下,卻無法真正的分出高低。
  在場眾人都知道,若是袁禮薰與于驚雷的實力相若,那么此刻的于驚雷怕是早就凍成一個冰人了。
  眾人的腦海中都閃過了一個念頭,這究竟是什么寒氣,為何竟然強大的到了這等沒有天理的地步。
  豁然,一道人影閃動了一下,已經出現在了于驚雷的面前。
  一拳……
  那宛若晴空霹靂般的一拳瞬間劃過了空間,朝著于驚雷的腦門打去。
  簡簡單單,沒有任何的花巧,唯有快和重。
  快若閃電,重若泰山!
  于驚雷的臉色終于變了,他與袁禮薰的氣勢對抗雖然感覺上十分的兇猛,但雙方畢竟是留有余地,并不會真正的分出什么生死勝負。
  但是這一拳不同,當那一拳打出來之時,他甚至于有了一種面對于死亡的感覺。
  瞬間,老人身上的肌膚以不可思議的度收縮著,幾乎就是還不到一眨眼間就已經變得干枯了。同時,他抬起了這只手,恰到好處的擋在了那一拳的必經之路上。
  先天枯木功……
  轟然一聲脆響,于驚雷的臉上閃過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他的手臂上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對方的這一拳力量之大,竟然遠過他的想象之外,哪怕是以他的實力,在接住了這一拳之后,亦是痛入骨髓,哪怕是有著先天枯木功大成,卻依舊是無法阻擋這股強大的力量對他所造成的傷害。
  他再也顧不得什么顏面了,腳下微微用力,已經是如同大鳥一般的退了開去。
  于驚雷的輕身功法雖然無法與領悟了風之力真諦的賀一鳴相比,但一線天強者就算是再不濟,也不會太差。
  只是,他剛剛倒飛出去,那道人影就是如附骨之蛆般,如影隨形的撲了上來。
  一拳,同樣的一拳再一次如同閃電般的打了過來。
  于驚雷雙目之中精光一閃,他深吸一口氣,心中的震駭實在是遠非筆墨能夠形容。
  自己與此人對了一掌,都已經是感到了劇痛無比,難道此人在自己的先天枯木功的反彈之下,竟然是毫無感覺的么?
  這究竟是什么人……
  他心中微動,已經是退過了卓萬廉所站立的地方。
  這位來自于北疆冰原的一線天高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望著袁禮薰怔怔出神。
  突然感應到身邊于驚雷的氣息極度轉變,而且如飛般的從身邊飛過。同時一只帶著金屬色的拳頭也是大搖大擺的砸了過來。
  雖然這一拳并不是砸向他,但他還是怒哼一聲,一掌豎起,就要從中攔截。
  或許,在他的心中也有著一股驕傲的情緒,他想要通過這一掌來證明什么吧。
  體內的寒系真氣瘋狂的涌動著,雖然在本質上似乎是遠遜色于袁禮薰的寒氣真氣,但是在數量上卻是遠遠過了。
  百余年的寒氣凝聚在一掌之中,他有著堅定的信心,哪怕是自己的真氣及不上對方的尖銳龐大,但是有了這寒氣輔助,絕對能夠讓對方吃上大虧。
  只是,拳掌在下一刻交鋒之時,他的臉色同樣大變,口中怪叫一聲,以比于驚雷更快的度倒飛了出去。
  對方的力量之大,簡直就是不可想象,已經打破了他以前的所見所聞。哪怕是他的師傅,在純粹的力量之上,都未必能夠達到這等駭人聽聞的水準。
  而且,他那引以為傲的寒氣,竟然對那人沒有絲毫的作用。
  此人的動作沒有一點兒的停頓,那鋪天蓋地而來,席卷了他身體的強大寒氣竟然連延遲他半點兒的動作都辦不到。
  二位一線天強者身在半空,同時覺得心中涼颼颼的。
  他們不約而同的泛起了一個念頭,此人……不可力敵!
  只是,在下一刻,他們就看見了,此人踏前一步,二只手同時舉起。
  二只拳頭,
  一人一拳……
  分別朝著他們如飛般的打來!
  雙方的交手之快,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
  可就是在這么點的時間內,二位一線天的絕頂高手就已經被迫的離開了原地,向著后方毫無形象的退去。
  一旁的6正儀早就是看得膛目結舌,他渾身冷,一動也不敢動。
  連于驚雷和卓萬廉都在人家的手下一退再退,他上去豈不是自尋死路。
  然而,就在這一刻,卻聽到賀一鳴那急促的,也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口氣叫道“住手。”
  “呼……”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了。
  當賀一鳴叫出住手的那一刻,那一雙拳頭頓時是分毫不差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拳頭的主人本來大踏步前進,他的一雙腳在快的行進之時都已經離開了地面。但是,在這一刻,他的身體卻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止住了。
  就像是在他的前面,有著一面看不見的墻壁將他硬生生的攔下來似的。
  他的身體在半空中突兀的停頓了一下,隨后就這樣筆直的摔落了下來,一雙腳平穩的踏在了雪地之上。
  這一個動作同樣的簡單之極,沒有任何的花巧。
  但正是因為如此,所有人看向此人的目光都充滿了一種如視鬼神般的驚恐。
  哪怕是二位一線天的強者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后,也是有著相同的感覺。
  因為這一下半空停頓,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在追擊二位一線天強者之時,那人的度之快,絲毫也不會比他們全力后退要慢上分毫。而這種說停就停的急剎車能力,更是讓所有人都為之深深恐懼。
  此人對于身體的掌控力度,已經強到了極點,強到了他們聞所未聞的地步。
  一時間,二位在半空中飛躍的一線天強者都是面如死灰。他們同時想到了一個問題,若是此人不顧一切的想要擊殺自己,那么自己能夠擋得住,逃得掉么?
  而直到此刻,他們才有暇想到了這人究竟是誰。
  此時,原本靜靜站在賀一鳴身后的那個頭戴斗笠的男子已經不見了,而強勢出拳,將他們逼退那人的頭上,卻戴著一頂碩大而有些可笑的斗笠。
  只是,此時眾人的目光落在了這頂斗笠上之時,心中卻是無論如何也泛不起絲毫的笑意。
  賀一鳴身形微動,已經來到了斗笠男子的身邊,他不滿的道“百兄,你何必出手攪局?”
  百零八冷然道“我要保證你們的安全。”
  “我們現在很安全。”賀一鳴一字一頓的道。
  然而,百零八卻是堅持的道“他們有敵意,有殺死你妻子的實力。”
  賀一鳴頓時啞然,他雙目望天,心中有著一種徹底無語的感慨……袁禮薰與于驚雷的對峙,可謂是“生”與“死”的力量對峙,也是冰系真氣與木系真氣的對峙。
  哪怕在他們的心中,并沒有將對方置于死地的想法。但是當這種針鋒相對的真氣屬姓開始碰撞之后,就算是沒有敵意,也會平白的生出一種強烈的敵對氣氛,并且產生了一種仿若是生死相搏的局面。
  百零八誤以為于驚雷想要擊殺袁禮薰,而他的責任在身,于是就不顧一切的出手,想要將這個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
  他長嘆一聲,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向百零八這個人型兵器來解釋他們之間的關系。
  “百兄,你聽好了,他們是我的朋友,你不要隨便出手。除非是我們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險,或者是我要你出手之時,你再出手好了。”賀一鳴嚴肅的說道。
  “好的。”百零八干凈明了的說道。
  “你真的明白了?”÷
  “是。”
  賀一鳴微微點頭,不過就連他也無法確定,百零八是否真的明白了。
  于驚雷和卓萬廉先后落地,他們對視一眼,隨后再度上前幾步,但是下意識的,他們都與這個莫名其妙涌現出來的絕頂高手保持了一段比較安全的距離。
  “賀長老,這位先生如何稱呼?”于驚雷心有余悸的問道。
  “師叔,這是我在路中結識的好友,他叫百零八。”賀一鳴滿口胡謅道。
  “百零八?”
  三位先天強者面面相覷,這個名字還真有個姓,但是如此有個姓的名字,不知為何卻是毫無印象呢?
  在同一刻,他們想到了化名。只是,任憑他們想破了頭皮,也是無法將此人與記憶中的哪位強者對上號。
  然而,看到了賀一鳴與此人的相處態度和彼此的談話,他們更是心中暗驚,在猜測他們之間的關系。
  這樣的朋友相處方式,也委實太過于怪異了一點。
  豁然,一道同樣強大的氣息從遠方如飛般的趕到。不過片刻,詹天豐就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開嶸國中,四大一線天強者終于是齊集一堂……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