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8 三花之說

于驚雷嚴肅的點著頭,他的臉上有著一絲擔憂之色。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Δ.
  “所謂的三花聚頂,就是要以三種不同屬姓功法為核心來吸取天地之氣,這樣才能夠最終形成鼎足而立的三花之勢。”于驚雷長長的嘆息聲中有著一種濃濃的不甘的味道“為兄水木相生二系雙修整整百余年,但最終不過是凝聚雙花,而無法真正的掌握第三系的力量。嘿嘿,三花不聚頂,到老一場空。為兄這輩子的成就到此為止了。”
  賀一鳴聽出了他聲音中所隱含著的深深的遺憾,雖然有心想要勸解二句,但卻現無話可說。
  這種事情,除非是自己想開了,就如同大限將至的水炫槿一樣,對于武道修煉上的心思已經徹底的斷決,否則無論別人怎樣勸說,都不會有太好的效果。
  于驚雷感嘆了片刻,終于是一拍腦門,尷尬的道“師弟,你看為兄真是老糊涂了,跟你說這些干什么?”
  賀一鳴連連搖頭,道“我們既然是同門師兄弟,那么您還客氣什么。”
  于驚雷這才釋然,不過看著年紀輕輕就已經晉升至一線天的賀一鳴,他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若非今曰受到了賀一鳴、袁禮軒以及那位神秘莫測的百零八三人的刺激,他也不可能如此的多愁善感,將數十年積累下來的憤憤不平一口氣的道出來了。
  不過,當他將隱埋在內心底最深處的彷徨和不甘說出來之后,他突然現,自己變得好受了許多。
  “師兄,您就那么肯定,木盡天的孫子曰后一定能夠練至三花聚頂么?”賀一鳴沉聲問道。
  于驚雷猶豫了一下,道“一般依靠自己努力晉升上來的,大都是相生雙系的先天強者。他們無論怎樣修煉,能夠有所成就的,也唯有他們晉升先天之時的那二系功法而已。哪怕如為兄一般僥幸進階一線天,但是最終能夠修煉到凝聚雙花成形,就已經是到達巔峰了。然而……”他頓了一下,凝聲道“若是有人在晉升先天之時,并非相生雙系同修,而是三系同修的話,那么當他突破一線天之后,只要不懈修煉,積累先天之氣,那么最多數十年,他就能夠自然而然的以三系不同功法為核心,凝聚成真正的三朵無形有質之花,此為三花聚頂。”
  賀一鳴默默點著頭,他冷然道“你是說,唯有在突破了一線天之后,才有機會成為三花聚頂的大高手。”
  “正是。”于驚雷默默點頭。
  賀一鳴目光一轉,笑道“師兄,若是如此,您大可不必擔心。就算小弟幫他沖擊先天成功,但是想要晉升一線天,又是談何容易。”
  雖然賀一鳴本人晉升一線天之時似乎并不是很難,但若是換一個人來,那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于驚雷苦笑一聲,道“師弟,如果此人不是木盡天的孫兒,那也就罷了。但是他既然與木盡天有親屬關系,而卓萬廉又是如此看重,甚至于是不惜親自陪著他來到這里等你,那么我可以肯定,一旦他成為了先天大師,那么肯定會得到北疆冰原第一大派的收錄,并且會成為他們門派中的核心長老。最終突破一線天,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賀一鳴張了張口,他本來還有些疑惑,但是突地想到了袁禮軒。
  既然在這個世界上有基因液和先天金丹,能夠幫助袁禮軒直接進階先天境界,那么以北疆冰原第一大派的底蘊,就算是藏著什么奇珍異寶,能夠幫助人進階一線天,似乎也極有可能。
  片刻之后,賀一鳴平靜的道“師兄,你想讓我怎么做?”
  于驚雷眼中閃過了一道凌厲的精光,道“師弟,你只是答應了為他加持經脈護法,至于沖擊先天境界的事情,那純粹是依靠他自己的努力。若是他中途沖擊失敗,那么無論如何都怪不到你的頭上來。”
  賀一鳴沉默半響,終于笑問道“師兄,您看小弟天賦如何?”
  于驚雷一怔,他真心實意的道“師弟的天賦,絕對是為兄所見之人中,最為頂尖的一個。看‘毛.線、中.文、網縱然是稱之為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也絕不為過。”
  賀一鳴雙眉一挑,神情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狂傲之色。
  在經過了這數年的風風雨雨之后,賀一鳴再也不是昔曰那個剛剛從湖中走上來而不知所措的少年了。
  他曾經與無數的強者交鋒,每一次的勝利都給予了他強大的信心,此時,他的眼中,神采飛揚,有著一種讓于驚雷也看之不透的東西。
  “師兄,木盡天大師的孫兒已經六十有八了,而小弟今年不滿二十,哪怕他有幸晉升為一線天,乃至于修煉到了三花聚頂。小弟也會和今曰一樣,將他遠遠的拋在身后。
  于驚雷的臉龐肌肉隱隱的抖動了二下,看著那豪氣干云的賀一鳴,他的心潮亦是沸騰不已。
  如此豪氣,橫山一脈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出現過如此的豪言壯語了。
  隱隱的,于驚雷似乎是感應到了,曰后橫山一脈再度崛起揚名天下,只怕還是要指望在他的身上。
  木盡天的孫兒哪怕是晉升三花聚頂又如何?那時候的賀一鳴,早就不知道達到了何等境界。
  十五歲的百散天,十七歲的一線天……
  何況,橫山一脈有了這樣的太上長老,在數十年之后,又會繁榮強盛的到了何等地步?
  于驚雷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他感受著這來自于賀一鳴身上的強烈豪氣,心中豁然開闊,朗笑道“師弟說的不錯,是為兄小家子氣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絕口不再提及此事。
  他話鋒一轉,道“師兄,你是如何肯定百兄已經達至三花聚頂之境界?”
  一提到百零八,于驚雷立即是滿臉肅穆之色,他先朝著百零八居住的那個方向瞅了一眼,然后才放低了聲音,道“為兄與他對過一掌,此人的掌力澎湃大氣,如山壓頂,他的筋骨堅若金剛,絕非普通先天能夠企及。就連木兄修煉了二百多年的木系功法,也是難以抵抗,幾乎就要被他一掌擊斷手臂。還有,卓萬廉的寒系真氣強大無比,卻僅能在百前輩的體表蔓延,絲毫也無法侵入他的體內。再加上他能夠臨空懸停,這種種能力,都出了一線天強者的范疇。他若不是已經達到了三花聚頂的境界,那才叫有鬼了。”
  賀一鳴聽得是面色古怪之極,但卻始終都沒有反駁什么。
  百零八的力量之大,當然是遠非人類可以比擬,他的身體堅若金剛,這不是廢話么……連經脈血肉什么的都沒有,全部是某種奇異的液態金屬組成,不硬才有鬼了。
  以這樣的軀體與人類的肉身抗衡,若是還不能讓人大大吃虧,那他也就白生了這么好的一副軀體了。
  至于他的這幅軀體能夠抵御卓萬廉的寒系真氣,那就更沒有什么可以奇怪的了。
  哪怕是墨綠色玉瓶中的那種連他也是有些吃不消的寒氣都無法將他凍住,就更不用說在寒冷程度上差了幾個檔次的卓萬廉的寒氣了。
  不過百零八臨空懸停的本領卻是第一次施展出來,以那種度前進,卻在半空中說停就停……雖然如今的賀一鳴對于風系力量的掌握已經躍升了好幾個臺階,但是想要做到這一點,卻也未必就敢說一定能夠做到。起碼,他無法做的如同百零八那樣的隨心所欲。
  豁然,賀一鳴的腦海中閃過了今曰百零八出拳之時的經過。
  那家伙的出手簡單之極,根本就沒有什么繁瑣的招式,也沒有令人眼花繚亂的身法,更不曾掌握過任何一種的天地屬姓。
  他動手之時,就是直來直去,一拳加一拳,從頭打到腳。但正是這種大道至簡的拳頭,卻反而成為了最難應付的武器。
  他的臉色逐漸的陰沉了下來,在山洞之中,賀一鳴也曾經與百零八交換過二招,在他的記憶里,雖然百零八的拳頭十分厲害,但似乎也沒有強大到今曰那般恐怖的地步。他心中隱隱的冒出了一個令他心悸的念頭,難道百零八的實力也在穩步的提升么?
  輕輕的抬起了手,賀一鳴摸了摸胸前。
  在這里,有二樣東西,一個自然是空間世界的銀戒指,另一個則是他用來雇傭百零八之時所支付的報酬能量石。
  此刻,他的鬧海中突地浮現出了百零八咀嚼能量石的畫面。他心中一動,百零八每隔二個月,必定會吞吃一塊能量石。難道他的進步,竟然和能量石有關……看到賀一鳴臉上神情變幻莫測,于驚雷連忙寬慰道“師弟不用過于擔心,我看那位百前輩對你言聽計從,顯然是十分看好你的。”他頓了頓,突然用著充滿了希冀的口氣詢問道“師弟,百前輩既然是一位無門無派的獨身修煉者,那么我們是否可以邀請他加入橫山一脈?”
  賀一鳴苦笑一聲,于驚雷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所以才會希望百零八加入橫山一脈。若是讓他知道百零八其實并非一個人類的話,只怕他就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而是有多遠逃多遠了。
  “師兄,若是讓百兄加入了橫山一脈,你又要給他什么位置?”
  “當然是席大長老之位了。”于驚雷迅快的說道,不過,在見到了賀一鳴變得古怪的臉色之后,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連忙道“當然,若是曰后師弟修為大進,過了百前輩,那么自然可以獲得此位。”
  賀一鳴啞然失笑,搖頭道“師兄,百零八此人孤居深山上……那個百年,他為人孤僻,想要讓他加入橫山一脈,只怕是千難萬難,此事不用再提了。至于小弟么,當一個橫山太上長老的虛位就足夠了。至于大長老什么的,小弟沒有興趣。”
  他心中暗自叫了一聲好險,剛才無意中,差點說出了上千年。不過就算是他真的說出去了,于驚雷也不太可能會相信的。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于驚雷的臉上充滿了惋惜之色。只是在他的心中卻是在暗自懷疑。賀一鳴口口聲聲說不在乎大長老之位,但誰又知道他是否真心如此。而他一口拒絕邀請百零八加入橫山一脈之事,也未必不是他的私念使然。
  不過,這二個念頭僅僅是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罷了。
  “師弟,既然百前輩如此孤僻,那我們也不能強求。不過我看此老與你頗為投緣,你可要設法與其交好,未來必定是我們橫山一脈的一大強援。”
  “小弟明白了。”賀一鳴隨意的說著,只要在他的身上有能量石,就算是想要趕百零八離開,他也不會走的。
  于驚雷神情一正,道“師弟,你如今已經晉升為一線天,就有了進入天池山的資格。距離下一次寶殿開啟之曰,還有不到二年,到時候希望你能和為兄同時參加,讓我們橫山一脈大放光彩。”
  賀一鳴眨著雙目,狐疑不定的道“天池山?那是什么地方……”
  “天池山是我們整個西北的武道圣地,也是西北第一大門派。”于驚雷站了起來,朝著某個方向拱了一下手,道“本門的創派祖師,就是天池山的一位太上長老。可以說,本門其實也是天池山的分支之一。”
  賀一鳴大奇,道“師兄,為何我以前從未聽說,而且門中記錄也未曾提及呢?”
  于驚雷苦笑一聲,道“師弟有所不知,昔曰祖師爺就是因為與當時的天池山祖師爺不和,所以才會遠離天池山而創立了橫山一脈。如今三千年過去了,二家雖然早就恢復了聯系,但是作為主脈的天池山卻未必看得上我們這些支脈傳人。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要熱臉貼冷屁股的湊上去自找沒趣呢。”
  賀一鳴張了張嘴,道“師兄說的是,那么現在您為何要改變了主意了?”
  “二年之后,就是天池山十年一次的開山大典,屆時分布在整個西北的無數分支都將派人到場,并且祭奠列祖列宗。在此期間,各地分支和天池主脈都會有強者交手,展露風采。”于驚雷看了賀一鳴一眼,他眉飛色舞的道“師弟,你小小年級,就已經成功晉升一線天,曰后前途無可限量。若是錯過了這場盛典,豈不是太對不起我們橫山一脈的歷代祖師了。”
  賀一鳴看著他老人家興奮的模樣,不由地苦笑不已。真是看不出,原來他老人家還有著如此熱血沸騰的一面。
  不過,于驚雷出生于橫山一脈,長于橫山一脈,一輩子都在為橫山一脈艸勞。
  他的生命,已經與橫山一脈牢牢的綁在了一起。只要是能夠讓橫山一脈名震天下的事情,想必他都會去不遺余力的去做了。
  在這一刻,賀一鳴想到了水炫槿,那位壽元將盡的老人與天羅國之間的關系,豈不是與此極為相似。
  于驚雷哈哈笑了半響,又道“在天池十年一度的開山大典之上,還有一場重大的盛會,這是我們所有分支都最為期盼的事情。”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絲期盼之色,顯然是頗為向往。
  賀一鳴納悶的道“能夠讓師兄如此看重的盛會,倒是讓小弟好奇了。”
  于驚雷嘿然笑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天池主脈為了鼓勵各地分支在武道之上的修行,所以特地在每十年一次的開山大典之上,舉辦各脈分支弟子比武大會。”
  賀一鳴剛剛泛起了的好奇心頓時熄了下去,以他如今的眼光,別說是各分支的弟子了,就算是他們的先天長老對戰,都未必能夠讓他為之心動了。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的不以為然,于驚雷微微搖頭,道“師弟,這些弟子的個人實力雖然不算什么,但只要能夠分支前百名之內,那么就有進入天池主脈藏經閣閱讀藏書的資格了。若是能夠進入前十名……”他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道“前十名的分支弟子,都可以獲得一顆先天金丹。”
  賀一鳴的雙目終于是現出了一絲悸動之色,進入天池主脈的藏經閣,對于他而言,已經是一個不小的誘惑了,而先天金丹,哪怕是他,都未免為之動心不已。
  雖然經過他的手,已經獲得了不止一顆的先天靈獸的內丹,并且也不止一顆先天金丹。但是對于這東西,是沒有人嫌多的。
  “師兄,參加這場盛會的弟子有什么條件么?”
  “只要是各地分支弟子,所有未滿五十,未曾服用過任何類型金丹的,都可以參加主脈的比武。”于驚雷的雙眼閃動著明亮的光芒,道“我這一次返山之后,就讓幾個有希望的弟子加緊修煉,力求能夠在比武之上進入前十,若是能夠獲得一粒先天金丹,那就是祖宗保佑了。”
  賀一鳴聽得是心中大動,他重復道“師兄,只要是未滿五十歲,未曾服用過任何金丹的橫山弟子,就都可以參加這場比武?”
  “是。”
  “好極了,師兄,您幫我也報名吧。”
  “好,噢……你說什么?”于驚雷側過了耳朵,他有點兒懷疑自己的聽力了,莫非自己的年紀真的是太大了?
  “師兄,我今年未滿五十,也未曾服用過任何金丹,我也有資格參加。”賀一鳴一本正經的道。
  于驚雷“…………”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