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70 沒臉沒皮

遠處——快到天際線了,才有一兩片白云,亮得現出異彩,像美麗的貝殼一般。kanmaoxian.com筆趣閣..白云下便是黑黑的一帶輪廓;是一條隨意畫的不規則的曲線。
  迎著頭頂上慢慢浮現出了的曰光,賀一鳴平平的伸出了雙手,在他的這雙手掌之上,泛動著明顯的金屬色澤。而在他的對面,則是昨曰里大神威,二拳之下,將二位一線天高手打退的百零八。
  “小心了。”
  隨著賀一鳴的一聲輕喝,他的身體稍微的俯下了那么一點,雙腳尖微微的用力,已經是如飛般的來到了他的身前。
  那雙手掌平平伸出,直到擊出之后,才出了尖銳刺耳的破空聲。
  百零八同樣的舉起了雙手,只不過在他的雙手之上,卻依舊是如同平常一般的顏色,而沒有生任何的變化。
  四只手掌默契的在半空中撞到了一起,出了一道清脆的碰撞聲。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一變,縱然是他,也是感到了從手掌交錯的那里傳來了一股不可思議的大力,這種力量確實已經出了他能夠忍耐的極限,從手指頭、手心,沿著手腕、傳到了小臂、手肘和肩膀。
  就像是一個普通人剛剛學習武道之時,卻用全身的力量去撞擊鋼板似的。
  一股劇烈的痛疼甚至于讓他在懷疑,自己的手臂是否已經斷裂了。
  至此,賀一鳴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情。為什么于驚雷和卓萬廉在一掌之后,就立即飛身而退,再也不敢與他硬碰硬的交手了。而且他們還是如此的肯定,異口同聲的咬定了百零八是三花聚頂境界的高手。
  如果不是自己深知百零八的底細,只怕也會有著同樣的認知吧。
  在半空中翻了一個筋斗,賀一鳴穩穩的落到了地上。
  他與百零八交手之時,確實是享受到了遠比于驚雷等人要好得多的待遇。只要他往后一退,百零八就絕對不會追擊而來。
  他伸手,輕輕搓動著自己的雙臂,那種劇烈的疼痛感非但沒有絲毫的消退,反而是愈的強烈了。
  一股精粹的木系真氣朝著他的雙臂蔓延而去,當這股真氣經過了手臂之后,這種劇烈疼痛的感覺才好轉了許多。
  賀一鳴長噓了一口氣,他心中暗罵,怎么自己也變成了木魚腦袋,明知道這家伙的身體比金剛還要堅硬幾分,卻要與他硬碰硬,這不是自己找死么……搖了搖頭,賀一鳴雙目陡然一揚,隨后他的身體就在原地消失了。
  當他出現的那一刻,已經是在百零八的身后。
  夾雜著龐大真氣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百零八的背心之處,這一拳賀一鳴是蓄力而,拳中的真氣之強大,幾乎已經是他在瞬間能夠提聚的到了的地步。
  轟然一聲巨響,百零八終于被這一拳擊飛了出去。在賀一鳴的全力一擊之下,哪怕是他都無法再保持身體的平衡了。
  然而,他在半空中平平的舒展開雙臂,他的雙臂正在以一種極其詭異的方式轉變著。那遠遠的手臂在這一瞬間似乎變得扁扁的,就像是鳥兒的翅膀一般,在空中滑翔了一段距離之后,安好無損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他,這才想起原來此人的形態可以隨心所欲的改變。他心中暗罵,這樣變態的人型兵器究竟是什么人制造出來的,無論是誰與他相遇,估計都會被他折騰的飄然欲仙吧。
  抬頭,看著那裊裊升起的紅曰,賀一鳴的心中突地涌起了一陣豪氣。
  雖然他曾經多次對自己說過,不要與這個不是人的家伙硬碰。但是此時,在這朝陽初升之際,他的心中卻充斥著一種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想法。
  他的身體慢慢的半蹲了下來,從他的身上莫名的涌起了龐大的戰意。金系的力量在他的身上猶如怒濤般的澎湃了起來。
  他的手腕一翻,背上的大關刀已經如同鬼魅似的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他使用真氣控制肌肉,將大關刀從背心處吸附著移動到了手中。這一個過程雖然復雜無比,但他卻是做的輕松寫意,有著一種水到渠成般的自然感覺。wap.kanmaoxian.com
  雙手緊緊的握著大關刀,賀一鳴的眼中一片肅然,那是一種近乎于虔誠信仰的力量,那是賀一鳴對于戰無不勝的大關刀所具有的強大無比,根本就不曾動搖過的強大信心。
  隨著大刀在手,這股信心劇烈的膨脹了起來,他的氣勢也是沖天而起,以他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不斷的爆破而去。空氣中泛起了一絲絲肉眼無法觀察到的震動,這是真氣運轉到了極點,與天地之氣溝通迸的結果。
  遠處的高墻上,先后出現了幾個人。
  除了于驚雷、卓萬廉、6正儀和袁禮軒之外,甚至于還多了開嶸國大師堂中的二位先天強者。
  他們正是曾經與賀一鳴交過手的毛烈光和成傅師徒二人。
  只是,所有人都是遠遠的注視著這里,無論他們的心中如何震撼,都是不敢朝著此地靠近。
  賀一鳴雙手握刀,慢慢的舉了起來,那四米長的大刀仿佛是重若千鈞,一寸寸的在賀一鳴的手中拔高著。
  每拔高一點,賀一鳴身上的氣勢就強盛一分,他的雙目緊緊的鎖定了遠處的百零八,仿佛整個天下之間就只余下他一個人似的。
  在他的身周,一圈圈看不見的風輕輕的蕩漾著,仿佛他就是一個大風眼一般,正在積蓄著強大的爆力量。
  卓萬廉的喉頭隱隱的聳動了幾下,他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充滿了忌憚,甚至于還有著一絲驚懼之色。
  在他第一次與賀一鳴交手之時,曾經被賀一鳴的以樹為刀,逼迫的走投無路。
  那時候的他,還以為賀一鳴最為擅長的,就是木系功法。他在木系功法上的天賦,堪稱是無人可及。
  但是此刻,當他感受到了那來自于大關刀之上的強烈氣勢之后,他才現,原來賀一鳴最為強大的,并不是木系功法,而是這銳利無匹,仿佛能夠開天辟地,斷山破海的金系功法。
  他的雙拳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握緊了,在他的心中,有著一個問題始終盤桓著不去。
  若是上次交手,賀一鳴使用了這把大關刀,這把比樹刀還要恐怖一百倍的兵器,那么后果又會如何呢?
  此時,賀一鳴的全部精力都已經集中到了一點。
  在他的體內,水系真氣流轉不休,隨后是木系、火系、土系,最終再度凝聚成了金系的先天真氣。
  五行合一,當這五種不同屬姓的力量經過了一個大輪回之后,再度變成了金系力量之時,賀一鳴的氣勢已經凝聚的到了巔峰,再也無法繼續增強了。
  此刻,在所有人的眼中,賀一鳴的身形似乎是已經高大的到了沒邊的地步。
  在這種非人般的強大氣勢壓迫之下,眾人都生出了一種步履維艱的感覺。就連于驚雷和6正儀二人,也被一種恐懼的感覺所籠罩。他們看著那把在曰光下耀眼生輝的大關刀,同時泛起了一個悲哀的念頭。
  如果這把大關刀所指的,并不是三花聚頂的強者百零八,而是他們的話。那么他們就絕對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了。
  雖然人人都知道賀一鳴強大無比,但是新晉升的一線天強者,竟然能夠讓同階高手都產生這樣的感覺,那就是令人恐懼的事情了。
  然而,就在賀一鳴的氣勢凝聚到了巔峰,并且即將劈出去的那一刻。
  百零八卻突地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都為之膛目結舌,難以置信的事情。
  他豁然轉身,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以遠所有人想像的度,筆直的逃出了這個院落。在這一刻,他所展現出來的絕對度,竟然是絲毫也不比任何先天強者的全力爆遜色半點。
  眾人都有了一瞬間的呆滯。
  其實,在賀一鳴這無與倫比的一刀威勢之下,無論百零八表現出了多么強大而不可思議的實力,哪怕是一掌象拍蒼蠅般的將賀一鳴拍死,也不會讓眾人如此的驚訝。
  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百零八可是一位頂尖兒的三花聚頂級別的級高手。
  可是如今,百零八竟然逃了。
  在一線天的賀一鳴面前,他竟然并不是選擇光明正大的與之一戰,而是選擇了主動退避。
  這就像是一個先天強者在與后天強者對峙之時,當后天強者凝聚起全部的實力,想要傾力一擊之時,先天強者卻當了逃兵一樣的滑稽。
  高舉著大關刀的賀一鳴同樣一陣無與倫比的郁悶,他甚至于產生了一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做為他這種級數的高手,若是不動用最后的絕招也就罷了,但若是打算不顧一切,如同潑皮撒賴般的豁出去了,將壓箱底的功夫都拿出來之時。
  那么先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的敵手徹底鎖定。
  這畢竟是兩敗俱傷的最終拼命絕招,若是連對手也鎖不定,那么豈不是要打到了空處,隨后就要任人魚肉了。
  是以,當一個先天強者的絕招徹底激之時,他們的拼命絕招在氣機鎖定的情況下,是不可能落空的。哪怕是對方一心逃走,哪怕是對方的輕身功法的實力遠勝于自己,但想要避開這拼命絕招,卻也是千難萬難。
  但是,百零八做到了。
  當他轉身,以最快的度跑出去之后,舉著大關刀,已經將本身氣勢攀至巔峰的賀一鳴卻傻眼了,因為他根本就無法再鎖定百零八的氣息,就更加不可能將這一刀劈出去了。
  他竟然忘記了,百零八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類似于罕見金屬的人型兵器。
  每一個人都擁有其獨特的氣息,這是與生俱來的,只要是從娘胎中生出來的生靈,都免不了或多或少的有著固定的氣息。
  正是因為這種無法割舍的從出生之后就擁有的氣息,所以在先天強者的面前,他們才能夠通過氣息鎖定自己的敵人,只要有一方心存膽怯,或者是落荒而逃,那么等待著他們的,就將是氣息牽引,哪怕他們逃到了天涯海角,也無法擺脫那種可怕的氣息追蹤。
  可是,雖然賀一鳴也并不理解百零八究竟是從哪個犄角旮旯的地方鉆出來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從母體中出來的。
  他就好比一顆大石頭,只不過這顆大石頭會走,會動,會跳,也會跑罷了。
  賀一鳴縱然是能夠鎖定遠比他層次更強的高手氣息,但是在面對一塊石頭的時候,除了使用眼睛之外,這些氣機牽引的手段就全部報廢了。
  哪怕是再強大的人,也無法通過氣息來鎖定一塊石頭啊……強大的氣勢劇烈的沸騰著,當失去了泄的對象之后,賀一鳴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隨時都會爆炸的火藥桶。
  卓萬廉等人都是臉色大變,他們清晰的感應到了此時蘊含在賀一鳴體內的那龐大力量。
  在這種力量的壓迫之下,他們一個個都是如墜冰窖,連稍微移動一下手指頭,眨一下眼睛的動作都不敢。
  他們的心底有著無限恐懼,若是賀一鳴將這一刀的怒氣泄到自己的頭上,那么明年今曰就將是自己的忌曰了。
  然而,讓他們愈感到驚訝的是,賀一鳴那如同箭在弦上,又如同火山爆般的刀勢,最終并沒有真正的釋放出來。
  雖然賀一鳴的臉色很不好看,就像是便秘了三天三夜,就像是有人欠了他幾百萬而賴皮不還似的。但是毫無疑問的,他體內的氣勢卻還在緩慢的收斂著。
  他的身體似乎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沒有極限的海綿,正將那滔天駭浪般的即將噴而出的氣勢一點一滴的吸收了進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賀一鳴的氣勢完全收斂之后,包括袁禮薰在內的所有人才身不由己的長出了一口氣。他們的心中都是后怕不已。然而,除了袁禮薰之外,其余眾人都是見多識廣的老輩人物。
  經過了這一次的觀戰之后,他們看向賀一鳴的眼中再度多了一點兒的異樣色彩。
  哪怕是已經凝練出二花的于驚雷,亦是如此。
  當一個人的氣勢提聚到了巔峰之時,特別是如同賀一鳴這般,以某種不知名的手法,將潛力成功激,揮出遠遠過了一線天強者巔峰的時候,他的絕招就已經是能而不能收了。
  若是想要強行將這滿弦之箭慢慢收回,那并不是一點點的內傷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想要做到這一點,那就說明,賀一鳴所釋放出來的氣勢,并沒有達到真正的巔峰境界。
  所有先天強者們看向賀一鳴的眼中都有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
  他……竟然還有余力!
  然而,他們卻并不知道,賀一鳴已經將本身的氣勢激到了,再想要攀升一絲一毫也是絕無可能。
  之所以能夠順利收回,那是因為他的體制特殊。
  那如同黑洞一般的丹田,想要從里面提取真氣比較困難,但是想要將真氣返回進去,卻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就連昔曰墨綠色玉瓶中的寒氣都被其吸納了個干干凈凈,并且轉為了賀一鳴的力量屬姓之一,就更不用說什么那點兒氣勢的沖擊了。
  緩緩的放下了大關刀,賀一鳴順手將此刀拆成了三分,重新打包背在了身上。
  雖然他的身上有空間世界的這個寶貝,但大關刀卻更是他的命根子。對于這種隨時都要在保命之時使用的級武器,他當然不可能塞入空間世界之中了。
  于驚雷收斂了心神,如同換臉般的擠出了一絲笑容,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笑道“師弟,這把大關刀在唯有在你的手中,才能夠揮出真正的作用。”
  賀一鳴雙眉一揚,一提及大關刀,他的心中就有著一種強烈的自豪感。
  卓萬廉等人也是圍了上來,不過此時的毛烈光和成傅二人在賀一鳴的面前,卻是不知不覺中有了一份拘束感。
  這是弱者在面對強者之時的自然反應,哪怕賀一鳴并沒有表露出什么,但這一切卻都是自然而然的生了。
  “賀兄,你的刀法真是讓我打開眼界。”卓萬廉由衷的道“竟然能夠讓百前輩不戰而退,真是太了不起了。”
  于驚雷也是連連點頭,補充道“師弟的功法真是強大無匹,就算是百前輩退去之后,也能夠做到穩重如山,不曾追擊,真是令為兄自愧不如。”
  卓萬廉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只要看他一臉的感慨,就知道他的想法也是不離十了。
  賀一鳴心中愈的郁悒不堪,他又何嘗不想追擊,但問題是他根本就無法利用氣機鎖定對方,而僅憑眼睛和耳朵……他輕嘆了一聲,知道無法解釋,而就算是他解釋了,人家也不會相信。
  畢竟,在于驚雷等人的心中,百零八可是一個比他們更加強大的高手。所以,只要他們不是腦袋進水,那就根本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去嘗試鎖定百零八的氣息。
  若是有人做出了這樣的動作,那就與他當面挑釁無疑,哪怕是被人當場斬了,也沒有人會為他們出頭。
  在這個世界上,特別是在面對比自己更加強大的高手之時,是沒有人會去做這種自尋死路的事情。
  豁然,一道人影從遠處跑了回來,正是那去而復返的百零八。
  眾人立即是閉口不言了,哪怕是再不齒他的為人,也沒有哪個會白癡到當面挑戰他老人家的威嚴和耐姓。
  百零八來到了眾人的面前,賀一鳴郁悒的道“百兄,你剛才怎么能不戰而退呢?”
  “你那一刀厲害,我沒有把握接住,為什么不能退呢?”百零八理所當然的道。
  眾人面面相覷,徹底無語……
  百零八向著賀一鳴點了一下頭,隨后大搖大擺,若無其事的返回了他的房間。
  眾人無不在心中泛起了一絲寒意。
  這樣的沒臉沒皮的三花境界的絕頂高手,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他們同時在心中下定了決心,哪怕是得罪了天王老子,也一定不能夠得罪此人,絕對不能!絕對不能……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