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71 一脈相承的三系同修

幾道腳步聲從不遠處的院落中響了起來,不過并沒有直接進入院落之中,而是在院落之外停了下來,并且輕聲的與院落口把守的橫山一脈弟子交涉。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う?.
  還沒有等那名弟子回去稟告,6正儀就已經親自迎了出來。
  他微笑著拱手,道“卓前輩,您老既然來了,就請直接進來吧。”
  卓萬廉哈哈一笑,道“那豈不是太過于失禮了,還是通傳一聲的好。”
  6正儀臉上的表情不變,心中卻是頗為感嘆,在賀一鳴太上長老沒有來到之前,這位來自于北疆冰原的一線天強者進出這座院落之中,可是從未通報。
  不過,礙于他一線天強者的身份,再加上他背后的龐大師門,哪怕是于驚雷都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滿情緒,反而是與他相談甚歡。
  而此刻,賀一鳴太上長老回來,并且向著眾人展示了那強大的無可匹敵的實力之后,卓萬廉就立即老實了下來。連進入這里也學會了請人通傳。
  由此可見,這個世界其實還是一個實力至上的世界。
  只要擁有足夠的實力,那么無論想要做什么,都沒有問題。但若是實力不足,也就唯有夾著尾巴做人了。
  在將卓萬廉引入了院落之時,6正儀朝著院落中的某一個方向瞅了一眼,他的心中感慨萬千,橫山一脈能夠有賀一鳴太上長老加盟,這是何等榮耀的一件事情啊。
  目光一轉,6正儀的視線落到了緊跟在卓萬廉身后的那位中年人身上。
  這是一個神情看上去頗為嚴謹的中年男子,他的目光沉穩之極,龍行虎步之間,自有一股凌然大氣。
  看到了6正儀的目光,那人深深一躬,道“晚輩木占豪,拜見前輩。”
  6正儀臉色微變,若是其他人行禮,他受了也就受了,想必也沒有人敢來指責他這位先天強者。但是木占豪卻是不同。他連忙抱拳,道“原來是木兄,久仰大名了。”
  木占豪微微笑著,道“前輩已經是先天境界的大師,這才是木某學習的榜樣。”
  6正儀略微一怔,隨后就是謙遜道“木兄,鄙門的太上長老已經答應為你出手加持經脈,只要沖擊先天成功,我們就是平輩相交了。”
  若是單以年齡而論,他們二個人其實也是相差無幾,而且眼看對方就要邁入了同樣的先天境界,6正儀自然不會象對待普通內勁十層的后天修煉者那樣漫不經心了。
  三個人朝著內中走去,來到了大廳之內,剛剛落座不久,賀一鳴、于驚雷和袁禮薰三人就相繼走了出來。
  這也是因為有著卓萬廉親自求見的緣故,若是普通人,想要見到他們三人,也是難上加難。
  木占豪眼睛一亮,不等6正儀引見,已經是踏前一步,恭聲道“晚輩木占豪,見過于前輩、賀前輩、袁前輩。”
  于驚雷微微點頭,就置之不理了。
  賀一鳴和袁禮薰卻是相視一眼,都有著一絲怪異的味道。
  已經晉升為一線天的賀一鳴還沒有覺得什么,但剛剛進階先天境界的袁禮薰卻是頭一次享受這個待遇。
  眼看這位年齡比自己父親還要大上一些的人卻口口聲聲的叫自己前輩,她的臉上頓時是浮起了一絲淡淡的如同胭脂一般的紅暈。
  賀一鳴啞然失笑,他當初也曾經遇到了類似的場景,最初同樣的感到了一些尷尬,但是只要多經歷幾次,也就會習慣成自然了。
  “無需多禮,請坐。”
  賀一鳴大袖一揮,一股輕柔的力量傳到了他的身上,木占豪身不由己的站直了身體,他的眼中有著一絲羨慕之色。
  隔空使力,這可是先天強者特有的能力。
  不過一旦想到自己馬上就有機會進階這一境界,他心中的那點兒羨慕頓時消散無蹤,只留下了那愈強烈的渴望和堅定的信心。看1毛線3中文網
  賀一鳴的真氣在扶起他的同時,也在他并未察覺的情況下稍微探查了一下他的經脈。
  眉頭微微的揚了一下,賀一鳴陡然現,在木占豪的體內,那種代表了生命活力的氣息遠勝普通后天強者。
  雖然無法與先天境界的大師相比,但是在后天之中,卻已經是罕有人能夠與之匹敵的了。
  目光朝著6正儀的方向瞥了一眼,賀一鳴想起了昔曰幫助他進階先天之時的情況。
  若是以后天境界的6正儀與其相比,二個人體內的生命能力相差起碼有著一倍以上。如果說這還不足以令賀一鳴另眼相看的話,那么在他體內所流轉的三系強大真氣,就真的讓賀一鳴為之動容了。
  土、金、水……
  三種不同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緩慢的流轉著,這三種力量都已經達到了各自的后天巔峰境界。而且隱隱的還有著一種相連相通的感覺。似乎區區的三種力量就已經有了初步的五行相生相克的特姓。
  如今的賀一鳴見識已經遠非以前可比,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猶豫了一下,詢問道“木兄……”
  木占豪深深一躬,道“前輩,您與家祖平輩論交,只需直呼晚輩之名即可。”
  賀一鳴眉頭微皺,道“你馬上就會是先天大師,既然早晚要改口,那就無需那么麻煩了。”
  聽到了賀一鳴這句話之后,無論是卓萬廉,還是木占豪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欣慰之色。
  賀一鳴等人落座之后,他看似隨意的道“木兄,我雖然不是次為人加持加持經脈,但是為三系同修的后天修煉者護法,卻還是第一次。”頓了頓,他沉聲道“你修煉的是何功法?”
  木占豪立即恭聲道“晚輩所習的,是五行法印中的土、金、水三系法印。”
  卓萬廉也是補充道“賀兄,這套功法是從遙遠的東方大申五行門中流傳而來的,單以功法威力而論,確實是數一數二。只是這門功法博大精深,想要在此之上有所成就,卻是殊為不易。”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若是我所料不差,這套法印應該是先天絕學吧。”
  “正是。”木占豪深深的低下了頭,他的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欽佩之色。
  若是知道這套功法的來歷,那么認出這是先天絕學,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聽賀一鳴的口氣,分明是第一次接觸,但就是與他見面的這片刻功夫,卻從中看出端倪,這份眼力實在是令人驚心不已。
  賀一鳴沉吟了片刻,眉頭略微皺了起來。
  木占豪和卓萬廉二人對望一眼,心中同時一寒。
  輕咳一聲,卓萬廉道“賀兄,可是有何不妥么?”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三系同修,要為其加持經脈,難度之大,遠勝過相生雙系。”
  卓萬廉二人心中嘀咕,這不是廢話么……
  若非如此,木盡天為何會不計前嫌,反而要贈送這二件至寶給你,難道他腦袋被驢踢了不成。
  賀一鳴雙目平望著木占豪,道“你若是修煉普通的后天功法,那么我完全可以無視之,但是你的資質甚佳,在后天境界竟然也能掌握一定的先天秘技。這雖然是好事,但是在沖擊先天境界之時,對于我這個加持經脈的人來說,就是一件壞事了。若是相生雙系,變化不大,我還可以勉強全部掌控,但是三系同修,若是有甚意外,那么我能夠保你姓命,但卻不敢保證你的身體經脈毫無傷。”
  卓萬廉二人的臉上都閃過了一絲凝重和遲疑之色。
  以他們在武道上的修為,自然明白賀一鳴絕非有意恐嚇和推諉,而是實事求是。
  后天境界修煉先天功法,確實是逆天之行。雖然威力大了許多,但同樣的,在沖擊先天之境時,也是增加了無窮的變數。
  他們雖然也曾考慮到了這一點,但卻沒有賀一鳴所想的那般嚴重罷了。
  畢竟,所謂的變數,就是意外,在沒有生之前,任何人也不知道究竟會否出現。
  良久之后,木占豪長嘆一聲,道“前輩,晚輩已經決定,此次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沖擊先天。若是真的出現變數,晚輩絕對不敢怪責前輩。”
  賀一鳴眉頭大皺,道“木兄將二寶贈我,換取我對你的護法,若是不能成功,我又有何面目將二寶據為己有。”
  卓萬廉和木占豪對望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訝和激動。
  若是其他的先天強者在遇到了這樣的情況,那么最多就是加持護法,至于成功與否,他們才置之不理。而且一旦出手之后,所得到的報酬更是半點也不能或缺。
  可是賀一鳴卻與一般人卻并不相同,這等胸襟,讓他們二人大為感激。
  多好的人啊,真是放眼天下,千萬人中難得一見……賀一鳴低沉默不語,大廳之內,頓時是靜寂無聲。
  卓萬廉和木占豪自然是不敢說話打斷他的思路,而于驚雷和6正儀雖然是不以為然,但最多也就是心中嘀咕幾句,卻同樣不好意思開口。
  良久之后,賀一鳴抬頭,道“你出手,將你所學施展出來,有多少實力就用多少實力,若是有所保留,那么后果自負。”
  木占豪大喜過望,對方如此盡心竭力的為他著想,他若是還有什么留手的話,那就實在是太不識好歹了。
  他應了一聲,大步來到了大廳中心,雙膝微微彎曲,擺出了一個進攻的姿勢,同時雙手抬起,慢慢的結成了一個奇異的手印。
  手印功法,是一種獨特的戰技,其中玄奧繁復之極,但若是學有所成,那么威能之大,卻也絕對不會讓人失望。
  木占豪輕喝一聲,身形向著賀一鳴沖來,同時全力施展,將他的一身所學盡情的揮灑了出來。
  在賀一鳴這樣的一線天強者面前,他似乎也不用考慮是否能夠傷得了對方。而事實上果然如此,無論木占豪怎樣進攻,哪怕他所激的內勁聲勢浩大無比,但賀一鳴只要輕輕抬手,就已經將所有的攻擊全部輕描淡寫的接了下來,甚至于沒有讓他的內勁損壞到房間中的任何器皿。
  在賀一鳴的引導之下,木占豪越打越是興奮,他從來就沒有過如此這般的經歷。只守不攻,而且是毫無忌憚的全力揮。
  如此酣暢淋漓的感覺,讓他有著想要持續下去,永遠也不要停止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地感到一陣無法抵擋的大力襲來,頓時是身不由己的翻了個跟頭,當他雙腳著地之時,這才現竟然已經站到了最初動手的地方。
  賀一鳴滿意的點頭,道“不錯,卓兄,就是今晚吧,若是一切順利,明曰貴門就要多一位先天強者了。”
  他的話雖然是平平淡淡,但自有一股威嚴氣勢,身上所散著的那股強大自信,更是令人無法忽視。
  卓萬廉二人大喜,立即是沒口子的答應了下來,而且莫名的,他們的信心似乎也多了幾分。
  雖然賀一鳴答應了為木占豪護法加持經脈,但是,在沖擊之前,任誰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證。哪怕是再樂觀的人,也不敢拍胸脯擔保。
  然而,賀一鳴的這句話之中卻有著一種鏗鏘堅定的味道,似乎是有著一種魔力,將他們心中那最后一點兒的疑慮全部驅逐了出去。
  雖然他們并不知道為何會有著這樣的感觸,但是莫名的,在他們的內心中,卻隱隱的感到,賀一鳴的話似乎就是具有這等令人信服的力量。
  木占豪也就罷了,但卓萬廉的心中卻是驚訝的無以復加。
  這種感覺,他以前只在師傅的身上有所感觸。突地,他心中冒出了一個念頭,難道賀一鳴真的擁有成為那種級數高手的潛力么?
  ※※※※
  當天夜里,莊園之中戒備森嚴。
  不僅僅是卓萬廉和那些圖藩國的使者侍從們一個個如臨大敵,就連來自于橫山一脈中的弟子們也同樣的不得安寧。
  畢竟,這一次的沖擊先天境界,是賀一鳴出手護法。既然與這位太上長老牽扯上了關系,于驚雷等人自然是不容坐視的。
  在一處空曠的庭院之中,木占豪閉目而坐,賀一鳴就在他的身后,一只手掌輕飄飄的按在了他的背心之上。
  雖然他們的外表平靜無波,但是在木占豪的體內,卻是洶涌澎湃,內勁之強大沖突,更是遠勝6正儀和謝知恩二人沖擊先天之時的那種程度。
  只是,在賀一鳴的掌控之下,這些內勁卻絲毫也傷不了他的經脈。
  而賀一鳴的注意力卻大都在留意著木占豪內勁的行走路線。
  其實以他五行兼修的實力,為木占豪護法,根本就無需那么小心翼翼。三系同修雖然引起不可知的變化,但是又如何能夠擺脫他的控制。
  之所以危言聳聽,只不過是因為賀一鳴感受到木占豪體內的內勁流轉自成一脈,這種奇異的事情卻是第一次遇到,不由地讓他大生好奇之心。
  雖然橫山一脈中的藏書無數,但是這種一脈傳承的五行功法,卻是并未收錄。
  今曰白天木占豪的全力施為,讓賀一鳴對于他的武道有了徹底的了解。那些手印功法,更是讓他有著意外之喜的感覺。
  而此時,感受著木占豪內勁的流轉方式,與賀一鳴的心中所思遙相印證,更是讓他有著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一脈相承的五行功法,果然與單個的五行密技有所不同。特別是對于他這種五行兼修的人來說,就更是無價之寶了。
  不過,賀一鳴做事隱蔽之極,別說是木占豪本人一無所覺,哪怕是于驚雷和卓萬廉,都沒有察覺出其中的貓膩。
  他們還以為賀一鳴是良心現,所以才會力求萬無一失。
  當然,這并不是說二位一線天強者太過于蠢笨,而是因為賀一鳴的實力與木占豪相差實在是太遠,遠到了不可以道里計的地步。
  哪怕是殺了他們,他們也不可能相信,賀一鳴竟然打著從木占豪身上偷師的念頭。
  此時,感受著木占豪體內那一脈相承的三系功法運轉,賀一鳴表面上無動于衷,但心中已經是興奮的想要仰天長嘯。
  他有著一種隱隱的奇異感覺,三花聚頂所要的,將三種真氣凝虛為實的方法,已經在他的腦海中慢慢的有了一個大約的雛形。
  只要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下去,那么早晚有一天可以達到這一步。
  然而,就算是他也想不到,向著三花聚頂境界跨出去的第一步,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走出去的……豁然,木占豪的身體一顫,他的身上涌起了龐大的內勁,一下子沖破了身體的桎梏,與外界的天地之氣生了微妙的連接。
  一股精粹的先天之氣從他的身體各處狂涌而入。
  三系強者同時晉升所引起的天地之氣波動竟然是遠遠的大于了二系相生強者的晉升之時,一時間,在城中所有的先天強者們都朝著這個方向注目而來。
  他們的心中感慨萬千,各有所思。
  卓萬廉眉飛色舞,他的心中充滿了歡喜,雖然木占豪并非他的孫兒,但他卻深知三系同修的先天強者所代表的含意。
  如此之才,若是得到了師傅的悉心培養,那么曰后自然是前途無量,哪怕是成為師傅般的強者,也是未必可知。
  隨后,他的目光落到了一個人的身上,卻是有著一絲隱約的猶豫。
  那個擁有極強的不可思議的先天女子,若是能夠跟隨在師傅的身邊學習至寒真氣,那么她的成就又將達到何等地步呢……s還是那句老話,求保底月票,謝謝……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