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74 眾人的選擇

雖然袁禮薰并不是天羅國之人,但是在愛屋及烏之下,她的臉色也不好看,開嶸國這樣做實在是欺人太甚。看。毛線、中文網..
  而且,她也十分清楚賀一鳴為何會如此的憤怒。
  既然開嶸國連軍隊都動用了,那么又豈能瞞得住人。
  這種事情,或許天羅國高層早就看清楚了,但卻根本就沒有人站出來說話。
  在這一刻,賀一鳴心中暗嘆,國弱被人欺,這確實是至理名言。
  他的目光向著四周一掃,目光所及之處,這里的商販們一個個神情緊張,少數的一些女眷孩子更是擁擠在一起,在她們的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驚恐目光。
  當賀一鳴看到這些目光的時候,他的心中仿佛被什么東西給刺了一下。
  這些……都是天羅國子民,是在水炫槿和他庇護之下生活的子民。
  她們對于未來的擔憂和惶恐,讓賀一鳴的涌起了一種莫名的憤怒的情緒。這種情緒不知從何而來,但卻在慢慢的蔓延了開來,直至充斥著他的內心。
  負責監視他們的那二個小伙子突然打了一個哆嗦,他們的目光朝著賀一鳴居住的那個帳篷看去,想起了簾子剛剛打開之時所感受到的那股子透骨寒氣。
  他們還以為自己覺得寒冷,是因為那個帳篷特冷的關系。只是,在他們心中縈繞著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這么冷的帳篷,他們三個人究竟是如何在里面停留的。
  ※※※※
  終于,眾多快馬在距離營地百余米的地方聽了下來。
  他們的動作在靠近營地之時,就變得不再那么整齊劃一了。只是,哪怕他們看上去散漫之極,但賀一鳴卻知道,這不過是他們刻意為之罷了。
  這群人,絕對是一只令行禁止,訓練有素的隊伍。也是唯有在軍營之中,才能夠鍛煉出來的強大隊伍。
  徐蘇等人已經將他們的馬車在外面團團的圍成了一圈,雖然這未必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但也是聊勝于無。
  看到他們停了下來,徐蘇心中稍安,道“眾位大哥,我們是來自于開嶸國的小商隊,途徑貴地,有孝敬奉上。”
  一根長矛驟然從營地中飛出,在空中劃過了一道亮麗的線條,直達數十米開外,斜斜的插進了那馬賊領面前的數米之外。
  在長矛之上,有著一個包裹。雖然并不是很大,但是看上去頗為沉重。
  里面所裝的,肯定是黃白之物,而且數量并不會太少。
  賀一鳴心中微動,徐蘇確實老練,他顯然并不是第一次處理類似的事情,舉止妥當,軟硬兼施,不卑不亢。
  若是他們遇到的,是類似于以前紅巾盜這樣的馬賊,而且不是由那幾個內勁十層的巔峰高手帶隊,或許還真的會讓他們輕易過關呢。
  畢竟,從那一矛上顯示出來的實力來看,起碼也是有著內勁八層以上的修為。
  對于這些普通的一、二百人馬賊來說,想要擊殺這樣的一位高手,怕是得不償失。
  然而,對面傳來了一陣如同雷霆般的狂笑之聲,那道聲音中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藐視味道,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人看著路邊行乞的討飯一般,充滿了不屑和鄙夷。
  “里面的人聽著,將貨物交出一半,所有的女人留下,放你們一條生路。”
  商隊之中,頓時嘩然……
  袁禮薰的臉色一寒,道“太過份了,他們這是要趕盡殺絕。”語氣一頓,她道“開嶸國的軍隊是怎么想的,難道他們就不怕將人嚇光了,就再也沒有商販走這條道路了么?”
  賀一鳴冷哼一聲,道“天羅國的商人沒有了,但開嶸國的商人還在。”
  袁禮薰頓時恍然,她目光向周圍環視一圈,與那些婦孺們的眼神相對,心中愈的惱怒了。
  徐蘇的臉色陰沉的怕人,豁然,一個大胖子千辛萬苦,小心翼翼的來到了他的身邊,低聲問道“徐兄,怎么樣?”
  徐蘇微微搖頭,用低至微不可聞的聲音道“不好,麻煩大了。”
  張財凜然一驚,道“他們才二百多人。kanmaoxian.com”
  “他們的二百人,比我們這里的烏合之眾厲害的太多了。”徐蘇冷然道“我們相交數十年,聽我的話,帶著你的人,丟了貨物,稍后趁亂逃走吧。”
  張財的身體一顫,他臉上的肥肉哆嗦著,道“你呢?”
  徐蘇慘然一笑,道“既然吃了刀口舔血的這碗飯,我還能怎樣。”
  張財的小眼睛中閃過了一道兇狠的光芒,低聲道“我們一起走。”
  徐蘇微微搖頭,斷然道“你能走,我不能。”他的眼眸中陡然露出了一絲罕見的瘋狂之色“想要我死,我也會讓他們留下足夠的代價……”
  張財長嘆一聲,他知道,徐蘇已有死意,再也勸不回來了。而且徐蘇說的也對,他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么今曰若是臨陣脫逃,曰后在人前,也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他挪動著肥胖的身軀,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之中,眼中在那些珍貴的貨物上掃了一眼,雖然那一眼充滿了戀戀不舍,但當他收回目光之后,就再也沒有了半點的眷戀之色,似乎那些東西并不是屬于他一樣。
  ※※※※
  遠處,似乎是等的不耐煩了。
  盜賊領驟然一聲大喊,道“給臉不要臉的東西,再不交人交物,就將你們殺個片甲不留。”
  他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大刀,爆出了一道如同雷霆般的聲音“殺……”
  在他的身后,二百多人一起舉起了兵器,那刃尖遙指之處,正是此處營地。
  “殺。”
  狂暴的聲音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聲浪,在營地上空徘徊著。
  霎那間,整個營地之中寂靜無聲,在見識到了人家如虹般的氣勢之后,再也沒有人會以為徐蘇等人能夠抵擋得住了。
  哪怕是跟隨著徐蘇十余年,對于他充滿了信心的老人,在這一刻都動搖了起來。
  任誰都知道,當這一批人沖過來的時候,絕對是勢不可擋。而他們那簡陋的大車防御,在人家的眼中,或許連一點障礙也算不上吧。
  “哇……”響亮的哭聲突然從營地中響了起來。
  雖然這些商販帶著家眷的人并不多,婦孺的人數不過四十個。但是此時卻有人忍受不了而痛哭了出來。
  瞬間,悲慘的氣氛傳遍了整個營地,那本來就已經是惶恐的氣氛無限制的蔓延了開來。
  徐蘇心叫不好,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對面的騎兵們并沒有趁此機會殺將過來,而是那個方向傳來了一片嘲諷的哄笑之聲。似乎他們從來就不曾擔憂過這一次的行動,并且不屑于偷襲似的。
  徐蘇長嘆一聲,他苦笑一聲,昂望天,數十年積累下來的英名,在今曰就要付之東流了。
  他望著遠方,在這一片昏暗的天地之中,他似乎是看見了遠方家門前等候著自己平安回歸的妻兒。
  他的口中輕輕的蠕動了一下,一點一點的抽出了長劍。
  從他的身上,一股有生以來最為強大的氣勢熊熊騰起。
  “傳下去,一旦他們攻過來,所有人不要抵抗,立即逃,丟了貨物,保命要緊,能逃一個是一個……”
  他身周的人面面相覷,當徐蘇拔出長劍之時,他們都以為這是頭兒表明了抗爭到底的決心。但是徐蘇說出來的話,卻讓他們大為吃驚。
  一人踏前一步,道“大哥,不就是馬賊么,我們與他們拼了,未必就一定會敗。”
  徐蘇苦笑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聽我的,去做吧。”
  周圍的人盡皆沉默,但是在他的注視下,唯有聽命而去。
  當最后一人也離開之時,徐蘇的臉色愈的苦澀了,他自言自語的低語著“開嶸國的軍中精銳,我們又要拿什么與他們拼?”
  豁然,一道出乎意料的,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當然是拿命去拼了。”
  徐蘇大吃一驚,他猛地轉身,卻見賀一鳴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他的臉色大變,自己不是安排了二個人監視他們么,怎么卻讓他來到了這里。
  他手中長劍一豎,冷然道“你們是誰,想要做什么?”
  賀一鳴對他手中明晃晃的寶劍視而不見,只是向著前方走去。
  徐蘇見賀一鳴的身體朝著自己走來,眼看手中的利劍就要刺入他的身體。他身不由己的收劍,后退了二步,讓出了通道。
  賀一鳴在經過他的身邊之時,停下了腳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之中,包含了令徐蘇為之戰栗的目光。隨后,他就這樣走出了馬車圈,在前面十余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徐蘇怔怔的看著賀一鳴的背影,他的心中無數念頭劇烈的爭斗著。
  豁然,他感到身周有異,抬頭看去,數十名跟隨著他闖蕩天羅,在生死之間的道路上跳著九死一生的舞蹈而走過來的兄弟們,已經是團聚在他的身邊。
  眾人眼中神情雖然都是不同,但他們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卻充滿了信任。
  他心頭一熱,但立即想起了開嶸國正規軍的強大,那剛剛涌起了的滿腔熱情頓時象是被水澆了一個透心涼般的冷了下去。
  深吸一口氣,他大手一揮,道“你們也一樣,都散了,能逃一個是一個。記住,活下去……”
  他大步前進,推開了人群,走出了馬車,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
  賀一鳴似笑非笑的望著他,道“怎么還是你一個人?”
  徐蘇苦笑一聲,道“他們都是有家有小,我不能讓他們白白的死在這里。”
  賀一鳴回過了頭,笑問道“那么……你呢?”
  徐蘇的牙關緊咬,他的眼中隱隱的有著一絲痛苦之色
  賀一鳴的聲音輕輕的在那雜吵的嘲笑中響起,雖然并不大,但卻是清晰可聞,就像是在緊貼著他的耳邊說話似的。
  “若是連你這樣的人也失去了取勝的信心。那么……天羅國,就真的要輸了。”
  徐蘇張大了口,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不知為何,他隱隱的覺得,賀一鳴的話中有著一種令他感到興奮的力量。他體內早已冰冷的鮮血似乎再一次的沸騰了起來。那本來已經不年輕的身體,似乎充滿了異樣的不屬于他的力量和斗志。
  他狠狠的轉頭,望著前方的那群猶如貓戲老鼠般,嘻嘻哈哈的騎兵,他的眼眸逐漸的變紅了。
  鮮紅若血……
  ※※※※
  在他們的身后,那數十名漢子你看我,我看你,他們面面相覷,有的人眼神閃爍,但更多人的眼中卻是充斥著一種越來越明亮的光彩。
  終于,一個中年大漢拔出了自己的腰刀,他的腰刀長達幾近一米,刀身寬厚。
  他伸出了粗厚的舌頭,舔了一下刀刃,一縷鮮紅的液體沿著那鋒利的刃口流了出來。他磕巴了二下嘴巴,嘿嘿的笑了幾聲,目光在同伴們的臉上一掃而過。
  隨后,他轉身,大踏步的穿過了馬車,跟隨著徐蘇的腳步而去。
  原先那幾個眼神閃爍不定之人被他的目光一掃,臉上神情頓時是一陣青一陣紅,內心中的思想搏斗一覽無余。
  一位獨眼單臂的老人突地一聲長嘆,他從身后舉起了一根長長的事物,慢慢的挪出了馬車,也是向著那里走去。
  他是這個隊伍之中的火頭工,一直以來都是掌管著煮飯燒菜的工作。
  他是個殘廢,不但少了一只眼睛和一只手,就連腳也是瘸的。
  在昏黑的夜晚之中,他的步履看上去愈的艱難了。但是在這一刻,卻沒有人敢嘲笑于他。
  “他奶奶的……”
  一道暴躁的聲音劃破了靜寂的夜空,一個壯年漢子站了出來,也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害怕而變得紅光滿面。
  “是帶把的,就跟老子走。”
  他的聲音響亮而震耳,隨后,他扛起了一把幾乎和他等高的大斧頭,朝著前方走去。
  然而,他的身影還沒有跨過車轅之時,一道瘦小的人影已經先一步的沖了出去,他飛奔到老火頭工的身邊,就像是一個跟屁蟲似的,攙扶住了老人有些顫抖的身軀,牢牢不放。
  眾人在瞬間均已認出,這個小家伙就是老火頭工收養的孤兒,一個瘦弱的年僅十二的小男孩子。
  一個個的身影從馬車之后踏了出來,他們默默的來到了徐蘇的身后。
  徐蘇并沒有回頭,但是,如果他回頭的話,那么就一定能夠知道賀一鳴為何能夠無聲無息的來到這里。
  因為,在他的身后那些人之中,其中的二個就是他派出去監視賀一鳴的年輕人。
  此時,這二個年輕人的眼中,閃爍著激動的目光,他們的鼻翼緊張的抽動著,憑借著一腔熱血站出來之后,他們才感受到了這龐大的壓力,也產生了強大的,漠視生命的氣勢。
  在他們的身上,蕩漾著一種視死如歸的氣勢。
  這種氣氛仿佛會感染似的,原先慌亂的營地之中,突兀的安靜了下來。
  從每一輛馬車的縫隙之后,都有著數雙眼睛,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走了出去。
  在絕大多數人走出了馬車之后,也有數人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眼中有著難以壓抑的驚恐之色。
  默默的,他們轉身就走,在這夜色的遮掩之下,他們騎上了自己的馬匹,拼命的向著遠方逃去。
  他們舍棄了自己的同伴,舍棄了他們守護的商隊。在生死攸關的面前,他們選擇了自己的姓命,哪怕是曰后身敗名裂,哪怕是遠走他鄉,哪怕是被人鄙夷,從此隱姓埋名。
  但,他們畢竟是活下來了……
  袁禮薰望著遠方,那些遠遠的逃離這里的人們,她的目光也浮起了一絲悲哀。
  ※※※※
  不遠處,那二百多的騎士們冷眼看著距離他們不足百米的賀一鳴等人,在這些騎士的臉上,都帶著殘酷而冷靜的笑容。
  一人嘿然道“想不到,這一次終于看見了幾個勇士。”
  “勇士?”騎士領的聲音冰冷而沒有一點歉疚的感覺“勇士只會誕生在開嶸國之中,天羅國需要的,不是勇士,而是逆來順受的懦夫。”
  此人在眾騎士中有著極高的聲望,當他開始說話的時候,竟然沒有一個人敢插嘴。
  看了眼東方地平線的方向,騎士領笑道“太陽升起的那一刻,我們就進攻,記住,凡是逃走的人,不要殺。抵抗的人,都給我殺了。”
  “是。”異口同聲的聲音從每一個騎士的口中吐出。
  為騎士舉起了手中的巨型彎刀,他輕啐了一聲,道“一群下賤的東西,也敢抵抗于我,我要讓你們知道,凡是試圖抵抗開嶸國的,都將化為灰飛。至于那個為的……”他嘿嘿的笑著,就像是在敘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我要將他五馬分尸。”
  仿佛是感受到了這里逐漸增強的殺意,整個營地都安靜了下來。大多數人茫然四顧,他們根本就拿不定主意,應該如何是好。
  也有十余人站了起來,他們拿著自己的武器,默然的站到了大車圈之外。
  只是,真正能夠奮起,站在這里的,卻連十分之一也沒有。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做出了選擇。
  終于,前方的軍隊們開始排列了,他們似乎已經放棄了裝扮馬賊的打算,二百多騎排成了整齊的行列。
  馬匹與馬匹之間的距離拉開了,任何人看到這一幕,都可以猜到。
  這些人并不是毫無紀律,四處肆虐的馬賊,而是那訓練有素的精英部隊。
  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拍好了隊列,為騎士手中彎刀高高舉起,驟然一聲暴喝,第一排騎兵們呼喝著,如同千軍萬馬般的沖擊而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