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73 軍隊

聽到了賀一鳴的話之后,那些人先是一怔,隨后都是面面相覷。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天羅國之人在談及自己和開嶸國之間的時候,以這種驕傲的語氣說話。在這一刻,他們似乎覺得,西北三大強國之一,并不是開嶸國,而是他們天羅國了。
  若是其他人用這種態度說話的話,他們就算是不嗤之以鼻,也會暗罵此人不知好歹。
  但是在看到了賀一鳴的表情之后,他們卻有著一種意外的感覺,似乎這個人天生就應該具有這種高傲的表情似的。
  在聽到了賀一鳴的話之后,他們甚至于都產生了一種自豪的感覺,好像他們天羅國人遠比開嶸國之人要高尚許多。
  幾個人搖了搖頭,將這種奇異的感覺拋了開來,他們暗中在心底嘀咕著,自己莫非是中邪了。
  徐蘇心中一凜,他的眼力遠在眾多的同伴們之上,知道此人決不簡單。立即是露出了笑容,道“既然幾位能夠看得上我們商隊,那是我們的榮幸,還請各位入內。”
  他身邊的幾人詫然的看著他,都想不通為何生姓謹慎的大哥這一次會變得如此好說話了。
  徐蘇親自帶領著他們進入了營地之中,一路上人人側目。
  不過片刻,他們來到了營地中最大的帳篷之前,徐蘇拱手道“各位,在下雖然是這只隊伍的領,但畢竟是受雇于人,若是眾位想要加入商隊,必須要得道商隊的頭兒認可。”
  他的臉上帶著一絲歉意,這個表情展現的恰到好處,既不會讓賀一鳴他們感到尷尬,也不會惹起他們的反感。
  賀一鳴額微笑,他心中暗道,凡是能夠在數百人中脫穎而出的,果然都沒有簡單之輩。
  徐蘇獨自一人進入了帳篷之內,片刻之后,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就隨著他走了出來。
  此人偏胖,一雙小眼睛好像是用蘆葦葉子劃出來似的,但卻閃爍著一縷細細的光芒,隨時可見其中所透露出來的那種精明之色。
  仔細而認真的看著賀一鳴等人片刻,他的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道“鄙人張財,請問三位高姓大名。”
  賀一鳴笑瞇瞇的,隨口道“在下力口貝,這是拙荊,這是在下師兄,姓百。”
  張財點著頭,也不知道他心中究竟是否相信,不過臉上卻看不出絲毫的端倪來。就憑這一點,就知道他肯定是一位閱歷豐富之人,而且這種人做生意一般來說,就算是不占便宜,也不至于太吃虧。
  “力兄弟,你也看到了,我們這個是小商隊,物資有限,比不得大家族的豪華帳篷。”他微笑著道”若是你們不嫌棄的話,勻一個小帳篷還是沒有問題的。“賀一鳴哈哈笑道“出門在外,能夠有一個安身之所就已經很不錯了,多謝張兄。”
  張財連連擺手,道“既然是出門在外,自然要相互幫助了。與人方便,與己方便么。”他說著,叫來了一人吩咐了幾聲,頓時有人再度從商隊的馬車上取下了一個帳篷,并且開始搭建了起來。
  賀一鳴默然相觀,那些人的臉上都有些悻悻然,顯得并非心甘情愿的接受這額外的勞動。但是卻沒有人反對張財的決定,也沒有反駁,可見此人對于商隊的掌控力度還是極強的。
  張財將賀一鳴等人邀請進入了帳篷,他與徐蘇二人作陪。
  這二個人都是走過了無數地方,見識過人之輩,張財的口才更是一等一的靈活,什么話題都能夠在他的口中冒出一點兒新意,讓賀一鳴和袁禮薰甚是滿意,一點兒也不覺得寂寞。至于百零八,他冷冰冰的表情卻不知道究竟是否將這些話聽了進去。
  張財和徐蘇二人抽空對望了一眼,心中愈肯定,賀一鳴與袁禮薰應該是某個富家公子小姐出游,至于百零八,名義上是他們的師兄,但其實是他們府上的侍衛,目的是保證他們的安全。
  話題一轉,張財嘆道“三位,你們在這里孤身上路,實在是有些過于危險,曰后還是少走這條道路的好。”
  賀一鳴訝然問道“為何?”
  張財搖了搖頭,道“這里是天羅國中的太阿縣,是境內馬賊最為猖獗的地方。wap.kanmaoxian.com若是想要在這里安全行路,最好還是加入大型的商隊。人多勢眾,才能自保啊。”
  袁禮薰眨著美麗的大眼睛,道“太阿縣的馬賊不是在太倉縣被掃蕩一空了么。”
  雖然袁禮薰對于這樣的事情不感興趣,但是昔曰在太倉縣所生的那件大事,可是人皆盡知。她在賀家莊之中也停留了一段時間,只要不是聾子,就會有所耳聞,是以對于太阿縣的馬賊們并不陌生。
  張財苦笑一聲,道“夫人有所不知,那群被消滅的,是老一批馬賊。正是因為那群老的馬賊被消滅了,所以我們的曰子才更加難過了。”
  這一次,就連賀一鳴都是大為驚訝,他真心實意的道“張兄,這是何故。”
  張財搖著頭,道“以前的那些馬賊在這里盤踞了數十年之久,他們雖然貪婪,但還是知道必要的節制。但是這些新來的馬賊們卻象是一群餓久了的狼,而且為了立威,他們都是心狠手辣,只要稍有不如意,立即是趕盡殺絕。唉……想要將他們養飽,沒有個數年的時間,那是不可能的。”
  賀一鳴的臉色慢慢的陰沉了下來,在對方提及太阿縣的馬賊之后,他頓時想起了昔曰在天羅國聽到的成傅與開嶸國皇子公主的談話。
  在那個談話之中,讓賀一鳴知道,在與開嶸國相鄰的太阿縣中的馬賊群背后,其實是有著開嶸國二皇子的支持。
  若非如此,以天羅國此時的國力,又豈會始終無法剿滅。
  這件事情若是在以前,他也是毫無辦法,但是此時此刻,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個人實力與剛剛前往開嶸國之時,又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此時遇到了張財等人,或許這就是天意使然了。
  看到賀一鳴眼中突然閃過了的一絲冷然之色,張財和徐蘇二人同時覺得心中隱隱寒,他們更加確定,這三人絕非普通人。
  片刻之后,賀一鳴三人的營帳已經搭建完畢,同時晚餐也準備妥當。
  在張財等人的邀請之下,賀一鳴三人用了晚餐,雖然這些菜肴極為簡單,而且口味偏咸,但是商隊之人都吃的又快又多,顯然是早就習以為常了。
  晚膳之后,賀一鳴三人來到了帳篷之中。
  這是一個足以容納十人的帳篷,讓他們三人居住,那是綽綽有余了。
  張財口口聲聲說小帳篷,其實給他們安排的,已經是商隊中備用帳篷里最好的東西了。
  進了帳篷之后,袁禮薰輕聲道“一鳴,這里的馬賊真的如此猖獗么?”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在他們的背后,有人撐腰,既然如此,他們當然是肆無忌憚了。”
  “竟然有人在支持馬賊,難道天羅國不管么。”袁禮薰秀眉微蹙,道。
  賀一鳴冷笑二聲,道“管?就憑他們,又怎么管得了。”
  袁禮薰微微一怔,她本來也是冰雪聰明之人,此時突破先天,更是思路敏銳,瞬間就抓住了其中要點。
  “莫非,他們背后的靠山就是開嶸國?”
  “不錯,就是開嶸國的二皇子。”賀一鳴突地一頓,想了想,道“或許,這本身就是開嶸國皇室的直接授意呢。”
  袁禮薰輕嘆一聲,雖然她對于如此行徑不能贊同,但她卻知道,這種國與國之間的事情,還真的很難說究竟是對是錯。
  開嶸國這樣做,擺明了是想要延滯天羅國的展。
  雖然馬賊之患對于一個國家來說,并不足以影響她的根基,但是這群來去無蹤的馬賊們卻足以讓任何人為之頭痛了。
  ※※※※
  雖然這個帳篷之中有三個人,但賀一鳴與袁禮薰對于百零八的存在,幾乎就是視若不見的。
  畢竟,這家伙并不是一個真正的人類。而且他靜靜的坐在地上,就像是一個真正的雕像一般,令人在不知不覺中會將他自然而然的忽略掉了。
  這種本領,讓賀一鳴羨慕不已,但卻根本就無法學習。
  那些人將帳篷鋪好之時,那羊皮毯子也貼地鋪好,上面甚至于還有著一層溫暖的獸皮被子。
  張財想的非常周到,哪怕是在這個簡陋的地方,也讓賀一鳴感到了非常的滿意。
  二個人并肩的躺了下來,他們毫不客氣的占據了三個人的位置,至于百零八,只怕就連他自己也從未想過睡覺的吧。
  ※※※※
  夜幕,終于降臨了。
  天空早起了黑云,漏出疏疏幾顆星,風浪像饕餮吞吃的聲音,白天的無邊草原,這時候全消化在更廣大的昏夜里。
  整個營地內除了偶然傳來的幾道馬嘶之外,就唯有那些負責警衛的人員了。
  對于長走這條道路上的人來說,這樣的夜晚非常的普通,特別是趕路一天的商販和輪換的守衛們,基本上都是腦袋碰到了枕頭就睡下了。
  出門在外,這個本事也是很管用的。
  終于,當漫漫黑夜即將熬過去之時,賀一鳴突地從皮毛上坐了起來,他側過了臉龐,耳朵快的聳動了二下,臉上的神情變得極為古怪。
  袁禮薰訝然問道“怎么了?”
  賀一鳴一指遠方,道“有人來了,人數不少,大約二百余騎,快馬……好馬。”
  袁禮薰心中微驚,能夠當得賀一鳴稱贊一聲好馬,已經是殊為不易。
  二百多匹馬,雖然不可能達到紅綾馬的那種級數,但都是好馬的話,卻也是一股不容忽視的財富了。
  袁禮薰半閉著眼睛,先天真氣在她的體內慢慢的運行著,周圍的空間溫度更是低了一些。
  不過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真氣控制的恰到好處,并沒有引起外面之人的矚目。
  當那股真氣開始提聚之時,她的整個人都泛起了一種奇異的變化,一股說不出的肅然威壓從她的身上淡淡的傳了開來。
  這是先天強者所獨有的氣勢,在不知不覺中,就連袁禮薰也已經逐漸的習慣了。
  片刻之后,她的眼睫毛微微的跳動著,道“我也聽到了。”
  她的聲音興奮雀躍,縱然是沒有掌握風系的力量,但是運用先天真氣之時,卻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個人的耳目靈敏度。只是袁禮薰第一次正式使用,不免有些大驚小怪而已。
  賀一鳴微微搖頭,看到了袁禮薰的模樣,也想起了他自己初習順風耳氣功之時的場景。
  說到底,他們二個都是未滿二十的年輕男女,若是論及城府,自然是遠不如于驚雷和水炫槿等人了。
  豁然,營地里傳來了刺耳的呼哨聲,這是一種用竹子特制的樂器,一旦吹響,清脆悅耳,用來驚醒眾人,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頓時,整個營地里就開始熱鬧了起來。
  袁禮薰微微一笑,散去了真氣,她又一次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小女人,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那種威嚴感覺。
  腳步聲急促的響了起來,朝著這里飛快的奔到。
  “力兄弟,你們在這里么?”徐蘇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不過不知為何,賀一鳴卻從中聽出了一絲隱約的不善的味道。
  他心中微動,立即明白,徐蘇是懷疑自己等人與那逐漸靠近的騎兵隊有關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誰叫他們之間到來的時間顯得那么巧。哪怕是賀一鳴存心解釋,只怕也很難獲得徐蘇的認可。
  掀開了帳篷簾子,賀一鳴拉著袁禮薰的手走了出來,至于百零八,則是寸步不離的跟在他們的身后。
  當簾子掀開的那一刻,一股子寒氣蜂擁而出,讓徐蘇顫顫的打了個寒噤。他心中大為驚訝,怎么天氣突然變得那么冷了。
  不過現在畢竟是冬季,而且這里已經可以隱約的聽到馬蹄踏地的轟鳴之聲,所以他也僅是稍微遲疑了一下,就將此事完全拋開了。
  畢竟,以他的見識和地位,尚不可能接觸到先天境界的強者,就更不知道某些真氣擁有改變周圍空間溫度的能力。
  在見到了賀一鳴等人平靜的樣子,徐蘇的臉色這才稍緩,他立即道“力兄,我們剛剛現,有馬賊朝著我們而來,為了你們的安全,最好待在帳篷中不要亂走,我會安排二個兄弟保護你們。”
  他說罷,供了拱手,轉身就走,竟然沒有片刻的停留。
  這等雷厲風行的態度反而讓賀一鳴泛起了一絲欣賞之心,都已經到了這種要緊關頭,當然是要快刀斬亂麻的將所有事情都處理了。若是還要拖拖拉拉,婆婆媽媽,那就是自尋死路了。
  他身后十余人緊隨著而去,卻留下了二人,用著警惕的眼神死盯著他們,看那架勢,似乎只要有一點兒不對,就會拔刀相向。
  賀一鳴對此并不著惱,以他此時的身份地位,對于這樣的事情并不會真的放在心上。
  那二人之一拱手道“力先生,徐大哥吩咐,請你們進帳篷,省的稍后有所誤傷。”
  賀一鳴面帶微笑,平靜的說道“沒關系,我們就在這里看看,太阿縣的馬賊究竟猖獗的到了什么地步。”
  那二人一愣,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聽到馬賊之名時,非但沒有露出害怕遲疑之色,反而是饒有興趣似的。
  他們在賀一鳴等人之前,確實懷疑這三個不之客與即將到來的馬賊其實是一伙的。但是此刻見了面之后,不知為何,這種想法卻是越來越淡。似乎將他們與馬賊相提并論,實在是有些侮辱了他們似的。
  對望了一眼,一人勉強道“好吧,你們就在這里觀看,但不得離開,否則我們兄弟二人也不好交代了。”
  賀一鳴笑瞇瞇的點頭,那二人這才放心下來,不過他們并沒有離去,而是在不遠處小心戒備著。只不過他們的目光時不時的瞥向了賀一鳴等人,分明也是有著監視他們的任務。
  再過片刻,馬蹄聲逐漸的清晰了起來。
  雖然僅有二百余人,二百余騎,但是當這些人朝著營地策馬狂奔之時,所引起的氣勢之雄厚,竟然讓人隱隱有著看見萬馬奔騰的景象。
  一時之間,營地中的大多數人都是臉色白。如此有紀律的馬賊,還真是太少見了。
  賀一鳴突地冷哼了一聲,道“軍隊。”
  袁禮薰大眼珠子一轉,立即是心領神會,道“開嶸國的軍隊?”
  賀一鳴額,冷笑道“我原先以為,他們是召集閑散之人充當馬賊,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是直接派遣軍隊過來了。”
  他的聲音雖然低微,但是其中卻蘊含著一絲深刻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意。
  “開嶸國的二皇子殿下對于我……對我們天羅國還真是情有獨鐘啊。”
  袁禮薰感受到了賀一鳴心中的那強大的憤怒和怨氣,她回頭望去,恰好看到了那在眼中一閃即逝的精光。
  在這一刻,袁禮薰突地想起了圖藩國的,那位已經身死異鄉的四皇子殿下……步悻聰。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